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盲狙】维勇夫夫的新婚之旅之中国站(上)

盲狙全国卷一,作文题目自行百度。

因为今晚有一科考砸了,不想学习,干脆来码字。

想了很久还是写成了旅游指南之类的东西……不介意的话,那么就跟着维克托和勇利一起走下去吧。

————————————分割线————————————

在四大洲赛勇利拿了冠军之后,维克托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向勇利求婚,并且在之后不久,结婚了。

虽然披集和格奥尔基他们都说应该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但勇利不是那种张扬的性格,最后和维克托商量之后,决定趁着休赛期来一次蜜月之旅,就当庆祝他们结婚了。

没有婚礼固然可惜,但身边的亲友也都很支持。

维克托和勇利从圣彼得堡出发,踏过莫斯科的土地,接受克里斯的邀请去瑞士玩了一圈。

之后他们前往巴萨罗那,在大教堂前补上一个求婚仪式,和萨拉米凯莱在意大利留下很多有趣的照片,被埃米尔拉去捷克,在布拉格广场上和白鸽一块起舞。

他们的旅程还在继续。

橡胶轮胎在水泥地上不断摩擦,发出难听的声音。银色的大鸟稳稳地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之后不久,候机厅里的广播响了起来:“迎接旅客的各位请注意,由素万那普国际机场飞来本站的TG674次航班,将于8点50分到达本站。”

光虹看了手机一眼,转头对身后的美国男孩说:“雷奥,真是抱歉要你和我一块来。”

“光虹我们可是朋友啊,没必要道歉的。”比光虹高一点的美国男孩举着一块大大的纸牌,时不时地张望出口。

等了十来分钟,看到一抹耀眼的银色头发时,光虹激动地挥舞手臂:“勇利,这边。”

带着口罩的黑发青年看见栗子色头发的少年,和身边的银发男人一块走向这边。

“恭喜你们。”一看到牵着手的勇利和维克托,光虹立马把自己想好的祝福语献上:“祝你们新婚快乐,长长久久!”

“光虹你上次跟我说的祝福词可不止这么点,”在勇利身后窜出一个人影,模仿着印象里的口音说:“你上次说还有早生贵子,白头偕老的!”

“披集你怎么来了?”雷奥一看到人,疑惑地问了一句。

而光虹正慌慌张张地和勇利解释:“披集那个是胡说的,你可不要听他说的。”

“没事。”勇利勾起一抹歉意的笑:“来之前没有给你打电话,让你们来接机真是不好意思。”

“这没什么。”

跟雷奥交代完自己为什么跟着来的披集和坦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在北京的雷奥转头就看到腼腆的中国男孩正在和有礼貌的日本青年互相客套。

还没等他出声,银发男人一把搂住勇利的腰,开心地说:“哦你们就不要这样啦,我还想看长城的!”

看到自己崇拜的偶像这么兴致盎然的样子,光虹实在不忍心扫兴,但是他还是要告诉面前的人:“那个,维克托前辈,长城里这里很远的。今天的话就不要过去了,明天再去吧。”

“这样啊,”维克托用手指点着下巴,想了一下说:“那就去别的,光虹你有什么建议吗?”

光虹拿出手机,不知道点了什么APP后问:“恩……你们看过大熊猫吗?”

“哇,就是那种眼睛黑黑的肚子白白的熊吗?”披集最先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

维克托和勇利也摇头表示没看过,光虹把屏幕上显示的路线记下来,手一挥,大有几分“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气势,说:“我带你们去看看中国的国宝!”

在北京动物园里见过了憨态可掬的大熊猫之后,光虹领着一群人穿过了天安门广场,看过了人民纪念碑之后,停留在了王府井。

“哇哦,amazing!”维克托看着鳞次栉比的店铺,一双迷人的蓝眼睛仿佛容纳了千万星辰般,拉着勇利走到了大街上。

“勇利我们试试这个好不好?看起来很好吃呢!”维克托拿着手中的冰糖葫芦,笑得跟个得到糖的孩子一般。

为了防止维克托大手大脚的花钱,出门的时候是勇利管着钱包,他拿出一张红色的人民币,接过店家的找钱,转头就看到一串冰糖葫芦被这个男人吃了一半。

“维克托,我还没吃过呢!”

“勇利想吃?”维克托看着勇利又看了看手中的冰糖葫芦,突然咬下一个鲜艳的红山楂,趁着勇利气鼓鼓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亲了上去,红色的山楂就就这么堵住了勇利的嘴,维克托露出了标志的心形嘴,问:“好吃吗?”

勇利红着脸把嘴里的山楂吃下去,瞥了维克托一眼说:“剩下的你自己吃。”

“欸,我觉得很好吃呢,勇利再来一个吧。”银发的男人追在黑发青年身后,哄着人再吃一口冰糖葫芦。

离维克托和勇利部不远的披集拿着手机一阵咔擦咔擦,他能跟着来就是因为毛遂自荐,要来当摄影师的,虽然一路上被挚友喂了好多狗粮,但披集觉得,能帮勇利把这些珍贵的回忆留下来是很值得的。

王府井的小吃虽然多,但对这些运动员出身的人来说,还是比较难填饱肚子的。站在王府井的牌匾下,光虹翻看手机里的地图。

“光虹,要不去上次去过的那家店吧?”看光虹看了半天都没决定好要吃什么,勇利思考了一下,给出了一个建议。

“好耶,我要吃大闸蟹!”维克托抱住勇利,用不是特别好的中文念出了“大闸蟹”三个字。

“现在不是吃大闸蟹的好季节。”光虹收起手机,说:“但是有别的好吃的。”

循着记忆里的路,他们又走进了深巷子。

上个赛季的点滴美好就在火锅的香味中展现在众人的脑海里。

“那时候在冰场上维克托就把勇利亲了,”披集笑得贼兮兮的,问:“勇利那是不是你的初吻啊?”

“怎…怎么可能!”勇利赶忙摇头否认。

“勇利~~那你的初吻给谁了?”一旁喝了一点酒的银发男人贴上了勇利的耳朵,温热的呼吸混杂着酒气喷洒在耳畔的敏感处,激起勇利的鸡皮疙瘩。

“那个……我……”看着赖在自己身上死活不肯下来的维克托,勇利想了一会儿,嘴角勾起一个魅惑的弧度说:“我的初吻啊,给了家里的那个维克托手办。”

“那可不行!”喝高了的俄罗斯男人像个幼稚的孩子般吃起自己的手办的醋,说:“你的吻只能是我的!”低头咬住勇利的下唇,闷闷地说:“你只能是我的!”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幼稚到这种程度,勇利一边承受着维克托的吻,一边温和地回应着。

挑起这场激吻的罪魁祸首高兴地举着手机一阵拍摄。在一旁的光虹捞起一块鸭血放在雷奥的碗里,说:“这个很好吃。”

虽然是和上次一样的火锅,但没出现上次的那种少儿不宜的画面。

吃完饭一群人走到柜台前,全场年纪最大的维克托抬手在勇利的腰上掐了一下,勇利心领神会,拿出钱包正要拿钱。

“走吧。”光虹招呼一声。

勇利和维克托完全没反应过来,察觉到两人的不解,雷奥好心地说:“光虹用移动支付还钱了,我刚来的时候也跟你们一样呢。”

“移动支付?那是什么?”对这种新奇东西,披集的兴趣最大,走到光虹的身边拿出手机问道。

走在最后面的维克托和勇利牵着手,欣赏着光怪陆离的北京。

“比起前几次去的城市,你觉得这里怎么样?”维克托呼出一口气,转头问身边的人。

“跟以前看过的书差不多,既有古朴的一面,又有繁华的地方。”勇利的眉眼因为酒精而有了一点慵懒,他笑着说:“但是,我觉得这里并不好。”

“哪里不好了?”

“没有你啊!”棕色的鹿眼直直地望进蔚蓝色的海里,喝醉了的人难得坦诚直率,说:“我最喜欢,你在的地方。”

在震惊过后,那片蔚蓝色的海里只容下眼前这只傻乎乎的小猪,银发男人执起勇利的手,在右手的戒指落下一吻:“我也是哦,勇利。”

没有你在的城市,我是喜欢不起来的。

但是因为你,我爱上了一座城。

—————————————分割线————————————

字数2000以上,答应的我做到了。作文题里出现的关键词我加粗了,本来很贪心地想要把所有关键词都写了,但是一带一路、空气污染之类的词挺难加进去的,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其实在这后面还有一个场景的,但是真要写的话就可能破三千字数。

明天有空的话就补上我一直心心念念的场景。

文里忘了交代了,雷奥是因为光虹的邀请才在休赛期的时候到北京的,刚好和没打招呼就到中国的维勇夫夫遇上了。

就这样。

评论 ( 91 )
热度 ( 4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