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狙】维勇夫夫的新婚之旅之中国站(下)

回顾了一下我写的前半部分,就是一篇明显超字数的零分作文……

接下来的放飞自我,就是负分作文了……

那么,继续看看维勇夫夫在中国还做了什么事情。

—————————————分割线————————————

“嗨,勇利我们要过马路了呦,快过来。”披集转头朝着落后了一大截的勇利和维克托喊了一声。

原本的浪漫氛围被这个没眼力的泰国小子打破了,维克托有点不开心地哼哼唧唧,拉着勇利跟上了他们的脚步。

走在斑马线上,一辆辆颜色鲜艳的单车从他们身边飞驰而过,有银色和橙色交织的炫酷单车,也有黄色的淑女单车。

有点晕的勇利看了一会儿,问:“光虹你们这里的单车是量产的吗?怎么大家的单车都是一样的?”

光虹拉着雷奥在信号变成红色之前跑到了行人道上,喘了一口气之后说:“那是共享单车,最近很流行的。”

“共享单车?”

“只要付钱,就能租用单车。”光虹想了想,用他能想到的最简单的话来解释了。

一旁的维克托听到,眨巴了眼睛说:“那光虹你能帮我弄一辆吗?我要载着勇利看北京。”

“不!”光虹那张可爱的小脸难得充满了严肃,他认真地说:“禁止酒驾哦维克托前辈,即使是自行车也是不行的!”

“而且,我刚才看了一下,那个单车是不能载人的。”披集不再张望四周,补充了一句。

“好吧……”

前往旅店的路上必然要经过一个街心公园(不管北京有没有这个东西,现在为了剧情需要ooc了),晚上的公园并不想勇利所想的那么静谧,相反的,公园里很热闹。

有围着喷泉追逐打闹的小孩子,有在凉亭聊天喝茶的老人们,也有戴着耳机慢跑健身的年轻人。

当然,最热闹的是一群正在跟着音乐起舞的中年大爷和中年大妈们。

维克托看了一会儿,转头问光虹:“光虹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广场舞啊!很多很多人跳还创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那个!”

“就是你说的那个。”光虹的话音刚落,银发男人兴奋得拉着身边的黑发青年跑过去,嘴里还说着:“OH!Let's dance,Yuri!”

“维克托~”被拉进大爷大妈中的勇利抱歉地看周围停下来的人,赶忙和人道歉:“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正好一首曲子,另外一首曲子响起,大妈们友好地朝着勇利露出一个笑容,用不那么标准的英语说:“Welcome to Beijing!”

手脚跟着节奏开始舞动,有几个大妈还跟着曲子唱起了歌:“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变成蜡烛燃烧自己只为照亮你……”

跟着大妈们的节奏跳的开心的维克托转头看到勇利微红了脸站在角落里,他上前一把拉过勇利的手,硬是把人扯到自己身边:“勇利不想跟我跳舞吗?”

“可是……”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还是有些尴尬吧。

“来嘛!在这里才不会顾及太多啊!”维克托牵着勇利的手,揽着勇利精瘦的腰诱惑道:“我超想看到勇利的舞姿呢~”

“维克托……”勇利看了看周围,没人对这么亲密的他们投来奇怪的目光,大妈大爷沉浸在节奏中无法自拔。勇利抬头,小声地说:“就这一次。”

在维克托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勇利已经拉着他的手开始跳起了自己的舞步。

和周围的大妈大爷们相比,维克托和勇利的舞步没有广场舞应该有的整齐,可看上去却异常的和谐。

不少本来还在跳的大妈们都停下脚步,在一旁打起了拍子。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儿/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悠悠的唱着最炫的民族风/点亮我生命的火……”

站在人群之外的光虹抬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小声地呢喃道:“冰上的帝王在广场上跳《小苹果》,这新闻出去整条街都要疯了。”

“光虹你在说什么呢?”雷奥听不清楚光虹嘀嘀咕咕说乐什么。转头问:“你是不是也想要和他们一块跳舞?”

“不!”光虹的拒绝来的异常得快,他说:“这么不international的曲子我才不跳!”

“小伙子你想要international的曲子啊,”离光虹不远的大妈听见了光虹和雷奥的对话,热情地说:“大妈这里有很多曲子呦,也有很international的!”

在勇利和维克托结束了一曲魔性的《最炫小苹果》之后,大妈按下了下一首,问:“这个怎么样?”

快节奏响了起来,光虹听了一会儿就摇头说:“大妈你当我不知道这个啊,陈慧琳的《不如跳舞》嘛,换一首。”

大妈撇嘴,再次按下下一首的按钮。

一阵听不懂的rap让光虹一下就知道这是哪一首曲子了。

“不要,《江南style》一点都没有国际范。”

遇到这么挑剔的孩子,大妈也有点生气,说:“这首也是很international的,你要是不喜欢那就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们了。”

说着又一次按下下一首的按钮。

很有日本ACG的节奏响起,本来累得挂在维克托身上的勇利突然想是满血复活般,说:“这是《极乐净土》啊。”

这首曲子在B站流行了这么久,像光虹这种没事就爱逛逛B站的人自然是一下子就知道是“天道好轮回,净土饶过谁”。

净土连广场舞都不放过……

虽然也不是很想在大庭广众下跳舞,但是刚才说了话,光虹觉得自己多少还是要跳一下。

“大妈麻烦一下,就这首了。”光虹对大妈说完,转头对雷奥笑道:“给你看看我的广场舞。”

魔性的节奏响起的时候,光虹跟着拍子,踩出一段目眩神迷的蝴蝶步。

一直在录像的披集惊呼一声,连忙把镜头对向光虹。

看到光虹这么熟练的蝴蝶步,勇利不甘示弱,他们霓虹的曲子就是要霓虹的人来跳才好看。酒意上头的勇利把外套让给维克托,走上前跟着节奏也跳起来。

他之前可是看过MV的,基本的那些动作他都记得。

“好好玩!”维克托把手中的外套一股脑地塞在了披集的手里,站在勇利身后学着跳蝴蝶步。欣赏了一会儿后也有点心动的雷奥在差点被自己的脚绊倒后就不想学蝴蝶步了。

“美しく咲く花も/いつかちりゆくもの/それならこの一夜を……”勇利一边跳一边哼着歌词,虽然喝了酒但是学习能力很出色的维克托很快就找到了蝴蝶步的诀窍,上前一步和勇利并肩。

勇利勉强记得MV的动作,但是现在的他脑子不是特别好使,在看到维克托抛给他的媚眼之后更加乱了脚步。

这个人啊,跳这种曲子为什么还能抛媚眼呢?

想不通也没关系,勇利把刘海往脑后一捋,露出光洁的额头。

不就是勾引人嘛,谁不会吧!

“哇,又变成了勇利和维克托的双人舞了耶,”披集的声音出现在画中,画面中那脸色微红的两个成年人极尽所能地诱惑着对方,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带上了不一样的味道。

当间奏响起的时候,银发男人突然解开了自己衬衣的口气,肌肉分明的身材大刺刺地暴露在人前,能从画面中隐约听到光虹上前阻止的声音。

“哎呀,维克托好像又要脱衣服了!”披集的声音响起,但是画面里却没有他的身影。

本来还是欢快跳着广场舞的一群人似乎陷入了某种混乱中,叽叽喳喳地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

“披集快来帮忙啊!”雷奥转头喊了一声,“别在那里录像了喂!”

“我还要跳!”玩high了的维克托挣脱开了雷奥的束缚,拉着勇利说:“勇利再来一遍,你真的太美了!”

“来啊!”完全被酒精驾驭的勇利也忘了什么是羞耻,就着维克托站起来,说:“你可不要跳到一半就说不行啊!”

“披集快过来啊!”光虹死死地拉着勇利朝着勇利,一张脸因为用力过猛而憋得通红。

“好。”画面抖动了一下,突然一阵模糊,黑屏之前只录下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分割线————————————

完成啦~维勇夫夫跳广场舞,还有我心心念念的蝴蝶步~~

最后是披集要收起手机的时候有人从后面上来撞到了披集,然后披集的手机就砸到了地上了,直接黑屏……

补充一下,维克托他们几人的对话都是英语,而光虹和大妈的对话就是中国话,还带了点京片子……(不是北京人写不出京片子的感觉)

结尾有点乱……请见谅。

一点都不甜的纯粹是放飞自我的盲狙,我听《极乐净土》听到快要会唱了……广场舞的曲子真的很洗脑。

爆字数,上下合起来破5000,我到底写了什么鬼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