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教】我与你同在

看完今天的《王室教师海涅》的更新后一时忍不住冒个泡……我是站国教的!

接在漫画13话之后的小文段……前几天刚补完所有漫画后特别有感触呢。

————————————分割线——————————

“陛下,现在是休息时间了。”侍从的提醒让房间里的金发男人停下了自己手中不断书写的鹅毛笔。他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精致时钟,有镂空花纹的指针正从“Ⅻ”移开一点。

维克多站起来,离开办公室之前把桌上的台灯熄灭。

站在门外的侍从在看到他处理之后躬身行礼,说:“王室教师阁下今天的报告书没有写,请我代为致歉。”

往房间走去的金发男子微微挑眉,海蓝色的眼睛落在走廊窗外的花园之中,在他的记忆里,海涅并不是会轻易食言的人。

脑中还没想出海涅是因为什么不写报告书,问话已经脱口而出:“王室教师阁下怎么了?”

对于国王陛下的问题,侍从虽然有点疑惑但却不会多说什么,认真而详尽地回答道:“今天王室教师阁下和王子们以及贝阿朵克里斯小姐一块外出野餐,但是在中途遇到了大雨,回来的时候都淋湿了,王室教师阁下因此受寒。”

本来往自己房间走去的脚步略微停顿,站在月色下的英俊男人思考片刻后抬手示意身后的侍从不必再跟着自己。

空旷的走廊里只剩下维克多一人,冷清的月色从大大的玻璃窗透入,在红色的地毯上落下一块块明亮的方块。

他微微一笑,往海涅的房间走去。

维雅伊斯布鲁克王宫的一件宽敞的客房的门被人悄悄地打开了一条缝,金发男人蹑手蹑脚地从门缝中进来,小心翼翼地靠近房间中唯一的那张床。

在看到大大的床上躺着的小人时,金发男人忍不住掩嘴轻笑。海涅真的是个小孩子呢。

站在床边的人挡住了窗外的皎月光,认真地注视着那张熟悉的孩子般的睡颜。

睡着的人似乎是梦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眉头纠结在一起,额头上沁出细密的冷汗,小小的身躯微微哆嗦着,看上去惹人怜爱。

维克托摘下手套,正要探一下海涅的额头,却听见了睡着的人呢喃了一句:“别走……维克多……”

是做了什么不好的梦吧。维克多柔和了目光,深蓝的大海里只有床上这个如孩子般的成年男子一人。

手搭上额头的一瞬间,还在睡梦中的人条件反射一般,一手掐住了维克多的手腕。

橙红色的眼眸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人,维克多从那双如太阳般耀眼的眼睛中一瞬间看到了杀气。

但在对上温柔深邃的湛蓝大海后,橙红色眼眸中的杀气如冰雪消融般消散,只剩下淡淡的疲惫和一些看不懂的情愫。

掐住维克多手腕的小手松开,垂落在床沿。

“你怎么来了,维克多?”不曾变过的声音此时带上了一丝慵懒,海涅不再阻止维克多的动作,任由这个人摸着自己的额头。

维克多收回手,带上手套的同时坐在床边,说:“你还真是一个小孩子呢海涅,只是淋雨就感冒了。”

在看见海涅不善的眼光时维克多笑出声:“和以前呢。”

以前也是淋过一场雨后就感冒了,也是这样因为发烧红了一张脸,也是这样在他打趣小孩子时投过来这种愤愤不平的眼神。

面前的人和当初认识的时候一样,还是小孩子的模样。

但是不一样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从当年的王子成了今日的军神王,而当初的海涅却是在他的王宫中工作的王室教师。

“找我到底什么事?”海涅觉得面前这个英俊帅气的金发男人的笑容有点刺眼,想早点把这个人赶出去。

“海涅刚才做噩梦了吧?”维克多却不回答海涅的问题,给人掖了被角后说:“安心睡吧。”

“……”海涅固执地看着面前的人,他可不信这个人只是一时想到他就过来看看。他不能抱有这种幻想。

金发男人低笑一声,半开玩笑地说:“你是要我陪你睡吗?海涅~~”拉长的音节里含着熟悉的撒娇意味,惹得海涅苍白的脸上的因发烧产生的红晕更红了几分。

这个人啊,和以前真的一点都没变呢,自说自话还爱撒娇。

但是那种拖长了音节喊出的“海涅”二字总能勾出隐藏在心底的那份温柔。

算了,就这么一晚,让自己放纵在这个人的温柔里吧。

海涅缩着肩膀,轻轻地合上眼睛。

没有那双鲜艳的橙红色眼眸,此时的海涅就像一个普通的孩子,窝在柔软的床中,脆弱而美丽,就像教堂壁画上的天使一般。

“安心睡吧,海涅,我会一直在的。”

有我陪着你,你一定不会做噩梦,会在我们那些美好的回忆里徜徉的。

维克多轻轻地把海涅额前的碎发拨开,把此刻海涅的睡颜记在脑海中。

性感的嘴唇微微开启,没有声音地说出了一句话:“无论何时何地,我与你同在。”

——————————————分割线————————————

也许某一天我会写个国教的同人呢~~国教真的超级萌啊~~~

评论 ( 16 )
热度 ( 10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