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夏日祭

众里寻他千百度那篇我和LOFTER的客服交涉过了,没办法恢复,实在抱歉。

之前说写一篇一样的,也以为看着原先的大纲是能想起情节的,但是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写不出原来的感觉。

那就用之前的关键词重新写一篇了。

关键词:团扇  夹竹桃  高等数学  人工智能

 @Angle 30° 重写一篇还是觉得这个关键词很奇葩……

————————————分割线————————————

“这样就好了呦,”黑发男子跪在地上,仔细地打理身前女孩的红色烟花浴衣。

女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心地转过身一把揽住男子的脖子,“啵”地亲上一口,说:“谢谢勇利爸爸。”

勇利被这个亲亲弄的脸色微红,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说:“小奏开心就好。”

小奏如一只可爱美丽的红色蝴蝶一般,飞到了躺在沙发上安静地望着她的银发男人,问:“维恰爸爸,小奏好看吗?”

银发男人用手点着下巴,沉声说:“还不够好看呢。”

就在小女孩要哭出来的时候,维克托伸手把女孩往自己身边拉进,把准备好的发带轻柔地缠绕在女孩黑色的头发上,说:“这样小奏就是最好看的!”

维克托标志性的心形嘴让小奏很受用,在房间里转起圈子。勇利拿起桌上的团扇和手袋,走到小奏面前说:“夏日祭快开始了。”

“恩,我去找隼哥哥。”小奏一把拿走勇利手中的团扇和手袋,一蹦一跳地出了房间,往偏厅而去。

勇利离开房间前转头看了银发男人一眼,说:“你等我一下。”

“好~”

不大的偏厅里,风扇吱呀吱呀地转动着,伏在桌前的男孩在纸上写写画画,左手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头发。

“隼哥哥~~”小奏跑进偏厅,欢快地扑到男孩的身上,说:“说好的陪我去夏日祭呢~~”

“哦哦好,”隼的左手自然地搭在女孩的腰上,说:“我快写好了,等一下啊。”

“隼哥哥快点快点啊!”小奏不依不饶地在隼的怀里翻滚,撒娇的模样让后面进来的勇利看到了维克托的影子。

这小丫头好的没学就学会了维克托是怎么撒娇的。

勇利走到桌边看了一眼桌面,凌乱的桌面上推着高等数学、线性代数这些勇利完全看不懂的数学书和一些英语读物。隼是个有野心的孩子,一直都想着到国外的高等学府学习。

“小奏,不要打扰隼。”勇利出声阻止了还在闹腾的小丫头,说:“隼不学好知识怎么给你做一只马卡钦呢?”

“好吧。”小奏乖乖地从隼的怀里爬出来,规规矩矩地走在勇利身边呢喃道:“看在隼哥哥答应给我做的有人工智能的马卡钦的份上,我就等上一会儿。”

隼看着面前写得乱七八糟的草稿纸,叹了口气,说:“走吧。”

“我就知道隼哥哥最好了~~”小奏重新飞扑进隼的怀里,吧唧一口亲在隼的脸上。

隼尴尬地转过头,看到勇利担忧的眼神,他微笑道:“勇利爸爸不用担心,反正我再做下去也写不出来,还不如出去玩一下。”

交代一番后,勇利站在玄关看着男孩牵着女孩的离开的背影,感慨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房间。

窝在沙发上的男人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贵宾犬纸巾盒,湛蓝的眼眸中含着深深的怀念和悲伤。

前段时间陪伴了他们多年的老伙伴马卡钦永远地离开了他们,把马卡钦埋藏在院子里后,维克托又在小土包的旁边载下一株白色的夹竹桃

白色夹竹桃,代表纯洁不变的友情,象征着纯洁无暇,永恒不变的真挚友情,非常的弥足珍贵。

而且,花开的时候,每一朵夹竹桃就像圣彼得堡的白雪一样纯洁干净。

前天这个大男人因为沉浸在失去爱犬的伤痛之中,一个失神踩空楼梯摔了下来,吓得勇利半死。

对维克托来说马卡钦的存在是不一样的,勇利很清楚这一点,也知道宠物离世这种打击对主人来说很沉重,当年小维离世的时候他暴饮暴食还在决赛上出现各种失误。

他能理解维克托的心情,但是他不打算让维克托一直这个样子。

小心翼翼地避开维克托的伤腿,勇利坐在沙发看着忧郁的银发男子,说:“维恰,马卡钦离开是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你别这样了……”

维克托轻叹一声,抬头看着勇利,深邃的湛蓝眼眸中有着勇利不明白的痛楚,让勇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勇利,”维克托缓缓说:“这些天我在想,要是离开我的不是马卡钦,我会怎样。”

“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个家里没有你了,会是什么样子。”

“但是我发现,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会活不下去的。”

湛蓝和棕色相接,在目光汇聚的时候,所有的感情从眼睛里流泻而出,缠绕在两人的身边。

愣了一会儿后,勇利扬起一个笑容说:“你就不能说点开心的吗维恰,今天可是夏日祭啊!”

“为了照顾你,我都不能和小奏还有隼一块去参加夏日祭了!”黑发男子似埋怨的口吻多少让维克托心情好了一点。

他坐直身子,笑着说:“那我是不是要补偿你呢?”

“那不是必然的吗?”勇利斜了维克托一眼,说:“那个是夏日祭啊!每年一次的活动!你必须好好补偿我!”

“那你说要怎么补偿呢?”

“这不是应该你来想吗?”

维克托摸着下巴,又看了一下自己的右脚,脚踝处被层层纱布包裹着,稍微动一下都能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想了一会儿后,维克托一本正经地说:“今天让勇利在上边!”看到勇利瞬间可以媲美番茄的脸,笑着补充了一句:“这是我唯一想出来的补偿了~~”

“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吗维克托。”恼羞成怒的话并没有让维克托感到害怕,他笑眯眯地说:“咦~勇利不要吗?还是勇利喜欢在下边?”

“虽然我受伤了,但是勇利喜欢在下边的话我也是可以满足勇利的呦~”

“谁说我喜欢下边了。”勇利摘下眼镜,把刘海一把捋到脑后,棕色的眼眸微眯,即使退役多年,但那种EROS的气场却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相反,这种气场在岁月的琢磨下越发强大。

只是一眼,就让维克托全身都热血沸腾。

“你可要好好地满足我啊维恰~”

烟花绽放在夜空的时候,房间里没有硝烟的战争恰好结束。

一身黏腻的勇利趴在维克托的胸口上,侧头从窗户看到空中的烟花一角。

“烟花大会开始了。”维克托也看到了那炫美的烟花,一手轻轻地搭在勇利的背上,摸着他钟爱的丝滑肌肤。

“呐,维恰,”勇利闭上眼睛,听着远处一声接着一声的烟花炸开的声音和身下人清晰的心跳,缓缓说:“我会努力活得久一点的。”

没有我你会活不下去,那就让我活得久一点,送你离开。我不想看到你伤心欲绝的样子。

生活这么久了,勇利随便一句话维克托都能猜到他真正要表达的意思,他低头在勇利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说:“不,还是我活得久一点好。”

比起失去你,我更加不想让你一个人活在没有我陪伴的世界。

勇利抬头要争辩,还没出声就被维克托堵上了嘴。

被维克托吻得晕头转向之前,勇利依稀听见了维克托蛮不讲理地说了一句:“上帝应该是听我这个天才的,不会听小猪的话的。”

这人啊,为什么在这种事情上还要争呢?

——————————————分割线————————————

跟上次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啊……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小奏和隼都是勇利和维克托的收养的孩子,这里没有ABO生子之类的。

隼是快高考的年纪,小奏嘛,就是一个读小学的小丫头。

没有开车实在抱歉,我没驾照的……

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6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