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一章

换汤不换药的开始……想了几天还是决定重新发,因为考试还没结束所以我改得速度也不快。

之前我会保留一段时间,等到我改的内容追上了我之前更新的内容,我就会把之前的全部删掉。

就是把BUG略微改了一下……还是原来的画风,这点不用担心。

那么,开始这个故事了~

——————————————————————————————

第一章  一切开始在那一晚

 

“哒哒哒”,马蹄声起,一路尘土飞扬。一身素衣的黑发男子抬头看了城门,大大的“长乐城”刻在石头上,他轻呼一声:“总算到了。”

 

进城后男子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组织据点,拿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指令——二殿下将于今晚前往千金阁,刺杀。

 

看完纸条上的指令,男子把手中的纸张还给了提供情报的小伙子,问:“请问,你知道千金阁在哪吗?”

 

小伙子翻了一个白眼,千金阁是长乐城最出名的烟花之地,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他好心告诉了男子,将男子送出据点后忍不住轻叹:“希望能顺利完成任务吧!”

 

 

 

夜色降临,冰之国国都长乐城拉开了夜晚狂欢的帷幕。

 

城中街道上宝马雕车络绎不绝,不少名士美人来来往往,衣着华贵,人物风流。

 

坐落在城东的千金阁今晚格外热闹,因为在今晚,千金阁的招牌清倌素素要公开竞价初夜。

 

而且,据说参与竞价的达官权贵中,有冰之国的二殿下维克托。

 

冰之国的边疆战神,同时也是帝国的二殿下维克托,前段时间接受国王雅科夫的传召回到国都,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这位战神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宫探望自己的父皇母后,而是跑去千金阁围观拍卖一个清倌的初夜。

 

此刻这位有着倾国倾城姿色的二殿下悠哉地坐在大堂中央,楼上的姑娘们躲在廊柱后偷偷看这位二殿下,时不时有姑娘端茶送水凑到二殿下身边。

 

“现在有请素素姑娘。”妈妈退到一边,大堂三楼中间的房间门打开,身着一身繁复的鲜红纱裙的女子缓缓地从房间中走出来,薄纱敷面,一双棕色的清澈眼眸滴溜溜地转了一圈,落在了大堂中央的男人身上。

 

女子莲步细碎,走到舞台中央停下。

 

银发男人抬眼看着女子,白净的脸上,眉目间隐约一抹艳色,宛如飞扬白雪中疏影横斜的一枝倔强红梅,妩媚多情却又带着几分清高。

 

在偷看维克托的姑娘们注意到,银发男人在打量素素时眼睛微眯,不一会儿如湛蓝天空般的双眼发出闪闪亮光。

 

天啊,难道维克托殿下看上了素素姑娘?!

 

望着那双熟悉的清澈棕眸,维克托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找到了!他找了十年,终于找到了这个人。

 

这一次,不管怎样,他都一定要把人留在自己的身边。

 

开始竞价之前,传闻中琴棋书画歌舞诗样样精通的清倌素素在这个特意准备的舞台上献舞一曲。

 

悠扬婉转的琴音响起,舞台上的人原地旋转,衣裙层层散开,如一朵盛开的玫瑰般鲜艳夺目,抬起手的时候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白藕般的手腕,在红色的布料映衬下肌肤赛雪。

 

广袖轻挥,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人用曼妙的舞姿在众人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琴音落,女子恰恰以一个反弹琵琶的动作结束了这支舞,她看了银发男人一眼,站直了身子,行礼后退后三步。

 

竞价正式开始后没多久,维克托以千两黄金拍下了素素的初夜。

 

在男人们羡慕的眼光和女人们嫉妒的目光中,维克托缓缓走上高台,对着素素那双清澈的棕眸笑道:“姑娘不请本殿下去房间里喝杯茶吗?”

 

素素抬眼看了男人一眼,转身带着男人上楼。

 

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维克托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笑道:“姑娘的房间真是雅致。”

 

素素坐在他对面,一言不发地看着男人。

 

在男人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时,袖子中早已准备好的短匕猛地刺出,打算在维克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下夺走他的性命。

 

维克托却没有任何惊慌,腰间的折扇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中,只是一个抬手,轻松地挡下了凌厉的一记杀招。

 

见一招不成,素素立马变招,改刺为横扫,虽然维克托及时避开,但胸口的衣服上还是留下了一道明显的划痕。

 

“哇哦,姑娘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维克托在房间里左躲右闪,手中一枚铜币忽地飞出,钉住了衣裙一角,这突然的一下让素素措手不及,脚下被层层纱裙绊住,往地上摔去。

 

但惊慌只在那双棕眸中一闪而过,白净的手在地上一拍,正要借力而起,身后就有一股重力袭来。

 

维克托很不客气地坐在了人家的后腰上,同时钳住了对方的两只手。

 

“素素姑娘,春宵一刻值千金,调完情了,就该做正事了~”

 

“放手!”略带羞窘的男声突然响起,听见这个声音维克托却一点都不意外,反而靠近几分,温热的气息落在了那人的后颈上,刺激得那片皮肤上浮起了一个个可爱的小疙瘩。

 

“姑娘放心,本殿下会很温柔的~”

 

“你……”刺客还没来得及反驳,那人隔着面纱堵住了他的嘴,在他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用他的腰带把双手捆绑起来,等到刺客回神,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眼前人剥夺个干净。

 

“喂你!我是男的啊!”刺客在看到男人那势在必得的眼神后,害怕地吞咽了一口口水,挣扎着想要逃开。

 

维克托扬起了一个开心的笑容,可爱的心形嘴在刺客的眼中就是恶魔的笑容,魅惑人心的声音让刺客心头一跳:“我知道啊,但是今晚素素的初夜是我的啊,我花了钱,就要买到我想要的东西。”

 

在刺客惊慌失措的眼神中,维克托低头吻住眼前人的唇。

 

这双眼睛,这张脸,十年都不曾变过。

 

他终于找到了,那个他日夜思念的人。

 

就算是刺客有怎么样,他今晚一定要得到他想要的。

 

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点点红痕,男子在维克托身上仍旧做着无谓的挣扎,看着自己身上仅剩的布料都要被剥夺走,棕色的眼眸闪过不甘和倔强。

 

如果只能用这种方式活下去,他宁可不要。

 

舌头刚碰到藏着毒药的牙齿,男子就感到脖颈上一痛,想要服毒自尽的力气一下子都被抽走,意识陷入黑暗中。

 

维克托从抬起头,大手中颈后移到了和十年前几乎一样的脸上,呢喃道:“勇利你到底是怎么长的呢?怎么还是这张脸,这个倔强的性子呢?”

 

他轻笑一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把地上的人抱起来。

 

仔细地用自己的温柔的目光描绘过怀里人的眉眼,维克托微微蹙眉,从刚才的样子来看,勇利似乎是不记得自己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会不会跟他所在的暗杀组织有关系呢?

 

这些年,你到底过得好不好呢?

 

 

 

“唔……”在睁开眼睛后,一个闪光的脑门让胜生勇利重新把眼睛闭上。

 

发生什么事了?勇利想着,再一次睁开眼,当他看清楚眼前的人之后,身体条件反射地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被绑在床柱上。

 

“呦,胜生勇利。”面前的银发男人弯下腰,湛蓝的眼眸直直地看进警惕的棕眸中,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敌意,反而还带着一点开心。

 

咦?!二殿下?!

 

昨晚的记忆缓缓都在脑海中浮现。昨天晚上,他本来是要去刺杀二殿下的,后来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失去了意识,现在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他潜进千金阁,不惜出卖色相就是为了刺杀二殿下完成任务,可是,怎么会变成这样?而且,二殿下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底细都被查清楚了?!

 

天啊,他现在要怎么办?

 

美奈子老师,请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

 

维克托看着勇利脸上不断变换的表情,脸上的笑意更深。这是哪个冒失的组织居然让没什么心眼的人来刺杀他呢?

 

虽然是找回来了他一直想要找回的人,但是维克托还是很想知道是哪个江湖组织派勇利来刺杀他的,而且他还想知道,这十年里勇利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

 

哦对了,他眼前的人,叫做胜生勇利,是要刺杀他这个二殿下的刺客。

 

“勇利你是来刺杀我的吧,不过只要你告诉我是哪个组织派你来的,我可以放你走哦。”

 

勇利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疑惑不解:“你不是应该杀了我吗?”

 

“我怎么舍得杀勇利呢?”维克托微笑着,直起腰俯视着面前的人说:“我都还没得到我想要的情报呢~”

 

“那你什么都不会得到。”勇利说完话,舌头在口腔里扫了一圈,那颗藏着毒药的牙齿不见了!

 

银发男人抬手掐住面前人的下巴,笑道:“我刚才帮你拔牙拔掉了,因为麻药还有点效用,所以你不会觉得痛的。”

 

“勇利,你愿意告诉我吗?”

 

“我还是那句话,你什么都不会得到。”棕色的眼眸毫不示弱地望着面前的男人,完全没有被眼前人的美色诱惑了。

 

“这样啊,”维克托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说:“我是不太想要用逼供的,但是勇利不听话我才这么做的。”

 

一边说话,男人一边解开了自己的腰带,说:“我只能用点小手段了。”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面前男人把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勇利紧张地看着男人,这是要做什么?

 

抬手搭在勇利的肩上,维克托露出一个自认为魅惑众生实则在勇利眼里就是恐怖至极的笑容说:“我们来逼供吧~”

 

他低头吻住面前人的嘴,手快速地摸出勇利身上的每一寸皮肤,调笑道:“素素公子,我们就在床上逼供吧~”

评论 ( 26 )
热度 ( 9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