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章

前文链接:(一)

这个章节名是我瞎取的,不要介意啊……

继续换汤不换药的更新。

——————————————————————————————

第二章  一言不合就……放闪吗?

 

“殿下您可回来了,”一见到骑在马上的紫色华服的银发男子,二皇子王府的管家,南健次郎不顾形象地扑上去。

 

看到自家不太着调的小管家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维克托挑眉问:“小南怎么了?是马卡钦把花咬了还是哪个小丫头把我的衣服扯坏了?”

 

“殿下对不起,”南健次郎立马跪下,哭着说:“我让您带回来的那位饿肚子了。”

 

回想昨晚自家殿下把一个裹在他自己的披风里的男人抱回来的画面,小南就觉得怠慢那个男人一定会被自家殿下打死的。

 

如南健次郎预料的那样,自家殿下的脸很快就变了,看了自己一眼后快步往雪梅阁而去。

 

 

 

一步踏进雪梅阁内,维克托看到了一地狼藉。

 

砸碎的碗,满地的米饭,东倒西歪的桌子,还有歪倒在床榻边的人。

 

“你这是在干什么?”维克托挥退在匍匐在地上的侍女,走到勇利身前蹲下,说:“不吃饭这么闹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吗?”

 

一点力气都没有的黑发青年恶狠狠地瞪着他说:“我要杀了你!”

 

这个可恶的男人居然就用那种羞耻的方式逼供。

 

他的处子之身就被这个可恶的男子用那种方式剥夺了。

 

美奈子说过,士可杀不可辱,被谁欺负了就一定要让对方付出应有的代价。

 

在维克托还没从勇利那种恶狠狠的眼神中回过神来,勇利一直垂在身侧的手突然扬起,一把剪子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往维克托的胯间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维克托虽然有点被吓到,但是身体还是快速反应过来,往后一退,堪堪避过这一击。

 

“喂喂,你……”抱怨的话还没出口,看到趴在床边的人气喘吁吁的样子,维克托伸手夺过勇利手中的剪刀,一把把人抱起来:“我知道你现在有气,但想发脾气也先把饭吃了再折腾。”

 

“小南!”把人放在床上,维克托头也不回地喊了一声,一直等在门外的小南连忙端着托盘跑进来。

 

维克托拿过一碗鸡汤,说:“喝下去。”

 

“你当我不知道吗,”勇利抬眼冷冷地看了一眼维克托,说:“这里面含了大量的软骨散,我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拜你所赐。”

 

这种假惺惺的人,美奈子说过,不需要给好脸色的。

 

本来只是因为任务要杀了这个男人的,但是现在,勇利很想手刃这个人。

 

这个侮辱了他的男人,他要让他知道胜生勇利不是那种随便可以捏的软柿子。

 

看着碗里的鸡汤,维克托喝了一口,也没有旁人在场的自觉,直接吻上了勇利后,逼着面前倔强的人把鸡汤喝下去。

 

在一旁的小南吓得差点连手中的托盘都拿不稳。

 

天啊!天啊!天啊!!!

 

二殿下吻了这个男人啊!要是郡王殿下知道了,这王府是要鸡飞狗跳了啊!

 

维克托把两人间的距离拉开,看着面前丝毫不给他好脸色的青年说:“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把你的组织的事情告诉我,要我放你自由也不是不可以。”

 

放下鸡汤,维克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笑着说:“当然,你不说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

 

对面前这个人的话,勇利完全不敢相信,在组织训练的时候,前辈们就说过,那些说会留人性命的人最后都是会灭口的。

 

泛着冷光的棕色眼眸死死地看着离开的紫色背影,直到那人离开后好一会儿,勇利转头看了站在床边不知所措的小南,冷声说:“去拿饭来。”

 

“咦?”这主子不闹腾了?打算好好吃饭了?

 

小南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立马转身去厨房。

 

 

漫无目的地在花园里逛了一圈,维克托站在湖边,望着水光潋滟的湖面发了一会呆。

 

一只棕毛大狗从花丛中钻出来,蹦跳着扑向男人。

 

半转过身子,维克托摸摸狗狗的头,脸上带着浅笑:“马卡钦你又躲哪里去了?家里来新主人了你怎么不过去看看?”

 

“汪~”马卡钦伸出石头舔了舔维克托的手掌心,乖巧地蹭着维克托。

 

在边疆这段时间都没怎么和马卡钦,看到马卡钦依赖的样子维克托有些心软,一撩袍子坐在地上,和自己的爱犬玩了起来。

 

“殿下!!!”南健次郎这次是真的哭出来了,一串晶莹在空中飘过,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又怎么了?”维克托抬头,对这个小管家咋咋呼呼的样子感到头疼。老管家告老还乡之前特意留下了自己的孙子来管理这个王府,性子跳脱的孩子能把一个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很是难得,但是这一点小事就惊天动地的性子让维克托不知道要怎么说好。

 

一看到南健次郎快哭出来的表情,维克托就觉得自己要是再说一句就是在欺负一个孩子了。

 

跑过来的南健次郎扑通地跪在地上,把维克托送给他的佩刀从腰间抽出,双手奉上后说:“属下办事不利,让雪梅阁那位跑走了,愿以死谢罪!”

 

拿了热腾腾的饭菜回到雪梅阁却发现一个人影都没有的时候,南健次郎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作为王府的管家,连个吃了软骨散的人都看不住,他真的是不配做这个管家。

 

而且还是弄丢了殿下看中的人,小南觉得,这次殿下是不会轻易饶了他的。

 

听到南健次郎的话,维克托没有多做思考,站起身往大门的方向而去。

 

跪在地上的南健次郎抱住来舔自己的脸的马卡钦,眼泪止不住地说:“马卡钦我以后不能和你玩了,殿下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维克托又怎么了?”从维克托离开的走廊那头走过来一个身着花色长袍的男子。

 

南健次郎转头看见男子,用袖子把泪水擦干,他还是王府的管家,不能丢王府的脸。再抬头,稚气未脱的脸上已经挂上客气的笑容,说:“克里斯公子是来找殿下的吗?”

 

“小南你也不用在我面前强颜欢笑了,”克里斯收起手中的折扇,说:“维克托到底怎么了?急急忙忙的样子赶着去投胎啊?”

 

“不是这样的。”南健次郎摇摇头,他是知道克里斯和二殿下的关系有多好,犹豫了一下后说:“殿下从千金阁带回来的人跑出去了。”

 

“跑出去了?”维克托从千金阁带了一个人回王府这事他今天一早就知道了,一下早朝就溜达到王府过来,就是想要看一下热闹。

 

不过没想到带回来的人这么有脾气,居然跑了。

 

克里斯摸着下巴,对这位千金阁的素素小姐的兴趣更是大了几分。

 

只是去千金阁凑热闹的维克托居然一掷千金还把人带回王府这事就够稀奇的了,而这个被带回来的人似乎对王府还不留念,真是难得一见。

 

二殿下维克托可是全冰之国的女人们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原来是去追人了啊。”克里斯脸上的笑意盎然,突然想起什么,问:“小南,这位素素小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在刚才。”

 

“一个姑娘家的,脚程肯定不快,”睿智的丞相之子想了想说:“王府这么大,不熟悉的人想出去起码要走半柱香。”

 

能当王府管家,南健次郎也不是一个蠢蛋,一听克里斯的话立马反应过来:“护卫!搜查全府!”

 

下完命令,小南懊恼地敲了自己的脑袋一下,他刚才是一紧张就忘了,那位可是吃了软骨散了,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离开雪梅阁的时间又这么短,肯定不会去太远的。

 

 

 

而事实就是,还在气头上的小刺客真的没走出多远。

 

具有路痴属性的小刺客在偌大的王府里,迷路了。

 

在王府里转悠了一圈又一圈,勇利实在走累了,随意地靠在了一个墙角处休息。

 

“王府居然这么大,有钱人还真是闲的发慌,圈那么大的地建花园还不如用这些地种田!”勇利打量了周围一圈,冷声吐槽。

 

休息了一会儿,勇利感觉流失的体力恢复了一点后,站起身正要继续摸索。

 

软骨散虽然暂时剥夺了他的武功和大量的体力,让他像个弱不禁风的普通人,但在组织里训练的良好的听力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他听见了不少人说话的声音。

 

“你们几个去那边看看。”

 

“你们往假山那边,看到一个黑发青年就带过来。”

 

找自己的人这么快就来了。

 

听着脚步声渐渐接近,勇利迅速地看了看周围。

 

既然走到了这里,怎么都不能被抓回去。

 

他看到旁边有一棵枝叶长到墙外的大树,脚步没有停顿地朝大树走去。

 

 

 

策马跑了两条街后的二殿下勒马停住,失笑着拍拍自己的脑门。

 

他还真是关心则乱,傻傻地就从王府里跑出来。

 

勇利现在还那么虚弱,怎么可能跑远呢。他现在八成还在王府吧。

 

他调转马头,策马往王府赶去,还没到王府大门,就看到一群人围在他的王府门口。

 

他抬头一看,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呦,勇利~上面的景色如何?”

 

蹲在墙头不知道要怎么办的勇利低头看了维克托一眼,内心虽已泪流成河但面上带笑地说:“甚好。”

 

他的运气是多背啊,终于找到了出去的路还会被这个白白睡了他的男人逮到。

 

王府的院墙太高,他爬上去是容易,要下去,没有武功的他就这么跳下去,多半是要骨折的,那样的话就跑不了了。

 

而且这样蹲在别人的院墙上,也太丢人了。

 

已经有不少路过的百姓在围观公然踩在维克托王府屋檐上的勇利,对于这个胆敢爬上二殿下院墙的混小子很是好奇。

 

“呐,勇利,”维克托从马上下来,走到墙下后张开双臂,仰头说:“跳下来吧,我会接住你的!”

 

“别闹脾气了,快下来,太危险了。”还没等勇利回复他,维克托接着说:“乖哈,只要你下来,要什么我给什么。”

 

喂喂,你这个混蛋男人在瞎说什么鬼啊。

 

而且下面那些吃瓜群众们,你们不用回家带孩子吗!都围在这里看什么啊!

 

那些好奇的、暧昧的眼神让勇利一身鸡皮疙瘩,成为别人眼中的存在这种事情让一个生活在暗处的刺客十分不好受。

 

蹲在屋檐上犹豫了一会儿,勇利站起来,冷声说:“你让开,我自己跳下去。”

 

维克托很配合地后退几步,脸上的笑容温柔宠溺,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样就对啦,我待会就让人去买东市的桂花糕给你。”

 

勇利恼怒地瞪了维克托一眼,老子才不会为了一块桂花糕去爬你家的屋檐呢。

 

然而,不明真相的吃瓜百姓却将这个目光理解为,这小子是不是太恃宠而骄了,居然蹬维克托殿下。但是维克托那个笑容温和的样子是不是很开心啊。天啊,要是让郡王知道了那会发生什么啊。

 

听到声响从王府里出来围观的克里斯看了看屋檐上的勇利又看了看屋檐下的维克托,迷人的大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哎呀,看情况接下来他能看一出好戏了。

 

当然,克里斯绝对没想到,好戏来的这么快。

 

在勇利要纵身跳下的时候,他突然脚滑了一下,整个人摔在屋檐上,翻滚着从屋檐上落下来。

 

“啊——”吃瓜百姓们发出了一声惊呼。

 

但下一瞬他们口中的惊呼被生生地抑制住,反而倒吸了一口冷气。

 

受全国百姓爱戴的边疆战神冲过去一把接住了滚下来的黑发小子,为了缓解冲势还在原地转了几圈。

 

克里斯在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张开折扇挡在了眼前,隔绝了不知从何处而来的要闪瞎他的眼睛的光芒,从折扇的缝隙看到维克托那双湛蓝眼眸中的温柔宠溺时,他心头一跳。

 

这个不知情为何物的人,不会是真的看上这个小子了吧?!

评论 ( 9 )
热度 ( 6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