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四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正在努力修改中……

——————————————————————————————

第四章  正主驾到~

 

在维克托再次把人带回雪梅阁之后,南健次郎偷偷松了一口气,他应该会有今天安生日子里吧。

 

一边想着,他端着托盘往雪梅阁走去。

 

推开门,勇利坐在桌前,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勇利公子。”昨天维克托下了命令,王府里的所有人都要称呼勇利为“勇利公子”,而且见到他就相当于见到维克托。

 

自小在王府里长大,南健次郎就没看见自家主子对谁有这么好过。

 

难不成,就跟克里斯公子昨晚偷偷透露给他的消息那样,二殿下是看上了这个黑发青年?

 

“这是您的早饭。”把托盘上的饭菜一一放在桌上,南健次郎偷偷地观察勇利,长得挺普通的,外貌上比起郡王殿下可是差的太远了;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和自家殿下不够门当户对。

 

自家殿下到底是看上这个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人的哪一点了呢?

 

勇利看着面前的银耳莲子羹,冷笑地说:“又是下了软骨散的?”

 

“殿下说了,只要您把他要的东西给他,软骨散就不会出现在饭菜中。”

 

“知道了。”

 

把南健次郎打发走后,勇利看了看手里的纸,上面写了一些字,那是勇利觉得能告诉维克托的关于组织的情报。

 

他还没蠢到什么都跟那个笑起来就像狐狸一样的男人说。即使那个男人一再保证会放他离开,但勇利觉得自己不能上这种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上那双湛蓝眼眸,勇利心里的戒备会一点点减轻。

 

对于想不通的事情,勇利懒得动脑去想。把手中的纸折叠后压在还冒热气的银耳莲子羹下,勇利站起身,检查一下身上的东西后,轻轻地推开了窗。

 

昨天勇利蹲在屋檐上的时候,把整个王府的全貌记下来,自然也记住了怎么走出去。

 

但记住是一回事,实际上走是一回事。

 

转过一个转角,看到面前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走廊时,勇利意识到,他再次在维克托的王府里迷路了……

 

既然这样,那就……走下去。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路口,黑发青年站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儿,从怀里摸出一枚铜钱,正准备用铜钱决定走哪边的时候,其中一个方向传来了声音。

 

“维克托呢!”

 

在这个不熟悉的少年声音之后,是勇利熟悉的小南管家的声音,“郡王殿下你等一等,殿下不在这边啊。”

 

远远地看到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少年往这边走过来,勇利当机立断,走相反方向。

 

那人的眼力极好,一下子就看到了正要离开的黑发青年。

 

黑发,还鬼鬼祟祟的,应该就是昨天满大街都在说的那个素素了。

 

他没有理会身后辛苦追着他的南健次郎,脚尖在栏杆上一点,施展轻功朝着黑发青年过去。

 

听见身后的声音,勇利脚下的速度加快。

 

虽然早上那碗银耳莲子羹勇利没有吃,但是昨天被维克托喂下去的鸡汤里的软骨散还是有效用的。

 

至少现在,勇利没办法施展轻功,跑得再快还是被身后那人追上了。

 

翩然落在勇利面前的金发少年,一张比真正的千金阁清倌素素还要让人惊艳的脸,一双晶莹无暇的祖母绿宝石眼,一头柔顺耀眼的金发。

 

这个世间难得能看到的人穿着一身白袍,身上的虎皮披风实在是煞风景……

 

就从这个奇怪的穿衣搭配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个妖孽,空有皮囊不懂穿衣的妖孽。

 

“你……”妖孽开口了,“就是维克托带回来的素素?”

 

金发少年上下打量了勇利一遍,说:“也不过如此,维克托是眼瞎了才看上了你吧。”

 

能这么熟稔地交出二殿下的名字,而且还有这么一张妖孽的脸,勇利一瞬间就知道这人是谁了。

 

传说中的二殿下的未来伴侣,冰之国唯一的郡王,尤里·普利塞提。

 

匆匆赶过来的南健次郎一见到站在走廊的两人,只想立马两眼一黑晕过去算了。

 

这个场面,他要怎么处理啊!

 

犹豫片刻,南健次郎还是赶紧上前,挡在了勇利的面前,说:“郡王殿下还是先去前厅等一会。”

 

“好啊,”尤里扬起一抹冷笑,说:“但是本王要他作陪,一块等那个秃子。”

 

 

 

一阵脚步声响起,维克托一走进前厅,看到坐在主位上的尤里和坐在尤里左手边的勇利,一瞬间以为自己看到了自家王府里的正妃和小妾一块饮茶。

 

湛蓝眼眸里的错愕瞬间消失,他走向尤里,笑道:“尤里~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

 

和维克托一块从书房往这边过来的克里斯一看到尤里,笑道:“郡王殿下,好久不见~”

 

尤里懒得看克里斯,转头就朝站在自己面前的维克托说:“维克托,昨天的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他今早一起来就听自己那个爱八卦的婢女米拉说,维克托回来的第一天就去了千金阁,千金拍下了清倌素素的初夜,之后为他赎身,带回王府。

 

而昨天早上,只因为素素想要城东的桂花糕而维克托只是慢点买给他,那个恃宠而骄的人就爬上屋檐闹情绪,吓得维克托在屋檐下说了好多好话,最后还做作地从屋檐上滚下来,强行喂了吃瓜百姓一口大大的狗粮!

 

他这个正妃还没入住,就有小妾进门。

 

一想到这点,尤里觉得自己身为郡王的尊严正在被他人侵犯,这让他怒火中烧,只想冲到维克托面前拔光他那掩饰发际线的刘海!

 

维克托却完全没有危机感,笑眯眯地说:“本殿下收个小妾,未来的王妃不同意?”

 

“维克托!你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在骗我吗?”

 

说什么这个王府里不会有任何小妾,不会有什么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这些都是在骗他的吗?

 

说什么会给他一个温暖的家,维克托,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孩子就可以随便许诺!

 

站起身的尤里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祖母绿的眼睛里是满溢的怒火,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对尤里很了解的克里斯知道,这是尤里发火的前兆。

 

对付要发火的尤里其实很简单,只是顺着他的意思就好。

 

只是,“不是骗你,只是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维克托的脸上是严肃认真,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样子。

 

在一旁的克里斯头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维克托是不想顾及尤里的面子要把话说清楚。这样的话,尤里一定会真的发火的。

 

“你……”尤里的目光从维克托身上转移到了一旁摸不清状况的勇利身上,在维克托没反应过来之前推开他,左手迅速伸出,往勇利的脖子而去。

 

在感觉到突然而至的危机时,勇利的身体自然反应,向后一倒避开了尤里的左手,但没有武功在身的他难以控制自身平衡,整个人往后面倒去,摔在了地上。

 

一击不成,尤里脚下一动,追到勇利面前,右手握拳直接攻击面门。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勇利下意识地抬手格挡,空出的一只手摸上腰间短匕,唰地在空中划开了一条红线。

 

反应过来的维克托转身,急忙地冲到两人中间。勇利现在什么情况他十分清楚,而尤里有几斤几两他也是知道的,抬手想要拦下尤里虎虎生风的一拳,却没想到勇利居然摸出了匕首。

 

右手臂上被人划开了一道鲜艳的口子,鲜红的血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在场的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拿出匕首的勇利最先把眼前的情况判断清楚。他现在是伤了皇子,被抓住也是死的局面。

 

既然这样,那就顺便把组织的任务完成了,死的才有价值。

 

想明白的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想要补刀,手中的短匕直指维克托。

 

下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不是维克托也不是观战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克里斯,而是在维克托身后的尤里。

 

看到勇利动作的尤里没有多想,一把推开维克托,抬起手臂挡开勇利只有气势没有多少力气的一刀后,用出自己全身的力气一脚踹在了勇利的胸口。

 

这一脚来得太快,以至于勇利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整个人倒飞而出,撞在了柱子上。

 

“咳咳……”勇利咳嗦着,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淌。胸口被踹的地方蔓延开一阵疼痛,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看样子是伤到心肺了,勇利想着,抬手想要摸摸自己的肋骨会不会被踹断,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反应过来的维克托顾不上自己手臂上的伤,一个纵跃落在勇利面前。海蓝色的眼睛上上下下地查看勇利的每一处,声音在看到勇利嘴边的鲜血时不觉带上了颤抖:“勇利……你哪里痛?”

 

“……”勇利抬头,棕色的眼眸对上海蓝色的双眼,他的唇瓣微张,似乎要说什么,还没发出声音,整个人突然失去了力气,往前倾倒。

 

“勇利!”扶住勇利,维克托注意到勇利蹙紧的眉头,即使昏迷,眼睫毛也在轻轻颤抖着,似乎在承受什么疼痛般。

 

越糟糕的环境维克托反而越冷静,他一把横抱起勇利,朝着站在前厅门口的小南喊了一句:“把季光虹给我找来!”


评论 ( 4 )
热度 ( 5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