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冰大番外 Love Etude

前文链接:欢迎来到冰帝大学花滑俱乐部  第三十章

——————————————————————————————

冰大番外  Love Etude

 

HYOTEI ON ICE顺利结束,现场有不少女生都在低声哭泣,但就像之前明依说的那样,她们都是微笑地目送维克托和克里斯离开冰帝大学。

 

坐在主席台的跡部看着在冰面上谢幕的一身冰蓝表演服的女孩,在身边的栗发男孩没发觉的时候露出失望的神情。

 

她也要和他们一样离开了啊,本来还以为……

 

他突然站起身,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偷偷抹眼泪的光虹突然出声:“跡部学长,请您等一下!”

 

“恩?”跡部回头看向光虹,胆子不大的男孩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说:“明依学姐说,她还有东西要给你。”

 

听到这个答案,跡部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在刚才的位置上坐下。

 

在等待观众离场的时候,安静优雅的男人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发光的屏幕上显示有一条简讯——后天早上十点的航班。

 

时间这么仓促啊。

 

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点,删除了简讯。退出短信界面,手机的桌面是在高中的时候学校报社的人拍的。

 

站在赛场边观看比赛的部长和指导,那时候给这张照片的配文似乎是这么写的。

 

目光落在照片里的黑发女孩身上,虽然脸上的表情很冷静,但是他知道,她很紧张,比赛场上的细微变化都能从她的眼睛深处看出。

 

他以为,总有一天,他一直欣赏的坚强的女孩会站在他面前,告诉他埋藏在心底的情感,愿意和他一起走过未来的风风雨雨。

 

跡部家的女主人从来都不是好当的,在没确定明依能成为这个位子的人选之前,跡部不会开口说出一个字。

 

高中毕业后母亲和明依的谈话他也是知道,他希望明依能意识到跡部夫人这个位子不是好坐的,没有觉悟的话,他和她在一起是没有未来可言。

 

在大学的这三年里,他一直在等,等明依足够坚强,足够勇敢。

 

但似乎,他等不到了。

 

浅野明依也是会怯懦的,她是因为不想在这么纠缠下去才选择离开了吧,既然这样,他也就勉为其难地留下来,等着她说出最后分别的话。

 

 

 

“人都走了吗?”明依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问身后的米拉。

 

米拉打开门看了一会儿,转头说:“都走了。”

 

“好,那我去了。”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一脸紧张,手快触碰到门把手之前又一次转身,问身边的红发女孩:“衣着上没有差错吧?”

 

轻叹一声,米拉帮她开门,一边推着人往外走一边说:“没有任何问题!你要相信你自己啊浅野同学!”

 

换好衣服的维克托和勇利牵着手,看到明依,维克托上前,说:“没事的,他要是敢欺负你我就帮你欺负回去。”

 

“嗯咳!”走过来的克里斯冷冷地看了一眼维克托,说:“你也不怕你家那位吃醋。”

 

转头笑着对明依说:“放心,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的。”

 

无论是维克托还是克里斯,他们都把明依和跡部看成朋友,如果今天能撮合这两个人,他们一定是支持的。

 

确定所有人离开后,关好门的米凯莱和萨拉走过来,作为舍友的萨拉上前给予一个拥抱。

 

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尤里翻了一个白眼,说:“你们有必要吗?她又不是上战场。”

 

这句话让明依忍不住轻笑,看着周围的人露出一个浅笑说:“就像尤里奥说的,我又不是上战场,你们不用这样。”

 

她用轻松的语气说:“我只是用我自己擅长的方式和跡部说点事情而已。”

 

站在冰场入口处的人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心里所有的紧张不安随着这一口气消散在空气中,她看着面前埃米尔重新整理过的干净平滑如镜子般的冰面,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不再犹豫地踏上冰面。

 

主席台上的跡部在听见冰刀和冰面摩擦的声音时就把目光落在了冰面上的人身上,明黄色的短袖上衣,白色的短裤,那是明依在网球场时最常看见的穿着。

 

停在冰面上的人望向他,又看向了音响控制的方向。

 

下一瞬,钢琴的声音响起。

 

清脆的琴音在偌大的滑冰场上空响起,音符中似乎能看到阳光的色彩。

 

在冰面上的明依朝着跡部露出他很熟悉的挑衅的笑容,那是他们在德国见面时见过的笑容。

 

跡部以为那是一个在温室中长大的只能看不会动的洋娃娃公主,明依以为那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不学无术的公子哥。

 

第一次见面是在万里晴空之下,却是充满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他和她互相看不对眼,直到切磋比赛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看走眼了。

 

“后内点冰三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啊,完成得不错。”看到明依的第一个跳跃,维克托手指轻点下巴,赞扬一句。

 

在他身边的勇利小声地补充了一句:“学姐似乎很喜欢这个跳跃组合。”

 

之前他就看过明依跳过这个跳跃组合,而且每次跳都是没有失误的。

 

后内点冰三周跳接后外点冰三周跳不只是明依个人喜欢的跳跃组合,还是她最擅长的一个跳跃组合。

 

国中三年级的时候,她凭借引以为豪的网球技术担任了冰帝网球部的指导。之后又因为出色的工作能力,被学生会会长跡部看上,成为了跡部的秘书。

 

那时候的她意气风发,以为冰帝网球部在她的指导下是最强的。

 

“完美的燕式步!”克里斯赞叹一句,他微微眯起眼,从这个没有瑕疵的燕式步里,他看到了明依隐藏在心底的骄傲。

 

可是,在全国大赛上的败北让明依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不甘心。

 

那也是她第一次因为跡部而哭。

 

一言不发地跡部随着明依的跳接反蹲转,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在门后哭泣的女孩,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他自己就对浅野明依上心了。

 

从那之后,他停留在明依身上的目光增多了,他看到了她的坚强,她的骄傲,她的努力。

 

高中的时候,在跡部和明依的努力下,冰帝网球部拿到了第一个三连冠。

 

华丽变换的接续步里,充满了每天午后训练的汗水,还有那一声声“胜者是冰帝。”

 

因为网球而结缘,因为网球而在同一所学校里一起生活学习。

 

那些快乐奋斗的日子就在冰面上缓缓铺开。

 

接续步之后,音乐的节奏略微加快,明依完成一个勾手三周跳后,朝着跡部的方向划过去。

 

在靠近围栏的时候她突然停下,朝一直看着她的男人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容。

 

脚下缓缓地向后退去,那巧笑嫣然的样子让跡部想到每次走去图书馆的时候,在身边的女孩总喜欢一边跟他说话一边倒退着走,偶尔心情很好,还会在细碎的眼阳光中转个圈,让裙摆沾染上阳光的暖意。

 

冰帝高中部的那条通往图书馆的林荫道上,留下了他们很多的对话,对网球部的谈论,对学生会工作的部署,对学业的抱怨等等。

 

有时候明依还是停下来,问木讷的男孩一句:“桦地,你觉得今天我做的便当怎么样呢?有没有塔矢先生准备的好吃?”

 

木讷却单纯的男孩每次都很诚实地说出明依便当里的一些缺陷,让厨艺不精的女孩懊恼了好一会儿,说:“既然觉得太咸了就不要全部吃完啊。”

 

其实,跡部没有跟明依说过,他觉得她的便当虽然味道有时候会有点奇怪,但是他能吃出那份便当里的心意。

 

他知道的,明依应该是高中的时候喜欢上他了。

 

但是想要成为跡部夫人,没有门当户对的话,那就要能力出众。

 

即使是现在的明依,想要成为跡部家的女主人,能力还是有些不足的。

 

跡部不先开口,也是在等明依的蜕变,等她能够真的成熟,并且拥有坐在这个位子的能力。

 

他在期待,期待看到那样的明依,也在期待告白的那一天。

 

只是,在高中毕业典礼之后,明依和母亲的那一次谈话,让女孩颓废迷茫了很长时间。

 

“这个鲍步可比猪排饭的鲍步美多了。”尤里侧头看了右手边的勇利一眼,毫不客气地嘲讽。

 

勇利倒也不生气,说:“鲍步本来就是女单的动作,我的鲍步也是明依学姐教的,只是我学的不好。”

 

“别听尤里奥乱说。”维克托瞪了尤里一眼,说:“勇利的鲍步最好看了。”

 

不想把目光从明依的表演中移开的克里斯说:“维克托你睁眼说瞎话的本身提高了不少啊。”

 

就在维克托和尤里两人争论勇利的鲍步好不好看的时候,明依脚下加速,完成了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

 

“我的天啊,她居然还有体力完成一个阿克塞尔三周跳,不愧是冰大女子马拉松记录的保持者。”克里斯打断了维克托和尤里两人幼稚的争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冰面上翩翩起舞的精灵。

 

虽然迷茫过,也失去信心过,但是跡部,我还是想留在你的身边,只要能陪你,就算我一直做一个旁观者也无所谓。

 

这么安慰自己,最终还是选择留在了冰帝大学,留在了跡部的身边,继续担任网球部的指导,也继续陪他处理学生会的各种事务。

 

在冰帝,有人说跡部的最佳拍档就是浅野明依,可是,只有明依自己知道,她能知道跡部所有的喜好,唯独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她。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但是,她的陪伴终究有结束的时候。

 

在听到跡部订婚的消息的时候,在冰面上一遍遍滑行的时候,明依一直问自己,真的甘心吗?真的愿意当一个旁观者吗?

 

她以为他是愿意的,她以为她能在看到跡部和五十岚美佳子牵手之后淡然放手的。

 

奥塔别克说,她是爱自己胜过了爱跡部,才会选择不开口。

 

其实也不全是原因,她只是害怕,害怕跡部会因此疏离她,害怕她再也看不见他,害怕在告白之后,他们成为了陌路人。

 

如果是那样的结局,明依情愿把这份感情藏在心里。

 

只是,她不甘心,比起五十岚美佳子,她更了解跡部,她也认为自己对跡部的喜欢不比五十岚美佳子少。

 

既然都要离开冰帝了,那就在离开之前告诉跡部吧。

 

换足联合旋转掐在钢琴声结束之前停下,明依看向跡部,脸上是放下一切包袱的释然。

 

她脚下用力,朝着围栏边的跡部滑过去,在围栏边,冰刀和冰面摩擦的声音戛然而止,黑色眼眸里只有眼前这个高贵优雅的男人的身影。

 

“跡部,”明依强行压下心头隐隐而动的紧张感,尽力地用平静的声音说:“我申请了学院的交换生项目,下个学期就要去法国学习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依觉得自己的底气如遇见阳光的雪般消融,她下意识地略微垂下目光,说:“抱歉,直到现在才告诉你。”

 

“你是不是打算一声不吭地离开?”跡部看着面前的人,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一丝怒气。

 

从克里斯那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跡部是很生气,他想过有一天明依会离开,但却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打算不说一声就走。

 

连分别的话都不好好说就走,这个弱者的表现,他从来都没有当明依是弱者,但这次却出乎了跡部的预料。

 

听到这话,明依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说:“我就知道瞒不住你。”

 

在跡部开口之前,明依接着说:“我之前的确是想这么做的,但是……”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再次抬头,黑色眼眸中是熟悉的坚定。

 

“我会努力变得足够强大,成为能够胜任跡部夫人的人。”女孩扬起了一个不怎么自信的笑容,说:“你愿意等我吗?”

 

在帮奥塔别克编舞的时候,明依也认真地想过,既然自己其实是不甘心的,那就试着去做到自己的极限。

 

告诉跡部自己也是能做到的,告诉他自己喜欢他很多很多年了,告诉他自己愿意陪他经历未知的风风雨雨。

 

今天这场表演,除了回忆过往,也是在告诉跡部,自己是想明白了。

 

听见这话,跡部的冷静持续了一会儿后才被打破,他的嘴角微微扬起,勾起一个宠溺的弧度,说:“本大爷还真是没想到,看起来很聪明的人居然是个笨蛋。”

 

等到今天才想明白,还真是笨到不行了。

 

“本大爷勉为其难再等你两年。”

 

在感情和家族利益面前,跡部希望能双赢,但是要是必须选择一样的话,他只能选择家族利益。

 

所以,小丫头,我只能再为你妥协两年。

 

得到这个答案,对明依来说可是意料之外,晶莹的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庞留下,原本脸上的忐忑和不自信在这一刻都被泪水冲洗掉,清秀的脸上是昂扬的斗志和耀眼的骄傲,“两年就两年,我一定会做到的。”

 

她知道跡部的很多难处,也知道这是跡部能做出的最大的妥协。

 

他愿意为了自己妥协两年,那她也愿意在这两年里付出所有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上那个位子。

 

“我喜欢你,跡部。”

 

“傻瓜,告白的话应该是男生先说的。”

 

“我都说了,那你呢?有没有那么一点喜欢我?”

 

“如果不喜欢你,本大爷为什么和你定下两年之约啊小丫头。”抬手揉了揉面前的脑袋,跡部笑着说:“我啊,也是一直喜欢你这个矫情的小丫头的。”

——————————————————————————————

冰大这个坑到今天就是正式完结了,估计跟维勇无关的文也多少人看吧……(自暴自弃模式on)

明依表演用的曲子是《April Etude》,我挑了好久,最后是用了这首出自《高校星歌剧》的钢琴曲。

能把这个坑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是一件开心的事情,我也满足了。

END.

评论
热度 ( 1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