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泉水叮咚

修罗期的时候玩国王游戏,输了的惩罚……

拖到现在写很抱歉。名字就是乱起的,没有特别的含义。

——————————————————————————————

在一个小镇上,有一家名叫胜生乌托邦的温泉旅馆,那里有整个小镇上最好的温泉,泡过温泉的人在旅店里喝酒的时候,总会开玩笑的说:“泡完温泉后的一杯酒,真是舒服,这样的生活神仙也会羡慕吧。”


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胜生勇利每次听到这句话,总觉得这些大人的玩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高高在上的神明怎么会喜欢这种满是红尘味道的生活呢?在胜生勇利的心里,神明都是喝着露水,披着朝霞,在云雾里飘来飘去的高洁之人。


直到他二十岁生日那天,家里最好的那一眼温泉里传出的巨大声响,才让勇利真正认识了所谓的神明。


“砰——”


一听见声音跑到自家的温泉里一看,朦胧的白色雾气里,一个人影若隐若现。


勇利挥动手臂,把雾气挥开后看见了一身赤裸地站在温泉里的银发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嗨~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男人毫无羞耻心地站在勇利面前,招摇地展示自己完美的胴体的同时朝着懵逼的黑发青年送上一个wink,“从今天起这眼温泉是我的了~”


哈?妈妈这人在说什么啊!


泡过温泉后的维克托换上了旅店里的浴衣,懒散地躺在榻榻米上,在他旁边,黑发青年跪坐着,认真地说:“先生,请问您是什么人?”


“维克托啊~”银发男人侧过头,如晴空般的蓝眼睛对上勇利的棕眸,笑得开心地说:“算是云游四海的神明哦~”


这个人……真的不是神经病吗?


“请您不要开玩笑了!”勇利严肃地说:“如果您是迷路的旅人,我们愿意提供帮助,但您要是来捣乱的,那就请您立马离开。”


维克托小声嘟喃了一句,语速快的勇利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是不是我证明了自己是神明,你就相信我说的话?”维克托想了一会儿,问了一句。


勇利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银发男人,说:“您是有神明职业资格证之类的东西吗?”


“这种东西是有啦,”看到维克托煞有其事的样子,勇利真的开始怀疑这人是不是从附近哪个医院偷跑出来的妄想症患者。


“我的能力是冰,你看!”晶莹的冰花悬浮在维克托的掌心中,静静地旋转着,把自己的每一个完美的棱角都展现出来。


这样的场面,维克托以为勇利会露出吃惊的表情,但看到勇利面无表情时,维克托不解地蹙眉,说:“你是不是还不相信?”


低头想了想,维克托说:“我刚才说了你家的温泉是我的了,那别人就不能用。”说着维克托打了一个响指,过了一会儿,不少来泡温泉的旅客从浴室里出来,紧张地问:“勇利你家温泉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们都进不去?”


“我刚才在温泉里泡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出现在浴室里了?”


担心是什么灵异事件的旅客都有些惊慌失措,勇利闻言赶忙站起身,自己去试了一下后揪住维克托的衣领,小声地问:“是你干的?”


“这下勇利相信我是神明了吗?”被揪住衣领的人笑出了一个心形嘴,就像一个邀功的孩子。


为了让这个胡闹的人赶快把问题解决,勇利点头,说:“我相信你了,快把温泉恢复原样。”


“不行~那是我的温泉~”


“什么你家的温泉!这是我家的!”


“那……我恢复之后,你要让我留在旅馆里!”


神明不都是高洁之人吗,怎么自己遇到了一个会耍无赖的神明?



和强留在旅馆帮忙的维克托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勇利更加肯定,自己上次看到的冰花和体验过的温泉不能进去,很有可能是一种幻觉。


尤其是神明大人看着韩剧捧着纸巾盒大哭的时候,勇利更加确信,维克托就是一个想要骗吃骗住的骗子。


神明不是没有七情六欲的吗?怎么会对人类的狗血电视剧这么热衷还能看哭?!


而且啊,韩剧那种车祸绝症的梗看多了,不是觉得很无聊吗?这人为什么哭啊?完全想不明白的勇利抱着被子,走到院子里的晾衣杆旁。


“勇利~需要帮忙吗?”看完一集电视剧的维尔托放开手心里的纸巾盒,屁颠屁颠地跟在勇利身后,说:“今天的天气也不是很好呢,勇利还要晒被子吗?”


今年的梅雨季持续了很长时间,梅雨季一结束,勇利觉得只要是晴天,都可以拿来晒被子了。


“不赶紧晒的话,被子都要有霉味了。”轻轻地拍了拍棉被,勇利看着天上的云,低声说了一句:“要是能有几天大晴天就好了,我就可以把被子都晒一遍。”


一旁的维克托听到了勇利的呢喃,他抬头看了看天,在勇利转身走回屋子里的时候,双手一合一开,一只羽毛尾端带着浅浅冰蓝色的鸟出现在维克托的掌心。


帮鸟整理羽毛的时候,维克托说:“帮我去给格奥尔基传个话,这几天让他的云不要挡着太阳。”说完维克托拍了拍鸟的脑袋,那听懂维克托的话的鸟展开翅膀,腾空而起。


躲在角落里偷看的一双棕眸中盛满了震惊,好一会儿眼睛的主人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去厨房帮忙。



炎炎夏日来临的时候,无所不能的神明大人吃坏肚子里。


看着躺在榻榻米上哼哼唧唧的维克托,勇利没有同情心地说:“吃太多冰棍了吧,这就是报应。”


他为了迎接夏日到来提前准备好的各种水果味冰棍被眼前这个抱着肚子喊疼的人一个下午全吃完了。


神明大人自己也觉得憋屈,冰棍凉飕飕的,甜甜的,很好吃啊。自己玩了那么多年的冰,都不知道冰还可以坐成这么好吃的东西啊。


而且,维克托觉得自己的身体应该是很强大的,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肚子疼。


这是神明大人第一次生病。


“勇利~我疼~”难得生了一次病,维克托回忆了一下看到的那些电视剧,故意用虚弱的声音哼哼唧唧,希望勇利能像电视剧男主角那样安慰自己。


事实证明,胜生勇利不是电视剧男主角,他看了维克托一眼,笑眯眯地说:“无所不能的神明大人难道不能用您的法术拯救自己的肚子吗?”


“我就是一个掌控冰雪的神明,哪里会治疗啊……”不甘心地抱怨了一句,维克托抱着肚子,缩在榻榻米上,委屈地说:“真的好痛啊勇利。”


轻叹一声,对维克托完全没法子的黑发青年思考了一会儿,说:“我去给你买止痛片,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啊。”人类的药对神明也有作用吗?一边思考着这个问题,勇利拿了钱包钥匙,急急忙忙地出门。


湛蓝的眼睛里印着离去的背影,维克托把自己的脑袋埋在膝盖里,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勇利还是勇利啊。”


心软呦善良,只要自己撒个娇就会听自己的。跟之前一模一样啊。


真是,太好了……


等到跑了三条街买到止痛药的勇利回来,刚才哼哼唧唧的人已经睡着了。


银色的刘海被汗水沾湿,眼角似乎还有水珠。勇利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维克托的眼角,是疼的哭了吗?


看来是一个经不起痛的神明呢。


给维克托盖上薄毯,勇利随手把药放在桌子上,拿起刚才出门时摘下的围裙,系好一个蝴蝶结后走向了厨房。


维克托是被饭菜的香味叫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维克托恰好看见勇利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的托盘上散发着熟悉的香味。


“勇利,是炸猪排盖饭吗?”维克托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薄毯滑落下来。伸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勇利已经走到桌前坐下,手中的托盘也放在了桌子上。


一份炸猪排盖饭,一份清淡白粥。


“维克托你刚才不是一直说自己肚子痛吗,这个是给你的,吃完白粥后才能吃药。”


“那炸猪排盖饭?”


“那是我的晚饭。”勇利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炸猪排,满足地吃起来。


神明大人看着对面那人欢快地吃着炸猪排盖饭,再低头看自己的一碗白粥和一碟小菜,一双湛蓝眼眸瞬间就积蓄了摇摇欲坠的泪滴,委屈地说:“我也想吃炸猪排。”


“等你好了,我就给你做。”勇利放下筷子,伸手拍了拍维克托的脑袋,说:“你要快点好起来啊,维克托。”


那天晚上万分委屈的维克托再次召唤了自己的信鸽,顾不上自己的面子,让那冰蓝色的鸟火速去找米拉拿来治疗肚子痛的药。


神明大人很喜欢很喜欢炸猪排盖饭,不想因为肚子痛就吃不到啊。



小镇上一到秋天,就会有庆祝丰收的庆典,向给他们带来丰收的神明表示自己的谢意。


看着兴致高昂的换上参加庆典礼服的维克托,勇利不解地问:“维克托你可以去吗?”


“为什么不可以?”维克托看着勇利,眨巴着湛蓝的眼睛说:“你们是向管理丰收的神明表达谢意,又不是向我这个掌控冰雪的神明祈祷,我为什么不能去?”


“不……”勇利思考了一下,说:“是你参加的话,不就相当于你也是在……拜谢神明吗?”


向神明表达的谢意方式不外乎就是设下祭坛,唱歌跳舞跪拜之类的,让维克托一个神明和他们这些凡人一块跪拜神明,怎么想都有点奇怪。


维克托也意识到这一点,说:“那我就参加你们的祭拜了,但是之后不是有喝酒狂欢吗?我要参加那个!”


对于一个爱喝酒的神明来说,酒会是不能缺席的。


勇利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维克托想要喝酒的心,上前帮维克托整理好衣领后说:“那我们一块走吧。”


站在树下看着祭司诵读经文,带领着小镇上的居民们拜谢神明时,维克托听见头顶的树叶间有了响动,他的视线胶着在人群中不起眼的黑发青年身上,漠然开口:“来了就不要躲在树上。”


“你还是那么敏锐。”从树下飘下来一个金发男子,他站在维克托的身边,看着不远处的祭坛,开心地说:“今年是个大丰收呢。”


“你一个掌管丰饶的神难道不知道今年丰收?”维克托白了身旁人一眼,说:“今年可是有很多好酒,记得拿两壶给我。”


“你待会不就可以喝到了吗?”


“祭祀用的好酒我是喝不到的。”


转头看着身边的人,克里斯犹豫了一会儿,问:“维克托你……什么时候要走?”


“我干嘛要走?”维克托没有犹豫,说:“这里多好啊,百姓安居乐业,环境优美宜人,我打算在这赖一辈子。”


“你是放不开胜生勇利那个凡人吧?”克里斯毫不留情地戳破维克托的谎言,说:“这样有意思吗?”


“有!”维克托转头看着克里斯,认真地说:“只要是他,我的生命就是有意思的,没有他,我都不想活下去了。”


从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中读懂了维克托内心的坚定,克里斯轻叹一口气,转身朝着天空而去。


祭祀结束,酒会开始。一张张圆桌子上摆满了今年丰收的各种食物,一壶壶美酒被人放在桌上,不一会儿就被喝个精光。


坐在勇利身边的维克托和周围的人大声地说笑,手中的酒杯总在满了不出十秒就空了。


“勇利,酒很好喝哦,喝一点吧。”脸色微红的维克托把酒杯送到勇利嘴边,诱惑道:“很好喝的~”


躲避不过的勇利硬着头皮把那杯酒喝完,晕乎乎地祈祷自己不要做出奇怪的事才好。


酒会闹到很晚才结束,喝得大醉的维克托和微醺的勇利勾肩搭背晃晃悠悠地走回到胜生乌托邦,一回到家的神明大人一边走一边脱衣服,迷迷糊糊地往温泉的方向过去。


“维克托你要去哪里?”跟在维克托身后的勇利看到神明大人光着身子跳进了温泉里,转过头还朝着自己笑出一个漂亮的心形嘴,说:“泡~温~泉~”


“起来啦,喝醉就不要闹了。”脑子里的理智剩下不多,勇利拉着维克托,想要在自己还清醒的时候把这个醉鬼安顿好了。


“勇利一块来泡温泉吧~”醉鬼神明反手把站在岸边的勇利拉下水,浑身湿透的勇利还没反应过来,喝醉酒的神明大人双手捧着他的脸,微凉的唇贴在他的唇上,在他身上点起了一把火。


“维克托……”


“勇利,我爱你。”维克托吻着勇利的额头,眉间,鼻子,下巴,轻声地、用勇利听不见的声音说:“不管多少次,我一直都爱着你。”


温暖的大手抚过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带起烧毁理智的烈火。忘我的亲吻勾起情动,在迷蒙的白色雾气下是最原始的欲望。


一夜疯狂,一夜安眠。


勇利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自己的腰,就跟要断了似的。身旁的一双湛蓝眼眸温柔带笑地望着他,在他醒来后神明大人送上一个早安吻,开心地说:“从今天起勇利要对我负责哦~”


“明明是维克托先开始的啊!”


“啊啦,原来勇利记得昨晚的事啊,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好不好?舒不舒服?”


被神明大人逼问的胜生勇利赶忙用被子捂住自己的脸,恼羞成怒地一脚把维克托踹下床:“维克托你给我闭嘴!”



冬天的胜生乌托邦的生意比起夏天要好,在维克托看来用火爆来形容还差不多。


看着在旅店里进进出出的旅客,维克托有点懊恼地嘟着嘴,看着电视不想理会端来晚饭的勇利。


“维克托你怎么了?”


“勇利你最近都不跟我亲热了!”维克托低下头,难过地说:“勇利是不喜欢我了吗?”


面对这个孩子气十足的神明,勇利有时候也是很头疼啊。他拉着维克托到桌子前坐下,摆好饭菜后说:“怎么会,维克托你想多了。”


“真的?”


“真的,”勇利也知道这些天因为旅馆的生意火爆,他没有多少时间陪着维克托。


有时候他看着维克托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看雪的时候,总觉得神明也是很寂寞的,一直都是一个人的,肯定很无聊吧。


每次看到一脸寂寞的维克托,勇利的心就有点抽痛。要是自己能一直陪着维克托就好了,和这个单纯孤独的神明走过一年又一年的四季,该多好。


“维克托,”勇利看着面前的人,弯了嘴角,说:“过几天我们出去玩吧。”


“好。”


在承诺这件事情上,勇利是十分执着的。他既然对维克托说要出去玩,就一直加班加点地完成自己手头的工作。


看到勇利这么辛苦,维克托心疼地说:“勇利,你好几天没睡了,我们在旅馆里睡一天觉吧。”


勇利摇头,说:“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穿上好几件衣服,勇利觉得足够暖了才牵起维克托的手,微凉的触感让勇利担心地看着衣着单薄的维克托。


“勇利不用担心,我是掌管冰雪的神明啦,这点温度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完全不怕冷的神明大人拉着勇利快跑了几个,开心地问:“勇利你要带我去哪里?”


“跟我来。”


隐藏在皑皑白雪下的钟乳洞里光怪陆离,绚烂夺目。勇利洋洋得意地说:“漂亮吗?这里可是我的秘密基地!”


“好美。”就算是伟大的神明,也不得不赞叹更加伟大的大自然,巧夺天工的钟乳洞是他们这些神明也要为之惊叹的奇迹。


“勇利是怎么发现这里的?”维克托转头,看着盈满钟乳洞里的神奇景象的棕眸问道。


勇利望着头顶的石柱,不好意思地说:“小时候在林子里被一头豹子追着,迷路了跑进来的。”


他记住了这个地方的神奇,偶尔也会偷偷过来看一看。


看到那双亮晶晶的如琥珀般有着内蕴光芒的眼睛,维克托忍不住低头吻了面前的人。


被吻得迷迷糊糊的勇利正要抬手勾住维克托的脖子,就听见了一声难听的笑声:“桀桀桀,美食啊!”


被打断了的维克托恼怒地看向声源处,就看到站在石台上眼神阴狠的妖怪。


“这好东西可是我先发现的。”又是一个声音响起,勇利看过去,是一只白色的狐狸,但下一刻,狐狸变成了一个美人,娉娉婷婷地站在一根石柱上。


“一人一半。”


“觊觎我的人,是想死吗?”维克托眼睛微眯,搂紧怀里的勇利,空出的右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冰蓝色的长枪出现在他的手中。


“居然是神明!”狐狸小姐震惊了一下,妖与神之间的实力差距让她心生退意,然而那个站在石台上皮肤有蛇鳞的男子却分毫不惧,冷声说:“怕什么,不过就是一个神,他打不赢我们两个的。”


“想找死那就来吧。”长枪在空中一划,一道冰蓝色的光芒带着杀气朝着蛇精男而去。狐狸小姐犹豫了一下,脚尖一点朝着侧面突击。


被维克托抱在怀里的勇利此刻心里完全不紧张,相反,他现在很兴奋,眼前的场景虽然不是神仙打架,但也差不多了。


绚丽的斩击在钟乳洞里折射出迷幻的光彩,勇利从维克托的怀里探出小脑袋,偷看此时的局势。


蛇精男在看到勇利的眼睛时,不由分说就吐出一口毒雾,在维克托瞬间施法把雾气冻结成冰的时候,抓住时机的狐狸小姐一抬手,射出了几枚毒针。


维克托此刻正是新力未生的时候,他来不及召回刚刚投掷出去的长枪,也来不及施法,为了不让那毒针伤害到他怀里的勇利,他身子一转,用自己的背去当下这一击。


发现维克托的弱点是他们想要的食物后,蛇精男毫不犹豫地把所有的攻击都往勇利的身上招呼,而维克托为了保护勇利,在一些危急时刻选择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怀中的珍宝。


“维克托。”意识到不对劲的勇利急忙出声,担忧地看着紧紧搂着他的银发男人。


维克托挥舞手中长枪,挡下一击后说:“我没事。”


他怎么能让那两个杂碎觊觎他的勇利!赌上神明的骄傲,他会保护好他的勇利!


但,就算是无所不能的神明,也会受到严重的伤害,也会失去有倒下的一刻。


已经是超高级妖怪的蛇精男砍杀了维克托的右手,伤到了筋脉,维克托手中的长枪无力握紧,砸在了地上。


在维克托的怀里看不见维克托身上的伤,但是血腥味在告诉勇利,维克托身上的伤一点都不轻。


“桀桀桀桀桀,小狐狸你不杀了这个神明,夺取他的神位吗?”蛇精男看了一眼伺机而动的狐狸小姐,提了一个建议。


对他们妖怪来说,想要飞升上神,只有夺神位这一种方式。


小狐狸冷笑说:“你会把这个好机会让给我?”


和蛇精男搭档的次数太多,狐狸小姐对这个男人的性情可是摸到一清二楚。但这次蛇精男是真的不要这个好机会。


“他是掌管冰雪的神,跟我八字不合,不然你这小狐狸哪里有这么好的机会。”蛇精男这次说的倒是真的,冷血动物对低温向来没什么好感。


“那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话音落,正好在维克托背后的小狐狸高高跃起,已经准备好的太刀正要捅穿维克托的心脏之时,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从肩膀看到了狐狸小姐的动作,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抱着维克托一个旋转,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这一刀。


“勇利!!!”


“切,美味死了就不好吃了。”蛇精男看到这一幕,收起了自己的兵刃,率先离开。


没有蛇精男的帮忙,狐狸小姐觉得自己想要从维克托手下逃走的几率过低,果断地跟着蛇精男离开。


倒在维克托怀里的勇利看着不断溢出晶莹的湛蓝眼眸,扬起一个安心的笑:“维克托没事太好了。”


“勇利!”维克托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又是这样,和上一次一样,勇利又是在自己的怀里遇到伤害。


他怎么就不能保护好他的勇利呢?他为什么那么差劲?为什么!


“别哭啊……维克托,”勇利的声音渐渐虚弱,他抬手想抚摸熟悉的脸,可是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力气在不断流失,仅剩的那部分力气,全都用在了睁开眼睛上。这张英俊的脸,这双如晴空般的眼睛,这如温柔月色的银发,这个人,这个人啊,他还想要在看一眼。


想要把这个人的样子记在心里,带着这份记忆迎接死亡。


“哭了……就、不好……看了……”勇利用力地向上弯起嘴角,他要把自己好看的样子留在维克托的眼睛里。


“不、不勇利!”维克托看着渐渐闭合的眼睛,他不甘心,他不甘心!


再一次的相遇却得到没有变的结果,他不甘心。


还能动的左手掌心亮起了冰蓝色的光,维克托哭着,却扬起温柔的笑:“抱歉勇利,我不想你这么死了。”


“就算违背世间规律,我也想再次看到你的笑容。”


“委屈你在冰的世界里沉睡一段时间了。”看着被冰蓝色蔓延的勇利,隔着透明的冰抚摸勇利的笑容,维克托轻轻地在冰上烙下一吻:“等你醒来,我们去看三月的樱花,好不好?”


在冰的世界里,一瞬就是永恒。

——————————————————————————————

被罚写刀子,然而一点都不刀……

这个故事啊,还没结束呢。

 @景华 接下来是你的咯~我写完啦~

评论 ( 4 )
热度 ( 8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