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六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这章里面有些地方是在番外出现的,不清楚地戳链接~

——————————————————————————————

第六章  炸毛的猫不是好欺负的

 

刚在书房的椅子上坐下没多久,南健次郎敲门告诉维克托有人找他。

 

“尤里吗?让他进来。”

 

懒散地歪到在塌上的维克托听见渐渐靠近的脚步声,直到脚步声停止时,他睁开眼,对上少年璀璨的绿眼睛,问:“你想找我说什么呢?尤里。”

 

“他死了没?”

 

眉头轻蹙,但维克托很快又是一副懒散模样,说:“他没事了。”

 

听见这话,尤里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那人虽然“勾引”了维克托,但也罪不至死,尤里也没想过要杀人。

 

既然就要紧的问题解决了,那接着解决次要问题。

 

尤里俯视着躺在榻上昏昏欲睡的人,问:“你……对他有意思?”

 

“是。”想好要放开勇利的一手是一回事,向尤里承认他心有所属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不打算隐瞒尤里这件事,甚至他希望尤里能认真去思考莉莉娅王后定下的婚约,是不是要在明年尤里成人礼之后执行。

 

如果尤里自己有喜欢的人,维克托一定会爽快放手的,他答应婚约,也不过是借这一纸婚约挡掉不必要的麻烦。

 

论感情,维克托很清楚,他对尤里只是兄弟之情,他把尤里当弟弟看。

 

以前在没找到勇利之前,他也想过,要是有一天,他和尤里成婚,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双方都是知根知底,而且也是有点感情基础的。

 

但在和勇利重逢之后,维克托重新思考了这个问题,他做不到和勇利以外的人共度后半生。

 

那对自己来说是一种可怕的折磨,是沉重的枷锁,他不想让自己和尤里陷入那个困境。

 

只是,他看着面前隐有怒意的少年,这个孩子还没真的懂情爱啊。

 

“那婚约……”

 

“我会请母后撤销婚约。”维克托的回答丝毫不拖泥带水,他刚才从寝室走到书房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

 

他放勇利离开,但他从此也只会是一个人。

 

他的心在那个人身上了,怎么都拿不回来的。那就不要维持那无用的婚约。

 

生怕尤里不答应,维克托补充了一句:“我会跟母后解释一切是我的问题,跟你无关。”

 

“你是不是决定就这么抛下我了!”尤里一手揪住维克托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你要违背你的诺言了吗?”

 

“抱歉尤里,但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不介意和他一块住在一起,”尤里逼近维克托,一双祖母绿的眼眸中有着难以察觉的焦虑,“但是,你真的要抛下我吗!”

 

“尤里,这不是你的问题。”维克托抬手放在尤里揪住自己衣领的手上,说:“是我的问题,我没办法和你在一起。”

 

“呵、呵呵……”尤里松开了维克托的衣领,眼前的刘海挡住那双灿烂的眼睛。维克托知道自己伤害了尤里,当初许下会一直在他身边的承诺是自己,当年和他立下婚约,跟他说会陪在他身边的人也是自己。

 

是自己辜负了尤里的期望,所以眼前的情况,维克托也是知道的。

 

沉默了一会儿,尤里再次开口:“好……我知道了……”

 

没有逗留,尤里转身就往书房外走去。

 

沉默地往前走,穿过熟悉的亭台楼阁,尤里想起他册封郡王的当天,维克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立下他们的婚约。

 

那天维克托带着他走过王府里的每一个角落,跟他说哪里适合睡觉,哪里适合赏月,跟他说,把他的王府当成未来的家。

 

可是现在,那个男人单方面地撕毁了他们的婚约。流传在整个冰之国的一段佳话——边疆战神维克托和郡王尤里的佳话,被维克托一口否认了。

 

他不甘心!论地位,论家世,论颜值,那个弱鸡的黑发青年都比不过他。

 

折了他的尊严后就要和那个人双宿双飞,他就要把维克托的算盘一脚踢碎,让维克托不能和那个叫勇利的在一块。

 

他一定要狠狠地羞辱回去,让维克托永远记住,尤里郡王不是好惹的。

 

 

 

赖在维克托府邸的克里斯本以为可以不用听自家父亲的念叨,愉快地睡到日上三竿,但早上的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他就被一阵吵闹吵醒。

 

“小南啊,”克里斯随手抓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睁着一双快要合上的眼睛走出屋子,找到不知所措的南健次郎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王后娘娘,派人来请殿下……”南健次郎担忧地看到被士兵们围在中间的维克托,想要上前却被维克托制止了。

 

“小南,替我照顾好勇利。”

 

士兵长听到“勇利”这个名字,想起来王后娘娘交代请的人的里还有这么一位,朝着南健次郎喊道:“那位勇利现在人在哪里,王后娘娘有令,一并请。”

 

其他士兵闻言蠢蠢欲动,等着南健次郎的答案,好一下就把人抓住,送到王后娘娘面前交差。

 

本来表现得很无所谓的维克托闻言,冷冷地看了一样士兵长,说:“本殿下跟你们走,谁敢动勇利,格杀勿论。”

 

最后四个字里的杀意让士兵长半天都说不出话,他可不敢得罪这位边疆战神,但王后娘娘的命令他不敢违抗。

 

犹豫了一会儿,他说:“可是王后娘娘……”

 

“本殿下自然会跟娘娘解释。”维克托系好披风的带子,转头看了克里斯一眼。

 

昏昏欲睡的克里斯被这一折腾也是彻底醒了,感觉到维克托的视线,他自然不过地看过去,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多年的默契让维克托知道,那人是把卧床的小刺客交给他了。

 

虽然自己也不太待见小刺客,但是朋友的拜托是克里斯不会拒绝的。

 

看见那个洞悉一切的笑容,维克托知道克里斯是答应了。他心里悬着的石头微微松开,大步朝着门口走去。

 

“克里斯公子,”目送自家主子离开却不知道要做什么南健次郎管家茫然地问身边的金发男人:“殿下会不会有事?”

 

“这个嘛,”克里斯抬手把一卷睡得翘起来的头发压下去,说:“我也不知道。”

 

被带王后面前的维克托会被怎样,这事只有尤里能决定了。

 

但愿那只炸毛的猫不会天花乱坠地胡说八道吧。

 

克里斯轻叹一口气,转身回屋前跟南健次郎说:“你就按照维克托说的,把勇利照顾好了。”

 

“可是殿下他……”

 

“我去换身衣服,待会进宫探探消息。”听见南健次郎的哭腔,克里斯安慰道:“你要相信维克托,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边疆战神,就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看到他在王后娘娘面前吃过一次亏的。”

 

“那克里斯公子你快去。”被安慰了的南健次郎赶忙把克里斯推回房间,手脚麻利地把人装扮后就送出了门,“我在这里等公子回来。”

 

 

 

克里斯去王宫里溜达了一圈,勾搭了几个宫女问清楚了王后一大清早特意派兵请人是怎么一回事。

 

他头疼地揉着太阳穴,慢悠悠地走回到维克托的王府。

 

站在王府门口差点变成望夫石的南健次郎兴高采烈地接触封印,跑到克里斯跟前赶忙问:“殿下现在怎么样?”

 

等到走进王府,克里斯朝着自己屋子的方向走边说:“不是很好。”

 

尤里在宫禁解除之后一人去了王后宫殿,添油加醋地说了维克托一掷千金为一青楼男子,而且还说了当街秀恩爱以及维克托想要悔婚的事。

 

最后对王后说:“臣以为,二殿下此举是藐视我普利塞提家族,欺我普利塞提家无人。遂臣请娘娘主持公道。”

 

普利塞提家族,也就是尤里所在的家族,是冰之国赫赫有名的将领家族,十年前普利塞提大将军为国牺牲,尤里成为孤儿,莉莉娅王后念其母亲是自己的结拜姐妹,做主把尤里接进宫里抚养。

 

可以说,普利塞提家族是莉莉娅王后不能提及的痛。

 

尤里拿整个普利塞提家族的名声说事,莉莉娅王后自然震怒,即使是自己的亲儿子,也被罚进了祖宗祠堂闭门思过。

 

克里斯和维克托都知道,尤里那个孩子一定会找莉莉娅王后告状,他小时候仗着莉莉娅王后的偏爱没少欺负他和维克托,但不论是维克托还是克里斯,都没想到尤里会祭出最可怕的杀手锏——普利塞提家族的名声。

 

王后娘娘一直觉得自己有愧姐妹,让尤里小小年纪成为孤儿。也因此对尤里诸多关照,甚至奏请国王陛下,册封尤里郡王封号,定下和维克托的婚约。

 

只是,这次炸毛的猫是真的生气了啊。

 

“那殿下他……”

 

“现在想要维克托没事,也就只有尤里才能做到。只要他去找王后娘娘说他消气了,不计较了,王后娘娘才不会罚维克托禁闭吧。”克里斯整个人倒在床上,看着帐顶的花纹喃喃道:“要顺尤里的毛,难如登天啊。”

 

所以这一次,惹得尤里炸毛的维克托,请自求多福吧。


评论
热度 ( 5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