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七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恩,没看错就是更新,半夜更新……

——————————————————————————————

第七章  不想被通缉应该怎么办

 

在二殿下的王府的紧张气氛下,能安然睡觉的也就只有小刺客胜生勇利。昏迷两天后才悠悠转醒,之后又因为光虹的要求,在床上躺了一天后才允许下地,活动范围仅限在他居住的院子里。

 

为了让勇利早点恢复,主人克里斯下令对勇利封锁消息。

 

但对于刺客来说,要时刻关注周围环境,一有风吹草动才能及时应变。

 

在小大夫季光虹的脸上,勇利感觉到,外面世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这个事情

 

在光虹把过脉确定没什么事情之后,勇利拦下了要离开的光虹,问:“季大夫,您能告诉我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事啊。”

 

看到季光虹躲闪的眼神,勇利装模作样地叹口气,说:“季大夫,有人告诉您您完全不会撒谎吗?”

 

季光虹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有。”他的护卫雷奥就说过他是完全不会撒谎的人。

 

对面前这个实诚的孩子,勇利一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想了一会儿才说:“那季大夫,还是请您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行,”季光虹严肃地说,“知道那些事你会思虑过重,不利于养伤。”

 

虽然他不会撒谎,但是在原则问题上,季光虹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他身为大夫,一定要先为病人考虑。

 

勇利想起以前美奈子老师遇见过的一个病人,跟现在的自己差不多,想要知道消息却被家里人隐瞒。回忆了一下那个病人说过的话,勇利学着说:“可是,您不说的话,我会一直猜疑,那样对病情也不好啊。”

 

没被这么套路过的季光虹眨巴着单纯的眼睛看着勇利,好一会儿才出声:“不告诉你的话,你的病情会变得很糟糕吗?”

 

“恩,会吃不好睡不香,夜不能寐的话,病情只会越来越糟糕吧。”勇利点头,肯定的模样让季光虹犹豫了。

 

思考了一会儿,季光虹放下提着的药箱,坐在椅子上,说:“我告诉你,但是你的情绪要平和。”

 

“你说吧。”

 

“就在你受伤后的第二天,外祖母,哦应该是王后娘娘,她派人把舅舅,啊也就是二殿下,抓回王宫了,我从娘,我娘是长公主,从她那里听到的是,尤里因为舅舅悔婚一事对舅舅不满意,去找外祖母告状。”

 

停顿了一下,看到勇利现在还是很平和,季光虹便继续说:“舅舅被外祖母关了禁闭,而且……”

 

他观察勇利神色的变化,说:“你被外祖母通缉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勇利措手不及,他消化了片刻才说:“您是说……我被全国通缉了?”

 

“是的,而且还有赏金。”

 

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刺客,怎么一觉醒来就被通缉了?!

 

看勇利还是有点不明白的样子,季光虹解释道:“舅舅是因为你悔婚的,所以外祖母想看你是什么人物。”

 

一开始王后是派卫兵到王府抓人,克里斯为了保护勇利,把昏迷的勇利暂时送到了光虹的住所,还拿了维克托的令牌调用了维克托手下的暗卫,保护勇利不要被卫兵。

 

另一边,克里斯让南健次郎找一辆马车,演出勇利离开了长乐城之后消失了的戏。

 

莉莉娅王后知道这个情况,毫不犹豫地下了通缉令。

 

现在克里斯为了让莉莉娅王后以为勇利已经回归江湖,和南健次郎两个人想着法子地骗各地的搜捕队。

 

而明明知道勇利受伤的尤里郡王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跟莉莉娅王后说明勇利的情况,只是冷眼旁观通缉令的事。

 

“现在你先安心在这里养伤,养好了,按照克里斯哥哥的话,你就自由了。”季光虹没有多想,把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统统告诉了勇利。

 

“谢谢季大夫。”得知情况的勇利坐在椅子上,连季光虹离开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这是怎么了?

 

那天晚上他听见了二殿下跟他说了一些没头没尾的话,而醒过来之后就听说他悔婚了?还是因为他?!

 

怎么可能呢?就因为那天在千金阁的一晚上吗?

 

可是,他悔婚和自己到底有什么关系啊!完全想不明白的勇利抓了抓头发,站起身来回走了几圈,想好了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严格来说,公主府也不是最安全的地方,要是莉莉娅王后想明白了克里斯的那一出调虎离山,那他应该还是会被抓住的。

 

既然这样,离开长乐城才是正确的选择。

 

勇利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他就是一个江湖上随处可见的小刺客,不应该和这些王室宗亲纠缠在一起。

 

江湖才是属于他的地方,而不是窝在这公主府里逃避那通缉令。

 

 

 

隔天一早,季光虹提着自己的小药箱,踩着小步子到勇利房门口,轻轻地敲了门:“勇利,你醒了吗?”

 

门的另一边没有任何声响,季光虹站在门口敲了几次门后,隐约觉得不对劲,伸手推开了门。

 

床铺干净平整得跟没人躺过一般,整个屋子里几乎没有人待过的痕迹。

 

意识到自己的病人跑了,季光虹慌了神,转头就喊:“雷奥!”

 

正在隔壁院子里练武的雷奥听见季光虹焦急的声音,没有多想踩着树枝翻过了院墙,一落地季光虹跑到他面前,指着勇利的房间说:“勇利跑了!”

 

自家少爷比较单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奇葩的病人,但身负保护季光虹重任的雷奥就要成熟多了。他走进屋子里查看一圈,拿起放置在桌子上的一张薄薄的纸张,没有看纸上的内容就把纸揣进怀里。

 

“雷奥,现在怎么办?去追吗?”季光虹担心勇利的身上的伤。软骨散的效果被他用药祛除了,但是内伤尚未完全好,勇利离开的时候必然会动用轻功,那就有极大的可能伤上加伤。

 

作为医者,季光虹十分担心自己的病人在逃跑的路上遭遇不测。

 

雷奥拍了季光虹的肩膀,说:“少爷你先别担心,我去找克里斯公子,看看他怎么说。”

 

“我跟你一块去吧。”

 

 

 

金发男人翻着面前摊开的各种情报,觉得自己折腾出来的事情也差不多可以画上句号了,执笔在一张小纸条上写下几个字,检查无误后封入一个小竹筒里。

 

“克里斯哥哥!克里斯哥哥!”从一进王府,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季光虹跑得比要通报的下人还快,直接跑进了克里斯所在的院子。

 

一看到来人,克里斯一愣,问:“你不用去照顾勇利吗?”

 

“他……”喘了一口气,季光虹说:“他跑了!”

 

“跑了?”之前季光虹跟自己说过,那个伤势起码要躺上五六天才能长途奔袭。克里斯也就放心地折腾他的调虎离山。

 

谁曾想,这个小刺客居然在伤还没好的时候就跑了。

 

“他就这么走了?”

 

“他有留下一张纸。”追过来的雷奥把怀里的纸拿给克里斯,克里斯展开看了一眼,想了想说:“他走了就算了。”

 

“可是……”

 

“他自己不想留,难不成要绑在公主府里?”克里斯招呼暗卫首领,问:“他跑了你们没看到?”

 

“有两名暗卫看到了,追上去的时候中了迷香,被他逃了。”说到这件事,暗卫首领就觉得丢人。

 

自己看着的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跑了,真让维克托知道,他们这群暗卫可能要被维克托扔到战场上历练一番。

 

“他想要离开是蓄谋已久了,”克里斯把手中的纸放进怀里,又拿起桌上装了纸条的小竹筒递给暗卫首领,说:“通知下去,所有人都回来。”

 

“折腾了这几天,莉莉娅王后应该也累了,他也能安全地回去了。”

 

克里斯整理完桌上的情报,对季光虹说:“光虹你就不要担心了,他不会有事的。”

 

“好吧。”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再担心的话,季光虹都觉得矫情,但是他想到另外一件事,抬头问:“那舅舅那边怎么办?”

 

“我去跟他说就好。”克里斯送季光虹出门后,骑上下人牵过来的马,哒哒哒地王宫的方向而去。

 

 

 

王室的宗祠只有王室人员可以进入,但莉莉娅王后念在克里斯是维克托从小到大的伴读,应该能劝维克托放弃悔婚的念头,特别允许他进入。

 

昏暗的宗祠里,维克托笔直地跪在蒲团上,一双湛蓝的眼睛望着面前的牌位,但走进来的克里斯知道,他根本就没看牌位上的字。

 

他应该是在看虚空之中的勇利吧。

 

“二殿下。”只有在维克托的王府里,克里斯才会叫维克托的名字,在宗祠这种地方,他不能叫维克托的名字。

 

“怎么了?”克里斯来找自己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维克托头也不转,开口问道。

 

克里斯拿出怀中的纸,递到维克托面前,用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那人走的时候留的。”

 

“走了?”维克托展开纸张,看了一眼后说:“看样子是真的走了。”

 

纸上只是写了一些勇利知道的组织的情况,至于是谁想要他的命,勇利在纸上写的清清楚楚,他们刺客是不能知道雇主姓名,他们能知道的只有任务。

 

留下这张纸,也算是完成那天维克托对他许下的诺言,同时,维克托也知道,这张纸是勇利的诀别书。

 

把能交代的都交代完了,以后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要回到江湖继续当他的小刺客,而维克托,也只能是活在朝堂之上的边疆战神。

 

“你要去找他吗?”

 

“你不会派人去找的。”

 

克里斯和维克托近乎是同时开口,他们看着对方,克里斯先笑出声,说:“那你打算怎么办?”

 

维克托收起信纸,看着面前安静沉默的牌位说:“本来我的确想过放了他的,长乐城一点都不太平,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护他周全。但是在这里这几天,我看着这些牌位,想起了历代先祖。”

 

冰之国推崇一夫一妻制,即使是王室也很少会有三妻四妾出现。

 

历代先祖也是很多都是只有一位王后,雅科夫国王本也是想着效仿先祖,但因为世家的掣肘,他没有办法只能破坏了自己对莉莉娅王后的诺言。

 

也因此会被莉莉娅王后无视了将近一年多。

 

在和尤里定下婚约的时候,维克托是放弃找到勇利这个想法的,如果没有勇利,那能做他的王妃的也只有尤里了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维克托答应了这门亲事,也想着就只要尤里一个王妃就够了。

 

但勇利的出现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

 

在雅科夫国王不得不迎娶贵妃的时候,维克托告诉自己,他绝对不要像自己的父王一般,委屈自己的王后。

 

他只要一生一世一双人。

 

他想要勇利,他爱不了尤里,他也不想委屈他们两个人。

 

“历代先祖?”克里斯有点不明白维克托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

 

“克里斯,你觉得下一任冰之国的国王,会是谁?”

 

“你。”这个问题是所有人心照不宣的答案,也只有世家才会想动歪脑筋,打那个位子的主意。

 

维克托一动不动,继续说:“那你记得历朝历代,有哪个国王没有王后的?”

 

“……没有。”

 

“我若成为国王,必然要有王后,那个位子我给不了尤里。尤里这孩子应该有他自己的幸福的。”

 

听到这里,克里斯多少猜出来维克托想说什么了,“你是说你的王妃人选只有勇利?你要去把他带回来?”

 

“是有这个想法。”维克托不否认,说:“只是他现在不愿意跟我在一起,而且他也忘记了以前的事。”

 

“那你……”

 

“不过就是追求一个人而已,”维克托扬起一抹自信的笑,说:“本殿下的魅力十足,追求一个人不在话下。”

 

克里斯看着迷之自信的维克托,忍住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要是勇利真的被维克托的魅力吸引,那勇利还跑什么啊!

 

明显人家就是没有这个心啊!

 

“我要去追求勇利,让他相信我对他的爱。”维克托转头看着克里斯,露出了一个算计的笑容,说:“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忙~”


评论 ( 6 )
热度 ( 6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