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八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话唠……明明剧情简单到跟白开水一样,我是怎么写了这么多的……

自暴自弃ing……

——————————————————————————————

第八章  扫除一切障碍,开始追夫~

 

“今天的故事好无聊啊奥塔。”尤里把落在说书人身上的注意力收回来,左手无意识地把玩着一把折扇,跟坐在对面的人说道。

 

安静沉默的奥塔别克喝了一口茶,平静地说:“殿下是无心在听吧。”

 

轻笑一声,尤里脸上没有被奥塔别克戳破的尴尬。他低头看着面前的茶杯,茶水里倒映着他精致完美的脸。

 

他的心思确实不在这里。抬头看了一眼皇宫的方向,轻叹一声,不知道那个银发男人现在怎么样,还有被他伤到的黑发男孩,克里斯他们有照顾好他吗。

 

一开始他去找莉莉娅王后告状的时候也只是想惩罚一下维克托而已,但完全没想到莉莉娅王后会执着于找到勇利。

 

看上去尤里是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但其实他很清楚,这次的事情真要找一个人负责,那一定是维克托。

 

对那些不相干的人,尤里没有去找人算账的念头,对勇利的通缉也只是王后娘娘的个人意思。他现在也只想置身事外,看维克托能为了勇利做到什么程度。

 

狗粮吃多了,也许自己也能找个理由放手,成全他们吧。

 

拿起一块糕点,尤里看了片刻糕点上的印花,张嘴咬了一口后放回到盘子上,“还是东市那家老字号的糕点好吃。”

 

“回府后就能吃到了,米拉一定帮您买好了。”奥塔别克抬眼看了一眼被咬了一口的糕点,平淡地说。

 

收回自己的目光,尤里眼角瞥到茶楼下飞掠而过的身影时一愣:“克里斯?他这是要做什么?”

 

虽然只是一撇,但是尤里觉得自己没有看错。那花枝招展的披风,整个长乐城里也就只有克里斯那只花孔雀敢穿上街。

 

只是,他往城门的方向去做什么?

 

“奥塔,我们去看看。”难得勾起了好奇心的尤里站起身,匆匆下楼。跟在他身后的奥塔别克朝着小二扔了一块碎银,追上骑着马飞奔而去的尤里。

 

 

 

“呼~总算出城了。”骑在马上的人解开披风,一头银色的头发从布料底下流泻而出,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多了一圈光环。

 

他摸出怀里的一张纸看了一眼,确定自己接下去要寻找的方向后,把纸重新塞进怀里。

 

东瀛组织啊,只是不知道总部在哪里,要打听也只能先去找一些江湖上的情报组织问问了。

 

维克托调转马头,正要往南方而去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不会吧?他扒了克里斯的衣服偷跑出来的事情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坐在马上的人赶忙重新系上披风,将自己夺目的银发藏在帽檐下。空出的手一扯缰绳,双腿一夹就要跑路。

 

追赶在维克托身后的尤里眼睛微眯,朝左边的奥塔别克下令:“拦下他。”

 

克里斯在鬼鬼祟祟地做什么?放跑勇利?还是在帮维克托做什么事?

 

得到命令的奥塔别克一扬马鞭,在那人要跑到山道前将人拦下。

 

随后赶到的尤里出声喊道:“克里斯你鬼鬼祟祟的是要做什么?”

 

“我不是克里斯,”见自己暂时是跑不掉了,维克托解下披风,转头看着身后的金发少年,说:“尤里,好久不见。”

 

“也不过三天没见而已。”一看到是维克托,尤里愣了片刻立马恢复如常。

 

这个男人怎么甘心一直跪宗祠呢,总会想办法逃出来的。

 

坐在马上的金发少年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说:“克里斯可是一直尽心帮你保护你的心上人啊,你怎么好意思扒人家衣服。”

 

“他把我的人看丢了,我也只是要了一身衣服作为补偿,可是很便宜他了。”

 

“他走了?”尤里一下子就从维克托的话里捕捉到了重点,他注视面前的银发男人,好奇地问:“你是要去追人?”

 

“是啊,”维克托把玩手里的马鞭,说:“未来的王妃跑了,怎么说都要把人追回来。”

 

“哼,”尤里不屑道:“估计是那人根本就不喜欢你,你不过是在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罢了。”

 

维克托低笑一声,说:“看样子你有好好上老夫子的课呢,都会说这种话了。”

 

停顿了一下,维克托继续说:“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

 

“那我提前预祝你铩羽而归。”尤里调转马头,准备回城。

 

看到尤里的动作,维克托一愣,问:“尤里你不是来阻拦我的吗?”

 

“你想走,我怎样都拦不住,”听见奥塔别克靠近的声响,尤里说:“或者说,你愿意跟我回去?”

 

“难得跑出来了,我是不会重新进入虎穴的。”

 

“那你就走吧,”尤里遥遥地看着远处进城出城的人,说:“我还等着看你一脸失魂落魄地回来,到时候你想履行婚约,可就要跪下来求本王原谅了。”

 

“你不会等到那一天的。”

 

“牛皮吹得太满可是很容易破的。”尤里摩挲手里的缰绳,提醒一句:“姑姑要是发现你跑了派人找你,我可不会帮你求情的。”

 

“只要你不添油加醋我就开心了,”维克托听见这话忍不住抱怨:“我会被关禁闭可是因为你那个夸大的故事。”

 

完全没有做错事的认知的尤里转头看了维克托一眼,说:“对姑姑的处罚不满?那我回去跟姑姑说去。”

 

长大后的尤里比起小时候真是不可爱。维克托瞥了那金发少年一眼,摆正了脸色,认真地说:“尤里,我还是欠你一句对不起的。”

 

自己任性的悔婚决定其实还是伤害到尤里的,幸好莉莉娅王后把这件事压下来了,要是被文武百官知道,被全国百姓知道,那就真的是让普利塞提家族的名声蒙羞,也丢了王室的脸。

 

冲动地做了这个决定的时候完全没有认真考虑后面的连锁反应,的确是他自己做错了。

 

而维克托向来都是光明磊落的人,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为此道歉,这是他应该做的。

 

看到那双如天山冰湖般的蓝色眼睛里缓缓浮现出的一丝歉意,尤里知道维克托是真心在道歉的。

 

过去的这几天,尤里也是有认真思考过的,他生气的不过是维克托那副自作主张的样子以及他失信过去的承诺。

 

仔细想想,他生气的原因清单里完全没有“维克托不喜欢自己”这一条。

 

私底下他也偷偷跑去问自己的贴身婢女米拉,自己为什么不会因为这个事情生气。

 

那时候米拉一脸深沉地说:“这只能说明,殿下您对二殿下是没有男女之爱的。”

 

男女之爱这种东西,尤里从小看维克托和克里斯收集的各种话本子里都有提及,像《孔雀东南飞》里面的男女主人公,就是因为男女之爱最后才有一个悲情的结局。

 

但看完话本子,尤里还是没搞懂。

 

自己身边的人,维克托是不怎么接近女色的人,而克里斯……那个花花公子整天花天酒地,说他一直在寻找命定之人,在尤里看来就是在欺骗纯情少女。

 

从小玩到大的光虹,按照克里斯的话,跟他一样还没开窍。

 

难得维克托动凡心了,他也想真的见识一下什么是爱情。

 

“看在你这么认真地道歉的份上,本王暂时原谅你了。”尤里转回头,说:“想要离开就早点,克里斯那头金发可是抢眼的很。”

 

从尤里的话里,维克托知道这个小孩也没有当初那么生气了,这样来看,他追求勇利的这条路上的名叫尤里的障碍是没有了。

 

偷偷松了一口气,维克托一扬马鞭,朝着自己确定好的方向而去。

 

飞扬的尘土逐渐平息,坐在马上的尤里望着远方,片刻后轻声身边的人问:“奥塔,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英勇的父亲和温柔的母亲在幼年时离开了自己,而在立下婚约那年信誓旦旦地说会陪在他身边,不会离去的人,在找到他的命定之人后离开他,找他的爱人了。

 

在长大的过程中,尤里知道了一句话“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有一天,他身边的人都会离开他,没有人可以永远的陪伴在他身边。

 

但有时候,尤里想要一个依靠。

 

“只要您不赶我走,我会一直在您身边。”听见身边的奥塔认真严肃地说出这种话,尤里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

 

维克托跑了又怎么样,反正他还有奥塔别克,木讷呆板的奥塔别克才不会想满肚子坏水的维克托一样离开他。

 

“走吧奥塔,米拉应该备好糕点和茶等我回去呢。”

 

马蹄高高扬起,掀起一片尘土。骑在马上的金发少年只要转个头,就能看到一脸严肃的黑发青年守护在自己身侧。

 

只要此刻奥塔别克陪着,就足够了。

 

 

 

“一则消息就要三百两,这是敲诈吧。”银发男人依靠在柜台边,冷眼看了招待他的所谓的主管,说:“你们掌柜的呢?让他出来。”

 

“这位爷,我们镜花楼在江湖上做了这么多年的情报买卖,可没有谁说过我们敲诈的。”

 

对江湖规矩一知半解的维克托看着面前的人,手指无意识地敲击柜台,好一会儿才说:“那好,三天内把我的消息给我,做不到,我就让你的镜花楼没有明天。”

 

说完话,维克托大步离开镜花楼,往自己找到的客栈走去,一直藏身在暗处的暗卫首领在维克托回到房间后不久自己主动现身,看着悠然喝茶的主子,表情复杂地说:“主子,刚才那人的确没有骗您。”

 

镜花楼是他推荐给维克托的江湖情报组织,在推荐之前他也对镜花楼做过一些调查,江湖的情报来源跟他们暗卫的情报来源完全不同,而且他们很少做朝廷生意,只关注江湖上的事。

 

术业有专攻,他这个暗卫首领不得不承认,在探查江湖消息这方面,镜花楼比较在行。

 

“是这样啊,”维克托放下茶杯,喃喃道:“东瀛组织的总部所在地就要三百两银子,情报原来这么值钱啊。”

 

他转头看着自己色下属,开玩笑地说:‘那以后我要是没钱了,就让你们去卖情报挣钱养家啦~’

 

“殿下您……”自家主子的玩笑有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好笑,听到这种笑话的下属要摆出什么表情比较好,请高人指点……在线等,挺急的。

 

看出了暗卫首领的尴尬,维克托也不揭穿他,放下手中的茶杯,认真地问:“这次跟过来的有多少人?”

 

“二十人,赶过来的还有五人。”

 

“这几天你先去做点准备,”维克托站起身,靠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人来人往,说:“得到消息后我要好好拜会东瀛头领,你们可不要让本殿下在一个江湖人面前丢脸了。”

 

“是,请殿下放心。”


评论 ( 2 )
热度 ( 5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