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一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之前第十章因为我的问题影响了小可爱们的阅读,十分抱歉。

我对长微博这个东西还是用的不好……如果还有出现不能阅读的情况请及时告诉我,我想办法处理。

——————————————————————————————

第十一章  要打仗了~

 

在客房呆了一会儿,耳力极好的维克托听到了书房里传出的声音,看样子美奈子在得到母蛊之后已经忍不住动手了。

 

他蹑手蹑脚地打开窗,手在窗沿一撑,轻巧地翻窗而出,落地无声。

 

刚刚从书房到客房这一小段距离,维克托展现了一个优秀将领的素质,迅速判断出勇利所在的房间位置。趁着美奈子忙碌配置解药的事情,他把自己在军营里侦查的手段拿出来,小心翼翼地从窗子潜入到勇利的房间。

 

堂堂一个王子在这样月黑风高的夜晚做了一回采花大盗才做的事情,维克托自己都觉得有点脸上无光。

 

但是现在他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在美奈子面前走进勇利的房间,他有点怕美奈子会在明天一早的茶水里下点泻药之类的。

 

翻过窗子,维克托一眼就注意到竹床上躺着的人,白净的脸上是毫无防备的安静的睡颜,似乎是沉浸在一个绮丽的梦境中,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满足的笑容。

 

维克托想要伸手去触摸这张熟悉的脸,但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他缩回手,把自己凉冰冰的手按在脖子上。

 

感觉自己的手上的温度跟脖子上的温度相同后,维克托才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勉强温暖的手贴在勇利的脸上。

 

一直悬空的心在肌肤相贴的瞬间落回原来的位置。

 

睡得这么香甜,这只可爱的小猪是梦到什么好东西吗?

 

“勇利,”维克托俯下身,轻声地说:“我来了。”

 

在这一路的奔走寻找中,本来被留着看家后来偷偷跟着暗卫跑来找他的南健次郎曾失言说了一句——勇利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过他的权力地位?重要过他的生命?重要过世间一切?

 

也许在克里斯或者南健次郎眼里,勇利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什么长处,甚至是个会加害他的刺客,可在解决完东瀛组织,往竹林这边赶的时候,维克托想得很清楚。

 

勇利就是比那些都重要。他期待在东瀛的再次碰面,但他又失望于东瀛总部。

 

找不到勇利的时候,在南健次郎眼中优雅淡定的维克托就像一头炸毛的狮子,来来回回地在东瀛总部走了好几遍。

 

他担心勇利,牵挂勇利,整颗心因为勇利而忐忑不安。

 

这是以前的维克托所没有的情绪,而带给维克托这些情绪的就是勇利,那个平平无奇的小刺客。

 

十年前的那场意外刺杀,让他在最狼狈的时候遇见了单纯善良的勇利,那个孩子没有怀疑地带他到胜生家,和自己善良的父母一起,给予了维克托能够温暖别人的善良和温柔。

 

那段短暂的时光几乎改变了这个骄傲的不知世间疾苦的王子殿下。

 

对维克托来说,勇利是他生命里的一道光,是最重要的存在。

 

似乎是感受到了贴在脸上的温暖,勇利像只小狗般蹭了蹭维克托的手,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真是……

 

太可爱了啊勇利!!!

 

这么想着的维克托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本来贴在勇利脸上的手轻轻地捏了捏勇利软软的脸颊,哎呦,好像长胖了。

 

感受到在自己脸上作乱的手,勇利蹙眉小声呢喃了一句,翻个身继续睡。

 

这次维克托忍住了自己想要捏勇利的脸的欲望,捂着脸转身翻窗离开。心情过于激荡的二殿下的翻窗回到自己的客房不小心撞到了窗沿,惊动了在书房里忙碌的美奈子。

 

为了不惹美奈子生气,维克托在客房里随处走动,笑呵呵地说自己因为环境问题有点睡不着。

 

美奈子看着来回走动的维克托,琢磨要不要给他一点安眠药。

 

 

 

“呜呜呜~~”因为失言被维克托赶回长乐城的南健次郎一边抹眼泪一边往王府走去,他不是在质疑勇利公子的重要性啦,主子怎么能那么狠心他赶回来。

 

在他还没收起自己的委屈,重新摆出一副王府管家的盛气凌人的模样时,有个人冲过来扯住了他的衣袖。

 

“小南!维克托呢?”

 

看着面前焦躁慌张的克里斯,小南结巴地说:“殿下他、他扔下我走、走了……”

 

“去哪里了?”

 

“找勇利公子。”

 

“啊啊啊啊!”一向吊儿郎当偶尔装出一副温和有礼的模样骗人的克里斯此刻完全忘了他的偶像包袱,最爱的金发被他自己弄成一个杂草鸡窝头,“那个混蛋找什么王妃啊,真是要命啊!”

 

“克里斯公子,是发生什么事了?”意识到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小南立马收起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一副认真听从安排的样子。

 

克里斯抓着小南的肩膀,跟小南说:“你一定知道那个混蛋在哪里吧,现在立马找到他然后告诉他,尤里代替他去和匈奴打仗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尤里郡王出征了,还是去打匈奴?!真是要打仗了?!

 

小南还没完全消化这个消息,克里斯就把小南往城门的方向推出去,“快去,赶紧把维克托找回来!”

 

“啊、好!”从一旁的护卫手中拿过缰绳,小南没有多想,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克里斯轻叹一口气,转身往王府大门走去。

 

在维克托离开皇城去找勇利不久,雁洛关就传来了匈奴进犯的军报,但维克托的副将披集·朱拉暖留守在雁洛关,朝廷上的那群吃饱撑着只会打嘴仗的人就没太在意。

 

直到三日前,前线传来了披集重伤,雁洛关即将失守的消息,所有人这才重视起来。

 

对冰之国来说,雁洛关就是北方要塞,一旦失守,匈奴大军便可长驱直入,直接杀到长乐城下。

 

而在这种危机关头,边疆战神维克托却跑去找老婆,没有维克托在,大军失去了指挥官,变成了一盘散沙。

 

在三殿下要站出来说自己要上战场之前,世代忠良的普利塞提家族唯一的后代尤里·普利塞提抢先站了出来,当着朝堂上所有人的面以普利塞提家族的名誉起誓——他定会把胜利带给冰之国。

 

虽然有人不看好十五岁的尤里,但丞相切莱斯蒂诺一直力挺尤里,国王雅科夫思考良久,同意让尤里代替维克托出征。

 

在朝堂上看见一身骄傲的金发少年站在一群糟老头子中间,狂妄地用自己家族的名誉起誓时,克里斯是被震撼到了。

 

为了保住维克托手中的军权,看上去没什么在意的游手好闲的十五岁郡王在这一刻却清楚地知道要做什么,不计前嫌,没有犹豫地站出来,用自己的家族名誉起誓,夺下了三殿下觊觎已久的军权。

 

令人刮目相看啊,尤里。

 

站在自己院子里的大树下,克里斯轻叹一声,让一个十五岁从来不知道战场是什么样的孩子去统帅大军,维克托你的良心一定会隐隐作痛吧。

 

抬手梳理自己的鸡窝头,克里斯望着天空,思考自己要接下来应该做点什么的时候,院子外有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连行礼都没有就朝着克里斯喊:“克里斯公子,你有见到我家小主人吗?”

 

“啊?”克里斯回头,打量了慌里慌张的仆人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长公主府上的管家,他摇摇头,说:“没见到光虹啊。”

 

他这几天都在朝堂和王府的书房转悠,哪有时间去陪光虹那个小医痴玩啊。

 

管家闻言,双腿发软地坐在地上,如丧考妣般地说:“完了,完了……”

 

克里斯头疼地说:“光虹那小子做了什么啊?”

 

“小主子不见了!离家出走了!!!”

 

 

 

完全不知道让多少人在皇城操碎了心的小医痴季光虹同学此刻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和自己的贴身护卫雷奥往前线赶去。

 

“少……”褐发少年在身边栗发少年幽怨的目光下立马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犯错,尴尬地改口:“……光虹,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季光虹也知道一日之内是赶不到前线的,纵使他再怎么担忧在前线重伤的好友披集,看见西斜的太阳也知道应该休息了,“我们找个地方歇脚吧。”

 

两人骑着马又前行了一段距离,在一个小村子里借宿。

 

热情的村民很好心地腾出一个房间给他们两人,一个来送晚饭的小孩注意到季光虹放在床头边的小箱子,看了好一会儿才转头问:“小哥哥你是大夫吗?”

 

“为什么这么问?”季光虹一手捧碗,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在白米饭上。

 

小孩笑嘻嘻地说:“村里的老大夫出门都背这么一个箱子啊。”

 

没等季光虹说什么,小孩跑到他面前,小声地说:“小哥哥,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恩?”季光虹还没问是什么忙,他身边的雷奥出声说:“少…光虹,先把饭吃完,快凉了。”

 

小孩见他们还在吃饭,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转身闷闷地离开了屋子。

 

吃完饭,季光虹一脸不解地看雷奥:“你刚才为什么阻止我问下去?”

 

“少爷,”雷奥脱口而出:“虽然是个小村子,但我们还是要警惕一点的啊。”

 

本来带着季光虹偷溜出来就已经是重罪了,要是这一路上季光虹受到什么伤害,雷奥可不就是罚几个月俸禄就能完事的。

 

天性善良的栗发少年却没有雷奥想的那么多,他站起来说:“我还是去问一下吧,也许是什么人生病了需要医治呢。”躲开了雷奥的阻拦,他跑出屋子找到刚才的孩子,问了情况后又急匆匆地跑回来拿起药箱。

 

雷奥几步走到光虹身边,一把拉住了季光虹的手臂:“你要去哪里?”

 

“看病!听那个孩子说很严重的样子。”身为医者的季光虹心地单纯善良,之前的长乐城的时候就经常会帮一些可怜的穷人看病、免费送药。

 

“我跟你一起去。”

 

需要医治的是另外一个孩子的母亲,一个可怜的贫穷的寡妇。因为没钱请大夫,普通的伤寒都快要了那个女人的命。

 

看着认真下针的季光虹,雷奥轻叹一声,这个小祖宗又要做善事。他摸了摸身上的荷包,本来是要去找尤里的大军的,但是一路上光虹因为救人耽误了不少时间,身上的银两也花的七七八八了。

 

 但这样温柔认真地对待每一个病人的栗发少年又是让雷奥移不开眼,算了,要是没钱他就砍柴去卖,总会有办法的。

 

治疗完这个女人天色已经很晚了,背着药箱的雷奥和牵着送饭孩子的手的光虹慢慢往他们住的那个院子走去。

 

“小哥哥你可真是厉害啊。”小孩从踏上归程时就一直在赞叹光虹,重复了很多遍的赞美也不能平复他的感激:“真的很谢谢你医好了狗子的娘亲。”

 

“这是小事。”光虹失笑。他想起刚才忘了交代狗子一些重要的医嘱,转头对小孩说:“二胖我刚才忘了跟狗子说一些事,你记下,明天跟他说。”

 

“小哥哥你明天找狗子说就好了啊。”

 

“我明天就要走了,要赶路。”

 

“小哥哥要去哪里?”

 

“去前线,那里有人在等我。”光虹想起从克里斯那听到的军报,心里对好友披集的担忧更重了。他还记得克里斯跟他说的,那天从前线送到朝堂上的十万火急的军报上有一半是染了血的。

 

小孩听到光虹的话,反复念着“前线”两个字,突然问:“是不是去打仗的地方?”

 

“恩。”光虹的这个肯定让小孩有点高兴,他单纯的眼睛里染上了一丝闪耀的骄傲,得意洋洋地说:“我知道山里有一条路可以直接通到那里去哦。”

 

“真的?”在前面一直没说话的雷奥转头看着孩子。

 

那孩子点头,说:“你们帮了狗子,我就帮你们,娘亲说有恩必报。”他拍着胸脯的样子逗得光虹笑出声,他摸摸小孩的头,说:“那就谢谢你了,二胖。”


评论
热度 ( 4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