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三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今天的更新跟之前不同哦~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

——————————————————————————————

第十三章  追夫计划破产TAT

 

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笑出一个完美心形嘴的银发男人时,勇利觉得今天他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立马重新缩回自己的被窝中。在反复起床了五次后,他终于认清现实,冰之国的二殿下真的在这里!!!

 

“那个……二殿下您的公务……”

 

“有克里斯。”

 

“您的军队……”

 

“有披集。”

 

“您的王府……”

 

“有小南。”

 

勇利抓不到任何理由把面前这个人赶回去。他蹲在屋檐上叹了一口气,用自己一般般的脑子思考二殿下是因为什么来这里的。

 

“勇利~~”维克托欢快的声音从屋檐下传来,“喝药啦。”

 

自从维克托来了之后,喊勇利喝药就成了维克托的工作。美奈子这些天在书房里不知道忙些什么,勇利已经连着几天没看到她。

 

一个翻身到屋檐下,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药碗,他随手拿起瓷碗,眼一闭一口气喝下。还好,不怎么苦。

 

勇利咂咂嘴,问维克托:“美奈子老师刚才出来煎药了?她最近在忙什么啊。”

 

维克托转头看了美奈子的书房一眼,说:“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遇上什么难解的医学问题吧。”

 

收拾了药碗,维克托坐在石桌边,抬头看着在屋檐上发呆的勇利,想了想后说:“勇利,我可以和你聊天吗?”

 

“不可以。”勇利继续躺在屋檐上,眯着眼享受树叶间细碎的阳光。

 

但被拒绝的人像是没听见拒绝的话,真要说的话,维克托选择无视了勇利的回答,继续说:“之前你见过尤里了,就是那个踹你的男孩,他算是我的……”

 

对辈分有点混乱的维克托掰手指粗略算了一下,说:“弟弟,他的母亲和我母亲是结拜姐妹。还有那个给你治伤的人,那个容易害羞的孩子是我的侄子,还有……”

 

“二殿下,”被吵得不能进入午睡状态的勇利坐起身,带着一点怒气说:“你要的组织情报我也给你了,按照当初的约定,我们就是陌路人,麻烦你不要来吵我了好吗!”

 

坐在石桌边的银发男人仰头一笑,说:“勇利你说错了,当初我只是答应你会放你走而已,可没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盘腿坐好的黑发青年用不屑的目光俯视银发男人,说:“那又如何?我没有兴趣了解殿下家里的亲戚关系。”

 

“可是我想让勇利了解啊~”维克托歪着脑袋说:“我想要追求勇利,出于礼貌,怎么都要先把我自己的情况都跟你说啊。”

 

在勇利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他继续说:“我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家里还有一个管家,除了这些,我还有很多很多的钱财,土地和……”

 

“停!”看着下面那个在石桌边张开双臂解释自己有多少钱财的二殿下,勇利叹口气说:“殿下,我对你是不是家财万贯,家里几口人真的不感兴趣,我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和维克托玩什么恋爱攻略游戏,重新倒在屋檐上的勇利脑子里只有没有完成暗杀任务的自己回到组织会有什么下场这种念头。

 

虽然知道自己要攻略勇利有很大的难度,但是维克托觉得自己对难度预估有些不足,用一个形象点的说法,他攻略勇利的难度就跟让尤里放弃他的虎纹披风差不多了。

 

可是,他可是冰之国的真·维克托·万人迷·尼基福罗夫!就他脑子里记住的恋爱攻略可比勇利记住的杀人方法还要多的多。

 

在石桌旁的万人迷殿下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在桌面上,沉默了一会儿说:“可是,勇利你自己已经打扰了我的生活了。”

 

略带委屈的声音让勇利蹙眉,这人怎么一下子从晴天转变成了阴天了。

 

“勇利你那天把我睡了~那是我的第一次啊~”维克托没有说的是,那是他第一次和一个男的睡觉。

 

但是只是这句话就让屋檐上的人差点从上面滚下来。

 

趴在屋檐边的人朝着下面的人吼道:“你胡说什么鬼啊!就我知道的,你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和宰相之子克里斯去过千金阁之类的地方了!!!”

 

“哇哦~勇利对我还是很了解的嘛~”本来故作委屈的人满足地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勇利是对我有意思才记住这些事情的,对吧?”

 

“对你个头!”因为在暗杀前要了解暗杀人物的喜好以便作案,勇利把维克托从三岁到二十六岁的所有消息都看完了,因为过目不忘的本事也全都记住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跟维克托说的那样,是对他有意思。

 

仰头看着勇利的维克托眨巴眼睛,他大概也知道勇利是因为什么才知道他的一切资料,但睁眼说瞎话这种事情,三岁的时候他就无师自通了,现在更是用的炉火纯青:“可是勇利真的是睡了我的第一次,这种事情我是不会乱说的。”

 

“你才是睡了我的第一次啊你这个混蛋!”气不过的勇利刚要翻下屋檐和维克托理论,屋子里传出了一个冰冷的女声:“哦~二殿下你欺负了我家勇利?”

 

拖长的声音让维克托开始下意识地计算自己逃跑的几率有多大,声音的主人猛地推开了门,勾着一抹冷笑直直地盯住维克托,说:“我看殿下的脸色,应该是有点肾虚,正好我这里有上好补品,可以帮你调理调理。”

 

在季光虹成为一个大夫之后,维克托和尤里这两个经常受伤的人悟出了一个道理,他们再怎么无法无天,也绝对不能去招惹大夫。

 

因为可能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后背汗毛竖起的维克托摆摆手,说:“奥川小姐的补药还是留着给更需要的人比较好,我年轻,身强力壮的,不需要补药。”

 

直觉告诉他,上好补药有很大可能是上等泻药之类的不能随便乱吃的东西,有极大几率是会折腾死人的。

 

美奈子正要说什么,树林里突然响起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接着“主子——”一声微弱的、充满绝望的声音远远传来,“你在哪里啊——”

 

听到这个快要哭出来的声音,维克托万分感谢自家不着调的管家解救了陷入困境的自己,挑眉道:“小南?怎么来了?”

 

他转身寻着声音找过去,有点好奇又担心南健次郎会不会被蛇之类的咬伤了的勇利一个翻身,从屋檐上下来,跟在维克托的身后。

 

在竹屋定居的时候,美奈子拜托自己的一个好友,在竹林里设了阵的,对阵法不熟悉的人只会在迷阵中兜兜转转,怎么都靠近不了竹屋。

 

而身为将领的维克托那天晚上凭借自己对阵法的熟悉,没有多费脑子就破阵走出来。可南健次郎这个普通的孩子完全不懂阵法,八成是困在里面了。

 

绕了一会儿,维克托和勇利找到了在阵法中迷路的南健次郎,他一见到自家主子的第一件事扑上去抱大腿,哭着说:“主子,你快回去啊!”

 

“怎么了?有克里斯呢!”对自己这个好友维克托是很信任他的能力的。

 

南健次郎哭着说:“克里斯公子让我传话给你,尤里郡王代替主子你去和匈奴打仗了!”

 

听到南健次郎传来的消息,刚才对这个不着调的小孩的感谢全都烟消云散,追夫计划还没开始难道就要打水漂了?

 

“什么情况?”维尔托很想继续自己的追求计划,可他是冰之国的边疆战神,在国家需要他的时候,他必须舍弃自己的私欲,以国家为重。

 

南健次郎抽噎了一会儿,把自己的气捋顺后说:“在您……”他停下来看了一眼维克托身后的勇利一眼,犹豫了一下继续说:“来找勇利公子后不久,匈奴突然杀到了雁洛关下,守关的披集先锋在和匈奴的交战中受了重伤,雁洛关差点失守。”

 

他一路上快马加鞭,这点消息还是克里斯调遣了暗卫送过来给他的。

 

在他进入竹林之后他就和暗卫失联了,在迷阵里转悠了两天也不知道现在战况如何。

 

披集重伤,雁洛关失守,尤里出征,虽然消息不多,但是维克托很快就把一切事情弄清楚。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把死死抱住自己大腿的南健次郎提起来,转身对身后的勇利说:“抱歉勇利,我现在要走了。”

 

在听到南健次郎说的话之后,勇利才意识到眼前这个还在睁眼说瞎话的二殿下一直是在守护这个国家的和平。

 

当国家的安宁被外来入侵者击碎时,这个人立马提枪上阵,为了国家安定,百姓能幸福生活贡献出一切。

 

什么都做不了的勇利站直了身体,正经地说:“祝您武运昌隆。”

 

他只是一个小刺客,更准确点说他只是一个活在这个国家中的小百姓。此刻他和其他人一样,只能说出这句祝福,并祈祷上苍眷顾冰之国,结束这场突然而起的战争。

 

但,听到这句话的维克托却一点都不高兴,一双跟今天晴空一般无二的眼睛里积蓄起水珠,不一会儿水珠掉落,男人委屈地说:“勇利你居然这么希望我走!你就不会说点挽留的话吗!”

 

他的追夫计划在国家大事面前不得不破产,对自己兴趣不大的小刺客一定高兴死了吧。

 

终于没人可以打扰他睡午觉了!

 

看到哭得惊艳的自家主子,南健次郎一下就忘了催促的话,呆若木鸡地注视主子的盛世哭颜。

 

而莫名被指责的勇利也是被这一幕冲击得有点懵,伸手撩起维克托的刘海,认真地说了一句:“殿下你真的哭了啊!”

 

“对啊!就是哭了!勇利你就一点也不担心我!你就不怕我一去就……”

 

还没说出的话都被眼前闭眼亲吻他的人堵了回去,维克托眨巴一下眼睛,高兴地比起眼睛享受这个勇利主动的吻。

 

觉得差不多了的勇利往后推开,无奈地说:“这样够了吧?”

 

“不够~”

 

“快点去前线啦你这个得寸进尺的混蛋!”勇利一脚踹在维克托的屁股上,转身就往竹屋的方向走去。

 

“嘿嘿”笑了两声后,维克托推着石雕状态的南健次郎,赶紧往前线赶去。

 

 

 

走出没几步的勇利遇见了靠在树下等他的美奈子,尴尬地摸着自己的头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看到维克托哭出来的时候就想要安慰他,而且还用了这种方式。

 

勇利自己不明白,但是在一旁看的美奈子却知道为什么。

 

以前维克托在勇利面前装哭的时候,这个单纯笨拙的孩子就是这样傻愣愣地亲了维克托的脸一下,歪着头说:“维恰不哭。”

 

没想到长大后这个人还是用这种方法止住了维克托的眼泪。

 

只是比起小时候,现在的勇利胆子大了不少啊,看样子是被某人调教过了吧。

 

仰头长叹一声,美奈子转头问:“勇利你之后要怎么办?”

 

“回到东瀛。”

 

“二殿下没跟你说吗,东瀛已经是历史了?”

 

“历史?”勇利思考了一下,说:“难道说东瀛被……”看到美奈子点头,他一时间有点茫然。小的时候他跟着美奈子到处给人治病,后来十八岁的时候到东瀛训练,成为一个刺客,现在没有了东瀛,他自己也不知道做什么。

 

美奈子摇晃了手中的瓶子说:“蛊毒的解药,吃下去后你就不会有任何束缚了。”

 

沉默的勇利仰头看了头顶,茂盛的树木把天空都遮蔽了,但从那小小的间隙中还是能看到湛蓝的晴天。

 

他想到了维克托的眼睛,那双带有亲切和温柔的注视他的眼睛。

 

“我想去前线。”找到了自己的路的勇利笑着说:“我想去当兵。”

——————————————————————————————

说明一下,我自己回看了战争篇的内容,觉得有些地方累赘了。

而且把维勇的感情写的有点乱。所以我要改掉之后勇利开金手指那一段,也就是说,勇利不会开金手指了……

但是勇利开发了其他能力。

有趣的情节我会尽量保留,但是火枪那段我会改动,实在抱歉。

评论
热度 ( 37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