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尤里传奇 第二章

前文链接:楔子  (一)

这个故事能得到小可爱们的喜欢我十分开心呢~坚持每日一更~

——————————————————————————————

第二章  拜师?!


勇利一溜烟跑到了山脚下,站在路边凉茶棚子下跟店家要了一杯茶。


天啊,怎么出门不久就遇到了这种奇怪的事情。猛地把茶水一口喝完,还是觉得口渴的勇利再要了一杯茶,但这次他没有像刚才那样牛饮,找了位子坐下来,拿出折扇扇风慢慢喝。


玄冰宫一直对江湖中事没有很多兴趣,两位宫主也都是喜欢安静的性格,导致从小培养成少宫主的勇利也养成了那样超脱世俗的性格。


一个月前,大宫主莉莉娅本是想要正式把少宫主之位给勇利的,但是二宫主美奈子却不同意,两人嘀嘀咕咕讨论了好一会儿,最后莉莉娅也认为勇利暂时还不能成为少宫主,之后就把人扔下山,要他好好历练。


一直都搞不明白自己少了什么的勇利误打误撞,因为想要看青林寺的桃花而旁观了所谓的武林大会。


在勇利看来,这种武林大会还不如宫里每月一次的检查功课。


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少宫主啊,定下目标但还是很茫然的勇利一边喝茶,一边思考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跟在勇利身后跑下山的维克托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茶棚里的贵公子,笑眯眯地上前:“这位公子,本座见你骨骼清奇,是练我教上乘心法的好人才,要不要拜师学艺啊?”


被问话的勇利轻叹一声,说:“我对魔教的上乘心法没有丝毫兴趣,魔王大人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不不不,勇利,”维克托熟稔地坐在了勇利的旁边,认真地说:“本座是觉得你的底子不错,一定能把我教的九重天心法练到第九重的。”


站在维克托身后的克里斯搬了一张椅子,坐在维克托身边,顺便招呼小二上茶。他倒要看看,自家教主是怎么忽悠人的。


“内功心法这些我没兴趣,而且我自己学的内功心法也不比魔教的九重天差。”勇利放下没有茶水的茶杯,站起身说:“我要走了,告辞。”


“等等等等!”维克托把站起来的人重新按到椅子上,说:“本座的乌托邦可是神赐之地,你来过一次就不想走了!还有啊,只要你当本座的徒弟,你有什么要求本座都能答应的。”


“那我当!”稚嫩的声音让在场的人一愣,勇利眨巴眼睛,在维克托看着他的时候果断摇头,刚才的话可不是他说的。


一个金发的少年从勇利身后钻出来,一双祖母绿的眼睛闪闪发光,如星空般璀璨夺目,看着维克托认真地说:“我愿意当你的徒弟。”


“但是我不要一个小屁孩当我徒弟。”维克托的拒绝直接果断,他转头看勇利,说:“勇利你看一个小孩子都想当我的徒弟,你一定也是很想的吧。”


“不,我一点都不想。”


等到雅科夫跑下山来到凉茶棚子的时候,他完全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一回事。


为什么他家小子拉着那个魔王的袖子,而魔王紧抱刚才玄冰宫的小子,而那个玄冰宫还一脸嫌弃。


懵逼的老人靠近那三个混在一起的人,问一下一直在看热闹的左护法克里斯:“请问,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克里斯一手撑着脑袋,一边招呼一本正经不会逾矩的木头奥塔别克坐下来和他一块看戏一边给雅科夫解释:“我家魔王大人想要勇利拜他为师,但是勇利不肯,而那个金发小子自荐要当魔王大人的徒弟,只是魔王大人拒绝了他。”


明白怎么一回事的雅科夫怒地一拍桌子,大喊了一声:“尤里!”


这一声让闹作一团的三人像被按下暂停键一般,全都看向生气的老者。被叫到的少年赶紧松开自己扯在手里的维克托的衣袖,低着头走到雅科夫面前。


“你怎么能拜魔教头子当师父呢!”雅科夫生气地说:“你跟我满江湖乱跑的时候不是听说过吗,去乌托邦的人都是有去无回的,那个魔王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魔王大人委屈地小声辩解:“你胡说,本座才没有乱杀人!”

“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这是真事吧!”雅科夫转头看了维克托一眼,见维克托点头,雅科夫说:“看吧,他就是一个只知道杀人的魔鬼!这样的人是不能当老师的!”


一旁的克里斯想要替维克托辩解两句,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乌托邦那点邪乎事,他自己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脑子很好口才很好的克里斯认为,他没有那个本事让一个老人相信一些诡异现象。


金发少年被老人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最后老人总结陈词,说:“而且我也帮你找了一个比魔王靠谱多的老师。”


“老头你一直都不跟我说是谁,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骗我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你这熊孩子!”雅科夫骂了一句后转头走到还抱在一起的勇利和维克托,很不客气地把抱住不撒手的魔王大人从勇利身上扯下来后,拿出一枚玉佩说:“你就是玄冰宫派来的老师吧,请您收这个孩子为徒。”


愣住的勇利回忆了一下出门之前大宫主交代的话,好像是有提到故人有个想要拜师的孩子,让他帮忙看看是不是可塑之才。


他看了看那块玉佩,就跟大宫主拿给他看的那枚玉佩一模一样,背面还刻有大宫主的名字。


转头打量尤里的黑发青年忍不住地在心里八卦大宫主和这个老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往事。


“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好苗子。”勇利上前给小孩摸了一下骨,想起什么问了一句:“你今年几岁了?”


“九岁。”少年不情不愿地答道。


虽然他也听说了很多玄冰宫的传奇,但是现在还是魔教对他的吸引力更大点。


勇利用收好的折扇点着自己的下巴,说:“年龄来说有点大了,但要是你足够勤奋的话,还是能有所成就的。”


雅科夫上前问:“那玄冰宫是收下了?”


“只要他愿意跟我走,我就收下了。”说着勇利转头看着尤里,微笑问道:“想要拜师吗?”


“你有很厉害的招数吗,绝世神功之类的?”


“玄冰宫的独门心法很厉害的,还有轻功。”勇利想了想,说:“而且玄冰宫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


有他最最喜欢的炸猪排。


在一旁看勇利推销玄冰宫的维克托挑眉,说:“勇利,只要你当我徒弟,你想要什么好吃的,我都能帮你弄到,对不对克里斯?”


“是、是,您说什么是什么,”克里斯点头,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一下魔王大人:“维克托,你就没发现勇利根本就没听你说什么吗?”还是说你发现了勇利留给你的后脑勺但是你自己死都不承认人家是不想理你?


乌托邦一把手左护法克里斯捂着额头,开始担心魔王大人的智商,他小声地问站在一旁的右护法:“奥塔,你觉得,维克托是不是在自欺欺人?”


在克里斯眼中,勇利现在是很认真地在回答尤里提出的问题,而一旁推销自己的维克托就像一个捣乱的孩子,哦不,魔王大人被勇利点了穴,站在那里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


冷着脸的奥塔别克刚要迈开腿走过去帮维克托解穴却被克里斯按住了:“别理他,让他消停一会儿。”


“克里斯,那是我们的教主。”奥塔别克认真地说。


“不,他现在就是一个想要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克里斯用同样的认真地说,一双迷人绿眼诚挚地注视奥塔别克,逼得奥塔别克不敢再动。


对不起教主,左护法说的有道理,他选择听左护法的。


无视维克托的眼神讯号,奥塔别克停下脚步,接过克里斯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


不能动不能说话的维克托眼睁睁地看着勇利和尤里敲定了师徒关系,愉快地手牵手离开了茶棚。而雅科夫欣慰地送走了尤里,表示自己还要云游四海,也离开了茶棚。


等到点穴效果过去,克里斯和奥塔别克已经喝了两壶茶了。


“你们这个样子是会失去我的!”维克托一把扯住克里斯的衣领怒吼。


已经习惯了维克托套路的左护法一脸无奈,说:“教主您就不要这样嘛,那个勇利是玄冰宫的人,玄冰宫两位宫主都是护短的,要是惹毛了那两位,咱们乌托邦可就玩完了。”


“有本座在怕什么。”维克托重新坐回椅子上,认真地说:“说实话克里斯,你就不觉得勇利是练武的好苗子吗?”


“这点我不否认,”克里斯点头,年纪轻轻能把踏雪无痕和登云梯练得那么纯熟,看样子他是很擅长跑路的。


维尔托继续说:“这样的好苗子可是难得一见,只要能把他拉来乌托邦,我敢打包票,勇利能把乌托邦发扬光大,至少三十年内乌托邦都能在武林里占据一席之地。”


“所以,本座决定了,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勇利带进乌托邦,成为本座的弟子!”

——————————————————————————————

其实昨天就写了一半,但是后来状态不好就没有写完……现在写完了反而觉得怪怪的。

剧透一点,尤里是玄冰宫的人。

评论 ( 11 )
热度 ( 2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