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四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补充一点,十二章披集的伤我略作了修改,火枪的伤改成了箭伤。

——————————————————————————————

第十四章  英雄救“美”

 

一路不眠不休策马疾驰,维克托赶到前线的时候已经是尤里在战场上呆的第十天了。

 

还没到军营维克托就听到了战鼓的声音响彻天际,喊杀声和着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这是……战争开始了!

 

 

 

因为尤里的黑豆计,匈奴退到了五十米后,可过了一段时间,充分休息过的匈奴大军卷土重来,气势汹汹地打算一举拿下雁洛关。

 

论兵力,冰之国只有五万人而匈奴有八万,论战斗力,在维克托的调教下冰之国的士兵骁勇善战,但也只是能和同样擅长战斗的匈奴战个平手。

 

面对攻城的匈奴,为了保住城池的尤里选择了应战。

 

他留下重伤未愈的披集负责镇守城门,而他自己换上一身耀眼的金色战甲,亲自上战场。

 

在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中,尤里手中的长枪不止抬起又下落了多少次,没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分辨不清盔甲上的血哪些是自己哪些是别人的,他只能记住一件事,想要活下去,就不要停下动作,杀了他们。

 

金属的碰撞声之后会响起的刀刺入肉体中的声音被淹没在战鼓声中,马匹可悲的嘶鸣在血色的地狱中得不到任何同情。

 

倒下的战马没来得及看一眼天空的颜色就断绝了呼吸,从马上滚下来的金色身影因为显眼而成为众人攻击的对象。

 

无尽的血色在眼前蔓延,尤里机械地挥舞着手中的长枪。身上的血腥味太浓烈让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呕吐,但快要落到他头上的钢刀让他没有喘息地抬起长枪挡住,生生地抑制了他想要呕吐的冲动。

 

在马上的匈奴将领巴图远远地看到冰之国的小将军失去了他的战马,在人群中盲目地厮杀着。远离战火的巴图暂时收起自己右手拿着的弯刀,拿起自己放在马鞍旁的弓箭。

 

注意到尤里落马的奥塔别克没有犹豫就往尤里的方向靠近,在知道尤里要上场杀敌的时候他是不同意的,但面对少年坚定的祖母绿眼眸,奥塔别克说不出任何阻止的话。

 

他能做的,只是在尤里身边,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这个少年。

 

“咻——”

 

隐藏在喊杀声中的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奥塔别克心头一紧,他眼睛能捕捉到的只有眼前一抹黑线,但在那一刻奥塔别克只能感到死亡的威胁。

 

从马上跃起的男人用此刻他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赶到了金发少年身边,“噗——”,尤里听到声音的一瞬心中一悸,回头的那一刻,“奥塔!”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一直在他身边沉默却会对他展露温柔笑意的男人倒在了地上,左胸腔上插着的箭的箭羽还在微微振动。

 

尤里想要赶过去,把倒在地上的奥塔别克扶起来。他想看看奥塔别克受的伤是不是很严重,会不会危及生命。

 

但他周围的士兵太多了,无论他的长枪挥舞了多少次,总有匈奴士兵往他这个方向靠拢。

 

看见自己射出的箭没有命中自己想要命中的目标,巴图发出啧的一声,摸出箭袋中剩下的三支羽箭,弯弓搭箭,三箭齐发,呈品字形地朝着尤里飞过去。

 

刚刚从地上站起来的奥塔别克没想到巴图居然还会再射,他忍着胸口的疼痛,踉跄着挡在了羽箭的必经之路上,手中的剑挥动,只勉强格挡开最接近心脏的那一箭,剩余的两只箭狠狠地扎进了右肩和腹部。

 

疼痛让奥塔别克差点站不稳,但他的意识告诉自己,他不能倒下去,他要守护好尤里的后背。

 

身中三箭的黑发男子笔直地站在人群中,手中的剑直指那些匈奴士兵,

 

被巴图的副将困在原地的尤里手中长枪不断变化攻击方式,或戳或刺,想要把围在他周围的人都杀个干净。他眼角余光看到奥塔别克受伤了,是很重的伤。

 

赶不过去的焦急在凌迟尤里的神经,长枪在空中的挥舞速度不断加快,宛如旋风般地收割生命。

 

远远地看到在人群中持剑砍杀的黑发男人,巴图小声地用母语赞叹一句,但在战场上,同情是对自己的残忍。

 

他手中没有羽箭了,剩下的弓被他挂在了马鞍上。他左右看了看,拔起插在一位已死的士兵身上的长矛,右臂向后拉伸,长矛混在喊杀声中破空而出,直指小将军尤里。

 

巴图要用这一矛,夺走冰之国的将军性命,扰乱军心。

 

唯有这样,匈奴才能在这次的大战中取得胜利。

 

被投掷的长矛的空中划过一道死亡的弧度,带着死神的诅咒扎在了黑发男人身上。

 

鲜血带走了奥塔别克想要再站起来的所有力气,他还是没办法在这样的战事中保护尤里,让他安然地回到雁洛关中。

 

倒在地上的男人仰望天空,平静的脸上勾起一抹歉然的笑,对不起尤里,保护不好你,是我的失职。

 

“奥塔——”

 

离尤里不是特别远的雷奥听见了尤里那一声含着惊与痛的大呼。他挡开了从上往下的一刀,手中剑反手一挥了断了面前人的生命后转身往尤里的方向过去。

 

人群中的金甲小将军发了狂,手中长枪挥舞得呼呼作响,把周围的人都挥退了三步,急切地想要赶到奥塔别克身边的尤里不管不顾自己身上的空门,以一往无前的气势接连刺出数枪,重伤了挡在他面前的匈奴副将。

 

对自己的投掷技术自信的巴图万万没想到自信的一矛会落空,对那个倒在地上起不来的黑发男人的敬意再加一分,为了那个小将军的安危,这个男人不顾自己的生命地守护,这种行为在他们匈奴人看来就是英雄的行为。

 

但失去了英雄的保护,发狂的小将军就只能面临死亡的威胁。

 

再次准备投掷的巴图微微眯眼,瞄准冲向黑发男人的金甲将军,右臂用力的瞬间,耳朵敏锐地捕捉到在喊杀声中格格不入的破空声,他没有犹疑地挥舞手中长矛,把要夺走他右眼的一箭挡开。

 

在生死之间巴图选择了自己的存活,放弃了击杀尤里的最好时机。

 

停顿的片刻,尤里已经赶到了奥塔别克的身边,而远处的雷奥也及时赶了过来,和尤里一起阻挡想要践踏奥塔别克身体的匈奴士兵。

 

巴图眯眼看向打断了羽箭飞来的方向,整个人愣住了。一匹白色战马上的白袍男人飞掠而出,手中长剑就如阎王的镰刀,夺取周围的士兵的性命。

 

在乌云中露出一角的阳光落在了男人银色的头发上,反射的光芒刺得他眼睛一痛,口中念出一个熟悉的名字:“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城楼上的披集在看到银发男子的一瞬间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卖力地扯着嗓子朝城楼下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大喊:“维克托将军回来了!”

 

他身边的守城将士们也跟着他喊:“维克托将军回来了!!!”

 

城楼上的助威声让在战场上厮杀的冰之国的将士们跟打了鸡血般,士气大增,奋勇杀敌。

 

“哼,他居然回来了!”对比了冰之国大军现在的鸡血状态和自己大军的疲惫状态,巴图冷哼了一声,当机立断:“鸣金收兵!”

 

维克托镇守边疆多年,立下战功无数,他的谋略计策,他的辉煌战绩,让所有他的敌人为之忌惮。冰之国的将士们听到维克托的名字士气大增,但匈奴大军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却士气大减,如此下去,对匈奴大军极为不利。

 

放弃此刻大好的局势有些可惜,但匈奴将领很清楚这样下去对己方不利。

 

鸣金声远远传来,匈奴大军如潮水般开始往后退去,身前有了冰之国的将士们,尤里把手中的长枪插在了地上,目不转睛地注视躺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奥塔别克:“奥塔……”

 

早上还和他打招呼,在知道他要出城迎战的时候极力劝阻自己的人,此刻一身鲜血躺在地上,生死不知,尤里内心的焦急和无措如沉重的锁链般把他的手脚束缚住了,让他想要蹲下去查看奥塔别克身上的伤都做不到。

 

收起佩剑的雷奥心里的担忧在看到奥塔别克一身血时加重了不少,但他维持自己的理智,蹲在奥塔别克身边仔细地检查伤势。

 

跟在光虹多年,雷奥还是学了不少一些医学常识,连忙点穴止血,同时说:“郡王殿下,快把奥塔别克送回去,少爷一定能治好他的。”

 

“对!光虹!”尤里回过神,在听到雷奥的话后感觉浑身有了力气,一把抱起比自己高大的奥塔别克,脚步匆忙地往城门的方向而去。

 

他不能让奥塔别克就这么死了。

——————————————————————————————

下一章勇利就上线了,让尤里活跃一下下~

评论 ( 4 )
热度 ( 3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