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五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昨天状态不好没有更新的部分补上~我去睡觉啦~

——————————————————————————————

第十五章  新兵勇利报道

 

将军营帐外,维克托、雷奥和披集站成一排,而尤里烦躁地来回走动,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让他的神经越绷越紧,生怕下一刻军医会出来告诉他:“我们尽力了。”

 

看不过去的披集上前安慰:“将军,光虹能把我治好也一定能治好奥塔别克副将的。”

 

然而这样的安慰不能让尤里放下胸腔中一直悬着的心。雷奥轻叹一声,看着营帐上未被掀起的帘子,内心期待着和自己命运相似的奥塔别克能挺过来。

 

一个小兵靠近将军的营帐,还没靠近就听见尤里爆发的怒吼:“滚!无论如何都给我治好他!”

 

小兵躲在一旁,看见跪在地上的军医被尤里踹了一脚。他吓得不敢乱动,站在原地不知道是进是退。

 

上前扶起军医的维克托小声地道了歉,并且悄悄对军医说:“请你们尽力!”

 

军医低头答应了一声,转身回到营帐内。

 

躲在角落里的小兵看着手里的东西,又看了看将军营帐外的几个人,想了想还是咬牙上前:“二殿下,有人持这个玉佩请见。”

 

“本殿下现在没……”维克托刚要说拒绝的话,突然意识到小兵话里的“玉佩”一词,转头看过去,小兵双手捧着的,是他故意落在美奈子竹屋的玉佩。

 

“拿这块玉佩的人呢?”维克托拿起玉佩,问了一句。

 

小兵不敢隐瞒,说:“在军营门口。”

 

一听到这话,维克托立马飞奔而出,他虽然故意落下了那块玉佩,但是他也不能确定勇利会不会拿着这块玉佩来找他。

 

如果是勇利来找他,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他的追夫计划还没有破产?!

 

难耐激动的心情,维克托用自己能达到的最快速度赶到了军营门口,看到了一身素衣的勇利和美奈子。

 

站在军营门口的勇利无奈地说:“美奈子老师您到底跟过来干吗?军营一般都不接受女人的。”

 

“你这混小子,我这是担心你受伤没人能给你治病,那些庸医一定会让你留下什么难看的疤痕的,勇利这么可爱怎么能留疤呢。”

 

“我又不是女孩子,留疤没……”

 

“勇利!”维克托的声音远远而来,勇利转头,就看到维克托正往他的方向过来。一身干净的白袍上有连日赶路带上的褶皱和今天上战场留下的血迹,把维克托高贵优雅的翩翩公子形象毁得差不多了。

 

但他现在却没有在意这些。几个起落停在了勇利面前的维克托此刻却是看着美奈子,诚挚地问:“奥川小姐,能否请您帮我救一个人?”

 

“有人快死了?”

 

“是的。”维克托这句话说完,美奈子抬手扯住了维克托的衣袖,说:“带我去。”

 

“冒犯了。”维克托一把揽过美奈子的腰,脚尖一点飞掠而出。

 

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目的的勇利晃了一下神,赶紧追上。

 

 

 

在营帐门口来回走动的尤里按耐不住自己的内心的恐惧,想要上前掀开帘子闯进去,看出他的意图的雷奥赶紧上前阻挡,说:“殿下您再等一等,现在进去只能是帮倒忙。”

 

“我等不了了!”一头金发在焦急的等待中被抓的跟个鸟窝般乱,尤里一双祖母绿的眼睛中有血色蔓延:“我想进去看看奥塔!”

 

“殿下求您再等一等!”雷奥知道光虹现在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在给奥塔别克做手术,之前虽然帮披集开刀取出了箭镝,但是他还记得之后光虹偷偷跟自己说过,直到手术结束快两个时辰,他的手依旧是抖的。

 

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好友的性命带走了。

 

而奥塔别克今天的伤比起披集的伤要更加严重,一个不好,雷奥担心光虹真的会失手。而那之后,光虹会受到多大的打击,会有怎样的后果,这些都是雷奥不敢想的。

 

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尘土飞扬的地上,阻挡在了尤里面前,认真地恳求道:“尤里请你再等等!”

 

雷奥这一跪,让尤里散乱的理智渐渐回归,他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歉然道:“抱歉雷奥,我……”

 

“都给我让开。”落在地上的维克托站在地上,一手揽着美奈子一手掀开帘子走进了营帐。

 

从地上腾地站起来的雷奥刚要去阻止,抬起的手就被黑发青年阻挡下来。

 

“勇利?”见到来人,雷奥有点懵,这个人之前不是从长公主府逃走了吗。

 

勇利点头,解释道:“刚才二殿下带进去的是我的老师,她是一位大夫,一定能帮上忙的。”

 

片刻后维克托从营帐里走出来,对尤里说:“你放心,奥塔别克不会就怎么死的。”

 

“他……”尤里迎上走出来的维克托,想问奥塔别克的情况可又担心所有的情况跟自己预想的完全不同。

 

“奥川小姐是个很厉害的大夫,一定会妙手回春的。”维克托抬手揉了揉尤里的头发,说:“他一定舍不得离开你的。”

 

维克托赶过来的时候没看见奥塔别克替尤里挡下羽箭的场景,但是他看到了奥塔别克站起来替尤里挨了那致命的一矛。

 

那一瞬间,维克托的震惊一点都不比巴图少。

 

从小在王宫里生活的维克托就没看见过除了勇利和胜生一家之外更加纯粹的人了,而今天他才发现,在他身边就有一个。

 

他能看出来,奥塔别克是自愿去替尤里承担这些的,他对尤里的关心没有任何企图,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尤里,所以他就这么做了。

 

近乎本能的举动点燃了维克托的战斗欲,让他在弯弓搭箭之后射出了他自己有史以来最具危险的一箭。

 

那一刻他是真的想要巴图的眼睛的。

 

十年前尤里被接进王宫生活的时候,他就发现尤里这个孩子是很没有安全感的,他渴望被爱,被关怀,被人记挂。

 

他总是担忧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就是孤单一个人了。

 

那时候,维尔托给了尤里不少承诺,但后来他还是跟莉莉娅王后进言,让她找一个护卫陪在尤里身边,既能保护尤里的安全,又能陪伴尤里成长。

 

看着面前陷入可能会失去奥塔别克的恐惧中的尤里,维克托轻叹一声,伸手抱住了尤里,哄道:“你要相信奥塔别克,他可是很不放心你的。”

 

“恩,我知道。”不放心他带兵出征,所以奥塔别克自己跟着来到了军营,不放心他上阵杀敌,奥塔别克在劝说无效后一言不说地披上铠甲跟在他身后保护他。

 

奥塔别克从小就被克里斯笑话说是一座没有温度的冰山,但是和他相处久了的尤里知道,奥塔别克是有温度的,他就是最温暖的春风,虽然不会说很多很好听的话,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带给尤里很多很多温暖。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而煎熬的,一群人从夕阳西下一直站到明月当空,内心的担忧快要爆炸的时候,一脸疲惫的美奈子掀开帘子走出来。

 

“那个……”尤里知道这是维克托带来的大夫,但是刚才他也没仔细听维克托对她的称呼,一时犹豫地开口:“您好……奥塔他怎么样了?”

 

美奈子打了一个哈欠,刚才的手术对上了年纪的她来说就是一项体力活,最近还跟着勇利赶到军营,她这把老骨头可是有点吃不消了。

 

但是看到尤里眼中的焦急和担忧,她猜这个少年和里面躺着的男子应该是关系匪浅吧,她也没有吊人胃口的恶趣味,说:“暂时没事了,今晚可能会发高烧,撑过去就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尤里整个人松了一口气,脚下一软就往地上倒。离他最近的雷奥赶紧上前扶住尤里,转头问美奈子:“我家少爷呢?”

 

一开始美奈子没想到是谁,在雷奥给了提示——“帮忙救人的少年”后,她想到那个在做完手术就累得倒在一旁的桌子上睡觉的栗发少年,笑着说:“他也没事,正在里面的桌子上睡觉呢。”

 

对这个少年,美奈子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想起在她进去的时候看到少年快哭的表情时,她的嘴角微微勾起,应该是一个经验尚浅的小大夫吧,但是能在她赶到之前止血,做到取出两枚箭镞已经很了不起了。

 

她伸了伸懒腰,看向维克托问道:“能给我个休息的地方吗?”

 

“披集,带奥川小姐去休息。”

 

在美奈子离开后,尤里和雷奥一前一后进入了营帐。营帐门口里只剩下了勇利和维克托。

 

奥塔别克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维克托也有心情问拿着玉佩来找他的黑发青年是要来干嘛的。

 

“勇利你今天是来做什么的?”

 

被问话的黑发青年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犹豫了一会儿坚定地说:“我想当兵。”

 

这个答案让维克托一愣,他把自己这些年听到的当兵的不好言论一下子就说出来了:“为什么?当兵可是有点像是送死的行为,而且有去无回的概率很大的!”

 

一路上认真思考过的勇利抬起头,在月光的点缀下棕色眼眸中的坚定闪闪发光,一双眼睛像极了天空中的启明星。他一字一句地说:“我听美奈子老师说过了,东瀛已经不复存在,被当作刺客培养的我一下子就是没有任何价值的普通人的,但是只有战场,会武功的我在这里还能发挥我的价值。”

 

“上战场的人大多也是普通人,跟我一样,但是这种保家卫国的事情,我也想参与。”

 

说完自己想说的,勇利笑着问:“就是不知道二殿下愿不愿意接受我这个新兵呢?”

 

站在勇利面前的银发男人一时忘记了言语,在他眼中的勇利此刻就是一个发光体,让他完全移不开目光开不了口。

 

好一会儿,他伸手拥抱了面前的人:“在我眼里,你一点都不普通。”

 

 

能有这样的赤子之心的心,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呢。

 

他紧紧地抱住了勇利,想要拒绝的话在舌尖滚了几轮,最后,“欢迎你加入我的军队。”

 

对上勇利期待的眼神,想要说出的拒绝的话全部哽在了喉间。即使想要保护勇利的念头很强烈,可是维克托的理智在告诉自己,如果想要和勇利真的在一起,他要尊重勇利的选择。

 

他答应了勇利的请求,但是他也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他,就像奥塔别克对尤里做的那样。

——————————————————————————————

要不要来猜一猜勇利会以什么身份留在军营里?

评论
热度 ( 3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