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尤里传奇 第三章

前文链接:楔子  (一)  (二)

金鱼给这篇文写了一个小番外哦~链接在此~

希望你们喜欢!

——————————————————————————————

第三章  沧粟阁


在选择了玄冰宫之后,尤里一路上就在缠着勇利说玄冰宫的事情。


“宫里有两位宫主,都是很漂亮的美人,恩……但是不要去问她们的年龄,会被打死的。”勇利一边走一边说:“而且,在外人眼里玄冰宫不理世事,但是大宫主说过,我们还是要了解天下时事的。所以玄冰宫跟江湖并没有脱节。”


走到有江湖据点之称的武安郡,勇利带着尤里前往这所小城里最高的一座楼阁——沧粟阁。


刚进入江湖世界的尤里一看见门匾,激动地说:“沧粟阁,老头跟我说过,是江湖里有名的情报组织。”


“那你知道名字的含义吗?”勇利大步往阁里走,在小二上来招待的时候出示了一个玉牌。


“不知道。”


“沧海一粟,他们自己把自己比作了江湖这片沧海中的一粟,可是……”


“可是我们并不是小小的粟,而是大大的鲸。”看到玉牌后,小二赶紧通知了在楼上的人。刚走到走廊的栗发少年听见了勇利的话,笑着趴在栏杆上把他之后的话补充完整。


“好久不见,勇利。”沧粟阁现任的少阁主季光虹微笑道,他记得他与勇利的第一次见面是在自己父亲的四十岁生辰的时候。这个黑发青年代表玄冰宫前来送礼,但是没呆多久就走了。


几年前和现在的勇利真的是一点区别的都没有,不知道是玄冰宫的明璟诀的功劳还是说这个人天生童颜。


看到走下来的季光虹和他身后三步远的雷奥,勇利友好地打了招呼:“好久不见……光虹。”他本来是想叫季公子,但是想到光虹叫了他的名字,他也不能太过生疏。


在勇利身后的金发少年探头探脑地打量着走下来的栗发少年,小声地问勇利:“他是谁?”


“沧粟阁的少阁主。”勇利同样小声地说:“他的年纪可比你大,你要叫他哥哥。”


“小哥哥。”尤里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熟门熟路地说道。


从小他就和雅科夫浪迹江湖,虽然自己不是那种爱说话的性格,但是时间久了呀就知道,有时候说点好听话能够得到一些便利。


看见躲在勇利身后的一身朴素的尤里,光虹眨巴了眼睛,问:“你的孩子?”他记得没错的话,勇利也才二十出头,什么时候有孩子了他都不知道。


“才不是,”勇利苦笑说:“是我们玄冰宫刚收的小师弟。”说到尤里,勇利也想起自己特意来沧粟阁的目的:“光虹我想借用你的情报网给宫里发寄封信。”


“这只是举手之劳。”光虹领着勇利往阁楼上走,问:“你这次出来是为了什么?”


沧粟阁掌管江湖上的情报,而外人所不知道的是,玄冰宫和沧粟阁一直都有来往,高层还是很好的关系。光虹对玄冰宫的了解,也是从父辈们那里知道的,玄冰宫很少派弟子外出,没想到这次就把首席弟子派出来了。


跟着走到一间厢房,勇利坐在圆凳上,接过雷奥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说:“宫主的要求,要我历练一番。”


“你需要历练什么啊。”光虹十分不解。就沧粟阁每年一次的武林十大高手排行里,虽然第一名一直被乌托邦的魔王大人霸占着,但是光虹觉得,勇利怎么说都能进入前三的,也许比第二名的魔教左护法克里斯还要厉害。


这个问题勇利自己也想不明白,朝拿来笔墨的雷奥道了声谢后,他一边写信一边说:“我自己也没搞懂。”


见勇利在认真写信,光虹也就不打扰他,转头和安静吃糕点的尤里说话:“你叫什么名字?”


“尤里,”金发少年咽下口里的糕点,说:“小哥哥你这里的糕点很好吃。”


“你是不是饿坏了?”注意到尤里不停伸向糕点的手,光虹朝后面站着的雷奥送去一个眼神,后者立马知道光虹的意思,又拿了几样精致的糕点过来。


尤里点头,说:“跟着老头我就没吃饱饭过。”雅科夫手上要是有钱,一般只想要去酒馆喝酒,给他吃饭的钱很少,只能买几个馒头。


这么好吃的糕点是尤里小时候想吃却吃不到的。


光虹看着尤里手肘膝盖上的补丁,心想这个孩子也许是小混混出身,但在勇利面前他不会说出来,好奇地问了一句:“老头是谁?”


“雅科夫。”


从小跟着糟老头般的雅科夫混的尤里根本就不知道,他口中的老头其实是个很厉害的人,在以前的江湖上可是有着响当当的名声。


他被称为江湖中行走的百科全书,对江湖各门各派的武功都了如指掌。在武学造诣上雅科夫有些许不足,但是他的脑子是武林中人想要的宝藏。


要是打架的时候带上雅科夫,一下就能知道对方的命门所在,胜率大大提高了。


心里有些激动的光虹也很想和雅科夫前辈聊一聊,把沧粟阁的一些资料补充完整,但在得到尤里的“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的回答后,光虹叹息一声。


从尤里在提到雅科夫时那种无所谓的态度里,光虹大概猜到了,雅科夫前辈应该是没有和尤里提起过自己的事情。


知道得少也是有好处。


尤里写完第三盘糕点的时候,勇利刚好把信封口。眼角看到勇利封好口的信件,光虹没有说话,但是雷奥却上前一步,拿着信件离开了房间。


“你这护卫是不是会读心术啊。”每次看到光虹不说话但是他身后的雷奥就能知道光虹的意思行动的时候,勇利总觉得很神奇。


光虹摇头,说:“应该说是默契吧。”


正事办完,光虹站起身,说:“既然到了我的地界,我就要尽尽地主之谊了。”


“那我和尤里就叨扰一段时间了。”




在光虹的府上做客停留的时候,勇利先是给尤里换了一身体面衣服,翠色的衣袍和他祖母绿的眼睛相得益彰,少年的身形越显挺拔俊俏。


“玄冰宫的武功呢,主要有内功心法明璟诀,”勇利坐在石桌边,认真地给尤里介绍玄冰宫里的各种武功。在一旁煮茶的光虹把沏好的一杯茶放在了勇利面前,时不时地补充一两句他知道的:“明璟诀据说有美容养颜的功能,练久了就可以跟玉一样白皙,而且容颜永驻。”


“另外,还有轻功踏雪无痕,至于我上次用的登云梯,那是在找不到借力物体时才用的一种轻功,算不上的玄冰宫独有。”


“但现在留有登云梯的教授方法的,应该就只有玄冰宫的。”光虹补充道:“在一些人眼里,登云梯很难练,而且用起来也挺鸡肋的,但是在逃命的时候很管用。”


“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教你登云梯,但是我先提醒你,那个真的很难。”登云梯的要领在一只脚踩着另外一只脚,从而借助这一点力气腾空,勇利小时候练登云梯的时候吃了很多次苦头。


“那么难练你为什么学?”尤里不解地问了一句。耐心不足的尤里想要学那种很强大而且速成的武功,他觉得那种才是很厉害的,像登云梯这种,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学。


提到这个,勇利摸摸脑袋,说:“那是我小时候为了逃大师父的处罚专门去练的。”大师父说过,在他犯错必须接受惩罚的时候,只要在一炷香时间内不被她抓到,就可免罚。


若是只有踏雪无痕,勇利怎么都赢不了大师父,但是在他学会登云梯之后,有时候勇利能真的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不被大师父抓到。


听到勇利的回答,光虹吃惊地说:“原来你学登云梯是为了这个!”


“但是登云梯还是很好用的。”勇利调整好自己的脸色,正经地强调了一句:“居家出游等等情况下必备的逃命手段。”


“那,还有什么?”尤里不想继续登云梯这个话题了,问道。


勇利想了想说:“还有一套剑法洛神殇……”坐在凳子上的勇利感觉到后方有不明物体靠近,身体本能地往右倒去,同时左手抽出别在腰间的折扇,挡住了飞过来的不明物体。


“勇利~”不明物体哭唧唧地说:“你怎么打我鼻子!”


看见来人,勇利不解地问:“披集你来干嘛?”他重新坐好,折扇别回腰间,拿起光虹送上的温热茶水慢慢品。


“宫主让我来传话。”棕色皮肤的青年站直了身子,认真地说:“大宫主说了,你现在就充当尤里的老师,但尤里还是宫里的小师弟。二宫主说了,她把我踢下山是怕你无聊,而且让我给你送教学需要的书籍。”


尤里在看到披集之后,眨巴着眼睛问光虹:“小哥哥你不是说明璟诀练完会白吗,为什么他那么黑?”


身为玄冰宫的弟子的披集最不喜欢别人拿他的肤色说事,他立马跳脚着说:“明璟诀才没有那么神奇!”


“不,明璟诀真的挺神奇的,”勇利一脸正经地说:“披集以前的肤色比现在还要黑,练了明璟诀之后就白了一点,但是他练功不认真,所以就是现在这样了。”


“我哪里不认真了啊勇利!”披集辩解说:“明璟诀才没有所谓的美白功效!”


“从你的踏雪无痕能被我察觉到我就能看出你的不认真,”勇利端起首席弟子的威严严肃地说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又在偷懒了吧。”


“大师兄我错了。”认真批评人的勇利还是让披集有点怕的,赶紧认错才是明智之举,不然按照勇利的较真劲,披集觉得自己少不了要被勇利逼着练登云梯。


作为玄冰宫里唯一一个会登云梯的人,勇利在惩戒师弟师妹们的时候很喜欢逼人学登云梯,这种惩罚手段比大宫主的那种当众跳波斯舞的惩罚还要痛苦。


在勇利和披集说话时,尤里拆开了披集扔在桌上的包袱,拿起一本本子问勇利:“勇利,为什么这本踏雪无痕的封面上写着‘欲练此功,必先戒katsudon’,katsudon是什么?”


“那是我们玄冰宫的特产,炸猪排盖饭~”披集转头笑着说,看到尤里的时候自来熟地搭在尤里的肩上说:“小师弟我跟你说哦,只有勇利这本内功心法上才有这句话。”


“披集你给我住嘴!”勇利预感到这个人是要把自己的童年囧事爆出来,一个闪身就要捂住披集的嘴。


和勇利当了很多年师兄弟的披集一下就知道勇利要做什么,闪身躲开的同时嚷嚷道:“勇利小时候很喜欢吃炸猪排盖饭,吃成了一个小胖子,宫主为了让他练好踏雪无痕故意写的,小勇利还因为这句话纠结了很久。”


“纠结?纠结什么?”尤里看着上蹿下跳的两人,好奇道。


披集被勇利镇压之前,赶紧说:“在学武功和炸猪排盖饭之间纠结啊,他信了师父的……勇利你别碰我的痒痒肉……哈哈哈哈哈救命!”

——————————————————————————————

老维下一章就出来了,总要去做点小小的准备嘛~

评论 ( 31 )
热度 ( 2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