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尤里传奇 第四章

前文链接:楔子  (一)  (二)  (三)

三次元的事情影响了,导致状态不怎么好,打了一个下午的游戏才找回来一点……

——————————————————————————————

第四章  不速之客


“嗯对,脚步再加快。”靠在假山上的勇利看着在树丛间腾挪跳跃的尤里,出声提醒道:“注意左脚。”


勇利的话音刚落,左脚踩空的尤里从树上摔下来,在一旁看热闹的披集把手心里啃了一半的饼一口塞在嘴里,脚下一点窜到树下,稳稳地接住了尤里。


坐在桌边沏好茶的光虹抬头招呼一句:“勇利,尝尝今年的春茶,我觉得还不错。”


“好。”走到桌边坐下,勇利看了尤里一眼,说:“过来休息吧。”


披集像拎小鸡一般把尤里拎到桌子边,喝一口茶后又拿起一块糕点,说:“勇利,尤里也只是刚接触踏雪无痕而已,你用不着这么严苛吧。”


“大师父把尤里暂时交给我负责,不认真点回去我会被大师父责罚的。”认真起来的勇利的严苛程度不下于大宫主,看尤里练习得辛苦想帮尤里求求情的披集知道,他是改变不了勇利的想法了。


尤里拿起光虹一早准备好的茶水,如牛饮水般喝下不少,缓解了喉间的干渴后说:“猪排饭,有没有好一点的剑法或者刀法?”


自从知道了勇利的炸猪排盖饭的往事后,尤里就用“猪排饭”叫着勇利。对这种小孩子取着玩的外号,勇利自己觉得无伤大雅,也就让尤里这么叫了。


勇利放下茶杯,愣愣地问:“洛神殇不好吗?”剑法洛神殇是二宫主早年独创的剑法,整套剑法行云流水,远看就似洛神降临一般,近看……那就是找死的节奏。


就实战来说,这套剑法还是相当不错的。


尤里摇头,说:“太娘了!”


听见这句话的披集吓得差点上去捂住尤里的嘴巴,还好他有点理智,知道这里不是玄冰宫,二宫主听不见这句话。


这评价让勇利哭笑不得,因为二宫主是女性,她的独创剑法也就带上了女子的一些体态。比起那种大开大合的刀法,洛神殇的确是有点女子气了点。轻叹一声,勇利想了想问:“那你想学什么样的剑法?”


之前打算教尤里洛神殇这套剑法,勇利是看中了这套剑法的易学和贴近实战。不过尤里要是不喜欢这套剑法,他也可以找些别的教他。


“要特别豪气的!能体现英勇的!”站起来的尤里激动地挥舞了一下手臂,担心勇利不清楚自己说的那种剑法是什么样的,他补充了一句:“就像武林大会那天那个蒙面的人用的刀法一般!”


蒙面的?勇利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想起来那天交手过的蒙面的黑发男子和他的刀法,他看着尤里说:“那种刀法似乎并不是中原的路数。”


“本来就不是中原的武功啊。”低沉悦耳的男声突然响起,让勇利警觉地站起身,看向了这个后院的唯一的出入口。


而光虹也没想到会有人闯进他的府邸,这里的保全没有沧粟阁那么夸张,但也不是一般人能闯进来的。这么悄无声息地进来的人,可不知道是敌是友。因为有勇利在,雷奥便一个人去沧粟阁没有像往常一般跟在光虹左右,要是来的是敌人,光虹也不知道勇利能不能保护好这里的几个人。


他是没有多少战斗力的,而披集能保自己周全就不错了,而小尤里只是一个菜鸟。光虹看了站在他斜前方的勇利,温和的黑发青年的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腰上,下一刻就可以摸出那把折扇攻击来人。


“阁下来了却不露面,是嫌弃在下招待不周?”作为府邸的主人,光虹往前小小地迈了一步,朗声说道。


而来人很快就出现在了院门处,看见来人,勇利直接就摸出了手中的折扇,说:“原来是魔王阁下,不知道阁下到此是何目的。”


这话让光虹微微一惊,院门口站着的高雅贵公子居然是传说中的魔教乌托邦的教主维克托,他压下心里的惊讶,直接走到了勇利面前笑道:“进门便是客,维克托教主是有什么事需要沧粟阁帮忙的吗?”


“本座不是来找沧粟阁的,”上前几步的银发男人笑眯眯地看着勇利,说:“本座是来找勇利的。”


和尤里站在后面的披集震惊地看了看勇利又看了看维克托,勇利怎么一下山就勾搭到了一个风度翩翩的魔王。他转头靠近尤里,小声问:“尤里你知道勇利和魔王是怎么一回事吗?”


“估计……是来要猪排饭拜师的。”尤里想起之前在茶棚听到的,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没记错的话,上次猪排饭是明确地拒绝了。


维克托直接走到了勇利面前,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心形嘴说:“勇利~当我的弟子吧~”


“当我的弟子,我就让奥塔别克把那套刀法的秘籍给你,怎么样?”维克托伸手想要去抓勇利的手,但是被勇利快速地躲开了,他没在意地说:“我刚才听到了哦,那个金毛小子想要学奥塔别克的刀法呢,只要你当我的弟子,什么刀法我都能提供哦~”


“不需要。”勇利果断拒绝,拉开和维克托的距离说:“我再说一次,我一点都不想入阁下的门下。”


“可是我认定的弟子只有勇利一个人啊。”男人英俊的脸上显露一丝伤心,一双湛蓝眼眸直勾勾地盯着勇利,声音里带了一点可怜,说:“勇利你这么棒,只有你才适合当我的弟子啊。”


在场的人都被维克托泫然欲泣的表情迷惑的时候,维克托突然脚尖一点,直接扑向了勇利。而本来还有点呆的勇利看到突然到眼前的人影,条件反射般地展开手中折扇,直接攻向来者面门。


等到克里斯和奥塔别克赶到,看见自家主子满院子地追着勇利跑到的时候,克里斯捂住脸,实在不想承认魔王大人执着起来就是这么孩子气。


“呦,克里斯快帮本座抓人!”一看到走进来后一直叹气的金发男子,维克托兴奋地大喊一声,脚下的动作加快几分,都快追上全力用出踏雪无痕的勇利。


一看到没自己什么事,光虹心很大地重新坐回桌边,慢条斯理地沏茶,招呼尤里和披集说:“我们一边喝茶一边看好了。”


“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看热闹比较好。”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的披集坐下来,他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正好看看热闹,弄清楚勇利是怎么和这位魔王阁下扯上关系的。


“那我就观摩学习。”尤里拿起一块浅绿色的糕点,边吃边看勇利变换的身法。他的踏雪无痕还有一些地方掌握的不是很好,正好看看勇利的“表演”学习一番。


被叫到的克里斯一点都不想理会维克托的呼唤,走到光虹身边,笑着问:“不知道能不能从季少阁主这里讨杯茶喝。”


“自然可以。”光虹拿起一杯茶放在了克里斯面前,微笑道:“请。”


拿起杯子尝了一口,克里斯赞叹一句:“好茶。”又喝了一口,金发男人眯眼想了想,说:“这是今年的春茶吧,清新淡雅,口齿留香。”


“看样子左护法是个懂茶的人呢。”光虹又给克里斯续了一杯茶,往茶壶里加开水时问了一句:“难得看到魔王和护法同时出动呢,这是有什么大动作吗?”


拿起茶杯闻香味的片刻,克里斯的眼神在光虹身上停留了一瞬,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漳长着小雀斑的少年,没想到却是一个说话犀利的人,沧粟阁的少阁主可是小看不得。抿了一口茶的克里斯轻描淡写地说:“本来是陪教主出来游玩的,但是教主意外地看上了勇利少侠,一直跟我念叨要来认徒弟。”


“勇利是我们玄冰宫的人!就算是你们乌托邦的教主也不能带走勇利。”安静啃瓜子的披集吐出一片瓜子壳,认真地说:“你们真要这么做,就是在跟玄冰宫宣战。”


这里的人只有披集一个知道勇利还是未来的少宫主的身份,在玄冰宫的一众弟子看来,他们的大师兄勇利一定会继承师父的衣钵,成为玄冰宫的主人。而因为两位宫主的护短性格,培养出来的弟子都是有点护短的。


要是宫里的人知道魔教乌托邦把主意打到了勇利身上,想要带走他们认定的未来的玄冰宫主人,估计会群情激奋,全都去爬魔教总部的后山断崖,把魔王杀了了事。


转头招呼沉默的奥塔别克喝茶,克里斯不看披集一眼,但是认真地说:“如果这是教主的心愿,做下属的一定会尽力帮助他完成心愿的,这样才是合格的下属,你说对吧?”


石桌上的气氛突然变得剑拨弩张之时,屋檐上的打斗也渐进尾声。体力略有不足的维克托被勇利用折扇斩落了一只衣袖,月白色的衣裳上还有其他大小不一的口子。


拿着维克托的袖子甩了甩,勇利不屑地道:“阁下这点本事就想要当我的老师,还不足呢。”


“勇利你这是承认你是我的徒弟了吗?”累得直接倒在屋檐上休息的银发男人就像突然吃了兴奋剂一般,闪光的湛蓝眼眸看着正要跳下屋檐的黑发青年,激动地说。


“你那句话听到我承认了?”黑发青年转过头,说:“你完全不够资格当我的老师。”


“……”遭受万点暴击的维克托在爬起来不久又重新倒下,嚷嚷了一句:“克里斯本座累了!”


一听这话克里斯就知道这人在打什么算盘,他看向光虹,笑道:“少阁主可否收留我们一晚,最近一直风餐露宿的,而且我们教主又被打伤了。”


把加了水的水壶放下小火炉上,光虹垂下眼帘,暗骂一句老狐狸后温和地说:“当然可以。”他转头看见收到消息急忙赶回来的雷奥,说:“雷奥,安排维克托阁下和他的护法到梅园。”


“是。”见光虹没什么事,雷奥轻轻松了一口气,立马按照光虹的指示安排下去。


等到维克托一行人走出院子,勇利才把手中握紧的折扇重新别回腰间。披集挂在勇利身上,担忧地问:“勇利你不会跟被魔王诱惑跟他走吧?”


“不会。”勇利摇头,转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尤里,说:“尤里,你说的刀法……”


“我想学蒙面男的刀法。”尤里抬头,期盼地说。


勇利叹气,想了想说:“我知道另外一套跟这个有点像的刀法……”勇利话没说完,尤里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没能学到那套很酷很帅的刀法有点可惜,但尤里知道自己现在没有任性的资本,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意。


评论 ( 35 )
热度 ( 1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