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尤里传奇 第五章

前文链接:楔子  (一)  (二)  (三)  (四)

——————————————————————————————

第五章  今晚月色很美哦~(上)


“雷奥,你说今晚应该不会有事吧?”靠在软塌上看书的光虹稍稍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帮他铺床的雷奥,担忧地问了一句。


被问道的人转头看了昏黄烛光下的栗发少年,说:“应该不会吧,勇利公子住的竹园和维克托住的梅园距离那么远,而且今晚我特意加大了巡逻的力度。”


“希望是我杞人忧天吧。”光虹放下书,打了一个哈欠。


“少主早点休息。”雷奥正要走出房间,门外传来一阵渐渐靠近的脚步声,他停下动作,看向闭合的门。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一个声音响起:“季少阁主时候休息了吗?”


“克里斯吗?有什么事?”光虹坐回到软塌上,出声问道。


“想找少阁主做笔买卖。”克里斯笑着说。只要出个好价钱,沧粟阁就没有找不到的情报。他摸了摸藏在胸口中的银票,能使人沉沦的碧绿眼眸中光芒闪烁,在月色下耀眼迷人。


“少主?”雷奥转头,眼神中的询问意味明显。思考片刻,光虹朝着雷奥轻轻点头,雷奥走过去开门。


走进屋子的金发男人把玩一把做工精美的折扇,微笑道:“深夜来此打扰了。”


“左护法想要做笔什么买卖?”温润的琥珀色眼睛在克里斯进来的时候牢牢锁定在他身上,光虹可不认为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还需要找自己做买卖,除非……


“我想知道勇利少侠的所有资料,包括他的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等等。”克里斯的要求完全在光虹的意料之中,在勇利来找他的当天,光虹就让雷奥把江湖上有关勇利的消息尽量处理了。就算是魔教,也很难查到勇利的资料。


但出卖朋友户口的事情,光虹可不打算做。他果断摇头拒绝:“这笔买卖沧粟阁不接,请左护法回去吧。”


“不就是查个户口,有多难啊。”克里斯笑眯眯地说:“沧粟阁收钱办事,我可是准备了一千两银子来做这笔买卖的。”


“勇利是我的朋友,沧粟阁是不会因为重金而出卖朋友的。”温润的眼睛里带上了一丝坚定,光虹认真严肃地说:“虽说沧粟阁收钱办事,但也是有原则的。”


“少阁主,不知道你对我们魔教了解多少。”见雷奥并没有招呼他在这里久留的打算,克里斯也不介意,直接靠在门框上和光虹说话。


光虹轻轻地蹙眉,对这个问题不做回答。他所知道的魔教乌托邦,是个什么生意都敢接的奇怪的江湖组织。杀人灭族这种任务,只要心情好,都是会接的。


克里斯看着手中折扇上的题字,慢条斯理地说:“沧粟阁明天的门,少阁主是想开,还是想不开?”敢这么直接地威胁江湖中的第一情报组织沧粟阁的,也就只有乌托邦了。


沧粟阁只是一个管情报的,因为处事得当八面玲珑而结交了不少江湖上门派,但沧粟阁真的出事,估计都没人来帮忙。世态炎凉,光虹比谁都清楚。


听到这样的威胁,雷奥扭头看向克里斯,右手搭上了腰间佩剑,正要出手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优雅懒散的金发男人时,光虹突然出声,说:“要接也不是不可以。”


“少主。”雷奥有点不敢置信,但穿好鞋走过来的光虹脸上只有平静,说:“但是一千两白银太少了。”


对上克里斯玩味的眼神,光虹扬起一个温和的笑容,说:“一千两黄金还差不多。”




在光虹和克里斯两人就勇利的户口值多少钱讨价还价的时候,季府上空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屋顶上奔走,不一会儿就到了他的目的地。


站在银色月色下的银发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觉得毫无问题后,如一缕青烟般从窗子飘了进去。


只要把勇利拐到魔教总部,软磨硬泡之下总能让勇利点头当自己的徒弟。这么好的苗子,一定要带回去好好培养呢。


湛蓝眼眸在黑暗中微微闪光,直勾勾地盯住了床上睡觉的人。


他往前迈出一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左右同时响起了破空声,锐利的杀气左右夹击,让黑暗中的银发男人急急一个矮身,躲开了这一波攻击。但,攻击并没有停止,一连串的机璜爆鸣声从各个方向不分时间先后地响起,只是一瞬间,几乎是全方位无死角的攻击就到了维克托面前。


这下可是没什么地方可以躲避了。在隔壁屋子里听见声响的披集得意地扬起嘴角,看样子魔王要在自己手里褪层皮了。


但,魔王之所以能成为魔王,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在这种要命的暗器狙击下,维克托脸色未变分毫,拿在手中装饰用的折扇打开,一边用折扇挡住了一波波暗器攻击一边小声抱怨道:“这下回去要被克里斯骂死了。”


尚且不知道自己最喜欢的一把红梅浙商被上司拿去挡箭的克里斯突然觉得有点不安,打起十二分精神分析光虹的话里有没有下套。


觉得时机到了的披集带着和他呆在一块的勇利,推开了房间的门。


房间里被弩箭射的千疮百孔,唯有一张太师椅还保留完整形态。而这张分毫未损的太师椅上,正坐着一个从画中走出来的长发男子。一室混乱中他的衣袍却没有一点损伤,“啪”地打开手中的折扇,男人笑眯眯地说:“勇利这是你对为师的考验吗,真是新颖呢?”


“……”这个拿着一把破折扇笑得跟生气时的二宫主一样的男人还真的不是一般难搞定。披集叹了一口气,武学上他是不及勇利,但是在玩弄暗器机括方面他是玄冰宫的第一人,刚才那一轮攻击,就算是勇利也要受到伤的。


可是,魔王身上一点伤都没有,还保了一张太师椅周全。这是非人类了啊!


他转头看着勇利,颓废地说:“勇利我尽力了。”今晚的捍卫勇利清白大作战失败。


对这样的结果勇利倒不是太意外,今天下午那一场较量,他明显感觉到维克托并没有使出全力,就算他最后一点形象都没有地瘫在屋檐上,勇利也知道那只是他故意的。


故意找个借口留在光虹这里。而且这种人啊,勇利想起大宫主对自己的谆谆教诲——看起来很会赖皮的男人是真的会赖皮的,而且不会顾及面子问题。他是不明白大宫主为什么会说这种话,但他知道,维克托就是大宫主说的那种人。


果然是连面子都不顾及的赖皮男人,半夜偷袭,看样子是要把他直接拐走啊。


“披集,你去看看尤里。”勇利掐了一下披集的手腕后才放开,只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暗号,他要让披集带尤里离开,而维克托这里他负责甩掉。


披集点头离开,留下来的勇利也不抽出腰间折扇了,站在月色下微笑道:“维克托阁下,半夜扰人清梦可是很不道德的。”


“我知道这样不好了啦,”维克托嘟着嘴,委屈地说:“但是勇利你不跟我走,我就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你不是认我当老师了吗?那就和我一块回乌托邦啊!”维克托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说:“其实勇利你是愿意跟我走的?那好啊,我们现在就走!”


“给我等一下啊你这个自说自话的混蛋!”勇利怒吼一声,说:“我都说了我不当你徒弟!也不会跟你走的!你给我听清楚了啊!”


“勇利才是自说自话吧,明明下午答应说我是老师了啊。”


对维克托的理解能力无可奈何的勇利知道自己无论怎么说都说不赢这个会鬼扯的混蛋魔王的,既然说不过,那就直接动手吧。


勇利抬手摸上腰间的暗扣,正要动用自己的杀手锏的时候,慌慌张张用了踏雪无痕跑过来的披集几乎是扑到了勇利的身上,紧张地说:“尤里不见了!”

——————————————————————————————

月色很美,各位都出来作妖了~

评论 ( 25 )
热度 ( 2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