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七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我停更两天居然没人催更,有点伤心……

拖更的原因嘛,一个是因为后面的剧情改动太大,我相当于重写了一遍,写的有点慢;另外一个是因为三次元的琐事多了点,而且因为这些事心情不太好,多用了点时间调整状态了。

之后会恢复正常更新的~

——————————————————————————————

第十七章  新兵勇利的第一个任务

 

“你们把这些军务送给尤里啊,干嘛往本殿下的桌子前堆啊。”维克托看着堆满案头的军务,无奈地对面前的军官们说:“父王钦定的大将军是尤里可不是本殿下,即使我回来了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的。”

 

按照他对自己父王的了解,估计知道他回来,会立马派人送来一道惩罚的王令。

 

中军营帐的帘子掀起又放下,一身青色衣袍的尤里走进来,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桌面,转头看了一眼维克托那满是文件的桌面,他眼睛微眯,冷声道:“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披集知道那些军官们心里还是比较信任维克托,对尤里也只是暂时服从而已。但是刚才听到维克托说的那番话,他也清楚这次维克托是真的不想接管军务了。

 

权衡利弊,披集站出来笑道:“尤里将军说笑了,我们只是想让二殿下帮您分担一部分军务而已。”

 

维克托斜眼看了披集一眼,挑挑拣拣了面前的军报军务,递给尤里的同时说:“将军,这些是比较紧急的,您看看。”

 

千年难得一见尊贵优雅的二殿下给人打下手,不光是军官们惊呆了,连尤里都有点吃惊,但他很快就明白过来,维克托是在承认他的将军身份并且把自己的身份摆给那些不听话的军官们看。

 

这次的大将军是尤里,就算是维克托,到了军营一样也要听尤里的。

 

仔细看了看内容,尤里靠在书桌边思考片刻,说:“粮草的事,收到的消息是过几天会送过来,后勤那边把剩余的粮草统计后送过来。”

 

“派出的斥候又是有去无回啊,”尤里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军官们,问:“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行军打仗,情报必然是最重要的部分。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但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匈奴人似乎很警觉,派出去的斥候基本都没有回来,即使有一两个回来,也没有多少有用的消息。

 

这件事困扰了尤里很久,而斥候营营长欧恩愧疚地单膝跪地,得不到匈奴大军的准确情报,是他们斥候营失责了。他抬眼看向尤里,说:“属下愿亲自率斥候营精锐,探不到消息绝不回来。”

 

“欧恩,军令状立下可就不能反悔了。”尤里走回到自己的桌前,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

 

“这样吧,”安静旁观尤里处理军务的维克托突然出声,说:“本殿下给欧恩校尉推荐一个人。”

 

领会到维克托意思的披集赶紧走出营帐,领着勇利走进来。

 

维克托在勇利走进来的时候说:“本殿下亲自把的关,是个不错的斥候苗子。”

 

听到维克托的话,勇利呆呆地看着那个坐在位子上嘴角带笑的银发男人,一觉醒来,他以为维克托会安排自己到新兵营之类的,但是没想到他会让自己去斥候营。

 

从勇利进来到现在,维克托的目光就没有落在勇利身上,他看着欧恩继续说:“你只要教他一些斥候的技巧,他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斥候的。”

 

之前在知道勇利离开的消息后,尤里也有找过克里斯,从克里斯那里得到了勇利其实并不是千金阁的素素,而是一个来自江湖组织的刺客。

 

他看向勇利,在弄清楚勇利现在还是不是以刺杀维克托为目的而留在军营之前,他不敢随便把任务交给勇利。

 

思考片刻,尤里出声说:“你们先下去,本将军有事要和二殿下商量。”

 

等到营帐里只剩下维克托和被维克托示意留下来的勇利之外,尤里才开口问道:“维克托你是打算让这个刺客进军营吗?”

 

“他已经不是刺客了。”维克托把视线从尤里身上移到勇利身上,说:“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想要为国作战的普通人而已。”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尤里悄悄翻了一个白眼,小声地说:“你其实更希望他是随从家属吧。”

 

“可是勇利自己想要建功立业的。”听见这句话但是维克托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转头看向勇利,笑道:“对吧,勇利~”

 

“是的,”勇利看向尤里,今天进来之前,披集悄悄告诉他,这次的大将军是尤里而不是维克托。虽然维克托也可以让他加入军队,但如果尤里不同意,维克托也不能留下他。

 

棕色的眼眸里闪烁着笃定认真的光芒,这样的眼睛再加上维克托的保证,尤里其实有点相信的,他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任务,完成好了,我会让你留在斥候营。”

 

“什么任务?”

 

“探明匈奴的粮草储备状况。”

 

 

 

勇利是不清楚行军打仗需要知道什么情报,但是尤里既然把这个任务交给他,他愿意试试。

 

立下军令状后,维克托和勇利走出营帐,他带着勇利走到斥候营所在,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一见到二殿下,欧恩立马站起身迎过来,还没开口就听到维克托说:“欧恩,你给勇利找些装备。”

 

“是。”听到维克托的命令,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开始行动起来,翻箱倒柜地取出了各种东西,有绳子、迷药、火折子等等。

 

“我是要全部拿走吗?”勇利看着面前的一小堆的稀奇古怪的东西,转头问站在自己身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维克托。

 

“恩……你可以挑需要的拿走。”不一会儿,勇利就拿了不少东西,但没有拿走一样迷药或者其他的药品。

 

走出营帐,维克托了然地问了一句:“你是要去找奥川小姐吗?”

 

“美奈子老师的迷药比较好用。”被维克托看穿的勇利不好意思地说:“啊我不是说斥候营的迷药就不好……”

 

“没事,你用奥川小姐的药我会更加放心。”维克托轻叹一声,转头对上勇利的眼睛,说:“勇利,如果事不可为,你就立刻回来。”

 

提出这个艰巨任务的尤里,但是无论是尤里还是维克托都没想到勇利会接的那么干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尤里不会因为担心勇利出事而改变自己给出的任务,对现在的冰之国大军来说,如果能知道对方的粮草情况,尤里可以改变作战方针,对于战争的胜利多少会有点作用。

 

维克托很清楚这些情报对军队来说有多重要,但是他也知道,这项任务的危险系数有多大。他信任勇利的能力,但要是需要勇利去冒险,维克托的心脏就开始纠结疼痛。

 

他舍不得让勇利去做这种事情,可这又是勇利自愿的。

 

从维克托的眼睛里,勇利能感受到他的担忧。被人担心关怀的感觉,勇利只有在美奈子身上感受到过,而如今,维克托也带给了他这种温暖的感觉,就像亲密无间的家人一样,可又有点儿不同。

 

他微笑着,说:“恩,我知道了。”有人在等他回来,只要有这个念头,只要一想到在等待他的人,勇利就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即使出现意外,他也觉得自己是有能力化险为夷的。

 

 

 

告别维克托,勇利走到美奈子所在的营帐前,一把撩起了门帘。

 

军营里不能有女人,这个规定本来是跟铁一般的坚固。但是在美奈子妙手回春救活了奥塔别克之后,尤里便默许了美奈子留在军营这件事。

 

而选择陪勇利待在军营的美奈子也不想吃白饭,在军医们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顺手帮了点忙。凭借出色的医术,美奈子只用了半天就在军营里站稳了脚跟,成为士兵之中受欢迎的存在。

 

“这里,封住这几个穴位就能止血了。”美奈子一边给一位士兵治伤,一边跟在旁边观摩的光虹解释。

 

美奈子神乎其技的医术让小医痴光虹迷恋不已,只要自己手头上没事,就跑到美奈子这边旁观学习。对于这个喜欢医术的少年,美奈子也是很乐意指点一二。

 

“美奈子老师?”一进门就看到正在给士兵治伤的忙碌场景,勇利在美奈子看向他的时候赶忙说:“你们先忙,我在这里等就好。”

 

他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抱在怀里的东西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样样按照自己的习惯上慢慢装备在身上。

 

等到全部弄好,美奈子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勇利拿出维克托之前给他的匈奴营帐分布的地图,这份地图上的可用的消息不多,而且维克托也提醒,可能真实情况会与地图上有差异,让他不要盲目相信地图。

 

今晚过去之后,匈奴大营摸清楚了再回来吧。定下自己的目标后,勇利收起地图,抬头往美奈子那边看的时候,正好已经结束工作,在清理用剩下的绷带之类的。

 

“勇利找我什么事?”感受到勇利的目光,美奈子边整理瓶瓶罐罐边问了一句。

 

“想找你要点迷药之类的。”勇利站起来,望着箱子里的码的整整齐齐的白瓷瓶,说:“我要去刺探情报。”

 

“尤里是给你任务了?”在旁边帮忙的光虹一听,立马说:“刺探情报可不能马虎,除了迷药之类的,带点解药之类的吧。”

 

“应该不会中毒,就不用带解药吧。”勇利不确定地说了一句。

 

光虹摇摇头,说:“谁知道会不会遇上中毒之类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说的有道理。”美奈子点点头,很快就收拾了一小袋药丸,叮嘱道:“红色的是迷药,绿色的是毒药,黄色的是泻药,黑色的是解药。”

 

“泻药……这个完全用不上啊。”勇利用手指在小袋子里搅和了一下,辨清楚药丸的颜色后小声地说了一句。

 

“你可以往匈奴们喝的水里下点泻药啊。”美奈子一本正经地说。

 

对打仗还是有点了解的光虹不好意思地说:“一般来讲,水源是会被保护得很好的,不会那么容易找到的。”

 

勇利看了看小袋子里面混成一团的药丸,要他现在把泻药挑出来,他可没有这个心思。

 

走到营帐外,勇利仰头看了看今天的天,云层黑压压地笼罩在雁洛关上头,还未到酉时(下午五点)天就暗下来,看样子待会会有场大雨。

 

身后的帘子被人撩起,美奈子走出来站在勇利一旁,沉默地看了一会儿天,小声问:“你真的是因为想参军所以才过来的?”

 

来这里的一路上,美奈子不断试探勇利,在美奈子的印象里,勇利是有点小男孩的性格,不太像有家国情怀的人。她可不相信勇利说的“为国而战”这种蹩脚理由。

 

被问的次数多了,勇利也知道不给美奈子一个明确答复她还会继续追问,想了想,勇利说:“我也不知道吧,印象里有人跟我说过,男孩子就应该上阵杀敌,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但是我想不起来是谁说的。那天看到二殿下的眼睛,突然就想起来了。”

 

这样的回答让美奈子心头一惊,她转头看向勇利,但从勇利平静的脸上她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她不知道勇利是不是真的想起了什么。

 

勇利却没注意到美奈子担忧的神情,他想到那天维克托哭的时候,他一开始以为自己是一时脑抽了才吻了维克托,但是后来仔细想想,那天的自己是心疼维克托的,因为心疼,所以用自己能想到的方式去安慰他。

 

一看到维克托的眼睛,勇利的心会渐渐加快,熟悉感越来越重,似乎有什么被他忽略的东西在悄悄苏醒似的。

 

对勇利到底想没想起来这件事,美奈子也不想再深究了,就勇利的性格,他不想让她知道的话,美奈子这辈子就别想知道了。她轻叹一口气,看着天说:“要是到半夜才下雨就好了。”

 

“是啊。”勇利赞同地说了一声。还没下雨之前的天足够暗,最适合做点不可见人的事呢。


评论 ( 10 )
热度 ( 4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