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尤里传奇 第六章

前文链接:楔子  (一)  (二)  (三)  (四)  (五)

——————————————————————————————

第六章  今晚的月色很美哦~(下)


从屋子里走出来的维克托听见披集的话,一脸呆萌地说:“你们是在说那个金发孩子吗?我刚刚看到他往我的院子过去了。”


大半夜不睡觉跑到维克托住的院子去,勇利稍稍一动脑子就知道尤里还是在心心念念奥塔别克的刀法,看这个样子应该是打算去偷之类的吧。


可是,有谁会出门搭着刀法出门的!这个笨小孩也不动脑筋想想。勇利轻叹一声,对披集说:“去把他抓回来。”


“好!”披集刚要离开院子,一把破烂了的折扇呼啸着就到了披集面前,他急忙往后一退,背后破空声响起,另外一把还没打开的折扇打落了飞到披集面前的破烂折扇。


还没退开多远的披集脚下用力,瞬间加速的同时捞起半空中勇利的那把折扇,一个眨眼就到了院门口。


但,只是到了院门口,披集就感觉到背后的冰寒之气如鬼魅般瞬间而至,刺激得他浑身一抖。但他没有转回身子去抵挡,而是加快自己的脚步,把踏雪无痕用到极致,整个人借着墙壁走廊等等能借助的东西,往梅园的方向过去。


就在维克托的冰蓝色的手掌要拍到披集的后心时,赶到的勇利解开了腰带上的暗扣,一把软剑如银色的蛟龙般朝着维克托的手腕而去。


锋锐的剑气刺激得维克托手臂上的汗毛根根倒竖,他知道自己不收手,手腕必然会被砍下来。既然这样,他就放那个棕色皮肤的小子离开。决定好的维克托手腕一翻,要拍向披集那一掌转而拍向了软剑的一侧。


被勇利控制得极好的银色蛟龙被维克托拍上的时候左右晃了晃,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道。见披集成功离开,勇利把自己的内力注入到软剑之上,软趴趴的剑笔直坚挺,月色下反射出迷花眼的光芒。


“勇利是想要上课吗?我可是很乐意哦。”心情甚好的银发男人的嘴角勾起一抹惑人心魄的弧度,再出手时不同于下午的追逐打闹,拍出每一掌看上去平平无奇,却让勇利不得不用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


冰雪叹息这门掌法之所以会差点失传,是因为这门掌法对修习者的要求过高,必须是极寒体质的人才可以学。而维克托恰好就是那个万中无一的极寒体质的拥有者。他拍出的每一掌都沾染上他的极寒真气,真挨了一章可是不好受的。


勇利在光虹这里借宿的时间里也稍稍了解了这门掌法的特点,想了想去,也只有躲开维克托拍出的手掌这种方法了。若是和维克托对掌,凭自己那点不算深厚的内力,真对上了受伤的也只有自己。


身在半空中的勇利看到直接朝着自己面门而来的一掌,手中剑划开一道惊鸿,洛神殇的起手式逼得维克托不得不改变了攻击方向,脚尖用力,身体旋转避开锋芒的瞬间,右手朝勇利的肋骨袭去。


不闪不避的勇利手腕一翻,剑在手上绽开一朵剑花,落向还没接触到自己的右手手掌。剑花璀璨夺目,但维克托知道这样的花可不是路边人畜无害的小野花,碰到了那可是皮开肉绽的下场。


一瞬间的犹疑都可能会受伤,维克托眼睛微眯,丹田一沉,千斤坠用出后整个人向下一沉,手掌避开剑花的同时反而更向前一进,直接就要落在了勇利的大腿上。


掌风凌厉的一掌让勇利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后退,但身在半空的他没有任何可以借力的东西,不得已之下,左脚踏在右脚之上,往斜上方避开了维克托这要命的一掌。


竹园里的两人在月色下舞出一场惊心动魄的表演,而在遥遥相对的梅园,把黑色面巾绑在头上遮掩发色的九岁小孩悄悄的摸进了院子里。


刚刚学习了踏雪无痕的尤里屏气来到左厢房门口,在窗户纸上戳了一个小洞看过去,厢房里安安静静,一个人也没有。


他转身刚要摸到下一间厢房,只感觉到身后似乎有不好的东西,直觉让他赶紧矮身往旁边一滚,趴在地上的男孩抬头,看到了背对月亮的黑发男子,脸上的玄色面具让他看起来就如来自地狱的恶鬼般,让尤里心尖一颤。


对上尤里的干净纯粹的祖母绿的眼睛,奥塔别克想到了那个本来自荐要当魔王徒弟最后被玄冰宫拐了的孩子,他没记错的话,玄冰宫的勇利叫他尤里。


“尤里?”奥塔别克试探地开口。要真是那个孩子,他就没必要动手了。


被揭穿身份的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扯下头上的面巾,金色的头发在月色下成为最耀眼的存在,他不开心地撇着嘴说:“这样还能被认出来……”


收起弯刀的黑发男人听见这话差点笑出来,除了金发,尤里那双祖母绿的眼睛也是他的标志之一,只要看过那双眼睛的人都不会忘了这单纯干净的颜色。


没有杀伤力的小孩奥塔别克没有跟他动手的打算,相反他有点好奇一个孩子不睡觉半夜跑来当小偷是为了什么。抱臂站在树下的奥塔别克看着尤里,问:“你到这里干嘛?”


尤里左右看看,这个院子里安静得有点过分,似乎那个轻佻的银发老小孩和妖孽的金发男人都不在。他上前靠近奥塔别克,认真地问:“你可以把你的刀法秘籍借我看看吗?”


“你想学?”话里说的是借看,但奥塔别克一下就知道这个孩子是想学他的刀法。


目的被看穿的尤里仰头看着奥塔别克,祖母绿的眼睛里瞬间汇入了万千星辰,美的奥塔别克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我想学!”


“为什么?”奥塔别克不动声色地偏移开目光,他差一点就被那双眼睛给牢牢吸引住了,在他眼里,这双眼睛比克里斯的惑心之瞳更有魔力。


听到这个问题,小孩没有多想就说:“很酷!”说着他退后两步,边比划边说:“上次我看到你这样就让那个蓝袍的小哥的衣服割破了!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干净利落就跟切瓜似的!这才是男孩应该学的刀法!”


江湖上人人皆知魔教乌托邦的右护法的刀法诡异,一出手就没有取不走的人命,人人当他是地狱恶鬼,却只有这个孩子用一种憧憬的目光看着他,希望学他那被世人觉得诡异狠辣的刀法。


“你可以看看刀法秘籍吗?我只要看看就好了。”尤里知道对方是魔教的人,他不敢让人教他,但是他实在是太想学了,只要看看那刀法,他相信以他的记忆力一定能背下来,回去之后再自己琢磨就好了。


“我可以教你。”等到奥塔别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自己都被这句话吓了一跳。但在他看到尤里因为惊喜而璀璨无比的眼睛时,一下子就释怀了。对上尤里的眼睛,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反正就是一套刀法而已,没什么的。打定好主意的奥塔别克说:“刀法秘籍我没有带在身上,你要是真的想学,我可以教你,比你去看书学得快。”


“好!”


等到披集赶过来的时候,他差点从树上摔下来。这和谐的教学画面是怎么一回事!


他一个闪身刚进到院子,听到风声的奥塔别克立马把转身看向落地的披集,月色都照不亮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视来人,他的弯刀因为刚才的教学而在尤里的手中,没有武器的他手掌并起,化成一把锋利的手刀。


“尤里!”披集在看到奥塔别克的眼睛时心头一紧,紧忙出声喊了一句。刚才就一直攥在手里的折扇被披集捏的更紧,他可没有把握从奥塔别克手里毫发无伤地把尤里带回去。


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尤里扁着嘴,把手中弯刀还给了奥塔别克,说:“我要回去了。”他才学了两招披集就过来找人了,要是让勇利知道他偷偷跑出来,不知道会不会让他明天一整天都在树上练踏雪无痕和登云梯。


收起弯刀的奥塔别克顺手把自己的大手按在了尤里的脑袋上,不受控制地揉揉了柔软的金发后说:“想学的话再来找我就好了。”


听见这句许诺,尤里扬起一抹开心的笑容,如发光的绸缎般的月色披在金发少年的身上,奥塔别克以为自己看见了从故事王克里斯的故事里走出来的精灵。


满足了的尤里朝披集跑过去,即使被披集训斥了嘴角的弧度也没有变化一分,那天在武林大会上看见的冷冰冰的酷帅面具男其实超级好说话呢,真是一个好人啊。


不知道被尤里定义为好人的奥塔别克跳上了屋檐,看见了得到满意情报悠闲走回来的克里斯,还看见了失望而归的穿着一身划破了无数口子的衣袍的主子。


看来今晚应该是消停了,能好好睡个觉了。

——————————————————————————————

武打戏可能有点不符合常理……我尽力了。

评论
热度 ( 1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