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十八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估计这章之后你们又会开始期待了……然而这章真的没什么对话,写得我自己都觉得看不下去……

——————————————————————————————

第十八章  执行任务

 

不得不说,维克托安排勇利去斥候营是正确的。在东瀛组织的时候,勇利就经常指派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等到后来组织上的考核人员觉得他可以接暗杀任务的时候才让他去刺杀维克托。

 

对勇利来说,摸黑潜进匈奴大营不是多大的难事。

 

 

皎洁的月亮被浓云遮盖,城墙下的一切更加昏暗,从狭小的门缝中窜出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融入黑暗中。

 

在出发之前,他特意找因为有伤在身比较悠闲的披集了解一些军营的常识,恶补了一堆安营扎寨的常识和技巧。临走的时候,披集好心地提醒他匈奴人都是很擅长战斗的,而且力气特别大,像勇利这种小身板要是碰上一个匈奴人立马就能被放倒的。

 

代替光虹来送一些特质迷香的雷奥听见了披集的话后说:“你不要听披集说的,那些都是夸大的。他以前还一直跟少爷吹他一个人怎么放倒十个匈奴人呢。”

 

“但是我真的放倒过啊!”披集不满地嚷嚷,但在勇利探究的目光下,小声地补充了一句:“虽然是在维克托殿下的指点下。”

 

总之,有一点是确定的,匈奴人的战斗力很强,而且身为游牧民族的他们,警觉性特别高。

 

即使经过东瀛组织的训练,勇利也知道自己不能小看对手,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完成这次任务。

 

 

 

 

潜入敌营的过程还算顺利,在隐匿气息方面勇利一向做的很好。接下来就是找到粮草的所在位置了。根据披集给的情报,一般情况下粮草仓会在整个营地靠后的位置,接近主营的地方。

 

躲开巡逻的士兵,一身玄色行动服的男人藏在影子中不断前行,绕开一座士兵居住的帐篷,勇利躲在一辆马车的后面,眯眼打量周围的环境。

 

只要再向前一段距离就能到达中军营帐,也就是披集所说的主营,而粮草仓若是在附近,那就需要勇利花点时间慢慢找了。

 

若是专业的斥候,潜进军营之后就会知道往哪个方向去查探自己要的信息,但是勇利只是一个业余的斥候。他左右看了看,悄悄地潜进了一个没人的营帐。

 

营帐里昏暗一片,但这不影响勇利辨清周围环境。他看了看,这是一个兵器库,堆放了大量的弓箭和刀剑,有些已经不能用有些则还可以继续使用。

 

躲在一个小角落里,勇利摸出怀里的一张简图,那是维克托根据多年和匈奴打仗的经验绘制的图纸,把粮草仓可能出现的位置都标明在了纸上。

 

他看了一会儿,确定自己下一个目标后再次躲进了黑暗之中。

 

 

 

找错了三次帐篷之后,勇利顺利地找到了粮草仓,营帐里堆放了大量的粮食,勇利在里面看了一圈,找到了一张桌子,应该是后勤士兵工作用的,只是桌子上空空如也,一张纸都没看到。

 

没找到应该看到的东西,勇利有点不知所措,站在桌子前思考自己接下去该怎么做的时候,一阵火光隔着营帐晃过,照出了勇利的身影。黑色的影子鬼魅般突然出现在帐篷上,吓得巡逻的士兵全都停住脚步,下一秒他们急忙往冲进粮草仓里检查一番。

 

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勇利一个翻身紧紧贴在了营帐上空,看着下面来回查看的士兵,双手紧紧攀住营帐的主梁的勇利小心地缩着自己的身体,尽量把自己的身影完全给黑暗掩盖。

 

来回查看几次后,发现没什么大碍的士兵们才走出了粮草仓,但这只巡逻小队的队长临走之前留下了四个人在粮草仓附近查看一番。

 

在人都走出去好一会儿,勇利才敢轻声松了一口气。刚才他完全被这些冲进来的士兵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要暴露了。

 

见还有两人守在营帐外,勇利想了想正要下去,听见门口出了之前的四个士兵之外又有一个人的脚步声。

 

那人的脚步匆忙,急忙过来,小声地询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等确定没什么事情后,那人轻轻松了一口气,说:“我还以为是粮草的清单出了事呢。”

 

“您每日用心清点,怎么会弄错呢。”一个士兵笑着说了一句,见周围也没有任何异常,招呼自己的同伴后就离开了。

 

那人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掀开门帘走进来看了看,一片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清,轻叹一声后正要离开,身后隐约有风声响起,他的嘴巴不一会儿就被人捂住,而之后他就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勇利看了看手中握着的手帕,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不得不感慨美奈子老师给的迷药真的很好用。

 

在那人身上搜找了一遍,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蹲在地上的勇利戳了戳地上那人,小声地问:“你们记着粮草储备的本子到哪里去了?”找不到那个本子,勇利也就不能清楚知道自己整个匈奴军营里的粮草储备状况。

 

思考了一会儿,勇利伸手把那人身上的衣服全给趴了,换上衣服后的勇利从怀里摸出一瓶药膏,把自己的脸摸黑后看了看在地上睡得十分香甜的人,纠结了一会儿后还是摸出一个迷药扔进那人的嘴里。

 

他可不希望自己跑出去后没多久这人就醒过来了。

 

匈奴人的衣服也不会太过繁琐,一点都不影响勇利的行动,他又找到了两个粮草仓,但还是没找到登记册子。

 

夜色渐浓,匈奴营帐里弥漫了一股昏昏欲睡的气息。周围的士兵营帐里都是一片静谧,只能听见巡逻士兵的脚步声在营帐间来回作响。

 

蹲在黑暗中的勇利纠结了一会儿,决定冒险一次。他趁着巡逻士兵换班时的松懈,小心翼翼地靠近中军营帐。

 

庞大的中军营帐在这片匈奴人霸占的草地上就如庞然大物般牢牢地匍匐在地,潜进营帐内的勇利闻到了营帐里浓重的酒味,为了以防万一,他摸出了光虹特意给他的迷香,用火折子点燃后才敢移动。

 

就披集跟他说的,巴图统领是个戒心很重的人,太靠近他的话很容易被发现的。

 

迷香的的白烟在营帐里飘动,不一会儿,勇利听见巴图的打呼声更重了几分,他松了口气,动作轻而缓地在营帐中寻找。他想了半天,觉得那个本子应该有很大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而让勇利高兴的事,他在巴图的桌子上找到了这个本子。整本偷走的话一下子就会让人起疑,而且有些内容是不必要的。拿到本子的勇利找了一个稍微亮堂点的角落,动作轻柔地翻开了本子。

 

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在勇利刻意的控制下几乎和巡逻士兵的脚步声混在一起,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巴图完全没有听见。

 

很快勇利就找到了他想要的情报,他认真地看着,把那一行行字全都记在自己的脑海里。在不能撕毁本子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这种方式把情报带回去。

 

幸好他的记忆力在东瀛组织的训练下还算不错,不然勇利可不敢冒险用这么不靠谱的方式带回情报。

 

把情报全都记住之后,勇利小心翼翼地走回到桌子前,按照把登记册子放回原位。

 

尤里给的任务勇利算是完成了一半,只要回去把这次情报带回去,就能顺利完成了。

 

稍稍放松的勇利正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出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声音:“塔娜……是你吗……”

 

这下把勇利吓出了一身冷汗,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是回去之后要投诉光虹他的迷香质量不合格,第二个念头是,他现在要怎么办。

 

床所在的位置发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站在桌子前的勇利僵硬地转回头,原先躺在床上打呼噜的人正撑起上身看着他。

 

现在,他应该怎么做才合适,在线等!急!

 

在勇利还没反应过来要怎么办的时候,坐起身的巴图揉了揉鼻子,声音中明显有还没睡醒的迷糊:“塔娜,我渴了……”

 

看样子这个统领还处于醉酒状态,睡迷糊认错人了,如果贸贸然地跑出去。勇利觉得这个脑子迷糊的男人应该会瞬间清醒。权衡利弊,勇利拿起地上的一个水囊,走过去时手指微动,往水囊里扔了一个小药丸。

 

巴图一把拿过水囊,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

 

勇利以为喝完加了点料的水的巴图这次应该会老实睡过去了,然而,这个匈奴人完全就不是按套路出牌的。

 

喝了一大口的巴图伸手拉了勇利一下,不由分说就吻上了勇利的唇,口中的液体就这么渡进了勇利的嘴里,强迫着勇利喝下去。

 

“这种喝酒方式你喜欢吗塔娜,”巴图一边问一边扯着勇利的衣服,说:“我好想……”

 

他扯衣服的动作做到一半,再次睡了过去。松了一口气的勇利赶紧从小袋子里找了一颗解药给自己吃下,把巴图安顿好后,他站起身的瞬间天地一瞬摇晃,下意识地晃晃了脑袋,晕眩感越来越浓重。

 

出乎勇利的预计,他刚刚递给巴图的水囊里装的居然是酒,而且还是烈酒。

 

这下可麻烦了。

 

咬了一下舌尖,疼痛刺激得勇利清醒过来,调匀呼吸,他一个闪身再次趁着换班的瞬间离开了中军营帐,往他第一个到的粮草仓溜去。被勇利扔在角落里的士兵还在睡着,勇利动作迅速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重新换到那人的身上。

 

要不是他之前为了以防不测换了这身匈奴人的衣服,刚才也不会被巴图认错了。要是一身夜行衣的自己站在那里,估计只要一眼巴图这种警惕的人就清醒过来了。

 

确定自己该做的事都做好之后,勇利松了一口气,酒意合着一股热气涌上了脑袋,迷蒙了一双棕色眼眸。现在的他还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在倒下去之前赶回去。

 

他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在自己的左臂上狠狠地刺了一刀,疼痛和鲜血的味道让勇利勉力维持一丝清,他呼出一口气,收起了匕首。

 

黑色鬼魅在浓云的庇佑下,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行走前进,回到他应该回去的地方。

——————————————————————————————

说明一下,粮草仓的位置是我自己瞎编的,后面出现的一些战术之类的东西也希望不要深究。在我看来,要是跟我说的这般打仗,估计早就输了……

纯属娱乐,不要太在意细节~

下一章就是你们期待的醉酒勇利了,和之前相比,会有一点不同吧。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