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之后的发展跟原稿会有很大的区别了,八月一到我就把之前的原稿全部删掉哦~

——————————————————————————————

第二十章  迷茫的心

 

对于二殿下来说,那真的是无眠的一晚上。

 

一大清早在批阅军务的尤里看见顶了两个黑眼圈来找他的银发男子,吓了一跳:“维克托你昨晚是欲求不满了?那小子没有满足你?”

 

起床气会没消散的维克托恶狠狠地盯着尤里,说:“我在你眼里是什么人啊!”

 

居然会用“欲求不满”这种词了,他回头要好好跟奥塔别克说说,让他注意不要让这个刚刚成年的孩子看太多奇怪的话本子。

 

听出了维克托话里的意思,尤里斜眼上下打量了维克托一遍说:“从我六岁看到你在看《金瓶梅》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尤里六岁的时候,维克托那年十六岁,刚好成年……而实际上,尤里还记得维克托和克里斯两个在当时收藏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本子,据说,有一些是两三年前就有的……

 

抬手扶额,维克托很想掀桌子砸死面前这个深知他各种黑历史的臭小孩。

 

但,即使内心想杀人灭口的想法很强烈,维克托还是克制住,撂下一句“你敢让勇利知道试试”之后,端起一副认真模样说:“勇利得到的情报让他在军事会议上报告吧。”

 

“好。”尤里知道维克托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勇利能顺利进入斥候营,点头同意了。

 

 

 

确定了会议时间之后,维克托走回到自己的营帐里,收拾妥当的勇利一听到维克托的脚步声整个人瞬间绷紧,如坐针毡。

 

一早醒来的他发现自己被维克托紧紧抱住,他的怀抱温暖且让人眷恋,沉迷片刻的勇利很快意识到不对,为什么自己一醒来就是在维克托的怀里!

 

被吓到的黑发青年一下就挣开了维克托的怀抱,坐在床上思考人生。

 

清梦被扰的维克托看到勇利脸上的惊慌失措,很快就猜到他是怎么了。抓了抓头发,维克托安静地等勇利的发问。

 

等了很久,回过神来的勇利侧头看了维克托一眼,说:“对不起,吵醒你了。”

 

“你不是应该问你为什么在这里之类的问题吗?”勇利的自责在维克托听来十分刺耳,令他的眼神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不满,虽然他暂时还没搞清楚自己在不满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勇利把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提出来:“我昨晚……没做奇怪的事吧?”

 

因为一口烈酒就醉了的他被维克托带回了他的营帐,可之后的事情他却完全想不起来。以前美奈子老师就交代过他,他是不能轻易喝酒的。

 

从美奈子老师那惊慌的表情,勇利大概是知道喝醉酒的自己会做奇怪的事吧。但是不知道会对维克托做出什么事,会不会让他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的失态。

 

“没有,昨晚勇利什么都没做,睡得很安稳。”维克托没打算把昨晚的事真的告诉勇利,昨晚抱着勇利入睡的时候他就决定好了。那样痛苦的记忆如果忘了,对勇利来说也是好事,没必要真的去揭开勇利心上的伤疤。

 

但有一天勇利自己想起来了,维克托也不打算瞒着他。他会告诉勇利全部的真相,让他定夺自己的去留。

 

听到这样的回答,勇利悄悄松了一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在意自己会不会在维克托面前失态这件事,但只要想到自己失态了,心里的紧张不安就如藤蔓般紧紧地纠缠自己,生怕维克托会因为这样而……不喜欢自己……

 

不喜欢?!勇利被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词吓了一跳,整个人呆愣住,连维克托起床洗漱都没注意到。

 

回忆他和维克托相处到现在的点点滴滴,勇利找不到他是什么时候对维克托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内心的自己在渴望得到维克托的喜欢吗?可他自己又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期待这种事情了。

 

如果自己是真的对维克托有了不该有的情绪,那他刚才能平静接受他和维克托睡了一觉甚至还有点小高兴这件事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勇利,勇利,”连着叫了几声都没让黑发青年回过神来,维克托轻叹一声,双手搭在勇利肩膀上使劲摇晃。

 

等到勇利迷茫的棕眸和维克托自己的湛蓝眼睛对上时,他说:“你先洗漱一下,我会找尤里说点事情。”

 

“啊、好。”

 

在维克托离开的这段时间,勇利都在思考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有了不该有的心思。但他找不到答案,反而得到了另外一个清晰的认识,他真的是喜欢上了维克托。

 

可是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会喜欢平平无奇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吗?

 

掀开门帘走进来的维克托看到勇利紧张焦虑的样子,担忧地问:“勇利你没事吧?”他不确定勇利到底是怎么了,是因为和他睡了一个晚上才这个样子吗?是觉得被自己触碰所以很害怕和自己呆在同一个空间?

 

感到自己受了伤害的维克托压下心头的忧伤,走上前笑着说:“我和尤里说好了,待会的军事会议上你就把昨晚知道的情报都说出来。”

 

“不用紧张,只要把你看到的说出来就好了。”他搭上勇利的肩膀,在勇利抬头的瞬间认真地望进这片如蜂蜜般甜美的棕眸里,却得到勇利惊慌地错开视线。

 

“我知道了。”勇利别开脸,小声地说。他不敢对上维克托的眼睛,只要对上一秒,他就能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心正在以一种疯狂的速度跳动。

 

可不理解勇利的小心思的二殿下心中的忧伤更加明媚了,勇利是真的不喜欢自己的触碰啊。

 

 

 

中军营帐里严肃的气氛让刚走进这里的勇利一下就消散了所有的烦恼,他按照披集之前教过的动作行礼,把自己记住的所有情报事无巨细地说出来。

 

之后勇利还拿出维克托给他的简图,在简图上把他那天探查到的粮草仓的位置,武器库的位置都在上面做了标记。

 

欧恩听完勇利的报告,忍不住感慨:“二殿下这次真是找到一个天生的斥候。”就算是欧恩自己亲自出马,也不一定能得到这么多的消息。

 

可眼前这个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黑发青年却做到了他自己也没有把握做到的事情,这让欧恩动了要好好培养勇利的想法。

 

“那欧恩你可愿意让他进你的斥候营?”维克托收回落在勇利身上欣赏的目光,笑眯眯地看向欧恩。

 

“当然愿意!”这声回答没有半点犹豫,能得到这样优秀的人才,欧恩自己都觉得是赚到了。

 

坐在主位上的尤里轻咳一声,说:“回归正题。”感受到在场所有的将领都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后,尤里继续说:“就勇利报告的情况来看,匈奴现有的粮草也只能让他们多坚持半个月左右,也就是说,这半个月内巴图定会想方设法地攻城。”

 

“但换言之,只要熬过这段时间,把匈奴击退就不是难事。”

 

带伤参加会议的披集突然出声,说:“末将认为,我们可以主动出击,没必要等到半个月后。”

 

“本王也是跟披集一样的想法。”维克托看了眼挂在尤里身后的行军图,说:“战争拖得越久,对百姓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有感触,也大都同意维克托和披集的建议,尤里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向勇利,问:“勇利,回答本将军的问题。”

 

“是。”勇利站直,一双眼睛没有犹疑地看向尤里。

 

“再次潜进匈奴大营的几率有多大?”

 

“如果是我自己的话,七成。”勇利想了想说:“如果是别人的话,难说。”

 

他能潜进匈奴大营,凭借的是和斥候营的斥候不同的潜伏方法,这是匈奴没有预料到的。江湖上的潜伏方法跟军队的方法还是有区别的。

 

“那本将军给你个任务,”尤里一瞬间就想好了一个策略,说:“把匈奴大军的水源找出来。”

 

这话一出,有不少将领就猜到了尤里的意图,刚正不阿的阿廖沙校尉站起来说:“将军这种方法太过卑鄙,是对我冰之国大军的侮辱。”

 

在水源里动手脚这种事情,传出去对冰之国大军的名声可不好听。阿廖沙校尉对尤里这么孩子气的想法完全不能认同。

 

虽说兵不厌诈,但这种卑鄙行径让他无法认同。

 

“想要尽快取得战争的胜利,除了提升我们自己的实力,同时也要想办法削弱对方的力量,”阿廖沙的话没能让尤里生气或者愤怒,他平静地和阿廖沙对视,说:“难道阿廖沙校尉是觉得本将军的话有错误?”

 

“这话是没错,但是,”阿廖沙说:“那样的方法实在是……”

 

“本王倒觉得没什么,”维克托的同意让本来还有不满的几名校尉全都安静下来,“只要结果是我们想要的,方法倒是无所谓。”

 

“可是殿下……”阿廖沙垂死挣扎,想要劝维克托改变心意。

 

和这些将领们混在一起久了,披集是能理解他们的心思,但他也认为尤里和维克托并没有错,他想了想说:“阿廖沙校尉,我倒是觉得你可以放心。”

 

“将军并没有说要投毒,也就是说,只是在水源里加点东西而已,”说着披集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说:“可以加点泻药嘛~”

 

“披集这个想法倒是不错,”维克托笑道:“既能削弱对方的实力,又不会伤害无辜的人,一举两得。”

 

“这就是本将军一开始的想法,”尤里看了阿廖沙一眼,冷声说:“从一开始本将军就没说要投毒。”

 

知道是自己想多的阿廖沙赶紧坐下,不敢再多说什么。

 

 

 

军事会议结束之后,勇利在维克托的示意下,跟着欧恩去了斥候营。

 

“那个,你是叫勇利对吧,”见勇利点头,欧恩抬手撩开门帘,边走边说:“勇利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

 

欧恩实在想不明白勇利看起来是会一点武功,可会武功就不一定能达到去一趟匈奴大营就能得到一堆有用的情报吧。

 

勇利想了想,说:“可能是训练方法不一样吧,在匈奴大营里我能隐匿行踪和气息。”说着勇利就把自己在东瀛组织学到的刺探情报的方法讲了出来。

 

江湖上刺探情报的方法让欧恩大开眼界,他联系上军营里的训练方法,各取其优势,在当天就把新的一套训练方法整理出来。

 

傻乎乎的勇利还不知道自己当时的一番话改变了冰之国大军的斥候训练方法,那天跟欧恩报告完之后,勇利就走出了斥候营的营帐,迷茫地抬头看着头顶蓝天。

 

他今后,要怎么面对维克托呢?


评论 ( 2 )
热度 ( 3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