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一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这个章节名是我暂定的……因为我想了半天起不了一个好名字,等我想到就改掉……

——————————————————————————————

第二十一章  不敢言说的心意

 

“我说啊,你能不能不要太拼命啊,”美奈子一边给勇利包扎,一边说:“这点小伤口要是认真养,早就好了。”

 

保持左臂的姿势,勇利看了美奈子一眼后说:“我不努力一点的话,很多任务都完成不了。”

 

欧恩改变了现在斥候营的训练方式,但现在能把这种新方法用好的人,目前斥候营里只有勇利能做的比较好。

 

而现在冰之国在这场战争中,最缺乏的就是情报。尤里之前也私下找过勇利,希望他能帮忙,拿到更多的情报回来。

 

美奈子在军营这些天和光虹讨论医术,也知道一些关于斥候营那边的消息,尤里现在急需斥候带回来的情报,而斥候里现在也就勇利能安全出入匈奴大营不被人抓到。

 

看到勇利找到了他想做的事,美奈子是有点开心,当个兵怎么说都比当个刺客好的多。而且这也是勇利自己想做的事情。

 

“你啊,”打上一个结,美奈子拿起剪刀剪掉多余的绷带,说:“在我看来任务什么的都没有你的命重要。”

 

“我知道的,我会活着回来的!”勇利站起身,想了想伸手轻轻抱住美奈子,说:“谢谢您。”

 

勇利很清楚,自己能有今天,都要多亏美奈子的功劳,没有她,自己也许早就死了。

 

这个突然而来的拥抱让美奈子一阵晃神,但她很快就释然,抬手抱住勇利,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说:“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当年美奈子一直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留在胜生家几天,那样的话也许就能救下胜生家的人,阻止这场悲剧。她收养勇利,主要是因为愧对交好的胜生夫妇,希望勇利能平安无事地成长,像个普通人一般快乐地过完这一生。

 

出乎美奈子意料的是勇利会为了她加入东瀛组织,这件事让美奈子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在知道维克托把东瀛组织变成历史的时候,她是发自内心地感谢维克托。

 

但感谢维克托不一定就是要把勇利送给他当王妃的,美奈子抬头看着勇利,提醒道:“你离维克托那个人远一点!”

 

“为什么这么说?”

 

“听我的就没错!”自己养的辛辛苦苦的可爱的男孩子,怎么能这么随便就给了那个看起来很花心的二殿下。

 

 

 

离开美奈子的营帐,勇利往斥候营新兵营帐走去。入编斥候营之后,他拒绝了维克托的邀请,搬到了新兵营帐。

 

每天都用比以前训练还要多的时间联系斥候的技巧,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技艺,用汗水和疲惫让自己不去想那份不该有的心思。

 

在每个冰之国的国民心中,维克托是边疆战神,他是能带来战争的胜利和平和的生活的神明,那样的人,自己怎么能喜欢上呢。

 

勇利走到自己的床铺前,倒在有点汗味的被子上,这几天他都没有看到维克托,听其他营的士兵们说,维克托最近都在和尤里讨论接下来该怎么做,偶尔还亲自出城,和巴图在两军前对阵。

 

放任自己想维克托的时候,勇利会开始担心那个看起来十分强大的男人会不会受伤,和尤里彻夜讨论战术会不会太辛苦。

 

抑制在心里的感情不自觉地膨胀,似乎就快要爆炸一般。

 

“勇利。”谁在他隔壁的士兵叫了一声,说:“听说今天有粮草运过来了,要不要一块去看看?”

 

年轻的小兵还没见识过浩浩荡荡的押运大队,一时心动想要去看看热闹。

 

“好啊。”勇利坐起身,跟着小兵往人多的广场走过去。

 

 

 

“我这么辛苦地押运粮草,怎么就这么点阵仗来迎接我啊。”熟悉的声音响在人堆中,勇利踮起脚尖往人群里看过去,一头耀眼的金色卷发高傲地彰显自己的存在。

 

站在尤里面前的押运官,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嫌弃地说:“怎么说也多来点人嘛。”

 

“几位重要的将领都来了,克里斯你还在嫌弃什么。”尤里不悦的声音响起,他的个子没有克里斯高,但现在的他颇有将军威势,一句话就让还不太高兴的克里斯安静下来。

 

负责粮草储存和分配的士官赶紧安排人手把运送来的粮草放在有空缺的粮草仓中。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开,尤里转头,就看到人群中有点呆愣的勇利。

 

“勇利,你在那里做什么?”一边问,尤里走向了勇利。他从来都不觉得这个人是会喜欢凑热闹的人。

 

克里斯一看见勇利,开心地上前,上下打量了勇利一遍后说:“看样子勇利最近过得不错啊,脸都长了点肉呢~”

 

“克里斯公子,好久不见。”勇利笑着和克里斯打招呼,背着身后的手悄悄地掐了一下后腰,在最不会长肉的后腰上轻松地掐出一块肉。

 

完了,真的长胖了……意识到自己的易胖体质在作祟的勇利下定决心多锻炼,太胖的话,可会影响到逃跑的速度,这对斥候来说可是要不得的。

 

“原来你们认识啊,”伤养的差不多刚和一位武官切磋完的披集靠近这边,抬起手一抹额头上的汗,开心地说:“大家都认识的话那很好啊,今晚一块喝一杯吧!”

 

“不不不,我不喝酒!”一听到“喝一杯”这种词,勇利条件反射地说出拒绝的话。

 

小刺客慌张的样子让克里斯产生了捉弄的恶趣味,他笑道:“看勇利这么紧张的样子,难道是喝醉酒之后会发生有趣的事情?”

 

“克里斯,你的坏点子不要用在勇利的身上。”人群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的主人走过来,用如腊月冰锥般的眼神刺了克里斯一眼。

 

这样的眼神对克里斯来说可是不痛不痒,他笑眯眯地搭上维克托的肩膀,说:“刚才就没看见你,是等着压轴出场吗?”

 

“才不是这样的,”一旁的披集替维克托解释道:“今早和匈奴的前锋切磋的时候,殿下被伤到了。”

 

一听这话,克里斯睁大了一双眼睛,震惊道:“受伤了?真是难得一见!伤在哪里?”他从小到大,就没怎么看到维克托受过伤。

 

那个前锋能伤到维克托,那也很厉害啊。

 

不怎么高兴的维克托一个眼神飞过去,还想说话的披集顿时就哑火,安静地在一旁擦汗。跟在维克托身后的光虹看到了克里斯好奇的目光,猜到了克里斯想知道什么。

 

但又想起来自己答应了舅舅不能说,只要无奈地耸了一下肩膀。

 

看了一圈都没有跟自己说维克托到底哪里受伤,克里斯沮丧地说:“好啊,你们这几个人是要联合起来排挤我是吗?这么有趣的事情也不和我分享!”

 

“克里斯你的任务可不是来这里八卦的,”多年好友,维克托自然知道克里斯其实是想看自己的笑话。他冷声提醒了一句:“这里是军营,在没结束战争之前酒是不能出现在军营之中的。”

 

这是军营的规矩,不会因为克里斯的到来而有任何的改变。

 

克里斯也知道在军营里不能胡闹,他耸耸肩,看向披集说:“那,我们去你的营帐里喝茶?”

 

“可以啊,”披集看向光虹,问道:“光虹要一起吗?”

 

“正好没事,可以。”光虹走到披集身边,跟在他身后的雷奥自然地要加入了这场茶会话。

 

对上克里斯邀请的眼神,尤里摇头,说:“我还有事情要处理。”自从当上大将军,尤里发现自己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除了处理军务,空闲的时间都用在研究兵书阵法上。

 

尤里的拒绝一点也没扫了克里斯的兴,他也知道尤里其实挺辛苦的,尤其是在他来到之后听说了维克托一直在当甩手掌柜之后,尤里身上的担子只会更加重。

 

当然,克里斯也知道维克托这么做的用意,普利塞提家族若要重振辉煌,尤里必然是要走上这条路的。

 

“我也不去。”维克托摇头,说:“我想回去休息。”说完他转身离开,脚步略微有点踉跄。

 

看着维克托离开的背影,勇利心头的担忧如丝线般紧紧缠绕在心脏上,没等披集说出邀请,他赶忙说了一句“我有事”后追上了维克托的脚步。

 

魅惑力十足的碧绿眼睛里映上了离开的身影,克里斯摸摸下巴,问一旁的披集:“这是……有情况?”

 

“想知道啊,那就走吧。”披集脸上的笑容像只得意的小狐狸,伸手拉着克里斯和光虹往他的营帐过去。

 

 

 

“二殿下。”勇利加快速度,不一会儿就追上了维克托。他伸手搭在维克托的胳膊上,小声地说:“我送你回去。”

 

“看我这个样子觉得我伤的很重?”维克托也不拒绝勇利的好意,直接一把揽过勇利的肩膀,把身体一半的重量压在了勇利的身上。

 

勇利伸展手臂揽住维克托的腰,走在通往维克托营帐的路上沉默不语。直到掀开门帘走了几步后,安静的黑发青年轻声地问:“你……伤的重吗?”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维克托坐在椅子上,仰头笑道。勇利的关心让维克托的心情好了不少,脸上的笑容比外面的太阳还要灿烂。

 

“能告诉我伤在哪里吗?是左脚吗?”担忧的目光在维克托身上来来回回地扫过,最后落在维克托的左脚上。

 

这话一出,维克托脸上的灿烂笑意消散了几分,反而有点尴尬。但勇利担忧的目光就像一把钝刀,一点点地在维克托的心上来回摩擦,不带血却有点疼。

 

让勇利担心的话就不好了。维克托咳嗦了一声,说:“如果是说跟那个前锋的切磋受的伤的话,”维克托指了指右臂,说:“他砍了我一刀,但是不深,就见了一点血。”

 

听见这话,勇利眼中的担忧转变成了疑惑,他看了看维克托指的右臂又看了看明显脚步不稳的左脚,想问的话在喉间来回滚过。维克托看出了勇利的疑惑,尴尬地说:“左脚……是我下马的时候不小心被马镫勾到了脚,扭伤了……”

 

他的爱马换了一副新的马镫,但可能是准备的人的疏忽,那副马镫不太适合维克托,导致维克托下马的时候脚被勾住,受了一点小伤。

 

害怕勇利担心,维克托加上一句:“光虹说了过几天就好了,没有伤到筋骨的。”

 

“没事……就好。”勇利悄悄地松口气,刚才听到披集说他受伤的时候,勇利的心就一直在维克托的身上。虽然维克托站得笔直,看上去一点异常都没有,可勇利只是一眼就看出了他左脚似乎有点问题。

 

等到他转身走的时候,勇利更加肯定维克托是伤在了左脚。

 

放下心后勇利才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在维克托面前自己的关心和担忧似乎有点超出了正常朋友的范畴了。他低头看坐在椅子上的维克托,仰头注视他的银发男人的眼中满是笑意,那双带笑的眼睛让勇利心里一慌,难道自己的小心思被看出来了?

 

“原来勇利这么关心我啊~”维克托咧开嘴,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般开心地笑道:“勇利是不是喜欢我啊~”

 

听起来像是玩笑话的话让勇利的脸上浮起红云,他干巴巴地撇下一句“才不是”后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了营帐。

 

说出这句话的维克托轻叹一声,他刚才其实是用了认真的语气说出这句话的,得到勇利这样的回答,说不伤心一定是假的。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的银发男人觉得,自己的追夫之路还是有点漫长的。

——————————————————————————————

看完之后一定有人会吐槽的……勇利已经动心思了但是维克托迟钝地没察觉……我自己也觉得我写的是什么鬼!

战争篇在我的预定里大概还有三四章左右就能结束了。这次可比上次短了很多哦~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