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二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昨天的二十一我改了章节名,不敢言说的心意。

今天嘛,你们自己看~我自己倒是写的挺欢乐了~

——————————————————————————————

第二十二章  感谢克里斯~

 

“各位觉得如何?”说完自己的作战计划后,尤里扫视了下面的各位将领们,问道。

 

之前见那么多位士官对下泻药这件事有抵触,尤里也和维克托商量用别的方式,昨天克里斯偶然听见了他们的讨论,直接给出了自己的意见——烧粮草。

 

“军营走水这种事也不是没有遇到过,要是对方营帐走水了,我么就趁着这个时机杀过去,不就好了。”看了面前两个被他的计谋震惊的人,克里斯不解地问:“说书的不是说过火烧赤壁之类的故事吗?你们都认真听故事的吗?”

 

但为了不刺激到军营里像阿廖沙校尉这样的老顽固,尤里把烧粮草这件事没有说出来,只是跟各位将领们讨论夜袭的可能性。

 

“夜袭倒是一个不错的法子,”阿廖沙校尉赞同,说:“夜袭如果成功,也许就能把匈奴再打退五十米。”

 

旁听的克里斯安静地观察军营里的每一个人,从还在休养期的奥塔别克和披集的口中,克里斯听说了尤里到了军营里的遭遇。

 

老一辈的将领到如今还是不太愿意听他的话,更多的人选择听维克托的话。但即使愿意听维克托的话,这些人中还是有一部分是保守派。

 

“虽然有二殿下坐镇,可老一辈的那些人还是有些看不起尤里。”披集叹息一声,说:“我倒是觉得他已经做得足够好了。”

 

“看样子军营这一片,尤里想要完全掌握,就要有自己的心腹。”克里斯思考了一会儿,说:“回去之后我要跟陛下进言武举一事了。”

 

“那你可要好好努力了!”披集笑道:“我可是巴不得那些老家伙能早点退休呢。”

 

真正见识了老将领们的作战方式之后,克里斯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回去后一定要大力宣传武举。

 

“既然没有其他意见,那就先这么定了。”尤里拍板,“各位回去做些准备,这两天的天色很适合夜袭。”

 

“属下明白。”

 

等到那些将领们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之后,维克托看了一眼副将披集说:“披集去帮我把勇利叫来。”

 

“是。”

 

训练结束的勇利在披集的引领下走进营帐,看到主位上的尤里和在他两侧的懒洋洋的维克托和克里斯。

 

“勇利训练辛苦了~”维克托端了一杯水走到勇利面前,笑道:“给,温度正好哦。”

 

“喂喂!请尊重一下其他人。”克里斯一句话让勇利差点呛到,他看向克里斯,而懒散的金发男人完全没有察觉到勇利的尴尬,说:“这里的人基本都单着呢。”

 

“克里斯公子你说笑了。”勇利急忙撇清关系,脸上不自觉地扶起粉红色。

 

在勇撇清关系的时候维克托的脸色明显有点不好看,离维克托最近的勇利却没有注意到,反而是看热闹的克里斯注意到了维克托情绪上的变化。

 

他看了看勇利慌张紧张的样子,又看了看维克托那明显的不高兴,睿智的碧绿眼眸微微睁大,好一会儿才恢复成平常的样子。

 

我的天啊,这两个蠢蛋!克里斯在心里大声地喊了一声,这两个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吗?都看不出对方都是有意思的吗!

 

尤其是维克托,平时看上去那么精明聪慧的一个人,居然连身边的人的小心思都没看出来,他这些年是不是当和尚当到忘了恋爱的感觉了啊!为好友的智商捉急的克里斯不着痕迹地翻了一个白眼,把刚刚提上议程的宣传武举一事往后挪了挪。

 

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帮维克托解决终身大事,这是克里斯身为冰之国最好的媒人的最高觉悟,他要为了好友未来的幸福而奋斗。

 

懵懂的尤里看见了克里斯的白眼却没体会到其中的意思,他抬起头,招呼勇利到他身边,指着铺开在桌上的地图说:“勇利你说这里,”他修长的手指点在地图上的几个点,说:“这里是粮草仓,你能潜进去放把火然后跑出来吗?”

 

“放火?”勇利放下手中的水杯,摩挲下巴想了想可能性,说:“考虑火蔓延的速度,我最多能点两个。”

 

“那就这两个,”尤里的手指在地图上一圈,说:“你今晚能试着进去点火吗?”

 

“尤里,这会不会操之过急了?”一旁的维克托出声打断了尤里的话,他前两天还找过美奈子问过勇利的伤的情况,虽说能正常地用左臂,但伤口还是没有完全长好。

 

他一点都不希望勇利出去冒险。

 

“兵贵神速,”尤里抬头看向维克托,反驳道。

 

克里斯撑着下巴,说:“考虑你们这个一次性的方法,”他侧头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说:“我觉得还是在准备充分之后再出手比较好。”

 

“没有一次决胜的把握,就不要冒这个险。”打战的事情克里斯没有真的实践过,可他好歹还是一代状元,书看的足够多,一些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

 

这次披集却站在了尤里这边,说:“我倒觉得,还不如突击的效果更好。”

 

“只要抓住了勇利创造出来的机会,我就有一次决胜的把握。”尤里的目光坚定不移,这个想法他昨晚在沙盘上推演了十几次,把最好和最坏的情况都考虑妥当后才在今天提了出来。

 

维克托也知道披集和尤里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他的目光滑过勇利的左臂,那天晚上看到的三个溢出鲜血的伤口仿佛还在眼前,他犹豫了一下,说:“那……那就定在明晚怎么样?”

 

“今晚的话我还是觉得操之过急了,明晚的话大家都准备得差不多,算是全军最好的状态,”维克托思考片刻后说:“在最好的状态才能一举得胜。”

 

认真地想了想维克托的话,尤里退了一步,说:“那就明晚。”他转头看向勇利,说:“明晚就按照刚才说的,把这两个粮草仓给点了。”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记下尤里说的粮草仓,勇利点头应道。

 

 

 

敲定了其他细节之后,勇利先离开了营帐回到斥候营,提前做好准备。维克托起身离开的时候,克里斯追上他的脚步,一把揽住维克托的肩膀,脸上的笑容贼兮兮的:“维克托,我问你件事。”

 

“收起你这份恶心的嘴脸,”对克里斯的表情了如指掌的维克托只要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又在想要八卦什么了。

 

维克托的嫌弃克里斯从小经历到大,已经产生了强大的免疫系统,他边走边说:“你对勇利的是真的有哪种心思?”

 

“对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我要他当我的王妃嘛。”维克托看了克里斯一眼,他记得之前是说过这句话的。

 

“那勇利……对你有没有?”

 

“我觉得是没有,”维克托轻叹一声,说:“昨天他来关心我,之后我问他了他一句是不是喜欢我,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就跑了。”银发男人嘟起嘴,不开心地说:“落荒而逃啊,是把我当洪水猛兽了吧。”

 

“你蠢啊!”听到这里克里斯确定了,他忍不住骂了一句,说:“那是人家不好意思啊!笨死你算了!”

 

“什么不好意思?”一脸懵逼的维克托转头看气急败坏的金发男人。恨铁不成钢的克里斯不顾形象地抬手打了维克托一下,说:“你看了那么多年话本子真的是白看了!那是少年怀春不敢言说啊!”

 

“勇利应该腼腆型的男孩,你问他是不是喜欢你,他当然不敢说喜欢啊!”冰之国第一恋爱导师克里斯揪着维克托到角落里教训道:“你说你要追人结果连人家已经对你有意思了你还看不出来,你这个白熊瞎子!”

 

被教训到不知道要怎么反驳的维克托突然发觉昨天的异常,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般,把勇利昨天突然的关心和今天的立马撇清关系联系起来后,他看到了他的追夫之路变成了一条康庄大道,直接通向了幸福美好的未来。

 

“勇利那是少年心作祟?”这个好消息维克托还是有点不敢确定,克里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说:“旁观者清,我都能看出来那是少年心思了。”

 

希望的曙光在维克托湛蓝的额眼睛中闪闪发光,他转身就往斥候营的方向而去,直接把大功臣克里斯忘了。

 

不过克里斯也不在意,摇摇头往披集的营帐走的时候喃喃自语道:“要是这样还不能把人追到手,我回去后一定大肆宣传维克托的追人经历。”他要让所有对维克托有憧憬的女孩子们知道维克托到底是有多蠢,而真正睿智的,才是他克里斯啊~

 

 

 

“勇利!”维克托兴冲冲地跑到斥候营,发现没找到人,欧恩一看到是维克托在找勇利,立马就说勇利刚走出不久。

 

他又追到了美奈子的营帐,但被美奈子告知勇利已经回到他住的新兵营。跑得满头大汗的维克托在新兵营里找到了正在擦拭匕首的勇利,二话不说就把人拖到了自己的营帐。

 

“二殿下你这是做什么?”莫名其妙被维克托拐到他的地盘,勇利一头雾水,搞不懂这位王子大人又想做点什么。

 

对上勇利疑惑的棕眸,热血上头的维克托这才冷静下来,一句话在喉间滚了滚,最后说:“勇利你记得你喝醉那天做了什么吗?”

 

提到那天喝醉的事,勇利有些不好意思,说:“抱歉,我不记得了。”

 

说着他歉然道:“是不是我那晚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如果我做了冒犯殿下的事情,我愿意赔礼道歉的。”

 

“不不不,不是这个,”维克托懊恼自己怎么用了这么蹩脚的开场白,他想了想,说:“我、我刚才是想问,你那天怎么喝醉了?”这话一出,维克托恨不得抬手给自己一个耳光,憋了半天就没问到重点。

 

他想问勇利是不是喜欢他的,为什么一出口都是这些奇怪的问题啊!

 

听到这个问题,勇利脸上的不好意思全都变成了尴尬,他巴结道:“这、这个……我、我我……”

 

勇利这个样子反而让维克托好奇起来,他双手搭在勇利的肩膀上,把自己想到的可能说出来:“你是不是偷喝匈奴的酒了?”

 

“才不是!”勇利瞪了维克托一眼,扁着嘴说:“我才不想喝酒呢。”小孩子般的情态落在维克托的眼里,把他刚刚平复的心情又搅起一阵龙卷风。

 

得到克里斯的点明之后,维克托觉得,他现怎么看勇利都是那么可爱,刚才扁嘴的表情,是在撒娇吧!太可爱了!

 

没察觉到今天的维克托的奇怪之处的勇利想了想,说:“那天我为了查到情报,就偷偷去了中军营帐。然后……被喝醉的巴图不小心……强吻了……”

 

勇利的声音越来越小,但维克托的听力很好,还是听到了最后三个字。

 

一个响雷突然劈下,维克托那些荡漾的小心思都在雷声中湮灭成灰烬,“强吻?!”

 

“恩是,被喂了一口酒,所以才醉了。”勇利低头,这种囧事让他说出来,简直就跟公开处刑没什么区别了。

 

低头的勇利没能看到维克托眼中的湛蓝海水中刮起的狂风暴雨,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小声地问:“殿下我可以先回去了吗?”

 

“哦哦好。”维克托放开了搭在勇利肩上的手,在勇利离开后他走到架子前拿起自己的银枪,找出一块磨刀石,坐在地上专注地磨着自己的银枪。

 

明天晚上,他要让巴图知道冒犯了他未来王妃的后果是怎样的!

——————————————————————————————

我的预计是两章结束战争篇,但要是爆字数的话就可能到三章吧。

希望你们喜欢哦~

小小的剧透一下,战争篇结束的时候,又要再次感谢克里斯了~

评论
热度 ( 3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