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三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战争场面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考验……这是我尽力之后的结果,有点短小请见谅!

——————————————————————————————

第二十三章  反击开始!

 

浓重的黑云笼罩在雁洛关上空,酉时一过整片天空就被黑色侵蚀。

 

“到了亥时(晚上九点)要是还不能得手,就立马回来,记住了吗?”城楼侧门旁,维克托按在勇利的肩上一再嘱咐道。

 

这次的事情尤里不太想让老一辈的将领们知道,所以只有维克托一个人来送行。

 

勇利点头,说:“我记得的。”

 

玄色身影从侧门的缝隙中悄然滑出,不一会儿就和周遭的景色混合在一起,找不到之前他行走的轨迹。

 

被尤里赶过来找维克托的披集远远地看见维克托站在城楼上遥望远方,他悄声上前,站了一会儿忍不住说:“殿下,尤里将军找您。”

 

“好。”维克托留恋地看了一眼远方的匈奴营帐,转身就跟着披集离开的城楼。

 

 

 

有前几次的经验,这次勇利也算是熟门熟路地靠近了匈奴营帐。他躲在草丛中间观察了一会儿,找到上风口的位置,蹲在地上把事先准备的迷香插在地上,一根根点燃。

 

知道尤里和维克托的作战计划之后,勇利也认真想了想。按照以前的经验,想要灭掉一群人,就先想办法迷晕他们,之后想做什么都能轻松不少。

 

在出发之前,他拜托美奈子制作了大量药效特别猛的迷香。他想到的方法,就是利用流动的微风,把迷香散布在整个匈奴营帐的上空。但勇利自己心里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放倒人,但只要有一点可能,他都想要尝试一下。

 

他希望能帮维克托分担一些压力,让这场战更容易打。

 

上风口的位置放置了十几根迷香后,勇利悄声地潜进军营,避开坐在火堆前高声谈笑的匈奴人,在士兵营帐、会议营帐等等人多的地方也点上一两个迷香,藏在营帐的角落里。

 

做好这些,他如一抹影子般贴地前行,无声无息地靠近炊事营帐。

 

想在短时间内把粮草仓点燃,必然需要煤油。但为了追求速度,轻装的勇利不可能提着两桶煤油跑到匈奴营帐。

 

在潜进匈奴大营之前,勇利就制定好了一条线路,点迷香,偷些油,之后才是把粮草仓给点了。

 

炊事营帐里恰好没人,煮饭的匈奴人们都去吃饭了。

 

一抹黑影在门帘中间穿过,在炊事营帐找到油之后,勇利从角落里悄悄地溜出来,几个纵跃到了粮草仓的外围。

 

小心翼翼地把油倒在地上和营帐上,丝丝微风吹过,勇利把移动几步,把手中的油全都倒在一个位置。这里正对着风,只要有点火,趁着风势,必然能烧成燎原之火。

 

再次偷油之后,天色比起刚来时更加暗。勇利躲着巡逻的士兵,在离他下手的粮草仓附近的另外一个营帐旁边轻声地把油倒在营帐上和附近的地上。

 

万事俱备,只欠一点火了。

 

站在被黑暗占据的角落里,勇利思考了片刻,再次贴地前行,摸到了匈奴士兵们平常打水的地方。

 

这刚好是一口井。为了方便打水,井口旁放了一两个带有长绳的木桶。

 

水源附近的巡逻士兵刚走开一段距离,勇利悄悄地靠近,掏出匕首,干净利落地把绳子隔断,还在木桶上开了个口子。

 

匕首戳穿木板发出的声响让警惕的士兵察觉到不对,一队小兵往这边靠近,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可当他们靠近时,只看到在井口旁边的木桶倒在地上,绳子被人恶意地割断。这样的异常让带兵的队长隐约觉得不对劲,可他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

 

“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小兵上前几步,看了看地上的狼藉,满头疑惑。

 

队长摸了摸下巴,说:“也许是有人潜进来了,今晚都认真点提高警惕!”

 

“是。”

 

整齐的脚步声渐渐远离,躲在井中的人慢慢地松了一口气,他刚才来不及跑,只好翻身躲进井里。

 

这个选择并不明确,可为了不被人发现,他也不得不这么做。

 

耳朵贴在井壁上听了片刻,确定四周无人后,勇利一点点地往上爬,脖子往上一伸,棕色的眼眸滴溜溜地转了一圈。

 

在确定人都离开之后,勇利这下才真的松口气,赶紧爬出井,飞奔到粮草仓附近。

 

一到夜里,雁洛关便会起风,温度也慢慢降下来。

 

勇利看了看地上的油残留的痕迹,他掏出火折子,动作迅速地把燃烧的火折子扔在了地上,烫人的红色沿着煤油的轨迹一点点蔓延,在晚风的帮助下,火势渐渐大起来,妖娆的火焰一点点地爬上被煤油浸染地营帐上,只是几个呼吸,勇利眼前就是一小片火的海洋。

 

点完火之后,勇利立马往自己记住的路线跑,躲在附近的草丛间欣赏火焰的表演。

 

偷的油不是很多,勇利也不知道这场火能不能如愿烧得特别大。为了以防万一,他钻进了草丛中,偷偷地观察。

 

要是有人来救火,他可能不得不出手把人抹杀了。

 

幸运的是,等到火烧了半个粮草仓时,匈奴人才发现这场火,赶过来救火的人很多,到井边打水的人也有不少,只是能打起来的水实在少得可怜。

 

这场火如一开始期望地那般烧得越来越旺,两个粮草仓都燃烧起来,烈火吞噬搭建牢固的营帐,响起的噼里啪啦的声响,漫天的红色,从勇利的耳中、眼中侵入,在脑海中盘旋,把遗忘的一场大火悄然唤醒。

 

混杂在火焰爆裂开的声响中,有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还有人抽噎着念着自己的名字:“勇利、勇利……别这样……”

 

是谁的声音,美奈子老师?还是谁?

 

不要这样?那是不要怎样呢?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脑海中恍惚浮现了一个画面,跪在地上的孩子被一个年轻的女人抱在怀里,嚎啕的声音就是孩子发出来的。双眼通红的孩子看上去,怎么那么眼熟?

 

作为旁观者的勇利眼睛里只有那个孩子,他听见了孩子的声音:“是我的错!都是我!”

 

“爹!娘!”

 

许久未曾听见的称呼在孩子的口中而出,带上了浓烈的悲伤和痛苦。勇利看了看地上的孩子,熟悉的眉眼,熟悉的眼眸,这个孩子,是幼年的自己。

 

那……火场中的,是自己的双亲?!

 

混乱的记忆在脑海中乱窜,蹲在草丛中的勇利双手死死地抓住头发,用仅剩的理智控制自己不要痛嚎出声。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开了,跟那些混乱的记忆碎片一起,炸成更加破碎的碎片。

 

 

 

在城墙上装模作样巡逻的维克托的目光时不时地落在匈奴大营上,他和勇利约定的亥时也在安静中到来。

 

他没有在眼前的黑暗中看到熟悉的身影,但他却看到了匈奴营帐中的一片火光。

 

得手了!

 

“来人!通知尤里将军!匈奴大营内部走水,请求夜袭!”维克托口中的话如连珠炮般发出,听见他的话的小兵一路小跑,通知了正在中军营帐内紧张不安的尤里。

 

“传令下去,前锋营立刻出击!”

 

陪尤里等消息的奥塔别克立马起身帮尤里披上战甲,在尤里离开的时候,眼角余光瞥到奥塔别克正在穿上他的铠甲。

 

“奥塔,你的伤还没完全好,就……”尤里撩开门帘的手放下,转身阻止了奥塔别克的动作。

 

奥塔别克摇摇头,把绑好的绳结藏在衣服下面,说:“我不放心。”

 

“你去我也不放心。”尤里不假思索地说:“我会担心你的。”除了担心,尤里更多的是害怕,他很怕奥塔别克跟上次那般,差点死在战场上。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奥塔别克斩钉截铁地说:“但是我不跟着你,我不放心。”如果他不跟着,要是尤里受伤怎么办。

 

“将军!”披集来不及通报,一撩门帘大喊道:“前锋营出发了!”

 

喊完话的披集看了看营帐里正对峙的两人,沉睡的八卦因子刚要苏醒,就被尤里一声:“我们走!”给重新按回被窝中。

 

披集歪头想了想,看样子回来之后他要去克里斯聊聊天了。

 

奥塔别克紧跟在尤里身后,即使尤里铁青了一张脸,他也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火光起,战鼓鸣,冰之国的反击,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如雷霆一般轰然而至。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