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四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今天更新之后,明天就没有了哦~抱歉了,要让各位小可爱等了!

——————————————————————————————

第二十四章  夜袭

 

在看到火光后,维克托以最快的速度调集了前锋营,没有等尤里到场就下令开城门。

 

火光照亮了通往匈奴大营的路,可这条路上却没有勇利的身影。没看见勇利,维克托心中的担忧层层累积,他提枪冲锋,朝着火光的方向冲去。

 

跟在维克托身后的士兵们一看到一马当先的主将,全身的热血似乎就匈奴大营里莫名而出的火点燃了一般,个个驭马飞奔,马蹄声如天边而来的雷霆般,须臾之间就到了匈奴大营前方十米处。

 

措手不及的守门士兵刚要转身去通知身后的大军,还没说话就被一箭穿喉。

 

维克托再次拿起一支箭,搭在大弓上,破空声起,另一个准备敲锣的士兵手刚抬起,一切生机就被一箭夺走。

 

“杀!!!”

 

一冲进匈奴大营,冰之国的士兵们个个兴奋异常,手中枪纷纷挥舞起来,将措手不及的匈奴人纷纷砍杀。

 

在最前面的维克托手中银枪就是死神的镰刀,长枪一划,一片无人区。迫切的心情使得维克托今日收割生命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但他的面前还是有很多士兵奋不顾身地向前冲。

 

以雷霆之势冲入匈奴大营的冰之国军队固然让人心头一惊,但骁勇善战的匈奴人也并不畏惧。反应过来的巴图指挥身边的将领,而患上铠甲的他手持两把弯刀,直接就冲向了维克托。

 

他知道,只要把先锋维克托干掉,他们这边必能士气大增,也许今晚就能反扑冰之国大军,一口气拿下雁洛关。

 

等到尤里和披集赶到的时候,一眼就看见战场中打得最激烈的两人。

 

没有士兵敢靠近维克托和巴图身边,仿佛一靠近,就会被吸入死亡的深渊。

 

“披集你接替维克托统帅前锋营,”维克托这个样子已经管不了前锋营的士兵们的情况了,他此刻的眼里只有巴图一个人。尤里扫视了整个战场,冷静地说:“奥塔,你去把勇利找回来。”

 

“那你呢?”奥塔别克把要靠近尤里的士兵们一一斩杀,离开前问了一句。

 

“我去帮为维克托。”金色战甲的人彷如杀神降临,把所有挡在他潜进道路上的人送进坟墓。普通士兵不敢靠近的死亡深渊,尤里可不会怕。

 

在奥塔别克高烧的那个晚上,尤里的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他一定要手刃巴图,替奥塔别克报仇。

 

就算是维克托,也不能抢夺他的猎物。

 

 

 

脑袋中混乱的记忆带来的疼痛让在草丛中藏身的人忍不住瑟瑟发抖,勇利惶恐地睁大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土地。

 

那场大火,父母的离世,一切都跟美奈子老师说的完全一样。什么是真实,什么是假象,勇利完全分不清,只觉得有火在烧灼他的喉咙,让他连哭喊的能力都没有。

 

是他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吗?美奈子老师一直都在骗他吗?

 

不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响,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意识被隆隆的战鼓声唤回。草丛中的黑发青年抬起头,茫然四顾,好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理智,弄清楚眼前的景象是怎么出现的。

 

尤里和维克托想出来的计谋,在他帮忙下实现了,冰之国和匈奴的战争在今晚爆发。

 

匈奴士兵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粮草仓的大火,在营帐上熊熊燃烧的火焰被人放纵,越烧越旺,烧红了半边天。

 

维克托过来了……勇利从草丛中站起身,恍惚地朝最吵闹的地方走去。

 

他想要找维克托,想要找美奈子老师,他想要回去,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是他的噩梦,还是真实存在。

 

有一两个士兵看见了从草丛中走向匈奴大营的勇利,杀红眼的匈奴人手举弯刀冲向了神情恍惚的黑发青年。

 

多年训练练就的条件反射在这个时候救了勇利,身体在感觉到危机时自动地开始闪避,肢体没有得到反击的命令,只能做出最简单的闪避动作。

 

避开从头上落下的弯刀,火光经过刀面的反射落进勇利的眼里,刺激得勇利抽出腰间短匕,以破竹之势冲向对手,迅雷般一击毙命。

 

他要到维克托面前,请他带自己回到雁洛关,弄清楚真相。

 

谁都不能阻挡他寻找真相的脚步。

 

忍着伤痛一路拼杀的奥塔别克在起火点附近找到了浑身浴血的黑发青年,在人群中不停地扬起手中匕首夺取性命的人此刻双眼涣散,奥塔别克从马上飞身而出,两个纵跃到勇利身边,替他挡下一波攻击后喊了一声:“勇利!”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勇利迷茫地看了奥塔别克一眼,呢喃了一句:“维克托?”

 

但发觉面前的人不是维克托之后,勇利转身继续拼杀,他要找维克托,他现在只想找那个银发男人。

 

奥塔别克挡开一刀,手中剑反手就结束了一条性命。他看了一眼勇利,呼吸之间便做好决断。

 

他手起剑落,不一会儿就把周围围着的士兵斩杀殆尽。咬牙忍住胸口的疼痛,他跑到正要离开这里往战场中心走去的勇利身后,左手合并,手刀猛地砸在勇利的颈侧。

 

抱住昏迷的勇利,奥塔别克摇晃着站稳身子,他仰起头吹了一声口哨,在远离战场的马一听见呼唤立刻赶过来。

 

翻身上马的黑发男子带着另外一名黑发青年,他遥望战场中心,强忍自己想要回去的冲动,驭马往雁洛关的方向而去。

 

 

 

勇利的迷香作战还是有点效果的,一些闻到迷香的士兵手无缚鸡之际,只能被人宰割。而还有作战能力的匈奴士兵努力地保护身边的同伴,奋勇杀敌。

 

在维克托和尤里的合力攻击下,就算是在匈奴人中最能以一敌十的巴图要招架不住,满身伤口地咬牙坚持抵挡尤里的攻击。

 

“尤里,”维克托坐在马背上,冷声道:“别杀他。”

 

“杀了太可惜了。”尤里口中的一句“你居然会觉得可惜”在对上维克托冰冷的视线时被迫咽回口中。

 

尤里认识维克托这么多年,都没见到这么让人胆寒的维克托。

 

定定神,尤里看了看支持不住倒在地上的巴图,问道:“那你要怎么做?”

 

“请他回去喝喝茶。”维克托冷声一笑,示意尤里把人绑回去。

 

环顾周围一圈,维克托朝不远处的披集喊道:“披集,收兵。”

 

维克托的命令让披集有点困惑,按照现在大好的形势,接下来正是一鼓作气杀得对方片甲不留的好机会,虽然困惑,但跟了维克托那么久,披集知道维克托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他招呼了前锋营的士兵们,伤兵先撤,他和其他还有余力的士兵们断后。

 

和维克托并肩骑行的尤里向后看了一眼被捆成一团倒在一辆板车上的巴图,转头看向维克托,问道:“你把他带回去干嘛?”

 

“当人质啊,”维克托回答得云淡风轻,说:“这位可是匈奴统领啊,为了救他,也许匈奴会答应我们很多条件呢。”

 

“讲和?这可不是你的作风。”尤里撇撇嘴,不太相信维克托的话。

 

维克托望着在夜色中耸立的雁洛关,悠悠开口:“尤里,你知道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匈奴就会来边境骚扰吗?”

 

“因为野心。”尤里的回答干脆利落,但这个答案在维克托看来却是错误的,“野心是一回事,但更多的,是匈奴人一到冬天就没有吃的。”

 

“匈奴是游牧民族,他们是靠草原生存下来,但是到了冬天,草原上什么也没有,他们想要生存,就需要去掠夺。”多年在边关作战,维克托也做了一番调查,对匈奴每次出兵的时间、频率做了整理后,发现这其中的规律。

 

尤里疑惑地看着维克托,说:“那又怎样?”

 

“战争是最劳民伤财的,而且这两年的收成也不是很好,作为将军,考虑的从来都不是胜利,而是守护这个国家和百姓。”银发男人轻轻呼出一口气,说:“百姓并不希望看见战争,所以比起战争,身为将军更是要考虑怎么避免战争。”

 

“我也不是要和巴图单纯讲和,”维克托瞥了板车上伤痕累累的男人一眼,他知道这个人早就因为身上的伤而昏迷过去,此刻他和尤里的谈话并不会被巴图听到,他继续说:“匈奴的善战你也看到了,如果他们愿意称臣,那匈奴就会成为雁洛关外最强大的守卫。”

 

尤里震惊不已,他没想到维克托既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好一会儿他才想到一个问题,问道:“那为什么之前就不和巴图讲和?”

 

“他不愿意。”维克托想了想以前和巴图谈判的经历,说:“他可比水牛还倔,说了很多次都没有用。”

 

“那这次就有用了?”以前这方法就不管用,尤里不认为现在能管用。

 

银发男人露出狐狸般的算计笑容,说:“你明天等着看吧。”

 

看着维克托胜券在握的样子,尤里也不会不识趣地泼冷水,可他心里对讲和这个事情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但,从小到大,只要维克托想要做到的事情,他总能做到。虽然嘴上说维克托的坏话,但尤里还是相信,维克托能和巴图讲和,给百姓带来真正的和平和安定。

 

“啊,”尤里突然想到勇利第一天刺探情报回来时醉醺醺的样子,又想起今天维克托那不要命的凶狠模样,电光火石间了然道:“你其实是想公报私仇吧!”

 

这次轮到维克托疑惑不解了,他歪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勇利之前喝醉回来,是不是跟巴图有关?”尤里这话说的言之凿凿,他敢打包票,巴图一定是在哪个晚上做了什么。

 

跟在维克托身后的披集闻到了八卦的味道,闭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在耳朵上。他听见维克托笑眯眯地说:“这个嘛,无可奉告。”

 

有点冷的声音落入耳中,让披集有种害怕的感觉,他睁开眼看到维克托脸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心里更加确定了,刚才二殿下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真正的目的是公报私仇吧。

 

这个男人,生气起来真的是超可怕啊。可是现在披集只想快马加鞭回到雁洛关,跟克里斯分享这个最新的八卦。

 

一怒冲冠为蓝颜!他们的二殿下开窍了!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