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五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昨天说好的更新哦~

狠狠地虐了巴图一把,有点心软所以没写的很长……

——————————————————————————————

第二十五章  为巴图点蜡

 

灰蒙蒙的天边有一丝亮光泄漏,微弱的光芒倔强地刺破黑夜,充当慢慢爬上山头的太阳的前锋,披荆斩棘,让太阳能轻松地把黑暗驱赶。

 

一身疼痛疯狂地叫嚣,逼得刚进入睡眠不久的匈奴汉子再次醒过来,睁开迷茫的眼睛打量周围环境。

 

铠甲碰撞的声音从空气中和地面中同时传导到巴图的耳中,一前一后的声音吵得他脑袋疼,他侧过头,混杂在铠甲碰撞声中的脚步声恰好停止,一双黑色的战靴就停留在他鼻尖前。

 

巴图费力地移动自己的视线,沿着战靴和铠甲一点点爬升,最后定格在微笑看他的银发男人的脸上。

 

“早啊巴图,”维克托心情极好地俯视他,笑眯眯地说:“用这么粗鲁的方式请你来做客实在抱歉了。”

 

“哼,维克托你用不着在我面前惺惺作态。”巴图移开目光,躺着地上慢慢适应身上的疼痛。

 

站着的银发男人缓缓蹲下来,脸上的笑容没有改变,但说话的声音突然下降了一个八度,“我有点好东西想要给你看看。”

 

 

 

高高的城墙上俯视下去,疲惫不堪的匈奴人们围聚在城下,叫喊着归还他们的首领。

 

负手而立的少年将军沉默地看城下的吵闹,失去了主帅的大军只会自行崩溃,对下面的匈奴人们他提不起多少讨伐的兴致。

 

战争只会带来生灵涂炭,他虽然不是匈奴人,但也不想这些无辜的人卷入战争这台收割机中,失去自己的生命和生活。

 

“维克托还没来吗?”站在尤里身后的奥塔别克转头再次看向大军所在的方向,说:“他带着巴图过来了。”

 

片刻后,人高马大的匈奴人被维克托掼倒在地,剧烈的撞击碰到了他身上的伤口,让巴图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维克托冷漠了表情,一手掐住巴图的脖子,直接把人按在女墙的石头上。

 

“看看下面,这副景象不错吧。”冷笑声吓得离维克托不远的尤里退后了一步,在他身后的奥塔别克抬手搭在他肩上,大手上传递的温暖让他心头渐渐安定。

 

平静下来的尤里抬眼朝维克托看去,这个银发男人身上迸发出的气场简直让人胆寒。

 

自从他昨晚看到勇利迷茫惶恐的双眼后维克托就变了,尤里不清楚勇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从维克托的身上他知道,这个平常温文尔雅脸上带笑的男人这次是生气了。

 

看到城墙下正试图救他的子民,巴图眉头微蹙,却没有说什么。他跟维克托打交道这么多年,对维克托的每一句话都十分警惕。

 

“巴图,你看看下面的人,”维克托一手按住巴图的脖子,让他能更清楚地看到城墙下的人,一边说:“他们就像一群无头苍蝇一样嗡嗡地吵死了,对不?”

 

“你说我现在应不应该打死这些吵死我的苍蝇呢?”边对巴图说话,维克托回头看了一眼披集,知道维克托计划的披集让准备好的弓箭手全都上城墙,在维克托的手一挥动的瞬间搭弓射箭。

 

漫天箭雨没有预兆地落在匈奴大军的头顶上,没有准备的士兵们被这些锋锐的利器夺去了生命。

 

看到不少子民倒下去,巴图的眼睛微红,咬牙道:“维克托你想要做什么!”

 

“我?”维克托慢条斯理地指挥弓箭手准备下一轮射击,说:“你选择投降的话,我倒是可以放过下面的人哦。”

 

“做梦!”巴图恶狠狠地道:“匈奴只有战死的英雄,没有投降的胆小鬼!”

 

“很好,”听见这个答案,维克托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手一挥,又是一场箭雨磅礴而下。

 

这次匈奴大军有了准备,死伤比起第一次少了很多。

 

在箭雨结束后不久,城墙下的匈奴人们大喊着,奋起朝着城门的方向过来。

 

“巴图,你自己也是一个将领,应该知道现在你手下的大军要是对上我国的军队,会是什么结果吧。”这次没有维克托的示意,弓箭手纷纷搭弓射箭,阻挡下匈奴人的脚步。

 

维克托冷眼俯视拼杀的匈奴人,继续说:“反正你也不打算投降,那就看看这场血的盛宴,如何?”

 

得到命令的阿廖沙带兵出城,从昨晚夜袭成功之后,冰之国的大军就陷入了亢奋状态,

 

城门一开,热血燃烧的士兵们大声地喊出“杀!!!”,举起手中的刀剑朝疲惫不堪却还在想要救出自己的首领的匈奴人。

 

黝黑的土地上再次血色蔓延,无数士兵在刀光剑影中成为了孤寂的英灵。

 

“我国的军队还不错吧,是不是挺神勇?”维克托的语气里带上了几分炫耀,这骄傲得意的语气让巴图的眼睛彻底红了,顾不上身上的伤痛,奋力挣扎。

 

按在他脖子上的手如有千斤之力般牢牢地把巴图按在城墙上,这次维克托没让巴图看城墙上的厮杀,他一手按在巴图的头上,把他的脑袋狠狠地抵在粗粝的石头上。

 

他寒声道:“下面的盛宴,可是你造成的啊巴图。”

 

“你的子民因为救你而死,你现在的心情是怎样的?”嘴角边的冷笑让周围看到的人都心生寒意,维克托却彷如不知般说道:“可以跟我分享吗?”

 

“维克托你这个混蛋!”骂了这么一句还不够,巴图又用了匈奴语噼里啪啦地骂了维克托一通。

 

维克托丝毫都没有被巴图的各种言语激怒,他看了看下面,转头对披集说:“告诉阿廖沙,不要留一个活口。”

 

说完他转头对巴图说:“至于你,我会让人治好你,好好活着,看我怎么灭掉你整个匈奴部落,怎么把你的子民变成我国的奴隶。”

 

“维克托——”巴图愤怒地大吼,挣脱开维克托按在他头上的手的他看到城墙下的惨状,心头怒火化成一口鲜血喷出,在空中绽开一朵小小的血花。

 

缓了一口气,巴图轻声说:“我投降……匈奴投降……”

 

“晚了!”维克托轻轻摇头,说:“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

 

原本如寒冰般的人脸上扬起一个开心的笑,看见的巴图心底一沉,说:“成为冰之国的附属国,永远归属我国。”

 

“答应了,我就下令停止下面的盛宴。”

 

城墙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巴图知道,自己这次是栽在了维克托的手中了。

 

他微微抬头,眺望看不见的远方家乡,眼前浮现起妻子塔娜正在温和地教导自己的儿子的画面。

 

斗大的眼泪从巴图半闭合的眼睛中慢慢滚出,睁开眼睛的同时他有气无力地说:“我…答应你……”

 

“大声地告诉你的子民吧,”维克托提起巴图,在他耳边说:“告诉他们你刚刚做了什么决定。”

 

犹豫了一会儿,巴图不敢看城墙下努力厮杀的他的族人,闭着眼大声地喊道:“匈奴一族,投降——”话音落,他再次喷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城墙下的匈奴士兵们全都愣住了,手中的武器再也握不住,纷纷掉落到地上。

 

坐在马上指挥的阿廖沙示意手下的士兵停下动作,往城墙方向后退。

 

 

 

公元246年秋,匈奴忽起暴动,国难危急,前普利塞提将军之独子尤里·普利塞提毛遂自荐,披甲挂帅,成为冰之国史上最年轻的将军。

 

战事持续一月余,最终以匈奴投降臣服而结束。

 

——以上出自《冰之国民间版历史书》


评论 ( 4 )
热度 ( 2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