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七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这章有点长,分上下。

——————————————————————————————

第二十七章  庆功宴(上)

 

夕阳渐渐西沉,夜色如墨般慢慢浸染整片天空。营地中间搭建的木头堆在欢呼声中被点燃,热烈的篝火的微风中跳出一曲热情的舞蹈。

 

围绕在篝火边的士兵们载歌载舞,有人哼唱起家乡的调子,嘻嘻哈哈地在火堆旁玩闹。

 

离篝火不远的桌子旁,克里斯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壶,笑眯眯地看向奥塔别克:“今天这么高兴,小冰山你就赏脸喝一杯?”

 

奥塔别克佯装听不见克里斯的话,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冷掉的茶水。

 

誓要达到私人目的的克里斯想了想,凑到奥塔别克面前,说:“喝茶多没意思啊,小冰山我们来喝酒吧~”

 

见奥塔别克还要决绝,克里斯加上一句:“还是说你认为和我喝酒是一件掉价的事?”

 

偷偷观察着克里斯的光虹立马转头,克里斯又拿这副模样来要挟人了。

 

从小到大,克里斯那双迷人的碧绿色的桃花眼里只要蕴满泪水,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的要求基本都能被答案。

 

女孩子是舍不得,男孩子单纯只是因为辣眼睛,不满足克里斯的要求他可以不要脸地黏在人身上,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掉下来。

 

维克托和尤里不止一次地说过这个样子的克里斯真的很恶心,但只要面对这样的克里斯他们也会老实地缴械投降,毕竟他们也受不了克里斯那双装满委屈和泪水的桃花眼。

 

就算被克里斯开玩笑说“冰山”,成熟稳重的奥塔别克也不能抵挡克里斯这样的眼神攻击,犹豫了一下就接过了克里斯手中早已倒满酒的杯子,眼一闭就喝了下去。

 

“好,真汉子!”克里斯笑眯眯地往杯子里添上酒,桃花眼里带上三分笑意,“你不会拒绝我的吧,奥塔别克。”

 

“可怜的奥塔别克。”雷奥小声说道。

 

他看克里斯就这样半威胁地让奥塔别克喝下了三壶酒,不忍心地移开目光,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今天下午克里斯就拉光虹商量过了灌醉奥塔别克这件事,光虹阻止不了克里斯,他这个护卫更加做不到。

 

奥塔别克,神明会保佑你的。雷奥心里如是想。

 

而在桌子的另一边,心情不是很好的勇利拿着茶杯慢慢地喝,披集在一旁看了一会儿,伸手抢过勇利的茶杯,说:“茶水凉了,我给你换一杯。”

 

“啊,好的,谢谢你披集。”勇利接过披集拿过来的杯子,杯壁上还能感受到温暖,他望着篝火旁跳舞的士兵,没有多想就一口喝完。

 

辛辣的味道和酒的香味一下就让勇利发觉不对,他看了眼空空的杯子,转头对披集说:“披集,这是酒啊!”

 

而且还是高浓度的烈酒,一杯下去,勇利都觉得整个世界开始旋转了。

 

“啊?我拿错了吗?”披集拿过杯子闻了闻,又拿开手中的水壶的盖子闻了闻,察觉到自己弄错后立马显露出一副“对不起我搞错了我不是故意的”的表情泪眼汪汪地看着勇利。

 

“嗝…没事……”有点晕的勇利打了个酒嗝,趴在桌上缓过酒劲的同时还不忘安慰披集说:“不、不是披集的错。”

 

披集拿起另外一个水壶,倒了一杯给勇利说:“这个是茶,喝了能醒酒。”

 

但是一口喝完的勇利觉得,那应该还是酒啊。

 

“不不不,勇利,”这次披集看了看水壶里的液体后认真地说:“我跟你保证这是茶,是你现在醉了才觉得是酒。”

 

“是吗?”晕乎乎的勇利傻傻地看着面前的杯子,看到澄澈的金色液体,也觉得应该是茶,又拿起来喝了一杯。

 

“对吧,是茶!”

 

“不,是酒!”

 

“是茶!”披集又倒了一杯放在勇利面前,喝完之后的勇利摇晃脑袋,说:“是酒!”

 

拿菊花酿说是茶的披集看到商量完条约内容的维克托和尤里走过来,立马转身给克里斯打了一个手势。

 

狼狈为奸的两人立马把手中的酒换成茶,装出一副聊天姿态。帮凶光虹和雷奥看了看身边的两位戏精,低头专注面前的烤肉。

 

酒劲上脑的奥塔别克突然站起身,踉跄着往战鼓的方向走去,刚靠近桌子的尤里看了看奥塔别克,又看向克里斯,问:“奥塔怎么了?”

 

克里斯还没回答,就见奥塔别克抽出战鼓边的鼓槌,“咚咚咚”地敲起了战鼓。

 

鼓槌每一次落下,都和心跳的节奏混合,渐渐激昂的鼓声和士兵们高声歌唱的战歌合上,让每个听到的人都禁不住地热血沸腾。

 

、熊熊燃烧的篝火在这场热闹中更加的明亮,火焰随着鼓点的变化而跳动,围在篝火旁的青年们的脸红彤彤的,兴奋地呼喊着。

 

“这是怎么回事?勇利,你知道吗?”维克托靠近勇利,但他很快察觉到现在的勇利身上的酒气。

 

“二殿下……”抬头看着面前的蓝眸,勇利认出了来人是谁,呼出的气息带上混有浅淡菊花香的酒气,维克托的眉间打了一个结,从菊花香他就知道是长乐城的天府居的菊花酿,而这种酒,绝对是克里斯带来的。

 

想到上次那个抱着他撒娇般喊他“维恰”的勇利,维克托当机立断要把勇利带回去。他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勇利喝醉会做出什么。

 

但,今天的勇利不是十岁的勇利。他仰头看着维克托,露出一个魅惑了维克托心神的浅笑,说:“我给你跳支舞好不好啊二殿下。”

 

他脚步虚浮地躲开了维克托的手,在高台上就着奥塔别克的鼓点,唱起了他以前听过的一首歌谣,腰肢随着鼓点的变化而舞动,在月光下化身诱惑人心的尤物。

 

“哇哦!”光虹看到这样的勇利,双眼睁得大大,会敲鼓的奥塔别克已经足够让他吃惊的了,而黑发小哥哥更让人意外。

 

克里斯满意地摸着下巴,脸上的笑容带上了玩味和一丝兴致盎然。

 

酒真是好东西啊,让冰山释放了自我,让腼腆小青年也会公开撩人了。

 

瞥了一眼脸上残留了惊讶的维克托和尤里,克里斯发自内心地觉得能想出灌酒这个主意的自己真是太厉害了。

 

从以前就很少看到奥塔别克喝酒,克里斯猜测小冰山是因为酒量不是特别好才对自己严格要求,尽量不喝酒。

 

为了灌醉这座冷静自持的小冰山,藏酒丰富的克里斯公子拿出了他珍藏的烈酒,还不惜出卖色相哄(wei)劝(xie)这个老实的男人喝酒。

 

至于勇利,没什么戒心的小迷糊披集一定能顺利地搞定的,而出乎克里斯意料之外的,醉酒的腼腆小迷糊带来的惊喜可是超级巨大啊。

 

一个喝醉了敲鼓,一个喝醉了跳舞,和谐而美好,千年难得一见的场面。

 

台下的男人在这一刻都被台上那个舞动的男人迷住了眼,有一两个胆大的甚至吹起了口哨。

 

听到勇利的歌声,奥塔别克的鼓点敲得更加密集了,“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鼓槌如雨点般落在了牛皮鼓面上,节奏激烈的鼓声把男人体内的热血冲动完全勾起,有知道勇利唱的歌谣的人开始大声地应和着,气氛被篝火点燃,欢呼声叫好声要把整个军营掀翻。

 

一旁看着的维克托完全被勇利吸引了目光,他本来要找克里斯算账的,但是现在他真的不想动。

 

微凉的月色下自在起舞的黑发青年就像一只迷人的黑蝴蝶,翩翩起舞,每一个动作都在勾引人的目光。

 

他不想让太多人看到这样的勇利,但现在他也不想阻止勇利。

 

太美了,他想起他在千金阁看到的那双棕色眼眸,盈盈水光,只是一眼便含了万种风情,让他沉沦在这双眼睛中再也出不来。

 

而现在,他再次沉醉在勇利的舞蹈中,如果可以,他愿意永醉不醒。

 

 

 

鼓点渐渐平息,停下动作的奥塔别克只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在他眼中旋转模糊,汗水沿着他的脖子缓缓下滑,他却连抬手擦掉的力气都没有。一身疲累的黑发男人脚下一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看到奥塔别克摔在地上,尤里三步作两步地跑过去,蹲在奥塔别克身边,紧张地轻轻拍奥塔别克的脸,小声询问:“奥塔?”

 

尤里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见奥塔别克醉成这个样子。看他迷糊的视线,尤里的眼中有担忧浮现。

 

躺在地上的男人在听见声音后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迷雾中看见了那双印在他脑海深处的祖母绿眼眸,那双关切的温暖的想要一辈子呵护的眼睛让此刻被烈酒冲击得没了冷静自持的奥塔别克丢掉了所有的包袱,“尤拉奇卡……”

 

他抬手抚上他偷偷藏在心里喜欢的少年的脸,低声地温柔地唤出心里的名字,吐出清醒的他绝对不会说出的话:“尤拉奇卡,我喜欢你……”

 

维持蹲的姿势的尤里犹如被人下了定身术般一动不动你,呆愣愣地注视奥塔别克昏睡的睡颜。

 

奥塔说他……喜欢我?他喜欢我?他喜欢我???!!!

 

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的少年脑海中一片空白,直到靠近这边的光虹出声:“尤里你怎么了?”

 

“啊我…”少年白净的脸上浮起可疑的粉红,他躲闪光虹探究的目光,伸手把奥塔别克扶起来,掩盖什么般地开口:“光虹你能让雷奥过来搭把手吗?”

 

“可以啊。”说着光虹转头喊雷奥过来。

 

两人一人一边地架起睡着的男人,往营帐的方向走去。光虹跟在他们身后,体贴地提前把门帘掀开。

 

把奥塔别克安置好后,光虹帮奥塔别克把脉,确定只是醉酒晕过去后跟尤里说:“没什么大碍,明天醒过来就好了。”

 

“谢谢。”

 

“小事而已,不用谢。”光虹摇头,拉起雷奥的手说:“那你今晚好好休息,我和雷奥先走了。”

 

“恩……”在光虹和雷奥走后不久,尤里一屁股坐在了床沿,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上,小声地呢喃:“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