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二十九章

前文链接:(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终于追上了我之前写的内容了……

战争篇就这么结束了,过渡章写的有点长哦~

——————————————————————————————

第二十九章  醒来之后不一样了

 

“唔……”奥塔别克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得厉害。一夜宿醉加上那样卖力地敲鼓演奏,他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彻底醒过来。

 

他躺在床上,适应了头疼的感觉后侧过头,看到坐在床沿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尤里。

 

“殿下你…怎么在这里?”奥塔别克的问话让还在神游的尤里回过神,他转头看向一脸疑惑的男人,突然俯下身,亮晶晶的祖母绿眼睛直接逼视面前的人,“奥塔,你记得昨晚你说过什么吗?”

 

“我……”奥塔别克忍着头疼想了想昨晚的事,他只记得自己在克里斯那楚楚可怜让人起一身鸡皮疙瘩的眼神下喝了一杯又一杯,之后……他是不是去敲战鼓了?再之后,他做了什么?

 

难得从奥塔别克那双平静如水的眼睛里看到困扰的情绪,尤里知道这个人是不记得昨晚的事了,也自然不记得在睡着前丢给他多大的一个惊吓。

 

但困扰了尤里一个晚上的问题,他不问出结果他就不是尤里·普利塞提。“你昨晚说你喜欢我,是什么意思?”

 

奥塔别克庆幸自己现在没有喝水,不然一定会呛到咳嗦的。

 

他坐起身,抬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喝酒果然误事啊,居然就那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阶级意识分明的黑发男人有一瞬间想要以下犯上,报复一下害他陷入这种境况的克里斯。

 

但这个念头要不要实施不是现在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面前的人。

 

从尤里的眼神里,奥塔别克知道这个人是很想知道一个答案的,得不到答案,他今天就别想出这个营帐。

 

可是……

 

思考了一会儿,奥塔别克缓缓开口:“殿下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喝醉酒的人说的话不能当真。”

 

“我也听说过另外一句话,”尤里分毫不让,说:“酒后吐真言,这话我从小听到大。”

 

按照酒后吐真言的理论,奥塔别克昨晚那句“我喜欢你”就是他的心里话,那…尤里想知道,到底是怎样的喜欢?是不是维克托对勇利的那种喜欢?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要逼问出这个答案。可他脸颊那渐渐上升的温度和不断加快的心跳都在告诉他,一定要得到一个答案。

 

他思考了一个晚上,对自己而言奥塔别克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沉默寡言的黑发男人是他的护卫,是最了解他的心思的人,是最会纵容他各种胡闹的安心的人。

 

是他认定的,会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

 

所以,在奥塔别克的眼里,尤里·普利塞提到底是怎样。

 

尤里的分毫不让让奥塔别克有一丝动摇,他的确很想告诉尤里那些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心意,可是,他只是一个护卫,他配不上高高在上的郡王,他也给不了尤里什么。

 

停留在尤里祖母绿的目光微微偏移,落在了尤里金色的刘海上。奥塔别克缓缓说:“殿下是我的主子,哪有下属不喜欢自己的主子的。”

 

“……你的意思是……”尤里直直地看进奥塔别克的眼睛,想从那双眼睛里看到一丝一毫的不平静。但他什么都没找到,那双眼睛平静地注视他,没有任何撒谎的迹象,“你说的喜欢,是因为我是你的主子?”

 

“是的。”平静而笃定的答案就如一块寒冰,冻住了尤里的心跳。

 

脸上还在上升的温度缓缓下降,尤里猛地站起身,俯视面前的人,说:“你好好休息。”

 

祖母绿的眼睛被金色的刘海掩盖,奥塔别克看不到尤里眼中的情绪,但从尤里离开的背影里,他知道自己似乎是伤了尤里的心。

 

在尤里离开不久,克里斯撩开门帘,和光虹雷奥走了进来。

 

“宿醉的感觉不好吧,”善良的大夫季光虹把准备好的醒酒汤放在床边的小桌子上,说:“你快点喝。”

 

奥塔别克看了眼白烟盘旋的药碗,拿起来眼睛也不眨地一口气喝下去。

 

看到白瓷的碗底,克里斯找了张椅子坐下来,认真地说:“我和光虹刚才都听见了。”

 

震惊的黑发男人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金发男人,那男人露出体贴的笑,说:“还好你喝完了醒酒汤,不然刚才就要浪费了。”

 

现在奥塔别克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早知道刚才不要喝的那么干脆,这样才能喷克里斯一脸。

 

完全没想到老实的奥塔别克也会动歪心思报复自己的克里斯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问:“小冰山,你对尤里是有那种想法的吧?”

 

对情爱之事还不是很了解的光虹转头问雷奥:“那种想法是什么想法?”

 

知道克里斯指的是什么的雷奥严肃地说:“少爷您听着就好了,不要问。”

 

被问的男人叹息一声,说:“就算有又怎么样,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克里斯不解,他一直认为,只有两人有感情,那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克里斯公子,你觉得殿下他真的懂吗?”奥塔别克不答反问。

 

克里斯对这个问题没有犹豫:“他还是个孩子。”尤里要是真的懂,就能知道刚才奥塔别克是在撒谎了。

 

“殿下什么都不懂,如果我真的说出来,只会给殿下增添烦恼。”一向沉默的人难得长篇大论了一回,“殿下也许会因为这份困扰而找不到他真正想要的人,得不到属于他的幸福,而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尤里有无限的可能,奥塔别克不能因为自己的自私,就把尤里以后的所有可能都扼杀。

 

听完奥塔别克的话,克里斯叹息一声,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但……”刻意停顿了一下,碧绿色的眼睛射出锐利的光芒,那能看清人心的可怕的洞察眼神让奥塔别克心头一紧,“其实是你自己也没有勇气说出来。”

 

“我配不上他。”奥塔别克脸上没有窘迫,他轻声说:“他适合更好的。”

 

在一旁的光虹听得一头雾水,但雷奥却多少能理解奥塔别克的心情。他侧过头悄悄地看了光虹一眼,等到他家少爷真的开窍,那真的有可能要等到家里后院的铁树开花了。

 

“你觉得这样是对尤里好,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克里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摆后说:“但你以后可别后悔。”

 

嘴上是这么说,克里斯脑海里连着闪过好几个念头。他这个冰之国最好的媒人要处理的事情可是有点多了。

 

准备离开去看看另外那两人的克里斯还没走到营帐大门,就看到门帘突然被一阵狂风掀起,银色的发丝在空气中飞舞,俊美的男人一脸焦急地问:“你们看到勇利了吗?”

 

 

 

“勇利,”美奈子瞥了一眼用筷子搅拌面前白粥的勇利,放下自己手中的碗问:“你还没给我一个解释呢?”

 

“什么解释?”完全提不起精神的黑发青年放弃了筷子,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

 

“三天前突然拎着我离开军营的解释。”注意到勇利在听到这句话后微红的脸颊,美奈子想了想,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庆功宴上跟二殿下他们闹不愉快了才跑人的?”

 

庆功宴那天,美奈子认为都是一群喝酒的大男人,为了她的闺誉着想,她那晚就在自己的营帐里呆着。

 

那天晚上庆功宴上发生了什么她是不知道的,她知道的,是隔天一早,勇利衣裳凌乱地冲进她的营帐,没有任何解释就带她离开了军营。

 

之后这几天,她看着长大的男孩就一直神思恍惚,吃饭都不怎么认真吃。

 

“回答我的问题。”美奈子觉得自己有必要了解一下勇利到底在纠结什么事。

 

知道自己躲不开这个问题,勇利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就是喝醉了……”

 

“然后呢?”勇利喝醉了很会闹事的,这点美奈子很清楚,胜生家的男人喝醉了都会闹事,勇利这是遗传了他爹的。

 

侧过头,勇利掀起眼皮看了美奈子一眼,说:“闹事了……”

 

“我问的是你闹了什么事?”

 

“就是……”这几天勇利一直在琢磨自己那天喝醉了干了什么,混乱的记忆里只有咚咚的鼓声,跟自己平常不一样的声音和维克托亮晶晶的深邃眼睛。

 

“我记不清了……”勇利实活实说,再憋着不说,他怕自己被美奈子“严刑逼问”(就是按摩啦~),“但是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在二殿下的营帐里。”

 

维克托的心思美奈子也是知道的,但她想知道的不是这个。

 

“你和他……”美奈子看了看周围,邻近的桌子还有食客在吃早饭,她想了想,双手握拳相对,两个拇指碰了碰,问:“这样了吗?”

 

美奈子的动作勇利没看懂,他疑惑不解,“什么意思?”

 

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美奈子站起身,走到勇利背后,伏在他耳边小声地问:“你和他是不是滚上床了?”

 

话音刚落,美奈子看到勇利的脸上的红色以一种可怕的速度蔓延,她了然地挑起眉,果然跟她猜的差不多。

 

自己一直小心翼翼保护的单纯的勇利就这么被人吃干抹净,美奈子的心情着实有些复杂,但这天迟早都会到来,她也没有太多矫情。

 

重新坐回位置上,美奈子继续问:“感觉怎么样?”作为一个八卦的单身女医生,她对勇利的闺房秘事可是相当有兴趣的。

 

脸上的红色因为美奈子这句话更加红了几分,勇利支吾半天,最后闭眼小声说:“我用锁骨术锁了二殿下一晚上……”

 

坐在桌边的漂亮女人瞪大了她的漂亮眼睛,在愣神片刻后突然趴在桌上笑出声:“哈哈哈哈勇利你怎么能那么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发展可真完全出乎意料,美奈子笑得完全直不起腰。

 

尴尬的黑发青年窘迫地把自己的脑袋缩在两臂之间,他就知道说出来会是这样的结果。

 

伏在桌上的勇利不敢看周围的一切,但在黑暗中,他的听力反而变得更好,在美奈子的笑声中,他听见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停止在客栈门口。

 

紧接着听见的熟悉的脚步声让勇利现在就想逃。

 

走进客栈的人可没打算放他走,“勇利~抱歉我来晚了,你生气了吗?”话音还没结束,那人就揽上了勇利的腰,拖长的声音萦绕在勇利耳畔,把他脸上刚退下去的红色重新勾起。

 

“二、二殿下……”勇利挣脱不开维克托的手臂,僵直了身子问:“你、你怎么在这?”

 

“光虹说他来给奥川小姐送药箱,我就跟过来了~”维克托紧了紧手臂,笑道:“勇利有没有想我呢?”

 

“维克托请你注意一下这里是公共场所,”一把折扇毫不客气地拍在了维克托的肩上,金发男人嫌弃地说:“你这样是要你的微服私访变成正大光明的巡游吗?”

 

在克里斯的提醒下,维克托松开手臂,撅起嘴不开心地说:“知道了,要低调。”

 

提着美奈子的药箱走进来的光虹歉然地说:“抱歉勇利,我收到师父的信,过来送药箱,但是舅舅硬要跟过来,所以……”

 

在他受到美奈子的飞鸽传书之后,立马把美奈子落在军营里的药箱送过来。

 

没想到在半路就被处理完和巴图的协议的维克托追上,而且一路上还一直用“我是你舅舅啊,我要保证你的安全”这样的理由跟了过来。

 

至于克里斯,他是在维克托追上光虹不久追上来的,雷奥好奇地问他理由,金发男人笑眯眯地看了一眼维克托,理直气壮地说:“殿下想要微服私访,我自然要跟在殿下身后保证他的安全。”

 

逃离开维克托躲在美奈子身边的勇利,看了看克里斯又看了看维克托,问:“军营不是还有很多事情吗?边疆不用守了吗?克里斯公子你不用回去复命吗?”

 

“不用啊,有尤里呢!”

 

“不用,下属去办就好了。”

 

维克托和克里斯回答得十分干脆,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就在勇利正要想点理由把这两个人赶回去的时候,客栈外响起了更急促的马蹄声,甚至能看到飞扬的尘土。

 

一阵白色的旋风刮进了客栈内,堪堪停在了维克托面前。

 

“哇尤里,你怎么跑出来了?”看到来人,维克托小小地吃惊了一下。

 

尤里白了维克托一眼,“那些事情我交给别人去做了。”

 

跟在尤里身后的披集在接收到维克托疑惑的眼神后解释说:“郡王殿下说您都走了他就不想待在军营了,把军务交给其他几位大人就……追过来了。”

 

“我不放心殿下,就跟过来了。”

 

看着面前的一群人,勇利头疼地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发展不怎么对啊!

——————————————————————————————

本来是打算写到奥尤那段就结束这章的,玻璃渣撒的很开心啊~但是字数有点少就把勇利这段加上来,结果太长了……

飞鸽传书这个,文章里我不知道该加在哪里的解释,美奈子之前是有两只鸽子的,用来和勇利传信用的。

评论 ( 2 )
热度 ( 47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