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二章

上文链接:第三十一章

很抱歉地说一句,今天一个不小心就爆字数了……

——————————————————————————————

第三十二章  绣球绣球快过来~

 

在披集的带领下,忙里偷闲的九个人集中在一座高大精致的绣楼之下。

 

“这是我昨天在镇上打听到的,”披集一手叉腰,得意地说:“今天伊里奇员外家的女儿要举行绣球选亲。”

 

尤里一听这话,立马说道:“这小姐该不会是丑的嫁不出去才用这法子吧。”

 

克里斯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尤里,笑道:“小尤拉你的形象再不努力维持的话,嫁不出去的可是你哦。”

 

“我要是嫁不出去,那你一定要找不到老婆。”在怼克里斯这方面,尤里从来都不知道“退缩”两字怎么写。

 

看到披集被打断的尴尬,勇利好心地开口道:“披集,你说的伊里奇员外家的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过人之处?”

 

披集给勇利感谢的一眼,赶紧说:“伊里奇员外共有四个女儿,个个都精通琴棋书画,是镇上大家闺秀的典范。其中小女儿长得最标致,求亲的人实在太多,其中还有两家本来就是对头。”

 

“对头?”听到这里,本来没多少兴趣的维克托觉得有点意思了。

 

“是的,一家是镇上西街的伊万诺维奇地主一家,另外的一家是东市的叶利钦富豪一家,两家是生意上的对手,而且也因为一些事情关系恶劣,在向伊里奇员外求亲一事上,两家一路攀比,这让伊里奇员外十分头疼,不知道到底该选谁。”披集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人群中明显的两拨人,说:“最后没法子了,伊里奇员外就说用绣球选,选到哪家就是哪家。”

 

听完披集的故事,勇利眉头微蹙,说:“可是,那位小姐的意见呢?”

 

“这我就打听不到了。”披集摇头,他一开始听完这个故事也跟勇利有一样的疑惑,传说中貌美如花的阿尼娅小姐是不是心中另有他人,可这个问题镇上的人都不是很清楚。

 

对这种事情还不是很懂的光虹看了看绣楼,问出了自己的疑惑:“这样说来,这事跟我们没关系啊,披集你带我们来干嘛?”

 

“看热闹啊!”披集回答得理直气壮,说:“你们在长乐城见过绣球选亲吗?见过吗?见过吗?”

 

这个理由十分充分以至于从小在长乐城长大的几人都无法反驳。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人群中突然爆发一阵欢呼。站在人群外围的几人跟着围观群众一块向上看去。高高的绣楼上,一位身着红裙的女子俯视楼下的人。

 

“真漂亮。”饶是克里斯这种见多了美女的花花公子,也不得不赞叹一声。

 

女子的眉眼如画,柳叶眉下的一双眼睛里似乎包容了万千星辰,美的不可方物。一身红裙勾勒出楚腰纤细,站在绣楼上就像从天而下的仙女一般。

 

在看到阿尼娅小姐出现后,人群中的两拨人蠢蠢欲动,维克托看了看周围,提醒一句:“小心不要被冲散了。”

 

勇利立马回头看向美奈子,伸手紧紧握住她的手,说:“美奈子老师不要松开我的手。”

 

想要和勇利牵手的维克托把手掩盖在宽大的衣袖下,不着痕迹地转移了目光。

 

伊里奇员外跟在阿尼娅之后出现在绣楼上,他轻咳一声,说:“各位乡亲父老,今日我家小女阿尼娅要绣球选亲,只要是没有结婚的单身男子,年纪在十八到二十五岁之间的,无论身份如何,只要能得到绣球,就是我伊里奇家的女婿。”

 

听到了伊里奇的话,人群中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伊里奇员外继续说:“若家中已有妻室,或年龄不合的人,请不要参与这次活动。即使拿到绣球,也当无效。”

 

“好,现在我们就开始。”伊里奇员外从一旁的托盘中拿起一个颜色斑斓的绣球,交到阿尼娅小姐的手中。

 

自觉自己不符合要求的尤里正要离开,人群在看到绣球后开始朝着绣楼前涌动,把尤里往人群中央送,奥塔别克赶紧挤进去,在伸手握住了尤里的手。

 

“小姐你没事吧?”奥塔别克下意识地尤里保护在怀里,紧张地问道。

 

顺势赖在奥塔别克怀里的尤里心安理得地享受奥塔别克的保护,笑道:“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脆弱的千金小姐了吧?我可是上过战场的。”

 

黑发男人却没有回答尤里这句话。如果可以,他希望尤里从来都没有上过战场,不需要这样坚强。

 

疯狂的人群把原本站在一起的九人都冲散了,尤里和奥塔别克在人群中央,而维克托、勇利和美奈子则在东边的人群中,光虹和雷奥在一块,虽然也是中间,但离尤里他们还有点距离。

 

至于克里斯和披集,他们站在西边,远远看着别冲散的几人,两人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了一抹狡黠的光芒。

 

站在绣楼上的阿尼娅拿着绣球,左看看右看看,她不想把手中的绣球给伊万诺维奇家的花花公子,也不想给叶利钦家那位头脑呆板的书呆子。

 

“阿尼娅。”听见父亲的催促,她轻叹一声,手中绣球朝着人群中间扔下去。

 

红色的绣球恰好落在了雷奥和光虹的头上,虽然光虹符合阿尼娅小姐的要求,但要是让长公主知道光虹居然在外面么经过她的同意就给她找了一个儿媳妇,估计长公主府要闹腾好几天。

 

这么一想,雷奥抬手用力把球一拨,看着球往披集的方向而去。

 

看到朝着自己飞过来的球,十分高兴的披集在克里斯的示意下,直接就把球打向了奥塔别克,嘴里还喊了一句:“奥塔别克,克里斯公子说他给你找个媳妇。”

 

本来觉得没自己什么事的尤里一听这话,顾不上自己现在的女子身份,一撩衣袖,跳起来就把砸向奥塔别克的绣球给打回去,嘴里还回了克里斯一句:“找不到媳妇的克里斯才需要这个绣球!”

 

飞向克里斯的绣球在空中被叶利钦的家仆截住,但在那位家仆身边的伊万诺维奇家的下人赶紧伸手捅了一下,绣球在人群中一阵翻滚传送,从西边滚到了东边,滚到了勇利附近。

 

美奈子在人群中看到了克里斯的眼神,见多了的老前辈一下就知道这小年轻在动什么歪心思。但年轻时的美奈子就是不怕事的,现在的她也依旧是不怕事的。

 

“勇利你去把绣球抢了吧,”美奈子认真严肃地说:“我看那个小姐也不错,给你当媳妇很适合呢。”

 

耳力超群的维克托在混杂的声音中准确地捕捉到美奈子的这句话,他立马条件反射地说了一句:“不行!”

 

说完他利用身高优势,手一抬拿起绣球往中间扔过去。

 

反应慢一拍的勇利看着维克托一点都不大家闺秀地扔绣球的样子,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每次看到维克托一份淑女姿态,勇利总觉得眼熟又陌生,眼熟是觉得这样的维克托似乎以前见过,可每看一次有感觉到陌生,这样的维克托很美,就像九天之上的仙女,可望而不可即。

 

可当仙女没有仙女包袱地在人群中把绣球扔出去的时候,他才觉得眼前的人是他认识的维克托。

 

银发女子用力一扔,绣球又在人群中不断滚动,再次靠近尤里这边。

 

披集看见那红色绣球往尤里那边靠近,笑着大喊:“奥塔别克快抢啊!多好的机会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披集你再乱说!”尤里抢到绣球,用全身力气往披集的头上投掷过去。这次的绣球带上了尤里强烈的意念,准确地砸中了披集,而红色的绣球反弹,落在了克里斯的手里。

 

暂时还不想成婚的花花公子想都没想,把绣球就往外面一扔。

 

奈何书生的力气不大,克里斯扔出去的绣球又在叶利钦家的家仆和伊万诺维奇家的下人手中争抢。

 

“哎呀!”在人群中别踩了一脚的光虹歪到了雷奥身上,尽职的护卫看了看周围的人群,紧紧搂住光虹,伸手把要落在光虹身上的绣球拨开,在人群中推挤,一番挣扎才离开了这片混乱。

 

“太可怕了。”头一次经历绣球选亲的小大夫被吓了一跳,跟雷奥挑了个能看到整场热闹的最好位置,旁观了一会儿说:“克里斯哥哥和披集是要把球给奥塔别克啊。”

 

“可是郡王殿下很生气。”雷奥看了在人群中完全没有淑女姿态反而是一身英气就要跟绣球打架般的金发将军一眼,总结道。

 

光虹看了一会儿,有点好奇那位阿尼娅小姐是什么心情,抬头看向绣楼。

 

围栏边的红衣女子一直看着人群中某个人,眉间染上了淡淡的忧愁。

 

“雷奥,”光虹扯了扯身边人的衣袖,说:“你说阿尼娅小姐在看谁?”

 

眼力很好的护卫闻言仔细观察阿尼娅小姐的眼神,又在人群中看了看,说:“少爷你看到勇利公子身边那位青年了吗?”

 

在勇利身边不远,有一位衣着朴素的青年正在伸手想要去抢靠近勇利身边的绣球,而这个时候,能明显地从阿尼娅眼中看到一丝兴奋和紧张。

 

就在绣球要掉到勇利手中的时候,维克托立马一抬手,绣球被打了出去。青年没能抢到绣球,而在绣楼上的女子的眼神黯淡了一下,又立马蹙眉继续看绣球的走向。

 

观察到这些小细节,光虹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雷奥,你说那个青年会不会是阿尼娅小姐的心上人?”

 

“少爷你是跟着尤里郡王看太多话本子了吧。”老实孩子觉得这么离奇的故事是不会出现在生活中的。

 

可惜的是,那时候雷奥不知道一句话,艺术来源于生活。他要是知道的话,就知道生活中多的是各种离奇事。

 

栗发少年却没有因为自家护卫的话而不开心,相反他觉得自己可能猜对了,朝人群中正在准备把球砸晕乱喊的披集头上的尤里喊了句:“尤拉,把绣球给勇利!”

 

维克托一听这话立马生气了,要不是不能暴露身份,他真想搬出舅舅身份狠狠地教训光虹一顿。

 

尤里虽然不知道光虹为什么突然让他把绣球勇利,但只要绣球不在奥塔别克身上就好。他果断决定,手腕一翻,绣球在手中一转方向,朝勇利飞了过去。

 

在听见光虹这话,勇利一脸懵逼,光虹这是怎么了?怎么在指挥尤里把绣球给他?他可不想和不认识的姑娘成亲啊。

 

莫名有了危机感的勇利开始想要反抗,可他抬起的手刚要往绣球拍去,身后伸出了一只手替他把绣球拨开,维克托笑眯眯地看了勇利一眼,笑道:“待会我会教训光虹的,你放心好了。”

 

“我是不会让其他人抢走你的。”偷偷看了一眼斗志燃烧的维克托,勇利不知所措,不就是一场绣球抢亲,怎么维克托会有这么强烈的斗志。

 

同样把绣球当成洪水猛兽的尤里再次截住绣球,不管不顾地朝勇利扔过去。

 

红色绣球就莫名其妙地被站在人群中的银发美人拍出去,不一会儿不是被西边的一位棕色皮肤的少年扔回到东边,就是被人群中间的黄色衣裙的少女投掷回到银发美人附近。

 

意识到自己一句话就把这场绣球选亲弄成现在这个诡异局面的小大夫十分不好意思,正要喊一句说明情况,却见那位青年突然跳起,把半空中的绣球截住,紧紧抱在怀里。

 

不需要再和绣球做斗争的维克托赶紧拉着勇利的手往后退,周围的人也下意识地退开。

 

伊万诺维奇家的下人在看到抢到绣球的人是个看起来普通的青年时,直接上手打算为主子抢到绣球。见青年不可放手,年轻力壮的男人挥出拳头,打算把这个不识抬举的青年打晕,旁边突然而至的一脚直接把这位下人踹翻在地。

 

勇利收脚,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人一眼,扶起青年后朝周围的人喊道:“有人抢到绣球了。”

 

伊里奇员外急忙从绣楼下来,在看到抢到绣球的人,他眉间一蹙,“格奥尔基?”

 

“是的老爷,”青年把手中的绣球拿到伊里奇员外面前,恭敬地道:“是在下。”

 

把衣裙整理好的维克托端出他刚才扔在一旁的淑女架子,微笑道:“既然有人抢到绣球了,那伊里奇员外可就要请一杯喜酒了。”

 

这个结果虽然意外,但伊里奇员外也觉得这样挺好,比起伊万诺维奇家的花花公子或者叶利钦家的书呆子,他们家管账的格奥尔基还是要好一点的。

 

在举行绣球选亲之前,伊里奇员外就知道小女儿阿尼娅有意中人,只是不知道格奥尔基是不是自家女儿的意中人。

 

他抬头看向绣楼上正在等待的小女儿,从那双美丽的眼睛中看到难以掩盖的喜悦时,他知道了女儿的答案。

 

既然这样,他就成全这对小情侣,“那我在此宣布,格奥尔基将会是我伊里奇家的……”

 

“慢着!”伊万诺维奇家的花花公子从人群中走出来,那一身花色长袍让远远看到的克里斯觉得特别辣眼睛。长得这么丑还穿花色长袍,真当自己是孔雀啊。

 

花花公子指着格奥尔基说:“这么低贱的人怎么配得上阿尼娅小姐!若论身份地位,只有本少才是阿尼娅小姐的良配。”

 

“这是绣球选亲的结果,请伊万诺维奇少爷尊重这个结果。”伊里奇员外声音带上了一丝怒意。

 

“本少不打算尊重这个结果,”花花公子斜视了伊里奇员外一样,说道:“谁抢到阿尼娅小姐的绣球谁就是您的女婿,那……”

 

他手一抬,身后的家仆蠢蠢欲动,打算从格奥尔基手中抢绣球。

 

一旁的叶利钦家的家仆赶紧把自家少爷推出来,书呆子看了花花公子一眼,缓缓说:“一言不合就抢人,果然是暴发户的手段。”

 

“你不过一个书呆子,榆木脑袋有什么好。”花花公子手一挥,下人蜂拥而上,叶利钦家的书呆子眉头一皱,正要让自家家仆也上去凑热闹的时候,一直不动的黑发青年突然出手,片刻后,一群下人全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哼哼。

 

从人群中走出来的尤里看到这一幕,兴奋地一拍手,笑道:“勇利干得不错。”

 

勇利腼腆一笑,退后几步。维克托知道勇利嘴笨不会说什么,他上前一步,笑眯眯地说:“输了就是输了,还这么做真是没有风度。”

 

“就是,男人就该大气一点,”尤里斜了伊万诺维奇一眼,不屑道:“你还不如那个书呆子呢。”

 

银发美人浅浅一笑,就如风中白荷般娴雅美好,撩的没谈过恋爱的书呆子脸色微红,而那黄裙少女的一个斜视,落在伊万诺维奇的眼里就是娇嗔,让他身体酥了大半。

 

遇见比阿尼娅小姐更漂亮的人,花花公子一下就忘了绣楼上的红裙女子,不要脸地靠近尤里,眼中带有让人恶心的笑意道:“这位小姐芳龄几何,我是……”

 

“滚!”一直不说话站在尤里身后的黑发男人冷冷地看向花花公子,黑眸中的杀意让这位公子哥下意识就一退,他看了看奥塔别克又看了看尤里,不敢再造次。

 

他从那双只有尤里一人身影的黑眸感觉到的杀意在提醒他,要是真的对那黄裙少女耍流氓,结果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而书呆子刚要上前跟维克托搭话,情场高手维克托立马伸手揽住勇利的胳膊,小鸟依人,对勇利说:“亲爱的你刚才太帅了~”

 

腼腆的黑发青年害羞得垂下头,小声地说:“维克托你别这样。”

 

“勇利不喜欢吗?可是我很喜欢呢~”维克托才不在意周围目光,光明正大地强行塞了吃瓜群众一嘴狗粮。

 

同样被塞了一嘴狗粮的克里斯走出来,这场闹剧也差不多该画上一个句号了,“恭喜伊里奇员外,快和这位青年商量结婚事宜吧。”

 

他上前把准备好的一枚银锭子拿出来,交到格奥尔基的手中,“这是我们几位的份子钱,喜酒怕是喝不上了,但这心意请收下。”

 

说完他看了尤里和维克托一眼,两人很识趣地跟在克里斯身后,一群人离开了绣楼。

——————————————————————————————

算是成全了格奥尔基和阿尼娅了,总觉得那个赛季主题为心碎的波波真的挺可怜的。

让他能和心爱的阿尼娅在一起了~

评论 ( 8 )
热度 ( 4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