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三章

上文链接:第三十二章

憋了这么久的过渡章……自己觉得还是很不好,但这是我现在写的最好的版本了……

——————————————————————————————

第三十三章  各自的心事

 

在见证了格奥尔基和阿尼娅的山盟海誓之后,维克托一行人告别了伊里奇员外一家,结束了在武阳镇的旅程,踏上通往长乐城的道路。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掀开车帘的尤里问骑在马上的克里斯。跟在队伍后面的奥塔别克看过去,只觉得和上一次看见有些不同。

 

上次尤里跟克里斯说话的时候,脸上虽保持了微笑,但他能看出尤里的不耐烦,可这次,尤里脸上的笑容可以说是发自内心的。

 

以奥塔别克对金发“少女”的了解,他能确定,尤里喜欢上这样的旅程。

 

克里斯看了看前面,回忆自己脑中的地图,说:“从这里的下一个城镇的距离有点远,我们接下来就要风餐露宿了~”

 

风餐露宿这种事情对光虹这些公子哥还是有些陌生的,但对勇利来说却是常见不过的事情。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山林,想了想说:“如果日落前赶不到下一个城镇,那我们就在那个山林露宿一晚。”

 

“这个主意不错。”把玩克里斯的折扇的维克托抬起头,赞同了这个主意。

 

光虹看了看周围,没有人任何人反对,他也不想扫兴,但还是问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晚饭,我们吃什么?”

 

“打猎。”尤里给出的答案简洁明了,但一旁的克里斯忍不住提醒一句,“你会做饭吗尤里郡王?”

 

沉默了片刻,几个男人的目光几乎是下意识地往车里唯一的真正女性美奈子看过去,美奈子摇摇头,说:“野菜什么的我会做,但是肉类我也不是很擅长。”

 

维克托补充一句:“奥川小姐的野菜汤做的挺不错的。”但是她做肉类的菜,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掌握不好火候,经常烧焦。

 

在美奈子的竹屋待过一段时间的二殿下想到那段天天吃野菜的时光,不禁唏嘘。

 

“我会。”勇利从怀里摸出一把小弹弓,一边把弄一边说。

 

他从小就在山里长大,猎个兔子或者鸟什么的不是难事。

 

挂在正中央的太阳慢慢地向西斜去,湛蓝的天空在时间的推移下渐渐染上别样的色彩,金黄、橘红、火红等等绚烂的颜色登台亮相,把天空染成最迷幻的舞台。

 

车轱辘在树枝上碾压而过,最终停在一棵高大的榕树下。

 

车上的人纷纷下车,尤里见左右没什么人,把碍事的衣裙外袍给脱下来,转身拿出刚才就准备好的弓箭,自信张扬地说:“今晚的晚饭,本王保证绝对丰盛。”

 

“尤里麻烦注意你的形象。”克里斯无奈地叹口气,想要阻止的手还没拉住尤里的衣袖,那人已灵活地转进树林中,不一会儿就看不到踪影。

 

奥塔别克刚要起身去追,勇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奥塔别克你去帮披集他们生火搭帐篷,尤里那边有我。”话音落,一身玄色的青年几个起落,也消失在了树林中。

 

落后一步的维克托不甘心地坐在地上,扯着腰间的缎带嘟喃道:“早知道就不想这个馊主意了。”

 

要不是因为身上这身碍事的衣服,他真想和勇利在树林里打猎,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某个小心愿。

 

一眼看穿了维克托心思的金发男子咳嗦一声,说:“维克托,进展太快不好哦~”

 

“可是进展太慢我会受不了的。”银发美人不开心地嘟起嘴,那娇俏模样让克里斯忍不住别过头,小声地吐槽一句:“你最近是不是真的当姑娘当上瘾了?”

 

连小姑娘的闹脾气撒娇都学会了,真的太可怕了。

 

维克托扭过头,不作回答。

 

在披集和雷奥跟前走来走去但实在不知道能帮上什么忙的克里斯无奈地坐到维克托旁边,慢悠悠地说:“维克托,我是认为,除了想怎么讨勇利欢心,你还要想想该怎么让莉莉娅王后满意这个儿媳妇。”

 

“这个啊……”维克托伸出修长的手指,拨弄面前的一棵草,说:“母后那边是比较好糊弄的。”

 

“只是,”银发美人叹息一声,说:“我是担心勇利会自卑,我们之间最大的障碍就是门第,我可以不在乎,可是勇利会在乎,而且别人会在乎。流言蜚语会在我们确定关系之后突然爆发,勇利能不能承受这一切,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

 

“那你还死拉着人不放。”克里斯接过披集拿过来的小刀和一小堆树枝,一边和维克托闲聊一边把树枝上的倒刺慢慢刮除。

 

银发美人眨巴了一双湛蓝美眸,委屈巴巴地说:“要是勇利跑了,我就单身一辈子了!你忍心让我放他走吗?”

 

金发男人一个哆嗦,把身上的鸡皮疙瘩抖落之后才开口:“我就忍心看你单身一辈子。”

 

“活该你到现在都没女孩喜欢你。”维克托哼了一声,“你太残忍了,姑娘都不喜欢你这样的。”

 

坐在树下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玩笑话,心里却在打算不同的事情。

 

 

 

夕阳的光辉在黑夜的侵蚀下越发暗淡,勇利看了看手中提着的三只兔子和几条鱼,转头问身边的尤里:“这么多足够吃了吧。”

 

“应该够了吧。”没有猎到鹿的少年将军不是很开心,把手中的檀木弓的弓弦当成琴弦,不断玩弄。

 

勇利转头看了尤里一眼,关心中带了点好奇,问:“尤里你怎么了?”

 

从绣球选亲之后,尤里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种阴郁笼罩在他身上。

 

十五岁的少年往前走了几步,看到头顶一条比较粗壮的树枝,他跳起踩在树干上一个借力,轻巧地翻落在树枝上,坐在上面晃荡着双腿。

 

黑发青年把手中的猎物捆在树干上,自己也踩着树干借力,落在旁边另外一条粗壮的树枝上。

 

“勇利,”在军营那段时间,尤里对勇利的敌意在慢慢减少,得到很多勇利冒着生命危险探查到的情报时,他心里对这位青年是感激的,没有他,这场战争没这么快结束。

 

骄傲的少年的心里早就把青年当成了朋友,他斜眼看了看自己这位朋友,沉默许久才把接下去的话说出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心情?”

 

尤里的问题完全出乎了勇利的意料,他没想到情窦未开的少年竟然会找迟钝的自己当情感导师。黑发青年揪着自己的头发,想了很久才慢吞吞地说:“恩……应该就是想和他在一起吧。”

 

“那你想不想和维克托在一起?”尤里转头,祖母绿的眼眸中闪烁了求知的渴望。

 

犹豫片刻,勇利决定遵从自己的心,“想……”

 

“除了这样,你还有别的感觉吗?”少年不甘心这么简单的答案,他还想知道更多关于感情上的事情。

 

面对懵懂的尤里,心思单纯的勇利认为自己既然当了这情感导师,就要负起责任,他的回答都是在一阵比较长的思考之后才说出来,“看到他和其他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生气……希望他的目光能更多地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可是有时候还是想他幸福就好,自己受点委屈也没什么……”

 

停顿了一瞬,勇利想起绣球选亲那天那位书呆子看维克托时自己的心情,补充了一句:“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喜欢的人,你会很生气。”

 

“按你这么说,”尤里仰头看头顶的树叶,透过树叶间的小缝隙看到爬上天空的碎星,嘟喃了一句,“我好像都有……”

 

黑发青年闻言心头一紧,扭头看向尤里,感觉到勇利探究的眼神,他摆摆手说:“不是维克托,是……”他低下头,看自己摇晃的脚尖,小声地念出心底的名字:“奥塔……”

 

这个回答让勇利心头一松,他很快地想到最近观察到的尤里和奥塔别克之间的小细节,一下恍然。

 

尤里对奥塔别克有了一种懵懂的感情,但少年还没察觉到那是不是奇妙的爱情。

 

勇利跳下树,拿起树下的猎物,朝还在晃荡双腿的金发少年喊道:“下来,我们该回去了。”

 

少年沉默地跳下来,跟在勇利身后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恶狠狠地说道:“你要是把今天的话说出去,本王绝对会让你好看!”

 

“是、是,”勇利憋住笑,认真地承诺,“我一定不会对其他人说的。”

 

“我自己还没搞明白呢,你要是乱说我会很困扰的。”少年极小声地说出心底的大实话,他以为勇利没听见,但耳力超好的青年此刻已经快要憋不住笑意了。

 

悄悄地深呼吸几次,勇利才按下想笑的冲动。有些事情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也不能给尤里适当的建议。

 

但他知道一点,感情的事,必须要尤里自己去琢磨才好。

 

 

 

“你们怎么这么慢!”饿的肚子咕咕叫的克里斯不满地嚷嚷,他手中的小树枝指着勇利,说:“是不是找到什么好吃的自己先吃了?”

 

“荒山野岭的,能有什么吃的。”尤里白了克里斯一眼,真没想到睿智的丞相之子也会有一天饿到丢了自己的睿智。

 

维克托仔细打量蹲在池塘边处理猎物的勇利,刚才天色渐渐变暗,他有一霎以为勇利和尤里在山里遇到什么野兽,想要和奥塔别克去救人。

 

但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勇利一定不会出事。

 

跳动不安的心在看见青年安静干脆地处理手中猎物时才渐渐平静。

 

还好,人没事。

 

尤里把手中的弓扔回到马车里,他跳上披集的车夫座位,安静地仰望头顶的星空。

 

等待尤里归来的过程越来越冷的小冰山慢慢靠近难得沉默的少年,纠结没多久就忍不住开口:“殿下您刚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吗?”

 

奥塔别克在后悔自己为什么就没有跟上去,要是尤里有个三长两短,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见到尤里平安无事,他还是忍不住想知道自己不在的时候,少年会不会不安?或者是孤单?

 

尤里转头,祖母绿的眼眸直勾勾地盯住奥塔别克冷静的黑眸,脑海中一闪而过的问题差点没经过大脑地问出口,他略微移开目光,说:“没有,只是对山路不熟悉,走错了路而已。”

 

蹲在大树下的栗发少年看了看马车旁的两人,又看了看正在烤兔子的勇利,扭头问身边同样蹲着的少年:“雷奥,你说我要不要想个法子缓和气氛?”

 

“少爷您有什么法子?”雷奥一向觉得自家少爷是个很呆板的,没什么情趣的人,倒是没想到光虹会说出这种话。

 

光虹指了指马车,说:“药箱里的东西说不定能缓和气氛呢。”

 

听见光虹的话的披集蹲下来,好奇地追问:“什么好东西?”

 

雷奥闻言想了想,猛地想起在离开长乐城的时候,光虹收拾药箱时随手扔在药箱小抽屉的东西,点头肯定地说:“维克托殿下和克里斯都挺擅长玩那个的,今晚拿出来也许气氛会好一点。”

 

“那就这么办。”光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落叶。

 

披集听得一头雾水,转头问雷奥:“光虹说的到底是什么?”

 

“吃完饭之后你就知道了。”雷奥微微一笑,跟在光虹身后往勇利的方向走去。

——————————————————————————————

接下来搞事的就不是披集和克里斯了,而是光虹小朋友了~

评论 ( 1 )
热度 ( 4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