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四章

上文链接:第三十三章

文风暂时是这个奇怪的样子……我还在努力地改进~希望你们喜欢~

——————————————————————————————

第三十四章  再来一局!

 

肉香四溢的烤兔子和鲜嫩多汁的烤鱼把在场的几人的肚子都撑得圆滚滚的,吃饱喝足的克里斯靠在树干上,眯着眼懒洋洋地夸赞道:“勇利这手艺,将来不愁没有对象。”

 

披集随后附和道:“应该说能和勇利在一起的人一定会很幸福的。”

 

这夸奖让勇利的脸微微红,在他看来,烤个兔子和烤几条鱼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没想到在这些人眼里却是十分厉害的事情。

 

而某人不要脸的一句话让勇利脸上的红更深了几分,“那是,勇利和我在一起,一定会是幸福的~”满足的银发美人骄傲得意地睨了披集一眼后调转目光含情脉脉地看向勇利。

 

“勇利在我眼里是最棒的。”

 

不着痕迹地轻叹一声,克里斯当了那个拯救勇利出窘境的好人,“维克托你能不能要点脸!”

 

“面对勇利我可以不要脸~”维克托完全没有一丝忏悔,强迫周围的人继续忍受他的不要脸。

 

每日常见的维克托和克里斯的嘴炮就这么开始,一开始勇利和美奈子还觉得挺稀奇的,看的次数多了,有时候美奈子也会站在克里斯这边,一块怼维克托。

 

左右看看觉得时机差不多,光虹清了清嗓子,说:“那、那个,我带了四象棋,舅舅和克里斯哥哥要玩吗?”

 

说话的时候,栗发少年把自己的私藏拿了出来。一张画了棋盘的特殊牛皮和一小盒五颜六色的棋子。

 

尤里看见光虹拿出来的东西,小声地惊叹一句:“你出门还带这个。”

 

“那天出门的时候顺手收拾了的。”光虹铺开牛皮,把棋子一颗颗放好。

 

看到棋盘就手痒的克里斯大笑几声,坐在了棋盘的一角,抬手帮光虹摆放棋子,说:“总算能不用无聊地熬过这个晚上了。”

 

本来他是计划几个男人轮流守夜的,但现在看来,他可以通宵不睡了。

 

兴致盎然的银发美人款款落座,挑了克里斯的对角坐下。慢了一步的尤里看了看棋盘,随意地坐在了维克托的左手边,光虹摆好棋子,转头问围观的人:“你们玩吗?”

 

奥塔别克和雷奥从来就没有和一群主子下过棋,出门在外也不会逾矩。披集和勇利两人茫然地摇头,他们对下棋完全一窍不通。美奈子看着棋盘,摇头道:“我不擅长这些,你们玩吧。”

 

四象棋在冰之国是一种很受欢迎的棋类游戏,在长乐城里无论老少富贵都是会玩的,但真正玩得好的人却寥寥无几。

 

因为看似普通的四象棋,其实对算数和谋略有很高的要求,同时还要有足够的运气。

 

勇利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棋盘上画的格子看的他眼晕。银发美人看出了他的茫然,伸手把人拉到他的身边,温和地说:“勇利我教你~”

 

光虹轻车熟路地坐在了最后的一角边上,今晚棋盘上的执棋的人确定了下来。

 

把玩一个象牙骰子,克里斯笑得奸诈,“我们下点彩头,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

 

平时他和维克托两人下四象棋,也都是会赌点东西的。

 

维克托点头,想了一会儿说:“你上次看中了我书房里的白瓷花瓶,我拿那个跟你赌。”

 

“那我就拿紫金香炉当筹码。”克里斯见维克托这么大方,也豪气地把自己的心头好拿出来当赌资。

 

说完他看了看尤里和光虹,问道:“你们两位,要不要参与这场赌局?”

 

“哼,”尤里不满轻哼,说:“当然参加!”一心想要在四象棋上赢了维克托和克里斯的少年回忆了自己的珍藏,大手一挥说:“去年姑姑送的象牙骨扇,谁赢了就是谁的。”

 

那把骨扇价值连城,做工精致,但因为是王宫所有,克里斯也只能看看而已,没想到尤里居然拿那把扇子当赌资,患有扇子收藏癖的金发公子哥决定,今晚绝对不能放水了。

 

栗发少年挠了挠脑袋,求助地看向自己的护卫。他虽然也有很多很值钱的东西,但都被长公主收着,不是能随便拿来当赌资的。

 

雷奥见自家少爷那糊里糊涂的呆萌样,轻叹一声,说:“少爷您不是还有一箱子药嘛。”

 

一点就懂的光虹笑道:“那我就拿刚刚配好的百草丸当赌资。”百草丸是很普通的药丸,但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只要不是剧毒,百草丸都能轻松化解,而且还能治水土不服等多种小毛病。

 

赌局定下,棋局开始。

 

按照游戏规则,克里斯扔出手中的骰子,象牙骰子上面的点数大小将决定谁能先使用骰子。金发男子今天的运气不怎样,投掷出的点数是三点。

 

而光虹比他好一点,点数是四点。

 

修长的手指捡起白色骰子,银发美人玩了一下,把它交给坐在他身边看热闹的勇利。“我相信勇利。”

 

推脱不得的黑发青年忐忑不安地扔出了手中的骰子,竟然爆出了今天第一个最大点数,六点。

 

维克托开心地抱住勇利,笑得眉飞色舞,“勇利就是我的幸运星~我今天要赢了~”

 

尤里翻了一个白眼,拿起骰子随意一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尤里居然是一点!”克里斯毫不吝啬自己的嘲笑,没有顾忌地把他的笑声散播在周围三里地的每一分空气中。

 

银发美人更加用力地抱住身边人,笑眯眯地说:“看样子今晚能拿到象牙骨扇了~”

 

“我应该能省下我的百草丸了。”光虹松了一口气,预感自己今晚还是不会输得很难看的。

 

蹲在栗发少年身后的雷奥坐在了少年身后,不着痕迹地看了看棋盘,对自家的单纯少爷,他没有多少自信少年能在维克托和克里斯的手下全身而退。

 

祖母绿眼眸中嗖嗖嗖地飞出了数把刀子,刺得克里斯不得不收敛自己的笑声。他端正坐直,摆出严肃的面孔憋笑道:“那就从维克托开始,逆时针方向轮着来。”

 

四象棋的规则就是用投掷出的点数把自己营地里的六个小兵运送到自己的另外一个营地,在运输的过程中会遇到陷阱和其他营地的小兵的阻击,而想要躲过这些可能减少自己手中小兵的危险,就要灵活地运用自己投掷出的点数。

 

由于勇利的好手气,维克托当即决定让勇利负责掷骰子。

 

“六点啊,”维克托拈起一个蓝色棋子,数好了六个格子后,轻轻地放下手中的棋子。

 

面对维克托和克里斯这两个老油条,光虹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认真地应对。

 

在四象棋上少有敌手的金发公子慢条斯理地拿起骰子,一举一动都是慵懒和悠闲,似乎输赢对他来说是无关紧要的。

 

被狠狠嘲笑的金发少年憋着一口气想要挽回自己的颓势,但无奈他今天的手气的确不怎么好,再次投掷出了一个一点。

 

“尤里这只能说明你今天的运气真的挺不错。”克里斯笑得快直不起腰,完全没有得罪了少年将军的自觉。

 

尤里不甘心地拿起骰子再扔了一次,在看到骰面上仿佛在嘲笑他的一个点数后,果断地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奥塔,你帮我扔。”

 

看到尤里憋屈的样子,不舍得让尤里输的奥塔没有推辞,接过了骰子。

 

轮了四圈,棋盘上红、蓝、绿、黄四色棋子分别占据了一席之地,在看到勇利投掷出的点数后,银发美人微微一笑,魅惑人心的笑容让一旁的光虹呆了一下,之后他就看到自己的棋子落在了维克托的手中。

 

“吃掉了哦~”银发美人此刻的笑容里有明显的得意和炫耀,但落在旁人的眼里却怎么看都生不起气来。

 

在维克托开了第一场“杀戒”之后,牛皮棋盘上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

 

一边看热闹一边学习四象棋的披集抬眼看了看棋盘边上的一群人,银发美人很不客气地赖在黑发青年的怀里,一边和青年调笑一边随意地落棋。可在这份随意的背后,他明显地感觉到了一丝精明的算计。

 

而在维克托右手边的光虹下棋的时候就跟他开药方是差不多的,谨慎小心,反复核对无误后才肯落子,生怕一步错步步错。

 

他身前的金发公子懒散地撑着下巴,迷离的碧色桃花眼里满满地懒散,偶尔会闪现睿智的光芒。他执棋的手带出了一丝优雅和慵懒,却没有太多的犹豫。

 

一开始处在颓势但在奥塔别克的帮助下渐渐找回状态的少年将军一瞬不瞬地盯着棋盘,从祖母绿的眼睛中,披集能察觉到他的算计和认真,感觉尤里是把这盘棋当作一场战争了。

 

又轮了一圈,这次克里斯很不客气地杀掉了尤里的小兵,而光虹幸运地丢出一个六点,躲过了维克托的追杀。

 

已经习惯在奥塔别克扔完骰子之后捡起白色骰子的勇利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看了一会儿他也大概摸清了游戏规则,也从棋盘上的风云变化中知道看似简单的四象棋其实一点都没有他想象中的简单。

 

可是小小的蓝色棋子落在维克托的手里,勇利只觉得真的不难。他能看出,维克托对光虹还是很仁慈的,不然刚才光虹可能要再丢一个小兵了。

 

手心躺着的象牙骰子掌握了维克托布局的关键,勇利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扔出手中的骰子。

 

“四点,我看看啊~”银发美人伸出手指轻点自己的下巴,琢磨了一会儿后果断地吃掉了克里斯的小兵。

 

金发男子抬头,对上维克托的眼睛,嘴角微勾,却是一抹冷笑,“你这是向我宣战了?”

 

“我挺想要那个紫金香炉的,你不愿意给我吗?”银发美人微微眯眼,毫不畏惧地看回去。

 

一旁的栗发少年缩了缩脖子,刚才他似乎看到空气中有火花闪过。

 

褐色皮肤的少年先锋警觉地从气氛中感觉到了杀气,他看了看维克托又看了看克里斯,悠悠感叹,这两人是真的杠上了啊。

 

过了第十二轮,光虹手中只剩下了三个小兵,尤里凭借自己的一点小聪明,硬是撑着没让克里斯把自己的小兵却吃了,反而还吃了克里斯一个小兵。

 

棋盘上现在最多数量的,是维克托的蓝色棋子,目前还有五个。

 

纤长的手指把玩一枚棋子,维克托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棋盘,转头扬起一个让勇利窒息的迷人笑容,开心地说:“百草丸是很好用的药丸,勇利可以试试哦~”

 

闻言就知道自家少爷要完的雷奥自动自觉地回到马车边,拿出了一小瓶百草丸。

 

到第二十轮的时候,光虹手中一个小兵都没有,只能乖乖地贡献出自己的赌资。

 

披集瞄了一眼棋盘,直觉告诉他,下一个被踢出局的,有很大可能是尤里郡王。

 

然而,出乎意料的,克里斯很快也落得和尤里一个境地。

 

闲散公子抬眼看了维克托一眼,从那随意悠闲的湛蓝眼眸中看到了算计的光芒。哼,想在小勇利留下一个好印象?他可不打算让维克托赢得那么轻松。

 

这般想着,他略微调整了自己的布局,同时不着痕迹地看了尤里一眼。

 

面对危局有点焦头烂额的尤里无意抬头,瞥到了克里斯那意味深重的眼神,瞬间了然。

 

看到点数的时候,他瞬间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和克里斯两人夹击维克托的小兵。

 

手中的象牙骰子被捂得温热,勇利从棋盘上的细微变化中感觉到了克里斯和尤里两人的杀气。

 

他担忧地转头,以为会从维克托脸上看到一丝一毫的惊慌,可是,银发美人轻轻抬手,宽大的袖子掩盖了他藏在袖子下的得意笑容。

 

“勇利,是被我迷住了吗?”维克托注意到勇利没有投出骰子,转头看向呆愣的黑发青年。

 

火光映照下的湛蓝眼眸中似乎荡漾开一圈涟漪,波光潋滟,美不胜收。

 

被这迷人景色氲得脸色微红的勇利慌忙别开头,没有多想就把手中的骰子扔到棋盘上。象牙骰子在牛皮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停下时的点数让维克托略微蹙眉,“一点,有点麻烦呢。”

 

“抱歉。”看到自己居然投出这个点数,勇利愧疚地脱口而出一句道歉。

 

维克托摇摇头,笑眯眯地说:“其实也没多麻烦。”他的手指轻轻地推了一个棋子,把这个棋子推进了写了陷阱两人的棋格中。

 

这一步让勇利和披集一愣,但克里斯却知道,只是维克托很习惯用的一招——诱敌深入。

 

他警惕地看着棋盘上自己棋子的分布,看到自己投掷出的点数后果断地让自己的小兵绕开了一个陷阱。

 

饶是尤里和克里斯两人用面对真正战场的警惕和谨慎下棋,最终两人的棋子还是一个一个被维尔托吃掉。

 

一番厮杀,最后棋盘上只剩下一个蓝色棋子,慢悠悠地走到目的地的终点。

 

“好厉害!”旁观者之一的黑发青年惊叹一声,银发美人只凭手中的几个棋子,就把尤里和克里斯的夹击一一化解,完全没有一点紧张和担忧。

 

披集也忍不住赞叹,小小棋盘上的厮杀虽然和真正的战场有区别,但他刚才却从这牛皮棋盘上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无声的棋局看上去比有声的战场更可怕。

 

输了棋局的克里斯倒是没什么不开心的,他想了一会儿,提议道:“我们几人玩也没意思,让披集他们玩怎么样。”

 

“可是我不会啊!”披集连连摆手。

 

维克托却觉得这个提议很不错,说:“勇利他们下棋,我们几个会玩的在后面指导,尤里你觉得呢?”

 

“可以,”尤里点头,他很相信奥塔别克的能力,补充了一句:“但还是要赌注。”

 

“好,”克里斯出声附和,拍拍了披集的肩头,认真地说:“披集,我的紫金香炉就靠你赢回来了。”

 

“再来一局,照旧是我和勇利赢。”银发美人睥睨众人,隐隐的威势压得光虹和雷奥的脖子一缩。

 

兴致高昂的三人没有听见光虹的拒绝,把雷奥拉进了棋局。

 

栗发少年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药箱,捂着自己的发颤的心肝暗自落泪。

 

今晚他的小药箱里的好药都要贴上别人的标签了。

——————————————————————————————

四象棋其实就是……飞行棋,有没有小可爱看出来了?

本来还是想写麻将的,但是出门在外,不太可能带着麻将乱跑,还是飞行棋携带方便嘛~

评论 ( 20 )
热度 ( 3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