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The Last Goodbye》(96)

小可爱们给你们安利一个超好的故事,满地大大的the last goodbye!现在看的话的确有点长,但只要你看了开头你就会忍不住看下去,一直看到最新的更新。

超喜欢满地太太的这个故事~我是满地太太的忠实粉~

强烈安利!!!给太太打call~满地超棒的~

满地:


白天,总是有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涌入这里,膜拜并向圣家族大教堂致以敬意。

而如果你有机会在晚一些的时候到来的话,就会发现,这里的夜晚远比白天还要繁忙得更多一些。高瓦数的探照灯自下而上将教堂的外立面照得通明,繁复而精美的雕刻在精心设计的奇异光影下变得更加真实和立体。数架几乎通天的塔吊巨大的吊臂在旋转忙碌着,为这个开工了一百多年的奇迹不断地添砖加瓦,并使奇迹的生命得以延续。

要是它永远都不完工就好了——勇利仰望着教堂直指天际的塔顶这样想着。这样,更加美好的期盼便会在人们心中永远驻存下去。

维克托和勇利并肩走向了教堂的三重门——他们走过了象征着新生的耶稣降生之门,走过了象征着涅槃的受难之门,而现在,他们来到了荣耀之门的下面。他们的脚步再一次因为维克托的话语停了下来。

“如果勇利能更大度一些,当然,当然对此我并不奢求——”维克托高昂着头才能看清荣耀之门的全貌,“但我还想再乞求得到一次你的原谅。”

“可是,维克托为什么要说这么傻的话呢——”勇利顺着维克托的视线向上看去,荣耀之门还在建设当中,他看着尚未完工的“荣耀”说道,“迄今为止,维克托给与我的一切,为我做的这一切,又有哪一件事情是该由我去原谅的呢。”

“圣湖的冰雕教堂——”维克托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任何人都可以不理解在摩尔曼斯克的时候,为什么勇利会拒绝驯鹿的盛情安排、会拒绝举办那场婚礼,但我不可以,唯独我不可以。”

“那,是因为——”

“是勇利在替我着想,在顾及我的感受。那个时候,你清楚地看出了我的犹豫对么?”

“不是,不是那样啦——”

“我知道你会否认——”维克托拉过勇利的手说道,“但我想说的是,你没有看错,当时我犹豫了我退缩了。原谅我,勇利,请你原谅我。原谅我没能在更早的时间,在摩尔曼斯克或者更早一些的时候就给你承诺。”

勇利不知道此刻该说些什么,所以他只得静静等着维克托继续说下去。

“请相信我,并不是因为那时候我对你的爱比起现在来少一分一厘,但——每当我抱紧勇利的时候,便有什么东西在我心中绞弄着并将它挖走了一块,有个声音始终在我耳边低语着提醒我似乎忘掉了什么东西,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我急于知道为什么所有的一切明明都已经很圆满了却还是觉得有所欠缺。直到后来,我突然明白了,我懂得了,我并不只是单纯要与勇利过着日复一日耳鬓厮磨的日子——虽然这是我全部生命中最期盼的事情之一。但,不止于此,我还要得到更多,我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劫匪那样,我要得到的是——” 说着,维克托指向了荣耀之门,“这里的一切——”

荣耀之门的立柱阴影里走出了一个人来,渐渐地,勇利能看清那是一个穿着黑色盛装西服的男人。

勇利觉得很是眼熟。是的,当他在脑海里将西装替换成翻毛皮衣,并在那张光洁的脸色贴上络腮胡子的话——

“驯鹿!”勇利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驯鹿正张开双臂向他们走了过来,勇利看清了驯鹿右手上拿着的东西——一束缠着奶白色缎带的白玫瑰手捧花。

而后,维克托和勇利分别得到了一个大大的驯鹿式的拥抱和亲吻。

拥吻过后,驯鹿将手捧花塞到了勇利的手里。

“嘿!来吧,伙计们,快跟上,我快要等不及了。”说着,驯鹿转身引着他们俩人向着教堂大门走去。

勇利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手捧花,又抬头看了看维克托。他们两个笑了。

“你投掷铅球的水平怎么样?”维克托突然问道。

这让勇利一愣,他觉得自己恐怕是听错了什么,于是问道,“什么?什么怎么样?”

“听着——”维克托说道,“记得,一会儿扔手捧花的时候,一定要准确砸到尤里的脸上,绝对绝对不能是其他任何人,要不奥塔别克会杀死我的,他发过誓了。”

“尤里?和奥塔别克?也在这里?”勇利疑惑地问道,如果没记错的话,尤里不是离开休息室就去逛街了么,而奥塔别克要到第二天的决赛时候才会到巴塞罗那。

驯鹿已经抢先几步来到了教堂巨大且厚重的门前,他轻轻咳嗽了一声,而后大门被从内向外推开了。

勇利看到了,他看到了推开门并站在大门两侧的正是尤里和奥塔别克。

在尤里和奥塔别克身后,教堂长椅上坐满了人。此刻,人们全都站起来并向后转过身看着他们。

勇利扫过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雅科夫、莉莉娅、披集、雷奥、季光虹、JJ、克里斯……所有人,围绕在勇利生活中的所有人都出现在了这里。

当勇利的目光延伸到通道尽头的椅子旁的时候,他赶忙咬住了抖动的嘴唇——那里站着他的爸爸、妈妈、怀抱着马卡钦的真利姐、美奈子老师、优子一家……

管风琴降B大调的第一个音节在教堂宏伟的大厅中荡漾开来的时候,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的乐声,所有人都鼓起掌来。

如果说半分钟前,勇利还没搞懂维克托所说的“要得到这里的一切”指的是什么的话,那现在,勇利全明白了。

“我想得到勇利,得到勇利的爱,也更想得到勇利的全部生活。我不想再被称呼为那个俄罗斯人、你的教练,或者其他什么的。我和勇利的婚礼,要得到勇利家人的见证和祝福,因为,天呐——我就要有幸成为他们当中的一员了!”

 “维克托——我——我——”在这短短几分钟之内突发的一切以及带给勇利的惊喜和震撼,已经让他快要无法呼吸了。

“放松,放松,目视前方,然后微笑,保持微笑——”维克托轻轻牵起勇利的手,悄声说着并引着勇利向着通道尽头——勇利的家人所在的地方,以及装饰着圣像和十字架的高台,缓缓走了过去。

尤里和奥塔别克一左一右,紧跟在他们的后面。

紧邻通道两侧的人群中,人们把鲜嫩的花瓣抛向空中,并在维克托和勇利的头上飘落下来。

“我是在做梦么?维克托?”勇利用细小而微颤的声音问道。

“是的,勇利——”维克托面向着前方,用只有勇利能听到的声音悄声说道,“以后的日子,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我都要让勇利生活在如梦一般的生活里。”

“我——会醒过来么?”

“不,永远不会。因为我给勇利的,是一个永不完结的梦。”

他们已经快要牵手走到走廊的尽头了。

“哦,对了——”维克托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说道,“明天,你还会做一个梦。你会梦见——决赛的赛场成为了为我们的婚礼而准备的盛大舞会。”

 

【-TBC-】

评论 ( 3 )
热度 ( 55 )
  1. 雨御Missing满地 转载了此文字
    小可爱们给你们安利一个超好的故事,满地大大的the last goodbye!现在看的话的确有点长,...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