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五章

听了小可爱的建议,结尾处略微修改了一下。

本来就是轻松向的文,我也没必要写的那么沉重,对吧~

本周第一更,不出意外过两天还有一更的。

前文链接:第三十四章

———————————————————————————————

第三十五章   路上还是要打打架的~

 

“哈~~”靠在车窗的金发小姐毫无矜持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双祖母绿眼眸中睡意满满,问骑在马上却没什么精神的金发男人:“克里斯,接下来要去哪里?”

 

“静安县。”玩了一个通宵的四象棋,他这把老骨头可是有点吃不消了。

 

紫衣美人斜倚车壁,一手轻轻地拍打躺在他的膝盖上睡得正香的黑发美人,悠悠开口:“我记得静安县离这里还是有点远呢。”

 

“但要是赶路的话,还是能在日落前赶到的吧。”披集回忆了一下自己脑海中的冰之国版图,感觉今晚还是有希望在旅店休息的。

 

精神略萎靡的克里斯伸了一个懒腰,强打起精神说:“今天加把劲,赶到静安县。”他可不想在玩一个通宵的四象棋。

 

虽然昨晚的赌局他是没赢也没输,可克里斯真的不想再来一次,太消耗精神了。

 

注意到一直哈欠连连的尤里,奥塔别克驱马靠近车窗,小声说:“殿下先休息一会儿。”

 

“嗯,”只要知道奥塔别克在自己身边,尤里总能很容易睡着。车窗合上不久,尤里就歪到在光虹的身上,轻声地打着呼噜。

 

 

 

“最近山里都没什么人来,大王干嘛还要让我们出来巡山?”十六岁的深褐发少年摸了摸别在腰间的柴刀,一头雾水地问身边的独眼男人。

 

独眼男人拍了少年的头,一脸不耐烦:“大王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哪来那么多废话!”

 

两人慢悠悠地走在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山路,绕过一块巨石,来到山顶的溪流。

 

深褐发少年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脸,蹲在溪流边抱怨道:“又是一无所获。”

 

站在不远处的独眼男人望了望天际,湛蓝的天空万里无云,蓝得炫目。他闭上眼,用心聆听周围的声音,这是他每次巡山都喜欢做的事情,只要闭上眼,他能听见树叶间的婉转鸟叫,能听见潺潺流水的流动,能听见风在树林间嬉戏的声响。

 

闭上的眼睛猛地睁开,他听见了平日里听不到的人声,虽然很微弱,但在山里还是能听见那细碎的说话声。

 

“毛子,过来。”从独眼男人的语气中读到了一丝警惕,少年快步赶到独眼男人身边,听见男人小声地说:“林子里有人。”

 

“走,去看看是不是肥羊。”少年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独眼男人点头,带着少年往声音的方向过去。

 

溪流的下游处,停了一辆两匹马拉着的马车。一身黄裙的少女轻巧地跳下马车,三两步走到正在喂马喝水的黑发青年旁,嘀嘀咕咕不知道说着什么。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紫衣美人笑眯眯地跟一个脸色微红的青年说话,不知道是说了什么,那青年白净的脸上更红了,嗫嚅了几句,站在他身边的紫衣美人笑得更开心了。

 

马车旁还有几个人,或坐或站,应该是在这溪流边休息。

 

毛子抓紧了身边的独眼男子的衣袖,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压低的声音里能感受到压抑的激动:“肥羊啊飞哥!”

 

“去通知大王。”独眼男子却没有那么兴奋,能看清东西的左眼微微眯起,小声提醒道:“这些人不是那么容易打劫的,有好几个练家子呢,告诉大王多带些人。”

 

“了解!”少年转身,像一只灵巧的猫般迅速地潜进树林里,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少爷你还吃得消吗?”雷奥把刚装满清水的水囊拿给坐在地上醒神的栗发少年,担忧地问:“是不是太辛苦了?”

 

光虹摇头,笑道:“雷奥你别把我看得那么弱啊,我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接过水囊喝了一口水,睡醒不久的脑子也开始运作,少年的脸上是安慰的浅笑:“你不要太担心,真的不辛苦。”

 

从长乐城到军营的路上,光虹就察觉到这样的游历对他来说是很有好处的。他知道了更多偏方,了解了更多的人间疾苦,见到了更多的人和事,这是在对他来说跟金丝鸟笼没什么差别的长乐城里感受不到的。

 

能踏上这样的旅程,对光虹来说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一点都不觉得辛苦。

 

雷奥轻轻松了一口气,光虹会成为大夫就是因为小时候体弱多病,在长时间调养身体的过程中喜欢上了医术才学习如何行医救人。但,这趟远门对光虹这个公子哥来说还是太累了点,一路上雷奥没少担过心。

 

今早上路的时候,光虹就倒在马车座位上呼呼大睡,估计连车上的短暂对话都没听见。

 

看到栗发少年精神十足的模样,他笑着转身把水囊挂在马背上,不再多说什么。

 

林间的鸟鸣渐渐远去,风声有了微妙的变化。几个身怀武功的男人几乎是在风声改变的瞬间就察觉到树林里的异变。

 

“美奈子老师,你快回马车边。”勇利站起身,棕眸扫视着周围的灌木丛。职业刺客出身的他在风声改变的瞬间,脑中便警铃大作。

 

这样的情况像极了之前他跟组织里的人出去进行大型的灭口工作的情景。只是此刻,他是别人的目标,而不是那个攻击目标的人。

 

刚才还在调侃勇利的睡姿的维克托跟着站起身,边整理衣袍边靠近马车,脸上的一派悠闲自在,没有一丁点的紧张感,仿佛这满是埋伏的溪流边就是他王府后花园的池塘般,开启了赏花模式。

 

在军营历练了一段时间的少年将军微微闭上眼睛,仔细聆听混合在风中的呼吸声,判断出埋伏的大致人数后,他也是一脸轻松。这么点人就敢埋伏他们这几位,完全被小瞧了啊。

 

不明所以的金发贵公子从勇利的话和雷奥脸上的警惕神情中察觉到不对,可从没经历过这种事的贵公子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慢条斯理地抽出腰间折扇,啪地一声打开,说了一句无关紧要的话:“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停顿片刻,克里斯嘴角的笑容染上了算计的颜色,“阁下认为如何呢?”

 

躲在暗处里的人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索性大大方方地站在一块岩石上,叉腰道:“的确如此,是个适合打劫过往路人的好天气。”

 

一脸懵逼的栗发少年在细细回想了站在岩石上的人话,后知后觉知道这人就是话本子里常见的山寨大王。他眨巴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小声嘀咕:“我还以为山寨大王出来的时候都是一句‘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呢。”

 

听到这话,本来还一脸警惕的雷奥顿时泄气,无奈地说:“少爷你以后少跟尤里殿下一块看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本子。”

 

站在岩石上叉腰俯视众人的就是这山的山寨大王保尔,他微眯起眼睛,不屑道:“乖乖叫上过路费,不然就留下那两个姑娘。”说着指了指站在马车边一副事不关己的维克托和尤里。

 

“呦,阁下是缺压寨夫人?”克里斯轻笑一声,完全是调笑的语气。

 

“不错,”保尔点头,没有遮掩自己的目的,“要么留下过路费,要么把两个美人送给本大爷当压寨夫人,你们自己选。”

 

“抱歉,”本来不打算开口的维克托冷冷地瞥了保尔一眼,“本小姐只接受一生一世一双人。”

 

“长得这么挫还想要本王……本小姐给你当压寨夫人,”尤里嗤笑一声,“谁给你的熊心豹胆。”

 

两个美人完全不按套路地出牌让保尔微微一愣,但很快,“有意思!”他笑出一口白牙,眼睛里是压不住的色气,“本大爷看上你们两个了!小的们,给我抢!”

 

灌木丛中的伏兵全都跳出来,锃亮的大刀明晃晃地反射灼灼阳光,晃得人眼花。

 

克里斯收起扇子,后退几步到马车边,脸上的轻松在看到人数的时候淡去三分。

 

沉默的奥塔别克不着痕迹把手搭在剑柄上,在伏兵冲上来的时候,他猛地向前冲去,手中剑晃出一片炫目的剑花。

 

另一边的勇利在伏兵被奥塔别克的剑术惊到而失神的片刻,如青烟般从伏兵们的包围漏洞中闪出,直接攻向了保尔。

 

“哇哦!”面对到自己面前的短匕,保尔脸上的笑容没有消退丝毫,脚下一动,避开的瞬间右手的大刀朝勇利头顶落下。

 

湛蓝眼眸在看到勇利有遇险可能的时刻微微收缩了瞳孔,见勇利毫发无伤地躲过去后,维克托轻轻松了口气。

 

心情轻快不少的紫衣美人衣袖一扬,毫无顾忌地大喊:“勇利勇利,攻击他的下三路!”

 

听到维克托的建议的瞬间勇利立马变招,手中短匕改变了攻击方向,刺向了保尔的下三路。

 

斜倚在车壁上的克里斯转头看挥舞着衣袖激动地跟勇利说保尔的弱点的紫衣美人,忍不住咳嗽一声:“维克托你的形象呢!你还是大家闺秀嘛你!”

 

“我要不帮勇利,就勇利那点三脚猫功夫一定会输的,”维克托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克里斯,湛蓝眼眸里只有在岩石上翻腾闪避的黑发青年,语速极快地说:“这个保尔还是有两下子的,不然也不会在这里占山为王了。”

 

虽然觉得维克托说的还是有点道理的,但克里斯还是认为维克托多少要注意一下形象。这样挥舞衣袖给一个男人加油鼓劲的行为真的太不矜持了。

 

他还没开口,眼角瞥到岩石上似乎突然有了变化。等克里斯定睛细看,吓得魂魄都快出来了。

 

保尔在躲开勇利的一击突刺之后,手中大刀猛地攻击勇利面目,来不及变招的勇利只能往后推开,可在他后退的瞬间,保尔的衣袖里飞出了两道残影,恰好落在了勇利的脚下,逼得黑发青年只能不断后退。

 

可岩石上的地方就那么点大,被逼得退无可退的勇利一个脚下打滑,控制不住身体地从岩石上落了下来。

 

“勇利!”这惊魂瞬间让维克托忘了维持自己那尖细的女声,低沉悦耳的男声如晴天霹雳般轰击得保尔忘了追击。

 

身在半空的人却没有丝毫慌张,一个鹞子翻身后轻巧地在岩石旁的树枝上一点脚尖,轻飘飘地落在了另外一块岩石上。

 

“你!你!”回过神来的山寨大王吃惊地指着一脸紧张的紫衣美人,结巴半天才说出自己的不敢置信:“你是男的!!!你丫的是变态吗!!!”

 

怎么有男人穿上这一身衣裙却一点都不像个男的!

 

看到维克托被戳穿却平静的脸色,他移动视线,看向一直抱臂站着看奥塔别克动作的金发小姐,惊疑不定地问:“你也是男的?!”

 

“你对老子有意见?”尤里挑眉看向保尔,也懒得在维持那娇滴滴的令他恶心不已的少女音。

 

祖母绿眼眸里瞬间迸发出的杀气让保尔心底一颤,下一刻,被围困在人群中的如寒冰般的青年突破重围,手中长剑从天而降,逼得保尔连退三步。

 

“你必须死。”奥塔别克冷静如死神降临的声音让保尔有丢掉武器逃命的冲动,但当久了山大王的人还是有点傲气的,他手中大刀一横,沉默地接下奥塔别克那如暴风雨的攻击。

 

见没自己插手的余地,勇利也不在岩石上停留,转身就往伏兵的方向过去,在披集的帮助下把惊呆了没回过神的小兵们狠狠收拾了一顿。

 

等他们处理妥当,调转方向想去帮奥塔别克时,发觉那边的战斗也结束了。

 

看完热闹的金发男子抽出腰间折扇,嘴角的弧度略微上扬,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小冰山你怎么那么快就冲上去了,勇利也是,速度太快了啊。”

 

拿了一块白布擦拭长剑的奥塔别克冷着脸,平淡地说:“他对殿下有非分之想。”

 

听到这话克里斯暗暗点头,奥塔别克这是开窍了啊,但,“而且他还知道了殿下的男子身份,不能留。”这公事公办的语气让欣慰的金发男人头一歪,暗叹一声,这小冰山知道他在套话,坚决不走上他的套路。

 

他转头看向勇利,希望能从勇利嘴里套出点让人想入非非的话。可是,“勇利刚才好厉害啊!攻击下三路的动作太帅了!”

 

紫衣美人紧紧搂住黑发青年各种蹭,嘴里还连续不断地吐出话:“那个鹞子翻身的动作看起来太惊险了,下次可不要这么吓人哦,还有啊,勇利的轻功不错但是手上的功夫还要多连连,跟山大王过招的时候犯了很多错误呢~”

 

“维克托你……”

 

“叫我维恰!”

 

“好好维恰你快放开我。”黑发青年红了一张脸,害羞地想要挣脱开维克托的怀抱。

 

紫衣美人停下蹭勇利脸颊的动作,眨巴一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委屈巴巴地说:“勇利你不喜欢我抱着你吗?你不喜欢我吗?”

 

那泫然欲泣的样子成功地刺激到了勇利软软的心,让他说不出一个“不”字,沉默地低下通红的脸任由维克托对他上下其手顺便还被各种言语调戏。

 

坐在马车车夫位子的光虹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沉默不语如雕塑般的克里斯,不明所以地问走回来的披集:“披集,克里斯这是怎么了?”

 

“他吗?”披集了然地说:“估计是被突然殿下秀了一脸恩爱有点受不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