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七章

因为在想要怎么接下去想了很久,拖到现在更新,我对各位在等更新的小可爱们道歉,对不起。

我必须要说明一点,之后的发展可能没有一开始那么欢脱了,但我还是会尽可能写得轻松点的。

前文链接

再次致歉,没有意外的话,周日我再更新一章。

———————————————————————————————

第三十七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白瓷碟子上摆放了十几块刚出锅的卤汁五花肉,香味随着飘起的白烟,缓缓钻进围在桌子旁的人的鼻子中。

 

“这是谢礼。”拄着拐杖的高大男人看向刚才出手相助的披集,开口解释了一句。

 

小吃货披集欢呼一声,重新拿了一双筷子,兴高采烈地把吃起五花肉。

 

差点被刚刚的混乱波及到的光虹看了看男人走向厨房的背影,绷带和木板固定的左腿落在浅棕色的眼睛中,触动心底的柔软,“那个,你的腿……”

 

男人停下脚步,瞥了自己的伤腿,风轻云淡地说:“骨折了。”话音落,男人一瘸一拐地走回自己的小厨房,从风撩起的门帘缝隙中看进去,男人站在灶台前,盯着案板上的面团愣神。

 

吃完盘子里的一半五花肉,心满意足的披集主动站起来帮女孩把踢翻的桌子椅子扶正,笑眯眯地问:“姑娘你们是惹了什么人吗?刚才那群人可不是什么好人啊。”

 

“谢谢关心,”萨拉看了看周围,之前一片糟糕的局面已经在一番收拾之后回到了还没出现那混乱前的模样,她随意地坐在一张凳子上,轻叹一声说:“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帮忙,也许哥哥又会被那群人打。”

 

“这事就没有人管吗?”克里斯注意到维克托微蹙的眉头,瞬间了然这人想问什么,替他开口。

 

萨拉摇摇头,手指无意识地勾住一缕光亮柔顺的深棕长发,解释道:“月下阁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让官府不接我们的诉状。周围的人都挺怕月下阁的那些人,没人敢管这件事。”

 

美奈子站起身走到萨拉身边,温和地说:“你能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如果能帮上忙的话我们很乐意帮忙的。”

 

对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正义的美奈子是做不到坐视不管的,难得身边还有一个王子一个少年将军,怎么说都能帮这位小姑娘解决这件麻烦事情。

 

知道美奈子想要帮萨拉的心,勇利砖头对维克托歉然道:“抱歉,美奈子老师自作主张了。”

 

“没事哦~”维克托完全都没有在意,说:“勇利要是觉得抱歉的话,就给我一个吻当做安慰吧。”

 

听到维克托这不要脸的要求的尤里吓了一跳,一口面汤呛得他眼角泛出一朵泪花。轻拍尤里背脊,奥塔别克关切问:“尤里你还好吗?”

 

“就是呛到了。”尤里摇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口无遮拦的男人。

 

眼角余光瞥到身边那些小互动的金发男人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收敛心神听萨拉说起他们和月下阁之间的恩怨。

 

“就因为拿不到你们家的祖传秘方,李四那个混蛋就打断了你哥哥的腿?!”美奈子忍不住惊呼出声,以前行走江湖也见过不少欺行霸市的事情,但她没想到居然这么恶劣。

 

“是的,”萨拉低垂脑袋,小声地说:“那次冲突除了因为祖传秘方,还因为李四他……”想到那天贼眉鼠眼的家伙说出来的话,萨拉就气得不行,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成拳。

 

“他调戏你了,对吧?”克里斯自然地接话。

 

萨拉点头,说:“那天哥哥气不过,跟李四吵起来,结果那人就突然动手,把哥哥打伤了。面馆的面都是哥哥做的,他受伤休养了几天,因为听见街坊邻里都很想念我家的面,腿还没好就决定继续做面。”

 

“只是这几天李四又过来了,几乎每天都到店里说些不好听的话,今天这种闹事还是这几天来的第一次。”

 

“真是太可恶了!”军人出身的少年对这种事最是看不惯,一拍桌子站起身,转头看向紫衣美人,认真严肃地说:“主子……”

 

剩下的话在听到紫衣美人那句“勇利就是亲一下啦,可以亲脸哦”顿时消音。

 

“维恰!”克里斯无奈地喊了维克托一声,说:“披集在跟你说话呢。”

 

维克托微微转头,湛蓝眼眸微微眯起,笑道:“我都听到了。”话音落,男人脸上的温和浅笑稍稍变了味道,看上去就跟狐狸的笑容差不多,“只是,披集你去揍李四一顿是治标不治本的。”

 

揍人一时爽,但是他们也就在静安县留一小段时间而已,李四那样的人,完全会等到他们走了就过来报复萨拉和他哥哥。

 

“而且喊打喊杀的实在是太不好了,我们这次换种方式解决好了。”

 

“看样子你有想法了?”金发男人眯眼微笑,折扇在手指间灵巧地转了一圈。

 

紫衣美人微微一笑,如一朵盛开的夜来香,神秘优雅,倾国倾城,“当然。”

 

 

 

“我说,这就是你想的好主意?”金发少女懒散地看了一眼身旁衣服朴素的银发美人,语气不屑道:“这是什么馊主意啊!”

 

银发美人朝着尤里微微一笑,说:“嫌弃这个主意不好就不要跟来啊,我只要和勇利两个人就够了。”

 

说着他伸手揽住身旁黑发青年的手臂,笑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心形嘴:“这样我就能和勇利好好约会了~”

 

“嘁!”尤里撇过头,不再看让他火大的维克托,转头伸手拉看跟在他身后的奥塔别克的手臂,说:“走,我们下馆子去!”

 

维克托看了先他一步走进月下阁的尤里的背影,嘴角笑意浓郁。承担了维克托大部分体重的黑发青年眼角瞥见那抹笑意,好奇地问:“维恰你是不是在算计尤里什么?”

 

之前在军营的那段时间,勇利就发现了,只要维克托和克里斯两人想要捉弄尤里时,脸上的笑容都跟狐狸的笑容没多大的区别。

 

紧了紧自己手臂上的力度,男人表情愉悦,“勇利真是越来越了解我了。”

 

“呃不,我就是……”

 

“走吧,勇利还需要更加深度地了解我,我一定会一边喝茶一边把自己所有的事情都跟勇利坦白的。”边说着话,维克托伸手在勇利的腰上轻轻一推,两人黏糊在一块地走进面前的装潢精致的三层阁楼。

 

走进月下阁,勇利环视周围,楼窗飞檐都是各种飞鸟花卉的雕花,桌椅门面的每一处都透出一股难以掩盖的富贵气息,正对着门口位置上挂着一块红木匾额,“月下阁”三个字遒劲有力,笔锋锐利。

 

现在并不是饭点,月下阁里没多少人,迎客的堂倌肩上了条雪白的毛巾,脚下踩着小碎步到勇利和维克托的面前,晶亮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两人一番,客气地问:“欢迎光临,客人一共几位,是楼下还是楼上?”

 

银发美人扫视楼下大厅一圈,没看见尤里和奥塔别克,想了想,他说:“楼下就好。”

 

堂倌引领两人到窗边的一张红木桌子旁坐下,扯下肩上的白毛巾把桌子大致擦了一下后问:“客人想喝什么茶?要不要试试店里的迎客茶?”

 

“好啊,再上几份点心,你看着办就好。”点茶这方面完全没天赋的勇利沉默不语,安静地听维克托跟堂倌交流。

 

“好咧,稍等片刻。”

 

不过片刻,堂倌就把清茶和点心送上来。自己动手习惯了的青年自己取过白瓷杯子,斟了一杯茶放在维克托面前,袅袅白烟从碧绿色的茶水上泛出,能闻到浅淡的茶香。

 

轻抿一口茶,银发美人低垂下眼帘,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跟他猜想的差不多。

 

“勇利试试这个红豆饼,”勇利刚倒了一杯茶给自己,面前就有一块豆沙色的糕点在自己的嘴边,顺着捏糕点的手指往上看,是一双泛着温柔月色的湛蓝眼睛。不自觉沉迷其中的人张嘴咬了一口,没有意识到自己刚被人宠溺地投喂了。

 

“好吃吗?”

 

“一般般。”勇利摇头,说:“没有之前在长乐城吃的桂花糕好吃。”

 

“那这种呢?”维克托拿起另一盘子里的山楂凉糕,眯眼笑道:“那这个呢?”

 

糕点蜜饯这类的甜食勇利不是很喜欢吃,但一看到维克托那双蛊惑人心的眼睛,他控制不住自己,张嘴咬下送到面前的甜点,听见维克托的问话时没有多想就说出最真实的感受。

 

“太甜了。”“这个栗子糕太干了。”“酸的倒牙,不好吃。”

 

桌上的几盘点心勇利都尝了一遍,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清淡的茶味让他眉头一蹙,就他之前在维克托的王府喝过的茶,这样劣质的茶水肯定不合面前人的胃口。

 

如琥珀般闪光的棕眸扫视桌上一圈,勇利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刚才是不是被维克托当成试吃的小白鼠了。

 

银发美人懒懒散散地招呼站在楼梯口的堂倌过来,笑眯眯地说:“你们月下阁的东西真的太难吃了,就没什么好吃的?”

 

“客人你……”堂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月下阁是有一些不成文的规定,面对不同阶层的客人,他们提供不同的茶水和糕点。比这银发美人先一步进门的金发少女一看就是出身名门,自然享受到月下阁最好的雨前烟岚和放在精巧八宝盒里的名贵点心。

 

而他再次打量此刻托腮跟他抱怨的银发美人,朴素长裙,和她一块的黑发青年一看也是小户人家出身,能在月下阁这种花钱如流水的地方喝上一壶茶就已经很不错了,居然还嫌弃点心不好吃。

 

心里默念几句“他们是客人”,堂倌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客人想要其他的点心吗?那可是价钱不菲呢。”

 

“你这话,”湛蓝的眼眸微微眯成一条缝,隐约能从这条缝隙中看到一丝算计的光明,“在你眼里,我是还不起这点钱的人?”

 

“不、不是,客人我不是这个意……”

 

“掌柜的!把你们这的掌柜给我叫出来!”收到维克托暗示的目光后,正喝茶的勇利想到他们一开始商量好的剧本,按照维克托和克里斯两人编好的台词说道,“怎么,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吗?”

 

堂倌没想到勇利会突然出声,正想着要说什么,李四从后面账房走出来,看到坐在窗边的黑发青年,从勇利朴素的衣着上判断这人就是一个没什么钱却想出来装大款的土鳖,鼠眼里满是鄙夷不屑,哼了一声,“就你们这样子,吃得起一盘十两银子的一口酥吗?”

 

“哦~你这是嫌弃我们?”

 

“一副穷酸样就不要在这里装,”李四嘴角的嘲笑让人心头火起,“一个土鳖还想带着一个漂亮妞,也不看看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说着他看了维克托一眼,中午去砸面馆的时候他倒是没怎么仔细看维克托,现在认真地看一眼,一副真实嘴脸就显露出来,“呦这妞不错啊,小子你要是把人留在这,爷今天就免了你的茶水费。”

 

说着他一步步走进维克托,鼠眼里的贪婪呼之欲出,“美人要不要跟着爷吃香喝辣啊?跟着爷可比跟这穷小子强不知道多少倍。”

 

边说李四边伸出手,还没碰到维克托的脸,这只手就被坐在维克托对面的人掐住,黑发青年站起身,把李四甩出去。

 

按照克里斯亲身教的,勇利抬手把眼前的刘海一把捋起,下巴抬起,棕眸微眯,斜视李四,寒声道:“滚!”

 

这居高临下的模样把自以为自己很厉害的李四惹毛了,他朝后面喊了一声:“来人,有人砸场子。”一群曾在面馆出现过的小喽啰就从月下阁的各个地方闯进来,堂倌在李四暗示的目光下了然地从后门出去,赶紧跑到官府那里报案。

 

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一半,维克托的心情格外的好,托腮看向勇利,嘴角的笑容有点撒娇又有点愉悦,“勇利可要保护好我哦~人家可不想受伤啊~”

 

深知自己的护花使命,勇利点头。在那些小喽啰有动作之前,他先发制人,把那一个个扑过来的人全都打飞,而且十分故意地把人往精美的屏风、有镂空雕花的窗格、放置各种花瓶的博古架上丢过去。

 

官府的人赶到时,只能看到整个月下阁一片狼藉,悬挂正中的匾额掉地上,摔成了两块木片。

 

成就一,砸月下阁,达成❤


评论 ( 50 )
热度 ( 37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