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三十八章

前文链接:第三十七章

嗯怎么说呢,在静安县的重点并不是面馆事件,可是自己还是写了这段没头没脑的故事,总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写作退步,完全是小学生文笔了……

真心觉得自己写崩了,抱歉。

——————————————————————————————

第三十八章  一场戏

 

一见到官府的人,被勇利揍得趴在地上哼哼的李四抢先开口:“大人你看,这两人在我们这吃霸王餐还打人,请您主持公道。”

 

“啊,明明是这人先……”勇利还没说完,领头的士兵沉声说:“来人,把这两人带回衙门!”

 

“这……”

 

随意地坐在椅子上的银发美人微微后仰,微微抬起了下巴,一双比起雪天冰湖还要冷的湛蓝眼眸直直地看向了走向他的士兵,把两个新兵蛋子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君临天下的气势和眼神中隐隐而出的锐利杀气,对上一眼就觉得呼吸被人生生地抑制住般难受。

 

“喂你们动作快点!”领队回头呵斥了一句,恶狠狠地看向悠闲坐在椅子上品茶的人。感觉到那人的目光,维克托停下动作,眼角微抬起的瞬间,飞射而出的眼刀子直接把领队钉死在原地。

 

跟自己预想的完全不一样了,李四扫视了眼前被维克托的气势牢牢掌控的局面,深知自己可能惹了不该惹的人了。能当上月下阁的总管的人怎么都不会是傻子,只是瞬息就想好主意,趴在地上准备找到时机就开溜。

 

“呦,什么人这么吵啊!”出现在三楼栏杆边的金发少女一出声就吸引了在场人的注意力,她瞥了一眼正在偷偷挪动身体的李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奥塔。”

 

身后的黑发男人从尤里的眼神中读懂了他心里萌生的恶作剧,伸臂抱起金发少女,一个纵身带人跳下三层阁楼。一片惊呼中好巧不巧地落在了李四的身上,用这张人肉垫子缓冲掉冲劲。

 

按照克里斯和维克托两人折腾出来的剧本,尤里轻咳一声,一副傲娇大小姐的样子趾高气昂地说:“管事的人呢!给本小姐滚出来!”

 

“他刚才当了你的人肉垫子了。”维克托笑眯眯地提醒一句。人都到齐,那就该上演好戏了。

 

金发少女走到真的只能趴在地上揉腰的李四面前,祖母绿的眼眸里满是厌恶:“你是这的管事?”

 

“是的,小姐。”见逃不过,李四不得不爬起来,硬着头皮回话。他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从尤里身上的服饰和浑身散发的大小姐气势,知道这人应该是大家出身。

 

“我不管你这发生了什么,扰了我米拉·贾科梅蒂的兴致,你说该怎么办?”听到尤里吐出的姓氏,维克托忍不住别开脸无声地笑出来。

 

按照他们一开始的计划,是要用三皇子母妃的姓氏装装样子的,但没想到尤里对克里斯安排的剧本有这么大的怨念,故意用克里斯家的姓氏。

 

就维克托知道的,要是切莱斯蒂诺丞相知道克里斯拿着他们家的姓氏出来压人,估计回到长乐城,克里斯就要去跪祠堂了。

 

见没自己什么事,勇利悄悄地到维克托身边,小声地问翘腿看戏的人:“你们的剧本真的没问题吗?”

 

“安啦,要是真的出问题,克里斯会来救场的。”此刻局面的策划人之一的银发美人微微一笑,看向勇利,说:“要看完戏还是现在就走?”

 

“看完再走吧。”勇利微红了脸躲开维克托的注视,嗫嚅道。他从维克托脸上的兴致盎然知道这人是想看完热闹的,而且留尤里在这里他觉得维克托也会不放心的。

 

贾科梅蒂家族因为丞相切莱斯蒂诺而出名,是冰之国的显赫家族之一。李四一听这姓氏,只想两眼一黑倒地不起。要是东家知道他惹了不该惹的人,饭碗铁定保不住了。

 

本被打断公务的领队要呵斥打扰他的少女,可一听到少女的姓氏,提上来的气势刹那灭了,脸上换上谄媚的表情,“抱歉打扰了您的雅兴,属下立刻带人离开。”

 

虽传闻中的丞相大人人很好,是个温和的人,但领队也听说温和的丞相大人的做事风格也是挺雷厉风行的,避免自己这小兵被人家惦记上,能离开这是非之地那就赶紧离开。

 

领队赶忙招呼身后的人,正要带人退出去,尤里给了奥塔别克一个眼神,冷声道:“本小姐有说你可以走了吗?查尔斯队长。”

 

来之前,披集把查到的官府里的几位士兵队长的姓名特征都告诉尤里了。从领队棕色卷毛头发和眼角伤疤,尤里一下就认出了人。

 

收受贿赂成为一家酒馆的护卫,冰之国的护民之兵不应该是这样的。

 

“米拉小姐,”李四咳嗦一声,偷眼打量尤里脸上的表情,试探道:“扰了您的雅兴着实抱歉,今日您的享用的茶水免费,另外……”

 

“你这是在打发乞丐吧,”尤里不屑冷哼,“让你们东家滚来给本小姐赔礼道歉。”转头看向查尔斯,“至于你们,奥塔,跟着他们去衙门一趟,告诉太守大人,这些人仗势欺人,他不严惩,本小姐不介意让叔父参他一本。”

 

查尔斯在听到尤里的话后悄悄松了口气,只是让太守严惩而已,还不是掉饭碗,他朝着尤里行了一礼,不敢在月下阁久留。

 

被查尔斯抛弃的李四这下是真的无奈了,他们东家出去云游四海找各种美食菜谱去了,他也找不到他的东家。“米拉小姐,实在抱歉,东家出游未归,这登门道歉……”

 

“三天,”尤里哼了一声,说:“三天不过来道歉,我让人封了你这店。”没有奥塔,站在人群之中的少女显得单薄,但她身上的气势却未减半分,她扫视了周围一圈,对上某人充满笑意的蓝眼睛时祖母绿的眼睛里飞出了几把眼刀子。

 

抬手指着站在维克托身后的勇利,抬着下巴说话的少女高傲如公主,“你,过来当本小姐的跟班。”

 

“那我呢?”美人收敛笑意,湛蓝眼眸中哪有什么寒冰,只有盈盈秋水,动人心魄。

 

尤里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妖艳剑伙本小姐才不要。”说着扯了走到他身边的勇利的胳膊,一甩衣袖就离开了月下阁。

 

 

 

“尤里,这样不太好吧。”被扯着的黑发青年挣扎不开,只好站在原地不肯再走,“回去吧,维克托还需要我们。”

 

“没事的,他自己有办法脱身的。”尤里轻哼一声,完全都不担心那个被他故意留下的人,“放心啦,我认识他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比你多得多。”

 

无意识的话让勇利迈出的脚步顿住,愣了一下后他转身,甩开尤里的手,朝他们落脚的客栈而去。

 

喊了几声都没吸引勇利的注意力,尤里撇撇嘴,这人突然发什么疯呢。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他慢悠悠地往衙门的方向走去,等奥塔别克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完,和他一块回去吃饭好了。

 

“勇利?”在客栈楼下和克里斯研究到底要怎么助攻的披集眼尖地发现独自回来的黑发青年,他站起身疑惑地问:“勇利,主子呢?”

 

然而,勇利像是没听到似的,沉默不语地走上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隔绝自己和勇利的房门关上,披集傻傻地看了一会儿那扇门,转头问摸下巴思考的克里斯:“他这是怎么了?”

 

“我怎么知道。”克里斯摊手,“我又不是勇利肚子里的蛔虫,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干净整洁的房间只有几件简单的摆设,脸上毫无表情的青年笔直地走到床前,整个人扑在了棉被上。

 

“我真是……”埋在枕头里的声音微弱,但还是能听到深深的无奈,“太得意忘形了。”

 

只是和维克托有了更多的相处时间而已,就天真地认为自己已经认识到那个人的全部。论对维克托的了解,他远远比不上克里斯和尤里。

 

他并不了解克里斯和尤里认识的那位二王子,他认识的只是维恰,或许,他连维恰都不够完全认识。

 

若不是尤里无意的一句话,他都忘了他和维克托之间那如鸿沟般的差距,他现在所认识的维克托,只是维克托想让他知道的一面而已。

 

真正的他,身居高位的他,那样的维克托是勇利完全不了解的。在面对士兵时散发出压迫性气场的银发男人是他完全不认识的。

 

连喜欢的人都不完全了解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说喜欢他呢。

 

勇利的头微微一偏,把棕色眼眸中积蓄的泪水全流进干净的枕头上。


评论 ( 2 )
热度 ( 3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