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画框(BG性转)01

开始自掘坟墓了……不知道能不能在年底的时候填完呢。

楔子

如题目,性转,勇♂维♀,接受不能自己移动鼠标点击右上角,谢谢合作。

关于设定,勇利是15岁的国三生,维克托,在本文中是15岁的俄罗斯美女维多利亚,已经在国际的国标舞比赛崭露头角,是所有人看好的优秀女舞者,给人的感觉就是一朵娇美的高岭之花。

至于其他人,美奈子老师这次不是芭蕾舞老师了是国标舞老师,优子是人妻,三姐妹出来打酱油了。尤里,按照我的预想,13岁,刚踏入青春叛逆期呢~

如果后面还有其他的设定,会再解释的。希望你们喜欢。

——————————————————————————————

第一章

 

吊顶的各种聚光灯毫不吝惜地将暖黄色的灯光铺满舞池,没有灯光的角落里各种各样的声音,拉链拉起的呲的一声,化妆箱合上的喀哒声,鞋跟敲击地面的哒哒声,音响试调的突然响起的让人心惊的高分贝声音。

 

站在搭档换衣服的小帐篷前的黑发少年低着头揉搓自己的手,贴身的燕尾服勒得他挺直了自己的腰背,领口的领结系的有点紧,他想抬手稍稍松开领结,可又担心这个小动作会毁了精心打扮过的造型。

 

躲在小帐篷里换好舞裙的少女拉开拉链,拎着繁复的裙摆钻出帐篷。和头一次参加比赛的少年完全相反,少女完全没有任何压力,所谓的初生牛犊不怕虎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勇利君你觉得好看吗?”

 

“好看。”

 

“我也觉得很好看呢。好期待今天的比赛。”

 

少年沉默不语,对着小镜子画眼影的少女没有注意到少年的紧张不安,雀跃兴奋地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

 

音响调试的时间过去,广播里传出的冷冰冰的女声开始提醒在场的舞者们按照顺序进入舞池。

 

“第一次预选,华尔兹,第一场。”

 

“勇利君,我们该上场了。”

 

“嗯。”

 

两只手交叠在一起,少年牵着少女,舞鞋踏上光亮可鉴的木质地板,鞋跟与地板碰撞的声音就像响在耳边,一步步地往舞池中央走去。

 

黑发少年侧过头,少女化着精致妆容的侧脸在自己的眼前不断旋转变化,渐渐被黑暗吞噬,他转过头,看到自己正朝着不知道通向何方的黑暗走去……

 

“啊——”被梦境吓醒的少年尖叫一声,整个人瞬间从床上弹起,双眼大睁地看向面前不远处的衣柜,张大嘴巴地喘气,像极了一条失水快死的鱼。

 

好一会儿,他回过神来,放下紧紧抓在手中的被子,垂头盯着自己刚用力过猛而泛白的指节,下意识地轻叹一声。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勇利?”门外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紧接着响起的敲门声唤回了勇利的意识,“怎么了?是摔了吗?”

 

害怕家人担心,勇利赶紧从床上跳下来,匆忙地开门,对站在门外担忧看他的宽子歉然道:“抱歉,吓到你了,妈妈。”

 

宽子摇头,眼里的关切隐藏在脸上的笑意背后,“勇利没事就好了,快起来吃早饭。”

 

“好。”

 

 

 

“早上好勇利!”邻居的大姐姐优子开门,看到一身深蓝色传统学生制服的黑发男孩,笑眯眯地打招呼。

 

“早上好,优子小姐。”习惯性地打招呼后,勇利朝优子歉然道:“抱歉我要迟到了。”

 

难得看到乖男孩有一天会睡过头,优子压下眼底的惊讶,笑着告别:“路上小心。”

 

胜生勇利,15岁,今年四月起就是长谷津当地一所国中的国三生。他跑过两旁种植了樱花的马路,朝自己的学校飞速跑去。

 

匆忙地赶到自己的班级,同班的人看到这位班上最老实的男生居然差点迟到都表现出了吃惊,但友好的同学都没有好奇地打探什么,这让勇利稍稍松了口气。

 

国三的课程比起国二的时候更加繁重,放学铃响起的时候,教室里猛地发出了一阵感叹。突然加重的学业让不少人一时间有点接受不能,坐在窗边的黑发青年低头看自己记了满满好几页的笔记,无奈一笑。

 

坐在后桌的男生伸手拍了拍勇利的肩膀,笑道:“勇利放学后还是要去奥川小姐那里帮忙吗?”

 

“嗯,”边整理面前的笔记本和讲义,勇利轻轻点头。从国中开始,他就常常到宽子的好友奥川小姐的舞蹈室帮忙。

 

说是帮忙,其实……

 

天花板连接到地板的镜子前,黑发青年把腿架在镜子前的栏杆上,专注地做跳舞前的柔韧训练。

 

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棕发美人慵懒地打个哈欠,“勇利你来了啊。”

 

“美奈子老师下午好。”乖乖男孩转头看向教导自己的国标舞的美女老师,认真地向她问好。

 

美奈子一边走进勇利,边摆手说:“我说很多次了,不用这样的。”

 

她停在勇利身前大约三步的距离,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张宣传单,递到勇利面前:“你想参加吗?”

 

彩色的宣传单上印着“天平杯”三个字,只看了一眼,勇利就想到今天早上的那个梦。两年前的天平杯上的自己,那个延续到现在的噩梦。

 

停下动作,勇利接过美奈子给自己的宣传单,棕眸里只有宣传单上“天平杯”三个字。

 

“勇利?”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一脸呆滞,美奈子不由得有点担心。对这个学生,美奈子是十分喜欢但有时候总会为他担忧。

 

回过神来的男孩一脸发现自己失态后的羞窘,抱歉道:“抱歉我刚才走神。”

 

眼帘微垂,美奈子故作轻松地笑道:“反正你现在也没有搭档,那就不要去参加。”

 

“我听老师的。”勇利没有再说什么,把手中的宣传单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多少猜到勇利刚才失神的原因,美奈子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了,拿出教师的样子,指点起勇利的动作。

 

 

 

挂在舞蹈室门上的风铃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打开的门缝里钻出三个脑袋,美奈子回头,就看到熟悉的三个小鬼。

 

“美奈子小姐,晚好!”西郡家的三姐妹整齐地问好。

 

看到这三个可爱的小女孩,美奈子很自然地流露出女性慈爱的一面,“晚上好,又是来帮忙传话的吗?”

 

西郡空挧流点头,看向还在练习基础步法的勇利,小声地问:“勇利还没好吗?宽子阿姨让我们来叫勇利回去吃晚饭。”

 

西郡家正好是勇利的邻居,优子就是西郡家的女主人。这三个可爱的孩子时常过来舞蹈室这边帮宽子传话,叫因为练习而忘了吃饭的勇利回家。

 

美奈子摇头,说:“可能是因为我今天给他看了宣传单的缘故吧,今天的勇利练习得格外认真,估计他自己都没有想停下来的打算。”

 

“宣传单?”流谱踮着脚看向桌面上的彩色宣传单,疑惑地问,“这是什么比赛的吗?”

 

指节修长白皙的手拿起宣传单,方便几个孩子看到这上面印着什么。这三个孩子还在读幼儿园,美奈子觉得她们可能看不懂,解释道:“这是天平杯的宣传单。”

 

“哦,就是那个勇利参加两年都没有拿到名次的比赛?”流丽最先想起,以前在舞蹈室玩的时候,她们就央求过美奈子讲勇利的励志故事。

 

见美奈子点头,空挧流好奇地问:“勇利今年参加吗?”

 

“可能不会参加,毕竟都没有搭档。”说起搭档,美奈子忍不住叹气。原先和勇利搭档的奏子在今年因为搬家离开了长谷津,两人的搭档关系就就此结束。

 

在奏子离开之后,美奈子私下问过勇利,男孩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难过,反而一脸愧疚,说:“奏子很厉害,跟我在一起太委屈他了。”

 

两年的搭档,却没有拿到任何比赛的名次。如果不是奏子要搬家离开,勇利自己也有打算和奏子解除搭档关系,因为他不想拖累了有极好天赋的女孩。

 

四个人看着在木质地板上起舞的男孩,同时摇头叹息。

 

突然,流谱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转头问美奈子:“美奈子小姐,要是勇利有搭档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去比赛了?”

 

闻弦歌而知雅意,美奈子眉头一挑,问:“你们要帮勇利找搭档?”

 

“嗯,”流谱点头,说:“勇利跳的那么好,就应该跳给更多的人看看,妈妈一直都这么跟我们说呢。”

 

一旁的流丽抢话:“而且,跳舞也是勇利的梦想啊。”

 

“真是难为你们有心了。”美奈子伸手揉了揉三个孩子的脑袋,“但是你们有什么办法呢?”

 

“嘻嘻!”确定要帮勇利之后,心灵相通的三胞胎只是一个眼神就完成了一场小小的交流,空挧流拿出手机,笑道:“用这个啊!”


评论 ( 34 )
热度 ( 20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