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画框03(BG性转)

前文链接:第二章

如题目,性转,勇♂维♀,接受不能自己移动鼠标点击右上角,谢谢合作。

这次有点长了……一个不小心写多了

————————————————————————————

第三章

 

缓过神后的黑发少年认命地听从宽子的命令,把空着的宴会厅收拾出来,在维多利亚还没离开温泉前把放在走廊的行李全都搬到了准备给维多利亚的房间。

 

“哇~”一声小声的惊呼响在身后,跪趴在地上休息的少年转过头,看到少女正用毛巾擦着长长的头发,“这是我的房间吗?”

 

“暂时让你住这里了,”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动作不雅,勇利赶紧调整姿势,说:“维多利亚,我有话要跟你说。”

 

娃娃脸上浮现不符合年龄的严肃让维多利亚在嘴边的调笑说不出口,她靠在门边,手上的动作没停,“怎么了?”

 

“你明天就回俄罗斯,”勇利仰头对上维多利亚的眼睛。虽然自己的私心是希望维多利亚能留下来,但在冷静之后,他还是觉得一个女孩子远走他乡真的是太不好了。

 

预料到勇利会说这样的话,维多利亚随手把毛巾放在离门口最近的行李箱上,走到勇利面前蹲下来,笑道:“看上去跟视频里的勇利又有点像了呢~”

 

故作出来的成熟和隐藏在话语后的强硬,这些都跟她在视频里勇利的动作上一点点地看到了。

 

“我很好奇,勇利要是能和我搭档,会有怎样的舞蹈呢,勇利你就不期待吗?”边说话的同时,维多利亚抬起手,轻轻地触碰勇利那还有婴儿肥的脸颊。

 

葱白修长的手指上带着的温泉的温度烫得勇利想躲开这样的碰触,他的身体也确实做出了反应,整个上半身急速后仰,但勇利低估了自己的平衡能力,躲开维多利亚的手的同时,自己摔在榻榻米上。

 

“疼……”后脑勺狠狠地和地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神经末梢传递的疼痛让黑发少年的眼角有了应激性的泪花。

 

知道自己玩得有点过了的维多利亚歉然道:“勇利你没事吧?”

 

“还好,”揉揉发疼的后脑勺,勇利看着在自己上方的女孩,对上那双比蓝宝石还要璀璨的眼睛的瞬间微微失神。

 

棕眸里的自己就陷入琥珀中动弹不得的小动物般,维多利亚轻笑一声,手捏住甚平的衣角,往上掀开,“哇!”

 

突如其来的凉意和维多利亚的惊呼让勇利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想要把衣服拉回去,维多利亚站起身,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对坐在地上整理衣服的勇利说:“看不出来,勇利是完美的舞者身材呢~之前在视频里我还觉得勇利有点胖的。”

 

“哪里胖了!”拥有易胖体质的少年一听到胖这个词就紧张,作为舞者,身材的管理十分重要,他可一点都不想跟个啤酒桶似的在舞池里滚来滚去。

 

少女调皮地围着勇利转了一圈,手指时不时在勇利的身上戳几下,“腿上的肌肉还有点差劲呢…勇利的臀部怎么比我还要挺?…脸圆圆的,看上去好可爱~”

 

被戳的炸毛的少年瞪眼前笑得没心没肺的少女:“维多利亚,男生是不能用可爱来形容的!”

 

“哈哈哈哈,我最喜欢勇利的腹肌了,薄薄的,但是很有力量感呢~”维多利亚诶听进勇利的话,边笑边往门口走,“我去试试宽子阿姨的手艺了~”

 

房间里剩下勇利一人的时候,他才猛地回神,刚才和维多利亚说的正经事被少女岔开了话题,到后来他都忘了。

 

小大人般地叹一口气,维多利亚应该是短时间都会在这住下了。勇利回头看看满地的纸箱,转身离开了房间。

 

要跟爸爸说一下买张床的事,维多利亚肯定不能习惯睡榻榻米的。

 

少年边盘算要添置的东西,手不自觉地按上自己的腹部,隔着布料无意识地摩挲了几下才放下手。

 

 

 

“呦早啊,”坐在勇利后桌的凉太友好地朝勇利打招呼,看到棕眸下的青色是不怀好意地笑道:“勇利你昨晚做了什么啊?黑眼圈好明显。”

 

“睡不着。”少年无精打采地趴在课桌上,萎靡地说。只要一想到房间隔壁就是自己年少时的崇敬时,勇利就按耐不住越来越快的心跳,一整个晚上都在纠结要不要邀请维多利亚成为自己的舞伴。

 

凉太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勇利的肩膀,暧昧地说:“我能理解的,男人嘛……不过勇利你能告诉我你看的是哪位?苍井?”

 

“凉太你想到哪里去了!”听出话里不对的少年赶紧出声否决了凉太的那些想法。

 

一如往常般地上完课,勇利和同学道别,拎着书包赶到了美奈子的舞蹈室。

 

舞蹈室所在的是一栋比较老的写字楼,站在楼道能听见舞蹈室的玻璃门掩盖不住的音乐声,勇利站在门口的阴影里,通过玻璃看着在木地板上翩然起舞的银发少女。

 

热情洋溢的桑巴舞曲萦绕在这个舞蹈室里,少女脚上的高跟鞋随着音乐的节拍不断变换步伐,鞋跟与地板敲击的声音混合在乐曲中,和谐完美。

 

这就是他那年夏天看到的少女,飞舞的银色长发,如花朵盛开的裙摆,和少女绝美脸庞上的优雅微笑。

 

眼前的人,即使在这样简陋的舞蹈室里依旧如钻石般闪闪发光,而自己呢?勇利低头看自己的鞋尖,一个随处可见的国三生,没有出色的样貌,没有优秀的舞技,没有讨喜的性格,他适合成为维多利亚的舞伴吗?

 

他应该留下她吗?

 

风铃清脆的声音似乎响在耳边,勇利抬头,对上维多利亚疑惑的目光,“勇利你怎么站在门口呢?”

 

“啊没事。”少年躲开维多利亚探究的视线,加快步伐往换衣间走去。

 

一旁安静看着的美奈子猜出勇利的心思,这个学生好学谦虚,但就是太没有自信了。

 

棕发美女歪头想了一会儿,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她就不信她撮合不了这两个人。

 

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美奈子坐在桌子前,端着老师架子地说:“勇利,过来。”

 

“美奈子老师,是怎么了?”少年走过去,看到桌面上的天平杯宣传单。

 

美奈子的手指按在宣传单上,“既然维多利亚来了,我就替你报名参加天平杯了。”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少年吃惊地看着自己的老师,结巴地说:“老、老师你怎么可以自作主张啊!而、而且,维多利亚也……”

 

“我同意了。”猜到勇利要说什么,维多利亚放下水杯的同时开口道。

 

她看向惊讶不知所措的少年,脸上的笑容里满是玩闹的情绪,“看上去很好玩呢~而且可以和勇利一块跳舞啊。”

 

“可是……”勇利的话还没说完,美奈子打断他说:“舞蹈的编排这你不用操心,老师包了。你们只要好好练习就好了。”

 

怕勇利还要反抗,美奈子最后说道:“报名表我已经交上去了,勇利你就认清现实吧。”

 

“我可不可以放弃比赛?”

 

“你敢这么做的话我就让宽子一辈子都不要给你吃猪排饭。”看着美奈子脸上用力过度的“和善”的笑容,勇利只是这次美奈子老师是一定要自己参赛了。

 

观察了勇利脸上的表情,从那微微鼓起的脸颊美奈子就知道少年是妥协了,她拿起宣传单,说:“天平杯的初选是华尔兹和探戈,二次预选是狐步舞和快步舞,准决赛和决赛是四项综合,维酱有问题吗?”

 

见维多利亚摇头,美奈子放下宣传单,看了看勇利又看了看维多利亚,微笑说:“那今天就练习华尔兹。”

 

练习的华尔兹音乐响起,站在舞蹈室中央的少年局促不安地看着面前的少女,在美奈子不断地催促下,他抬起双手,腰杆在姿势摆好的瞬间绷紧。

 

在家里的影响下跳了很多年舞的挑剔大小姐在看到勇利的姿势时眼睛里流露出了赞赏,是如教科书规定般的标准姿势,一看就是经常练习华尔兹呢。

 

她微笑地上前一步,右手与勇利的左手握在一起,在勇利的右手放在自己背后的同时,她的左手并拢搭在勇利的左手臂上,右腹自然地贴近勇利的右腹,侧头看了一眼在腹部紧贴瞬间就浑身僵硬的少年一眼,维多利亚嘴角勾起一抹玩笑,“我可是把自己交给你了哦勇利~”

 

“啊、那……”勇利不敢对上维多利亚的眼睛,生怕让少女看出他的窘迫,努力地想投入到练习之中,“那就基础练习。”

 

说完他按照自己练习时的习惯,左脚迈出了一步。

 

身体的五个接触点都在向维多利亚传递出勇利的动作,她脸上没有一丝一毫地慌张,自然而然地跟上了勇利的舞步。

 

“唔……”靠在压腿用的栏杆上,美奈子摸着下巴看着两人渐渐进入状态的练习,小声地嘀咕一声:“勇利这次可是捡到便宜了。”

 

只是简单的基础练习,勇利以为头一次搭档的两人一定会出现一些违和感,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却觉得他和维多利亚之间的一体感特别好。

 

棕眸微微一动,下一步,他改变了自己的步伐。

 

“咦,这不是之前我给勇利和奏子编排的动作嘛,”看出勇利不再使用基础舞步的美奈子小声惊叹,看了两人之间越来越熟稔的舞步和配合,她脑海中灵光一闪,拿起遥控器按了一下。

 

原本的3/4拍的华尔兹舞曲突然切换成了2/4拍的探戈舞曲,勇利的动作停住了片刻,从镜子里看向始作俑者奥川美奈子,美奈子晃晃手中的遥控器,说:“继续啊,我看看你们能配合到什么程度。”

 

“抱歉,”勇利低头看还保持着微微后仰姿势的少女,提醒道:“我要改变步伐了。”

 

“勇利想做什么都可以哦,我说了我把自己交给你了啊。”维多利亚微微一笑,完全不介意舞步的突然改变。

 

摩登舞的探戈不同于阿根廷探戈,带有一种隐藏在中规中矩背后的热情。脚下不断加快的步伐,左右脚随着节拍不断地改变落点,动作定住的刹那甩头,维多利亚偷偷瞟了勇利一眼,脑海里只剩下甩头事勇利脸上狂野的表情。

 

勇利的探戈,表情满分,但是动作……维多利亚内心忍不住想吐槽勇利真的太放不开了,有些动作完全都没做到最好。

 

欣赏完探戈,美奈子再次按下遥控器的按钮,乐曲的风格再次改变,勇利听了一个小节,4/4拍,乐曲舒缓,当下判断是狐步舞。

 

他迈开一步,在前进中不动声色地转换了脚下的舞步。

 

舞龄比勇利长得多的维多利亚自幼时就练会了一个特技,她的身体跟她的思想是可以不同步的。身体会条件发射般地跟着勇利的步伐做出相对的反应,而她此刻的脑海里,却是在评价勇利的摩登舞。

 

华尔兹还不错,能感觉到勇利在华尔兹上下的功夫很多,而探戈比起华尔兹逊色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勇利的短板,至于现在的狐步舞,她能感觉到一种流畅感,悠闲从容,平稳大方,还是很不错的。

 

在转头看向美奈子的时候,维多利亚调皮地朝美奈子眨了一下眼睛,而接收到维多利亚信号的美奈子是十分上道地第三次按下按钮。

 

同样的4/4拍,但舞曲的风格跟之前有明显的不同,富于激情的音符似乎都在身体周围旋转,勇利在乐曲响起时就猜到是快步舞的舞曲,没有停顿地在舞步变化中切换到了快步舞模式。

 

急速地前进,他和维多利亚的舞步在乐曲的渲染上变得轻快灵活,两人在木地板上跳跃移动,脚步变化的速度跟之前的探戈比起差不多。

 

也许是因为快步舞曲的欢乐气氛,又可能是因为勇利脸上自然流露地笑容,维多利亚停止了对勇利的舞蹈的评判,脚尖用力,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一曲快步舞中。

 

这次美奈子没有再按下遥控器上的任何按钮,等到那两人酣畅淋漓地跳完这一曲快步舞,她体贴地把毛巾拿到两人面前,好奇地问:“维酱,你怎么看?”

 

“华尔兹最好,快步舞和狐步舞其次,探戈最差。”少女言简意赅,句句直击重点。

 

听完维多利亚的话,美奈子不着痕迹地点头,总结道:“勇利你自己最近在探戈上下点功夫,快步舞的节奏把握不错,但步子要是能在干脆利落会更好。”

 

“至于维酱,”美奈子看了一眼少女的右脚,“今天的练习量也够了,在一旁休息吧。”

 

“谢谢老师。”维多利亚乖巧地道谢,转头看还在反省自己刚才练习中的错误的少年,伸手戳了戳勇利的脸颊,说:“我很喜欢和勇利搭档哦~感觉很不错呢。”

 

犹豫一下,勇利转头看少女,郑重其事地问:“维多利亚,你真的愿意当我的舞伴?”

 

“我说过了啊,笨蛋勇利,我可是把自己交给你了哦~”少女好笑地使劲戳勇利的脸颊,“难道勇利不想要我?”

 

“怎么可能!维多利亚你是那么好!”看到少年急忙摇头的样子,维多利亚笑出声,说:“既然勇利没有拒绝我,那我就是勇利的舞伴了啊~”

 

“能当勇利的舞伴,是我的荣幸才对啊。”


评论 ( 37 )
热度 ( 13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