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四十章

让等小王后更新的小可爱们久等了,其实是一直在想要用怎样的方式写他们定情的。纠结好久才定下这个方案的。

因为最近各种事情,我就不打维勇tag了,暂时改用了另外一个tag。

希望你们看的开心。

前文链接:第三十九章

——————————————————————————————

第四十章  定情

 

皎洁明月悄无声息地爬上西头,安静祥和地欣赏红尘中的繁华热闹。

 

站在人群中看完一出杂耍的维克托失去了对杂耍的兴致,转头对身边紧紧牵着他的手的勇利说:“勇利我们去别的地方怎样?”

 

“好啊,”黑发青年没有多问一句什么,只是把人拉到他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替维克托挡去周围人的推挤。

 

钻出人群,两人携手慢悠悠地走在青石板路上,看到小老头摆的套圈游戏摊子,玩心大起的美人赶紧上前,十个套圈套中了周围小孩子们看中却一直套不中的小玩意。

 

“仙女姐姐好厉害!”拿到心仪的白瓷兔子的女孩仰头,开心笑道:“谢谢仙女姐姐。”

 

伸手揉揉女孩的发髻,被女孩的笑容感染的美人嘴角漾开一抹明媚浅笑。

 

偷偷给小老头塞了一块碎银子作为安慰费用的勇利转头,伸手牵起维克托的手,半调侃道:“仙女姐姐,我们走吧。”

 

听到这称呼,维克托失笑:“勇利你是在笑话我?”

 

“我是在赞美你。”

 

抱着白瓷兔子的女孩看看一身宝蓝长裙的银发美人,又看看一身朴素的黑发青年,笑嘻嘻道:“哥哥你可要好好待仙女姐姐哦,娘说要是亏待了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就要飞走了。”

 

“你这小丫头怎么知道这么多啊!”没想到会被一个七岁的女娃娃教育,勇利哭笑不得,想解释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好。

 

女孩没听出来勇利话里的调侃,只当是赞美,骄傲地一甩身后的麻花辫,一脸神气。

 

 

 

月白长袍的金发男人朝路过的美人送了一个电眼,把人迷得神魂颠倒,忘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疑惑——这么帅的人为什么要躲在墙角?

 

披集转头的瞬间就看到克里斯脸上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好笑道:“公子你就带上面具,这样不就少了很多麻烦。”

 

克里斯嫌恶道:“我拒绝大头娃娃面具。”

 

蹲在墙角的美奈子扬了扬手臂,说:“你们安静点!”

 

不想惹一个大夫不愉快的克里斯扬天望月叹息,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到底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啊!他不就是和美奈子还有披集看了一会儿杂技,恰好看见了人群中的维克托和勇利,之后他就莫名其妙地被美奈子拉进了偷窥小队,而且,披集这个混蛋还被策反了……

 

堂堂的冰之国贵公子之首,居然沦落到躲墙角偷窥一对小情侣,这世道啊……

 

“要我说,看雷奥和光虹也不错,或者看看尤里和小冰山嘛,干嘛看这两人。”克里斯实在不想站在这里看那腻歪在一起的两人,这个口味的狗粮一路上他吃的太多了,十分想要换口味。

 

美奈子瞥了克里斯一眼,说:“勇利是我的人,肯定看勇利啊。”

 

眼力很好的披集看到了一个贴近维克托的小破孩正要伸手摸维克托挂在腰间的荷包,激动地小声说:“快看!勇利要当英雄了!”

 

“哪里那里!”美奈子赶紧转头认真地盯着小摊子正在试吃蜜饯的两人。小破孩的手还没摸到维克托的荷包,就被勇利一把抓住,提了起来。

 

“哇哦,勇利好有男人气概!”披集赞叹一声,“这动作跟话本子里差不多了。”

 

没兴趣观看但听见披集的话还是忍不住要回嘴的贵公子开口:“披集你少看点尤里的话本子,那种全是无聊的幻想。”

 

“尤里的话本子还是你找给他的,奥塔别克都跟我说了。”披集斜了克里斯一眼,“你评论的可是你的品味。”

 

“那是因为,”克里斯停顿了一下,解释道:“我又不可能拿维克托的话本子给尤里,会教坏那孩子的。”

 

“哎呀,他们走了。”美奈子小心翼翼地探出身子,头也不回地对身后两人说:“你们快跟上。”

 

两位尽职的保镖赶紧跟上美奈子的脚步,跟在维克托和勇利的身后,一路吃各种静安县的特色小吃,看精致明亮的花灯,混在人群里随意地猜几个灯谜。

 

“他们要走到哪里啊。”美奈子打了一个哈欠,她可是老人家,熬不了夜的。

 

蹲在树上的少年探查完对面的情况,如豹子般从树上下来,说:“他们上了一艘画舫。”

 

躲在树后的棕发美人大手一挥,“跟上!”

 

“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租画舫。”披集晃了晃自己瘪瘪的荷包。

 

彻底认命的克里斯叹气,说:“走吧,我有钱。”

 

静安县的城墙边有一条自然而成的护城河,默默无闻地环绕了半个城,守护城里朴素单纯的人们。

 

此刻的护城河上灯火辉映,成百上千盏各式各样的花灯散落在河面上,明亮的暖黄烛光把护城河点缀得恍若梦境。

 

华美的画舫慢悠悠地在河面上荡漾,谁也不知道画舫最终的终点是哪里。

 

蹲在船头的维克托一手扯着衣袖,露出一节白皙胳膊,正要捞起一盏似乎黏在画舫上荷花灯。

 

站在他身后的勇利赶紧出声阻止维克托:“不能捞。”

 

“为什么?”蹲在地上的美人半转过头,仰望身后的青年。

 

湛蓝如天山冰湖的眼睛里安静地流淌着头顶月光,只对上一眼,勇利就觉得自己的魂魄被这双眼睛勾走了。

 

定了定神,勇利解释道:“花灯上承载了放灯人的愿望,花灯会通过这条河,把愿望告知上苍,如果被人捞起,愿望就不能传达出去了。”

 

“原来还有这种规矩啊。”维克托收回手,“可是,真的好美。”这一片灯海美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碰,触碰脆弱的彩纸保护的暖黄烛光,证实一下是梦境还是现实。

 

黑发青年弯下腰,伸手到银发美人的面前,笑道:“回船舱吧,外面冷。”

 

“好。”两手相握,维克托被勇利一拉,轻松地站起来,还没站稳,画舫晃荡一下,神助攻了一把,把银发美人送进黑发青年的怀里。

 

周围的一切似乎静止,饶是聪颖过人的王子殿下,也不知道是该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吃勇利的豆腐还是要装装矜持(作者补:维克托是当女孩子当久了,暂时忘了流氓本性而已。)

 

离这艘画舫不远处的另外一艘华丽的画舫上,趴在船尾的美奈子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压住欲脱口而出的尖叫,睁大眼睛地盯着画舫上拥抱在一起的两人。

 

看到这一幕的披集小声嘀咕道:“勇利你快上啊,这种机会不上就不是男人。”

 

耳尖的棕发美人一听这话,立马转头反驳道:“勇利可是货真价实的爷们。”

 

少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点头说:“嗯我赞同奥川大夫的话。”

 

悠闲自得地走出画舫船舱的白衣贵公子一见不远处亲吻的两人,果断地抽出腰间折扇,啪地一声打开后挡在眼前,淡定吐槽:“真是辣眼睛。”

 

等那两人腻歪够了,美奈子左手揪住右手的衣袖,嘀咕道:“勇利怎么还不拿出那东西啊!这么好的机会。”

 

“什么东西?”披集眨眼,一脸疑惑。

 

见多识广的贵公子一眨眼,猜测道:“秘药?”

 

美奈子送给克里斯一个“你满脑子都是什么奇怪东西”的大大白眼,解释道:“前几天勇利找我,说要送个东西给维克托,问我送什么好。”

 

对送维克托东西十分上道的克里斯立马说:“送话本子啊,还是那种市面十分少见的话本子。”

 

这次,披集和美奈子两人都送给了冰之国第一贵公子一个大大的白眼。

 

清清嗓子,美奈子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我就教他送东西要投其所好,说了很多,也不知道他折腾了一份怎样的礼物。”

 

“奥川大夫你不知道?”

 

棕发美人点头,她没有兴趣去察看勇利的隐私,但其实她还是很好奇的。

 

完全不知道被偷窥的两人四目相对,安静片刻后维克托率先打破沉默:“勇利居然也会主动啊~”

 

“男人就应该主动,”勇利撇过头,干巴巴地补充一句:“美奈子老师教的。”

 

天知道他刚才是被维克托的眼睛诱惑了,才做出这样以下犯上的事情的。

 

借着今晚温柔的月色,维克托好好地欣赏了勇利羞窘的表情,满足地笑道:“今天就到这里,我们回客栈休息吧。”

 

“等一下。”听说要回去,勇利就忘了此刻的尴尬,阻止道。

 

可对上维克托疑惑的目光,左手只能来回摸着腰带,半天说不出理由。

 

“勇利,到底怎么了?”

 

“那个……”犹豫了一会儿,勇利的左手垂下,紧紧地握成拳头,郑重认真地说:“我有东西要给你。”

 

说着他的右手在维克托面前摊开,一枚象牙骨骰躺在勇利的掌心,骨骰染上了勇利紧张的汗水,在月色下微微发光。

 

愣神了一会儿,维克托拿起骨骰,近半个拳头大小的象牙骨骰上,每一面都被打磨光滑,上面的点数在象牙的白的衬托下,鲜红欲滴。

 

“这是……”手指摸过上面的点数,凹凸感从指尖传递到心脏,“红豆?!”

 

“嗯。”勇利注意到,在自己承认的那一刻,维克托的眼神突然就变了,激动、兴奋、喜悦,似乎每一种都有一点。

 

手指眷恋地摸过骨骰的每一个面,拂过上面的每一颗安进去的红豆,维克托注视着勇利,湛蓝的天山冰湖荡漾开一圈圈涟漪,“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棕眸里的羞涩情意被月光点亮,“因为知道才送你的。”

 

“你……”想问问对面那人是什么意思,但没想到会看到维克托那双动人心魄的眼睛里涌出晶莹。银发美人伸手抱紧勇利的脖子,头抵在勇利的肩上,没有变音,用自己本来的声音说:“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一样的喜欢你。”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已知。

 

今夜的月色真美。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