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画框04(BG性转)

前文链接:第三章

如题目,性转,勇♂维♀,接受不能自己移动鼠标点击右上角,谢谢合作。

——————————————————————————————

第四章

 

春末的樱花逐渐凋谢,初夏的热风钻进了生活的间隙,黏腻的汗水顺着肌肤缓缓流下。

 

“东方这么快就热了!还不如俄罗斯呢!”用周围人听不懂的话语抱怨长谷津这令人不舒服的天气,说话人拖着行李箱,朝着事先调查过的目的地而去。

 

 

 

“好了,休息时间到了。”美奈子拍拍手,示意正在练习编排好的特别动作的两人可以停下了。

 

美奈子的话就是解封勇利的咒语,一句话就让绷着神经埋头只知道练习的勇利瘫倒在地上,双手撑在身后,仰头大口喘息。

 

维多利亚也是累得不行,双手撑腰,忍不住抱怨自己的新搭档:“勇利你是怪物吗?体力怎么这么好!”

 

开始训练到现在,维多利亚看着少年几乎没怎么休息地一直在熟悉特别编排的动作,把一向懒散的大小姐刺激得跟他一块练习了快两个小时。

 

勇利的体力怎么就这么好呢!她的前几任搭档都没这么好的体力。

 

休息得差不多的少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半天支吾了一句:“我也就这点比较好而已。”

 

“什么叫比较好啊,是超级好!”客观来说,勇利的体力是绝对能支持他参加完一场国标舞的比赛的,而且是能一直参加到决赛的那种。

 

想到这,维多利亚有些好奇,“勇利你明明是那种可以坚持到决赛的体力,但是为什么就是没有到决赛呢?”

 

在国标舞的规则中,预赛、初赛、复赛,半决赛和决赛都是连续进行的,有些体力太差的舞者即使有很好的技术,但在后面的准决赛和决赛上体力不支,表现出来的舞蹈也是会大打折扣的。

 

而以勇利的体力,他应该是那种到决赛还能挺直腰杆保持所有动作的美感的人,能坚持到最后的人怎么说都有可能拿个名次,最起码也可以有个优秀奖吧。

 

但,维多利亚私下问过美奈子,确定了勇利到现在为止连一个优秀奖都没有拿过。

 

被问到这个问题,勇利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情况。的确就跟维多利亚所猜想的那样,勇利的体力是可以坚持到最后的,但——

 

“从复赛开始,勇利就会一直紧张,然后不断地出错。”美奈子见勇利一直不解释,忍不住代替他说。

 

两年前勇利和奏子开始参加比赛到现在,基本上只要到过了两次预选,进入复赛之后,勇利的舞步就会开始出错。

 

去年的天平杯上勇利的表现是最好的,但在半决赛上,一个失神,差点和另一组选手撞在一起,结果是没出什么事,可在比赛的时候,舞者是不可以停下脚步的,而勇利这组就因为这个失误停下了脚步。

 

这个大大的失误就让勇利和奏子无缘决赛,跟优秀奖擦肩而过。

 

也是因为这次比赛,勇利才觉得自己对不起搭档奏子,想要和奏子解除关系。奏子肯定是比不上维多利亚这位国标小仙女的,但再继续和自己的搭档关系,只会影响奏子的发展。

 

“那之后,奏子因为家里关系搬家,不能留在长谷津,才和勇利解除了搭档关系。”想了想,美奈子还是没说出那时勇利的自责。

 

维多利亚点点头,“原来如此啊。”

 

“哼!”一声冷哼从推开的门后响起,站在阴影中的人缓缓走到灯光之下,一头金发闪烁耀眼,祖母绿的眼睛满是轻蔑不屑,精致的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你选的新搭档真是连垃圾都不如。”

 

“尤里·普利塞提,”大小姐的嘴角勾起,脸上的笑容甜美可爱,却让金发少年警惕,“你再说一遍。”

 

站在一旁的勇利看了看维多利亚,又看向正和维多利亚对峙的少年,愣了一会才想起来这人是谁:“尤里·普利塞提?维酱你的ins里的那个少年组的冠军?”

 

他勉强记得在维多利亚的某一次ins上有和这个少年的合影,从照片和配文内容看,这人就是当年国标舞的少年组冠军。

 

“哼!”少年低哼一声,直接走到维多利亚面前,冷着一张脸说:“维多利亚·尼基福洛娃,你该跟我回去了!”

 

“我拒绝。”维多利亚的回答干脆利落,转身走到勇利身边,挽着勇利的胳膊笑眯眯地说:“我要和勇利在一块。”

 

“哦,”尤里丢下肩上的豹纹背包,松着右手手腕的同时说:“那我把人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话,你就没有搭档,可以跟我回去了。”

 

看尤里那一副不良少年的架势,美奈子赶紧挡在勇利面前,轻咳一声,拿出大人的样子说:“舞蹈室里禁止打架。”

 

“就是就是!”西郡家三胞胎一人提着一个便当盒走进来,流谱一副小大人样地说:“你刚才才吃了勇利妈妈做的炸猪排盖饭,现在就要揍勇利,这是不对的!”

 

“嘁。”尤里放下手,不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跟探照灯似的,来来回回地在维多利亚和勇利的身上来回扫视。

 

尴尬的场面总要有人来说点什么缓和一下,很有自觉的成年人赶紧转移了话题,“你们三个来做什么?”

 

流丽很有眼力地接下美奈子的话:“宽子阿姨让我们过来送便当。”

 

“顺便给尤里奥指路。”空挧流补充了一句。

 

“不许叫我尤里奥!”话里的名字让尤里的脑海里闪现出今早遇到的各种或尴尬或愉快的事情。

 

在确定了维多利亚偷跑到长谷津之后,他用自己所有的零花钱准备了这趟旅程,学着维多利亚买了张机票追了过来。

 

对照手中的地图索引,坐上晃晃悠悠的电车,头次独自出门的少年最终迷失在了电车站出口,和车站门口的雕塑对视。

 

之后,尤里想感谢一下这座雕塑,指引他走到商店街,买到了一件超级酷的衣服。

 

想到这他的手悄悄地扯了扯T恤的下摆,新买的有老虎头的衣服很适合现在的日本天气呢。

 

“尤里奥这个名字是谁帮你起的?”维多利亚注意到空挧流话里的新名词,好奇地追问三胞胎。

 

流丽想了想,告诉蹲在她面前的维多利亚:“是真利姐姐起的,因为她发现了尤里的名字和勇利的名字是一样的念法。”

 

兜兜转转了半天,他找到了维多利亚新上传的ins上的那家温泉旅馆,不过很可惜,维多利亚不在。

 

而且,尴尬的是,他的肚子在最不适宜的时候发出一声饥饿的声音,把接待他的宽子逗笑了,赶忙做了一碗在尤里看来是味道不逊色于最钟爱的皮罗什基的炸猪排盖饭。

 

从三胞胎那了解完尤里在旅馆里被热情招待还被起了新名字之后,维多利亚眨巴着眼睛,仰头看面前的少年,说:“既然体验了一会独自旅行,你过段时间就回去吧。”

 

“凭什么!”少年像只炸毛的猫般跳起来,“我要带你回去。”

 

“可是我暂时不能回去,我和勇利报名参加比赛了。”

 

“哈?你要参加比赛?和这个菜鸟新人?”少年嗤笑一声,“维多利亚,你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解除和格奥尔基的搭档关系后就跟我组的。”

 

少女湛蓝的眼睛就如纯粹干净的冰泉,看得尤里透心凉,“你……你这个混蛋难道忘了?!”

 

“我都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这个事情。”完全不记得的大小姐理直气壮,丝毫不知道自己伤了一颗少年心。

 

金发少年气得指着少女的鼻子,脸上的表情扭曲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说:“就算你忘了,但你也是先答应了我了!不能和这个菜鸟组合。”

 

“勇利才不是菜鸟!”维多利亚回身挽住勇利的胳膊,像在炫耀自己最宝贝的玩偶一般,说:“勇利可是相当厉害!”

 

见识过尤里和勇利的舞姿的少女很肯定,只要勇利改掉他的小缺陷,他绝对是个比尤里这种天才舞者还要出色的舞者。

 

而且,在维多利亚眼里,勇利也是一个很有天赋的舞者。他只是一块还没开发的璞玉。

 

“嗯咳。”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看了一会儿热闹的美奈子轻咳一声,“勇利,维酱都要被抢走了,你就不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要说什么呢?

 

沉默地当了长时间的盘观者的黑发少年想了一会儿,小声地说:“那个,我想吃饭了。吃完饭再说吧。”

 

即使这个时候说这种话很尴尬,但勇利也想说出来,也许这顿饭吃完,维多利亚就要尤里带回俄罗斯了。

 

勇利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自信能让维酱留下来,不选择比他优秀出色作为舞伴,即使他很想和维多利亚再一块多吃几次炸猪排盖饭。

———————————————————————————————

题外话,内容上跟《舞动青春》动漫上的一些设定是有区别的,像天平杯的比赛时间啊,还有一些小细节上,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评论 ( 22 )
热度 ( 1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