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2017.12.08

校门口的小吃街今天被拆掉了,官方行为,说是违章而且路的使用权不是村里的现在是官方的了,我要天天吃食堂了。

今早九点多下课去小吃街找早饭吃,一整条路上冷冷清清的,几乎都在收拾东西,准备搬走或者离开不再回来。

突然就想到每年的除夕夜。

家里到年末都会卖年货赚点钱,这样过年的时候才能给我发红包。稍稍懂事起就会跟在父母身后,在每年年末的时候帮忙卖年货。

去年我开始写《冰大》的时候,就是在卖年货的空闲时间一点点码的,越临近过年,店就会开到越晚,一般都是晚上十一点多关门。这个时间点街上都没什么人,冬天的时候站在街上特别冷清。

但,比不上除夕那天下午五六点的时候。

店面附近有一个菜市场,除夕那天早上格外热闹,到下午二三点的时候人开始少。我蹲在门口,看街对面的店面一家家开始关门,菜市场门口停的私家车一辆辆开走,整条热闹的马路上车流渐渐稀疏。

每当那时候就会感慨,一年又过去了。

今年倒是格外早就感觉到了。早上走过校门口的小吃街的时候,真觉得这个冬天很冷,2017年就要这么结束了。

然而自己还是这么碌碌无为,在成为一个糟糕的大人的路上奔走着,真是……


今年的冬天很冷,还是多穿点衣服保暖吧。

评论 ( 4 )
热度 ( 1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