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他(性转BG) 勇利篇 1

我用金鱼的混更……金鱼对不起了。

勇利和维酱的日常,也算是番外啦~

金鱼肥猫:

阅读须知:

1.本文为 @雨御Missing 所写之《花与画框》的番外,小飒,我把维酱跟勇利的日常写出来啦!

2.本文为性转BG,勇利♂维克托♀,如觉得接受不能请自行点右上角叉叉退出避雷,谢谢合作

3.因本文中维克托为女生(维多利亚),性格上会与原作有所差异,OOC极有可能会大量出没,如觉得不能接受请自行点右上角叉叉退出避雷,谢谢合作,另盐王吐槽役勇利出没注意!

4.各种OOC算我的,笑与泪属于他们,为了避免不必要争吵,本篇的tag一律不打CP  tag,但会表明OOC预警

如已阅读上述须知,亦可接受者,请往下继续阅读正文,如不能接受,请自行点击浏览器右上角叉叉退出,不接受任何掐架,谢谢合作!


奇怪的他

勇利篇 1.

“今天布置的作文,请在下周一上交。”讲台上的国文老师把课本和讲义收拾好,嘱咐作业收取的日期,“到时候请负责的同学收取一下。那今天的课程就到这里,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周末。”

“诶——这是啥玩意啊。”坐在勇利前面的泽城伸个懒腰,回头看着勇利,“都国中三年级了还写这么小学生的作文。还《记一个我熟悉的XX》呢,哪里还有中学生写这些,真不明白老师脑子里想什么。”

“我也不明白。”勇利整理着书包,把要用的课本还有要温习的笔记塞进书包里,“但是不明白还是要写的。”

“这也是,话说回来,放学以后有什么安排?”泽城看着合上书包盖子的勇利,“要不要去我家打游戏?上次买的那盘《血源》有些地方还得让你指点指点我怎么过关呢。”

“改天吧,我放学以后要去美奈子老师的舞蹈教室练习。”勇利拉好椅子,“那,下周再见。”

“啊啊,真是羡慕,每天可以跟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起相处,勇利这算不算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泽城叹口气,决定还是自己另行找节目算了。

 

“勇利君,你好了没?”穿着淡粉色宽松卫衣,前面的衣摆一部分塞进白色的毛边牛仔短裤里面,修长的腿上穿着白色的大腿袜,漂亮的银色长发披散在两肩的元气少女,此刻脸上写着大大的“不满”二字,“你一大男生的怎么比我这女生还磨蹭。”

“好了好了好了。”勇利穿着连帽运动外套急匆匆地下楼,“别催了,我才刚刚回家呢。”

“我也是刚刚回家啊!”银发少女并不接受这样的解释。

“我是去上学啊大小姐!”勇利急匆匆地走到玄关穿鞋,“放学回家也是要时间的好吗?”

“我出去门外放空牛奶瓶还有拿报纸啊!”银发少女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也是从外面回来啊!”

就你有道理。秉承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勇利选择闭嘴。然后瞥见少女的短裤跟大腿袜中间露出的一截光腿,“你怎么又穿短裤出去了,虽然说现在是春天,你不觉得冷吗?”

“我可是好好地穿上袜子的!又不是完全光着大腿!”少女穿上浅色的厚底运动鞋以后指着自己腿上的大腿袜,“袜子都拉到这里了。”

就那一双袜子能扛得住多少?时间紧张,勇利不再在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上多花唇舌,赶快出门才是正事。

“勇利君——”走了没有两步,就听到身后少女甜软的声音,“回来拉我一把。”

“我的腿麻了站不起来了。”少女伸出手,委屈地嘟嘟嘴,“刚才站太久了,现在一坐下就起不来。”

 

吃完晚饭以后,勇利回到房间写作业。拿出作文本,盯着上面的格子看,铅笔随意地别再耳后,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的手指在桌子上敲着。

熟悉的人,写什么好?

爸爸?妈妈?姐姐?这些都写烂了,也没什么意思。旅馆帮佣的婶婶?不过好像跟婶婶不太熟,一下子就穿帮。

要不然,可以试试写她?

维多利亚.尼基弗洛娃。爱称维姬,维酱,我现在的舞蹈搭档。

好,就这样定吧!勇利把夹在耳朵上的铅笔拿下来,想了一下便落笔。

 

“我的新搭档是来自俄罗斯的维多利亚.尼基弗洛娃。她有着一头漂亮柔顺的长长银

发,一双清澈的蓝眼睛总让我想到她家乡的贝加尔湖。樱花般粉嫩的嘴唇时常带着可爱的微笑,脸颊时常可以透过白皙的肤色泛出健康的红晕。因为从小就开始跳舞的缘故,她的身材比普通的女生要稍微修长一些。她是个像是小天使一般可爱的的女孩子。”要描写维姬的外表并不难,虽然勇利的作文因为词句平淡得不到太高的分数,但是要写好一个人的特点,虽然做不到惟妙惟肖,但是大概有个印象还是不太难的,“她说因为在网上看到我的练习视频,觉得对我的舞蹈很有兴趣,所以就从俄罗斯来到了长谷津。现在住在我家的旅馆里。”

“我平常称呼她维姬或者是维酱,不过我的父母跟姐姐多半称呼她维酱。”勇利抬头想了想,继续写下去,“维酱刚接触的时候,总觉得她有点遥不可及,也是那种出身良好的大家闺秀,刚开始连跟她说话我也是小心翼翼的,但是相处过后,真实的维姬跟我想象中的她,其实并不一样。有时候甚至是搞不懂她到底脑里面在想什么。”

 

“维姬很自信,有时候,我觉得她挺臭美的。”

“勇利君,我要泡温泉!”维多利亚活泼的性格一来二去地也就跟勇利混熟,当然自己有所要求也是毫不客气地提出。

“可以啊。”勇利抱着叠好的毛巾走回去房间,“现在还没到繁忙时间,你可以泡久一点也没关系。”

“不过勇利君,你身为温泉旅馆小开,都不推荐一下有哪些特色的温泉给客人吗?”维多利亚顺手从勇利手上叠好的毛巾里拿过一条,跟在勇利身后。

“特色啊,大概就是那个算是挺受女生欢迎的美人汤吧。”勇利想了想,好像来店里面女生问最多的还是那个。

“难道泡了会变漂亮?”维多利亚跑到勇利面前,蓝色的眼睛听到美人二字变得闪闪发亮。

“不知道啊,我没泡过,旅馆的女性客人也不多……”当然勇利自己说的也是事实。

“那我就泡那个!美人汤!”几乎不用三秒便下了决定,维多利亚拿着毛巾跑上房间去拿换洗衣物。

“咦?”

“因为我是美人啊!当然要泡美人汤!”面对还是拿着毛巾在楼下一副状况外表情的勇利,维多利亚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

“哈啊?!”虽然说的也是事实,但是这个人到底是哪来的自信?

 

她很喜欢打扮,当然也很会打扮,这个对于女孩子来说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至今我有一点想不明白:

为什么女生可以大冬天光腿穿裙子穿短裤还不觉得有半点冷呢?

我明明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加毛衣还有厚裤子都觉得有些凉飕飕啊,还得加上围巾把自己裹个严实,为什么她就可以打扮得轻飘飘还带没有半点觉得受冷的意思?

难道女生的身体构造比较特别?比男生抗寒能力更强?!

“那个,我说维姬。”勇利看着穿着斗篷式外套,里面配上短裙,裙子的长度只比外套的长度长一点点,脚下只穿着一双高筒雪地靴的维多利亚,“你不冷么?!我还里三层外三层地裹着呢!”

乍一看就像是下半身什么都没穿的穿法,勇利觉得此刻裹得像个球的自己看着都觉得冷,更加不要说穿成这样的维酱还跟自己出去买东西。

“不冷呀。”维多利亚摇摇头。

“那个……维酱你有没有穿丝袜?”勇利想了半天只挤出这么一句,外面好说都是逼近0度,就这样的穿法,出去风一吹,随时都会打哆嗦,不对,或许,或许她穿了丝袜也不一定啊!

“勇利君要不要摸摸看?”维多利亚眨眨眼。

“你到底有没有身为女生的自觉嘛!”知道她意有所指以后,勇利的脸腾地变得通红,自己只不过是问她有没有好好穿好袜子,让自己摸什么呢!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身为女生的自觉?那是什么?能吃吗?”维多利亚端着无辜的表情看着勇利。

勇利突然觉得心很累。

 

不过,就算抗寒能力再强,我也不相信可以在几近0度的室外穿着一条薄薄的丝袜就可以抵御寒风。不过也有可能她没有准备这些?

我去请教了优子小姐,女生喜欢穿裙子,但是冬天实在太冷的情况下可以有什么好看又保暖的方法?

然后我硬着头皮去商店买了保暖的裤袜送给她,这下子,不用挨冻了吧?

但是我怎么感觉别人都觉得我是怪人?

 

“勇利君你要送我礼物吗?”被勇利招呼过来的维多利亚看着勇利手里拿着的奶白色纸袋。

“嗯,看看喜不喜欢,一直当我的搭档的事情,辛苦你了!”勇利觉得自己买这些东西实在不在行,幸好今天碰上的店员大姐姐还是比较热心,要不然……真的不知道从哪里入手。

“没有啦,跟勇利君一起的日子我也很开心,勇利君很有趣呢。”维多利亚打开纸袋,拿出放在脑里面的包装,“这是……连裤袜?”

“嗯,你喜欢穿裙子嘛,但是冬天真的不要光着腿穿,会冻到的,优子跟售货员姐姐说这种类型的会保暖,也容易搭配衣服,所以就……嗯……”勇利想起自己在店里面挑款式的时候这过程别提多尴尬,“我不太会选,所以就拜托了店员姐姐帮忙,姐姐说这些颜色好搭配又实用。”

“还是勇利君对我最好了!啾!”然后勇利感觉到有软软的物体触碰着自己的脸颊。

“诶诶诶诶,你干嘛?”反应过来以后意识到是维多利亚的双唇,勇利吓得一跳三尺远。

“没干嘛啊,我这是谢谢勇利呢!”维多利亚拿着袋子,笑得很开心,“袜子我很喜欢!”

“维酱今天穿上了连裤袜呢。”店员姐姐看着依旧是下半身短打的维多利亚,“看来天气是真的冷了啦。”

“没有啦,只是上次我没有穿丝袜,勇利君可是不高兴了一阵子呢”维多利亚接过店员递过来的可丽饼,“既然是拍档的小小要求,那就答应他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勇利突然觉得自己被异样目光注视。

“勇利君你看,很可爱吧?是小猫的款式喔!”维多利亚仿佛献宝一样地指指自己穿着的连裤袜,“当初我买的时候该买哪个我可是苦恼了很久呢,想要说挑大人一点的,但是店员姐姐还是说选可爱一点的会比较讨喜。勇利君你觉得好看吗?”

“嗯。”勇利觉得,为什么好像其他人会觉得自己对女生穿丝袜是有着莫名癖好的人。


评论 ( 4 )
热度 ( 24 )
  1. Victor家的小勇利金鱼肥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御Missing金鱼肥猫 转载了此文字
    我用金鱼的混更……金鱼对不起了。 勇利和维酱的日常,也算是番外啦~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