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迷糊小王后 第四十一章

前文链接:第四十章

我错了,拖到现在才更新。【土下座】

因为对权谋还是有点没把握,所以最近顾着去翻小说找感觉了,才拖到现在。

也许过几天会给维克托写生贺吧~

——————————————————————————————

第四十一章  终于不是傻白甜剧情了~

 

“啧啧啧,”金发男子优雅地用折扇挡住了自己的眼睛,嫌恶道:“奥川小姐这下满意了吧,那我们赶紧走吧。”

 

克里斯预想的夜宵可是温酒暖菜,还有各种美人相伴,才不是在这月色下陪着两个胡闹的人吃冰冷的狗粮的。

 

美奈子轻咳一声,她知道今天任性了一些,没能看清勇利到底送了什么有点可惜,但能看到勇利和维克托定情也是个不错的收获了,她歉然一笑,说:“我们还是回去吧。”

 

小船晃晃悠悠地游回到岸边,三人悠闲地踏上回客栈的路上。

 

撩妹本事一流的金发贵公子边引路边和美奈子说笑,天文地理风俗轶事张口就来,美奈子也是见多识广的人,落在后面的披集便不出声打扰这两人的聊天。

 

在一旁听也能增长一些知识,披集感觉挺好的。

 

即使月上柳梢头,今晚的静安县还是热闹非凡,几乎每个小吃摊子前都有人在说笑品尝,买各种稀奇小玩意的商贩正和姑娘们讨价还价。

 

长时间待在边关,这种凡尘热闹是披集许久没经历过的,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睛左看右看,在各个摊子上流连许久。

 

察觉到披集掉队的克里斯停下脚步,转头叫那站在买小笼包子的摊子前的少年:“披集,快跟上。”

 

“好!”接过老板包好的小笼包子,披集转头看向停留在人流中的两人,注意到离两人不远处的同样静止不动的躲在暗处的男子,澄澈的眼睛中浮现一丝浅浅的警惕,但回到克里斯和美奈子身边的少年却没说。

 

应该只是看错了吧,披集自我安慰。

 

但在他们拐进一条小巷子的时候,披集看着带头包围了他们的男人,轻叹一声,原来不是看错啊。

 

来人并没有说什么,只在看清克里斯那张脸的时候,带头的男子狠辣地一挥手,周围的黑衣人纷纷抽出身上的武器,扑向克里斯。

 

突然而至的危机并没有让金发贵公子英俊的脸上出现一丝一毫的慌乱,他退后一步挡在了美奈子身前,同时也给披集让开了道路。

 

战场的洗礼让少年先锋有敏锐的直觉,危险还没到来前便做好准备,此刻他冲上前,步伐不急不躁,腰间闪出的银光划破夜空,一朵殷红的花骤然绽放。

 

美奈子行走江湖多年,惦记她性命的人还是少的,但也遇到过一两次这样的偷袭。早就习惯的人一点都不惊慌,甚至有闲情询问克里斯:“你的仇家?”

 

“我的仇家应该没有想要我的命的,”克里斯蹙眉,认真观察那几人的动向,说:“都是要我的一辈子的。”

 

“有这种仇家?”

 

“有啊,”克里斯一本正经地解释:“就是那些被我撩拨过但是没能得到我的心的姑娘们啊。”

 

棕发美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右手下意识地摸到腰间放着的针灸包。现在这个局势不容乐观。

 

披集是很骁勇善战,但是对方人数太多,他一个人招架不住。已经有几人不再攻击披集,转身朝着克里斯这边扑过来。

 

从小就是皇子陪读的克里斯虽然是个文人,但也学了一点防身术以防不测。腰间特制的折扇架住迎头一刀,克里斯格挡开凌厉的攻击,头也不回地对身后的人说:“奥川小姐你快走。”

 

克里斯大脑飞快运转也想不出到底谁和他有这种深仇大恨,但在明确这些人的目标是他之后,他就决定拿自己当诱饵。

 

无论怎样都不能让美女因为自己受伤——克里斯的情圣守则第十六条。

 

没有注意美奈子的动作,克里斯一边抵挡黑衣人的攻击一边往远离美奈子的方向后退。但克里斯还没后退两步,面前的黑衣人突然软倒在他面前,他愣一下,看向站在黑衣人身后的美女。

 

“你确定要我离开?”美奈子一脸冷然,手中淬毒的银针尖端反射冷冽的寒光。

 

完全没想到看起来很弱鸡的美女其实是个不能惹的杀神,克里斯怔愣片刻后果断改变主意,翠绿眼眸一眨,美奈子瞬间懂了他的意思。

 

既然来偷袭了,怎么能那么轻松地让人取走他们几人的性命呢。

 

 

 

“尤拉,你回来了。”早早就回到一碗面吃夜宵的光虹看见门口的金发大小姐,抬手招呼道:“快来快来,卤牛肉快被雷奥吃完了。”

 

雷奥放下筷子,无奈道:“少爷你明明吃的最多。”

 

正在厨房忙活的萨拉从门帘缝隙处探头出来,小脸上洋溢开心喜悦,“等一会就能吃面了。”

 

尤里朝萨拉点头,和奥塔别克走到光虹所在的桌子边坐下,倒了一杯茶,“维克…维恰他们还没回来?”

 

光虹摇头,说:“师父和克里斯哥哥他们也还没回来。”

 

现在店里的客人不多,几碗面很快就放在了桌上,几人正呼哧呼哧地吸溜面条的时候,一碗面的大门被人撞开,一身狼狈的金发男子背着一个少年跑进来,跟在他们身边的美女赶紧转身把门关上。

 

雷奥正对门口,一看到来人惊得跳起来,赶紧上前帮克里斯。

 

受伤的少年被克里斯和雷奥安置在一张空桌子上,美奈子接过光虹递上来的针灸包,几枚银针迅速封住了披集身上几处大穴。

 

这情形让尤里蹙紧眉头,他看了一会儿正在帮披集处理伤口的美奈子,转头看向拎着茶壶喝水的克里斯。

 

知道尤里的疑惑,克里斯放下茶壶,任由光虹帮他包扎右臂上的伤口,跟尤里说:“刚才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帮人,目标是我,披集为了保护我和奥川小姐才受了伤。”

 

本来三人是可以脱身的,但那帮人不知道从哪里再召集了人手,他的折扇在多次格挡了对方的攻击而断裂,而美奈子身上所有的毒和银针也用完了,是披集拼着挨了对方几次攻击,硬生生地在包围圈里撕开一个口子,他们才能逃回来。

 

得到短暂的休息之后,克里斯冷静下来,环视周围一圈,问:“维克托他们呢?”

 

“还没回来,”尤里蹙眉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说:“他们两人要是被包围了,肯定跑得出来了。”

 

见披集的伤势稳定下来,美奈子歇了一口气,坐在凳子上慨叹:“今晚真是吓死我了。”

 

“抱歉,害您卷进这样的风波里。”克里斯歉然。

 

“你是跟什么人结仇了?”尤里见披集呼吸平稳,心里的担忧减少一下,坐在桌边问。

 

克里斯摇头,“这帮人来得蹊跷,目标明确,下手狠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人。”

 

尤里蹙眉,还想再问什么,一碗面的门再次被人推开。围坐在桌边的几人警惕地站起身,奥塔别克和雷奥瞬间就挡在了所有人面前,尤里下意识地摸上腰间的软剑,挡在了披集的身前,克里斯顾不上自己其实是个文弱书生,赶紧站在了美奈子身前。

 

进来的人眨巴眼睛,不明所以地看了看正要对他拔刀相向的人,“你们这是要干嘛?”

 

困惑的银发美人在看到躺在桌上的少年时眼睛微微一眯,闪身就到披集身旁,看清少年身上浸染了殷红的白纱,湛蓝眼眸里杀气隐现。“怎么回事?”

 

被吓了一跳后松了口气的金发男子摊在椅子上,言简意赅:“我们三人遇到偷袭了?”

 

听到这词的勇利转头仔细打量身边的美奈子,在得到美奈子安抚的眼神后才认真听克里斯说话。

 

听完克里斯对今晚事情的概述,维克托心里大概有了底。

 

他坐在桌边,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桌面,分析道:“他们选择了你们三人,应该是看中你们三人只有一个披集会武功,而且带着两个累赘;目标是你,应该是知道你的身份;听你对那几人武功套路的描述,应该是暗杀组织。”

 

“克里斯你是不会跟江湖人结怨,这点我清楚,那么想对你出手的,应该是朝廷的人,雇佣了暗杀组织的人。”湛蓝眼眸中冷静,微微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也许,他们真正的目标不是你。”

 

光虹疑惑,“不是克里斯那是谁?”

 

安静听维克托分析的金发少年很快就懂了维克托的意思,但还是不确定,“是你?”

 

“可能吧。”维克托整理自己的衣袖,轻笑一声,“我倒是没想到,那人现在就忍不住动手了。”

 

手习惯性地摸到腰间,却没能摸到自己最爱的折扇,克里斯尴尬地收回手,问:“那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身份已经暴露,微服出巡的计划也进行不下去了。

 

维克托想了一会儿,把心底想好的计划说出来:“快马赶回去。如果真的是那人,那长乐城应该是有了什么变动。”

 

“披集等伤好了再走,光虹,”维克托看向自己的侄子,这孩子的眼里虽然还有惊惧,但也能保持冷静地听他说话,甚至提出疑惑,他把自己的安排说出来,“你和雷奥留下来照看披集,等他好了再回去。”

 

“姐姐那边我会跟她说明,你不用担心回去会挨骂。”

 

“克里斯,尤里,我们几人明早就赶回去,快马加鞭的话,三天左右能赶回去。”见克里斯和尤里都没有异议,维克托转头看向了一直不说话的黑发青年。

 

刚刚确定心意却遇到这个事情,即使是聪慧如维克托,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勇利。带他走?那可能会遇到危险。可不带他走,他又放心不下。

 

对上面前纠结忧愁的蓝眸,勇利轻轻一笑,说:“我跟你走。”

 

既然选择了维克托,那,前方无论有什么,勇利都想陪维克托走下去。

 

对维克托的安排没什么意见的美奈子看了勇利一眼,知道这人是下定决心了,她站起身,“我留下来,之后再到长乐城与你们汇合。”

 

尤里看了看留下来的几人,心里有不舍,但此刻也就他才能说出这句话,“奥塔,你也留下。”

 

沉默的男人看向金发少年,他明白少年的用心,但他也放心不下少年。好一会儿,才低声说了一声“是”。

 

披集伤重,雷奥一个人保护不了剩下的三人,现在也只能是他留下来。

 

他想和尤里一块回去,但忠诚如他,不会违背少年的任何命令。

 

只希望,他此刻心中的不安紧张,都是一场幻觉。


评论 ( 1 )
热度 ( 24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