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御Missing

一个喜欢写故事的人

【维勇】填字游戏

预祝各位圣诞快乐~同时也祝维克托生日快乐,希望他和勇利能长长久久,嗯……发际线永远都在那个位置不变。

献上ooc严重的维克托生贺~

设定说明,维克托和勇利的训练场地不是在俄罗斯而是在长谷津。为了剧情需要的设定。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最近发现了一个事情,他的恋人总在闲暇时间拿着今天最新的报纸,在上面某个地方写下他所不知道的东西。


难道是在研究今天的星座运势?他可不觉得勇利是这样的人。


“勇利,”刚从温泉出来的银发男人浑身散发着一阵热气,他一手拿毛巾擦头发,一手拎着酒瓶,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只玻璃杯,缓缓走向正在报纸上涂鸦的黑发青年,“你在干吗?”


青年却没抬头看自己的恋人,贝齿咬着下唇,思索了一会儿后说:“维克托,你知道海上的神明是什么?”


“海上?”维克托坐下,脱口而出,“波塞冬啊(Poseidon),之前米拉不是用这个希腊神话里的人物编了一曲自由滑吗?”


“对啊!”勇利赶忙写下,看了看面前已经填满的字谜,转头看向维克托,笑道:“谢谢维克托。”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青年看了看面前的报纸,嘴角的笑容有点小小的无奈,“之前隔壁的小飒想要报纸上这个填字游戏的奖品,自己又不太会,就来央求我帮他。”


“那你帮他拿到奖品了?”看见青年眼里隐藏的得意,维克托猜到了答案。


“拿到了。”勇利解释,“这个游戏除了要解得快,还要比所有人更快寄到报社去,我可是拜托了诸冈解说帮我拿到了奖品。”


倒了一杯魔界的邀请,享受酒精带来的快意,维克托抬眼看向勇利,“那你怎么还在玩呢?”


“嘻嘻,”提到这个,青年眼中的得意骄傲完全藏不住,说:“我好像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呢,总能很快解出来。”


但很快他嘴角的弧度又染上了无可奈何的颜色,“所以那些小鬼头都来找我帮他们要奖品。”


作为勇利的恋人,维克托能看出来,勇利除了在帮小鬼头们拿奖品之外,他其实也迷上了这样的填字游戏。再倒一杯魔界的邀请时,湛蓝眼眸中映上了桌上摊开的报纸。




“勇利,你的信。”把新到的报纸拿进屋里,真利看到压在最底下的一封信,看清上面的收信人,转头朝屋子里喊了一句。


刚吃完早饭准备去冰之城堡训练的勇利赶紧套上运动鞋,跑出来拿过姐姐手中的信件,边拆边嘀咕:“谁给我寄信?”


信封上的寄信人地址他完全不知道是谁的,也没有写明寄信人的姓名,难道是粉丝来信?


如果真是,勇利想到那个正在俄罗斯处理私人事务的教练,估计那人会哼哼唧唧地吐槽粉丝写的信吧。


拆开信件,从白色信封中抽出来的纸张上没有勇利设想的表达喜爱之情的长篇散文,而是一个表格。


“填字游戏?”勇利蹙眉,这是怎么一回事?


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填字游戏让勇利完全心不在焉,几个跳跃都做的马马虎虎,被维克托拜托了过来监督勇利训练的优子担心地走向正在休息的青年,关切道:“勇利你怎么了?”


“是不是没有维克托就不在状态啊?”走过来的西郡忍不住打趣道。


被西郡的调侃得微微脸红的青年摇头,“才不是呢。”


思索片刻,能给他一点主意的也只有身边这几人了吧,“我早上收到一封信,是一份填字游戏,你们能想到什么吗?”


优子看了看勇利拿给她看的填字游戏,水灵大眼里闪过一抹浅浅的光芒,她眨巴眼睛,猜测道:“会不会是什么推理游戏?就像晚上看的那部动画片里那样?”


“你说柯南啊,”西郡歪头想想,“有可能呢。”


“也许写出来就能知道寄信人的目的吧。”西郡思考片刻,给了勇利一个建议。




“汽车品牌?M开头的?玛莎拉蒂吗?可是不对啊。”勇利扔下铅笔,烦躁地揉揉自己的头发,这份填字游戏可比报纸上的难度大了很多,涉猎的知识更是多方面的,写了一个小时还是没能得到答案,勇利有点想要放弃了。


这也许是某些人给的恶作剧吧。


丢在桌面上的手机发出一阵熟悉的铃声,勇利转头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头像,赶忙接电话,“维克托。”


“勇利,今天训练得怎么样?”听筒里除了维克托的呼吸声,还隐约能听到尤里的声音,这应该是还在训练吧。


想到今天乱七八糟的跳跃,勇利的声音有些低落,“不怎么好。”


维克托扬起眉,看了看面前正在和米拉拌嘴的尤里,说:“那我可要快点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勇利没有我就不行啊。”


“谁说没有你我就不行了!”青年白净的脸上浮现一层粉红,“没有维克托我也能认真完成训练的。”


“可是我没看到勇利就很想念勇利啊。”维克托转身靠在围栏边,说出刚学会的一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你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暧昧的句子被男人用低沉温柔的嗓音说出,再被电波微微加工,熨烫得靠近手机屏幕的脸都红起来了。


维克托回答得一本正经,“不告诉你。”


闲聊了几句日常,认命地听完维克托教练的叮嘱,勇利瞥了一眼面前的填字游戏,说:“维克托,你知道什么汽车品牌是‘M’开头的吗?”


“嗯……好像迈凯伦就是‘M’开头的。”维克托想了一会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的同时问道:“你在玩填字游戏?”


“嗯,今天收到的一封信,”勇利查了一下迈凯伦的单词,边写边说:“好像解开填字游戏就能知道什么呢。”


靠在围栏边的银发男人低下头,湛蓝眼眸里映着右手无名指上的金色戒指,他轻笑一声,说:“那勇利要加油哦,但是也不能因为填字游戏忘记训练。”


“是是,你放心吧。”


每一个格子都填上对应的字母后,勇利看了看面前的纸,他实在看不出有什么门道。一个填字游戏真的会告诉他寄信人的目的?


他把纸翻来覆去看了两遍,白纸上除了表格,就只有一句“tip:first、singer”。


这是什么意思?第一个歌手?还是理解成第一个和歌手?


实在没搞懂的勇利打了一个电话给西郡,“西郡,你知道first是什么意思吗?”


“第一啊!”正在处理工作的西郡没有多想就回答了。缓了一会儿,他想起今天看到的那张纸上的tip,猜测道:“也许是第一个单词?”


“我从第一个单词看不出什么。”


西郡知道自己的脑袋其实也不怎么灵光,想着碰碰运气,走到客厅看向女儿们正在看的侦探动漫,恰好今天这集讲的就是解谜探险。


“勇利,”西郡看了一会儿电视,得到了一点启示,“可能是首字母哦。”


“首字母?”勇利看了看面前的纸,脑子里灵光一闪,感谢西郡的提醒后立马挂电话,把每个单词的首字母写在另外一张纸上。按照他以前看柯南里面的套路,要把这些字母重新排列,得到一个新的单词。


而singer,就是这个单词的提示。


只是……“Madonna?”勇利从这个词没看出什么来,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时钟,放弃继续研究这封来历不明的信,爬进了温暖的被窝。




直到勇利遇到了优子,才猛地想到,优子可是曾经被称作“冰之城堡长谷津的麦当娜”,是不是跟昨天那份填字游戏有关系呢?


“优子,”休息的时候,勇利滑到站在围栏边看他练习的优子前,问:“填字游戏的谜底,是不是你?”


听到勇利这么说,优子扬起一抹浅笑,“勇利比我预想的还要快找到答案呢。”


她转身离开了冰场,不一会儿又跑回来,把手中的信件拿给了勇利,“这是那个人拜托我给你的,勇利你要加油哦。”


回到家后拆开信,勇利看着又是一份填字游戏时,无奈地叹气,这是要他继续解谜吗?


第二份谜题比起第一份稍微简单一些,勇利很快就解出来了,而这次的tip,“animals eaten”,青年看着纸上写出来的动物名称,“吃过的,嗯……猪吃过,鸭子的话,鸭血算不算吃过?”


“还是说……螃蟹?”




“优子,这次的填字游戏的谜底是什么?”勇利疑惑不解地问面前的人,他实在不明白这个出题人是想要干嘛。


优子想了想,“勇利你能猜到这个动物指哪一个吗?”


勇利脱口而出他想了一个晚上的答案,“螃蟹?我不确定。”


“那……”优子提示道,“你是在哪里吃到的?”


“上次GPF去北京的时候吃了螃蟹,”没有多余的思考,勇利迅速地回答了优子的问题。他眨巴一双眼睛,棕眸中是不敢置信,“难道是北京?要我去北京?”


优子浅笑,“应该就是了吧。”


坐上前往北京的飞机,对于这趟意外的旅程,勇利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这个寄信人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闭上眼,隐约能听见飞机的涡轮叶片旋转发出的声音,梦里见到熟悉的银发男人,他倚靠的训练冰场边的围栏上,湛蓝眼眸里流泻出浅浅的温柔,嘴唇一张一合,发出撩拨心弦的声音,“勇利~”




远在俄罗斯的银发男人跟金发少年拌了几句嘴,在看到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是自己最喜爱的学生时,他转身不管少年叫嚷了什么,躲在安静的角落接起了电话,“勇利?”


“维克托,”按照自己和维克托的约定,勇利一下飞机就给维克托打电话,“我到北京了。”


作为勇利到北京的始作俑者,维克托转头看窗外从树叶间遗漏下来的细碎阳光,安慰道:“那勇利找到了那个寄信人了吗?”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勇利站在首都机场,脑子里完全是懵的,“你说,我是不是去找光虹会比较好?”


银发男人微微一笑,给自己的学生一个很良心的建议,“找当地人帮忙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挂电话之前,他还是忍不住叮嘱,“勇利你不要太累了哦,要是找不到的话就在北京好好玩。训练等回去之后补上就好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听筒里传出黑发青年的浅笑,“要不你忙完事情,就来北京找我吧。”


“你就不怕我到北京就把你抓回到长谷津继续训练吗?”


“有你陪着训练的话,也挺不错的。”挂了电话,勇利看着躺在手心里的手机,他要怎么跟维克托开口,他有点想他了呢。


结束通话的手机安静地躺在手掌心,维克托微微握紧,嘴角的笑容里带了一点骄傲,又有点无奈,“勇利真是太聪明了,我还完全没准备好呢。”


“就是不知道这个惊喜,勇利会不会喜欢。”




到达和光虹约好的火锅店,勇利的眼睛在看到坐在桌边的棕色皮肤的少年时睁得大大的,“披集?你怎么在这?”


“嘻嘻,”披集拿着筷子夹起一片青菜,笑道:“我过来找光虹玩啊。上次来北京后我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呢。”


坐在披集旁边,勇利接过对面少年给他的碗筷,边说:“切莱斯蒂诺教练知道吗?”


“我是瞒着他偷偷过来的,”披集拿起手机,拉着勇利就拍了一张自拍,说:“你可不能告密哦。”


正在捞青菜的光虹抬头看向披集,提醒他,“那你自己可要忍着不发ins哦。”


坐在光虹旁边的雷奥调侃道,“可是披集你一定会忍不住的,也许今晚切莱斯蒂诺教练就知道你翘训练的事情了。”


“你不也是翘了训练过来的吗?”喝了一口勇利帮他盛的汤,披集满足地咂咂嘴,说:“雷奥你可没有资格说我哦。”


寒暄过后,光虹把话题引到了勇利身上,“勇利你电话里说的神秘信件是怎么回事?”


吃了一口维克托称赞很久的大闸蟹,勇利简单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样神秘但有趣的事情引起了在座的少年们的各种猜想。


“会不会是宝藏的线路?”雷奥头一个说出自己的猜测,他前几天刚看完一本侦探小说,里面就有这样奇妙的事情。


披集吞下口中食物,说:“也许是什么冒险旅程呢。”


“我猜,是要让勇利阻止什么凶杀案的发生吧。”脑洞开到天际的光虹说道。


“你们三个,是不是侦探小说看多了?”勇利吐槽一句,低头吃披集放进他碗里的食物。


被三个少年知道了这么有趣的事情后,披集自告奋勇要帮勇利找到寄信人,拉着勇利在北京城转悠了三四天。光虹作为导游自然不能缺席,带领几人走街串巷,在古朴的城中寻找各种人间美味。


一场所谓的找寻神秘寄信人的活动到最后变成了北京五日游。勇利玩得很开心吃得很满足,然而还是很想哭,寄信人根本没找到嘛!


在北京的第六天,睡得迷迷糊糊的勇利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打开门,过来送早饭的光虹把一封信送给他,说:“抱歉勇利,那个人说要我带你在北京好好玩,所以我才在今天拿给你。”


“那个人是谁?”看到熟悉的信封,脑子里剩下的一点睡意都被清醒取代,勇利接过信,问了一句。


光虹摇头,歉然道:“抱歉,我答应他,不能跟你说的。”


想了想,光虹还是忍不住给出了一点提示,“你可以把这当成是一次冒险。”


“不是阻止凶杀案的发生吗?”勇利知道光虹的难处,也不再逼问少年,但还是想要欺负一下少年。


“那个人才不会做这种事啦!”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次的填字游戏勇利很快就猜到了他要去的下一个地方。


“尤里,怎么是你和奥塔别克来接机?维克托呢?”达到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后,站在接机处的不耐烦的少年让勇利有点失落。


维克托是在忙吗?为什么不来接机?


最想看到的人没有如自己预想一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拥抱,失落感如藤蔓般缠绕着四肢百骸,不想再前进一步。


勇利脸上的表情跟自己预想的没差多少,尤里暗自翻个白眼,说:“猪排饭你看到我很难过?不想我过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以为尤里误会了的勇利赶忙道歉,虽然不是维克托来接机,但能看到尤里也是很开心的。


但勇利脸上的笑容并不能让尤里觉得开心,那跟苦瓜差不多的笑容真的是难看死了。少年撇撇嘴,说:“我们去找米拉,找她拿点东西。”


“好。”


在尤里的带领下,几个人达到和米拉约定的地方——卢日尼基体育馆。


“这里……”站在体育馆的前方,出现在勇利脑海里的是去年GPF俄罗斯站的时候,那时候,他在这个体育馆里用自己的表演,让全世界都看到了他对维克托的爱。


那一场气势十足的短节目,那一次单独一人作战的自由滑,全都是在这里,在这个卢日尼基体育馆里发生。


“勇利~”看到在体育馆前发呆的黑发青年,米拉冲下去飞扑,她可是超级想调戏一下这个可爱的日本人呢。在看到青年回过神来对上自己的眼神事脸上随之出现的粉红,米拉笑得像只偷腥的猫,这么可爱的勇利被维克托霸占着,真是暴殄天物啊。


一旁的尤里实在不想看,转头和奥塔别克商量今晚去哪里吃饭。


勇利拉开米拉,羞窘不已,“米拉小姐你……”


“好久没看到了勇利,”米拉松开了对勇利的拥抱,改成挽着勇利的胳膊,说:“最近可好?”


“挺好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勇利犹豫了一下,乖乖把自己的胳膊交出去。


米拉拿出一封信,说:“这是要给你的东西,你拿着吧。”把信塞给勇利好,她转头招呼尤里,“走,格奥尔基还在等我们呢?”


“等我们?”尤里不解,他刚刚和奥塔别克说好要去一家他常去的小餐馆的。


“格奥尔基发现了一家超级好吃的餐馆,正在那里等我们过去,”米拉朝奥塔别克眨眨眼,“奥塔别克也一块过去,超好吃的哦~”


不给勇利拆开信件的时间,米拉拖着勇利和尤里,朝着预定好的餐馆而去。


没有维克托在的俄罗斯,勇利以为会很冷很独孤,但因为有尤里米拉他们,他在俄罗斯度过了几天愉快的时光。尤其是米拉带着勇利去参观维克托曾经待过的训练场地时,迷弟心理发作的勇利差点就要膜拜了。


即使维克托不在他的身边,但从维克托待过的地方,勇利都能感觉到维克托的存在。短短几天,领略过俄罗斯的风光后,对这个冰雪眷顾的王国,勇利发自内心地喜欢着。


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应该就是这种感情了吧。


“对了,”米拉看着手中舔了一半的冰淇淋,想到她的任务,问旁边在尝试俄罗斯的冰棒的日本人,“勇利信你看过了吗?”


咬下一大口冰棒,勇利感觉牙齿都不是自己的了。冰含在嘴里,等了一会儿才化成水。喉结上下滚动,勇利看向米拉,说:“我看完了。”


其实还是一份填字游戏,这次解出来的时间比之前都要短,也许是因为想要见到维克托的执念在作祟吧。


想到这,勇利不得不夸奖一下自己,他可能真的有当侦探的天赋,推理能力还是挺不错的。


在米拉和尤里两人含糊的解释中,勇利猜测维克托其实并不在俄罗斯,而且他也猜到,这些神秘的填字游戏的寄信人,应该就是那位特别喜爱惊喜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的杰作。


虽然还没搞清楚维克托的目的,但在猜到维克托在给自己准备一个惊喜时,勇利抑制不住心里的期待和愉悦。


“那……”米拉咬着冰淇淋的饼干外壳,偷偷地看了勇利一眼。


把剩下的冰棒吃完的青年呼出一口气,看到白色雾气时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说:“是巴塞罗那吧。”


从长谷津出发的冒险,经过了北京和莫斯科,那么终点站就应该是在巴塞罗那了。在没解开谜题前勇利就猜测是巴塞罗那,而知道谜底时,他便肯定这一定是维克托的惊喜。


这条路,是他和他一起走过的GPF的路,是他们一步步走向领奖台的路,也是他们更加认识彼此,并且确定要和对方在一起的路。


“看你脸上的笑容,我觉得我不需要再给什么提示了。”米拉耸耸肩,把她手中的冰淇淋吃完后说:“祝你好运,勇利。”


“赶快去。”尤里停下和奥塔别克的对话,转头对勇利说,“他在等你。”




告别尤里和米拉,坐上前往巴塞罗那的飞机,勇利一直在想,维克托见到自己会不会先给自己一个拥抱,然后夸赞一下自己能干。


他知道自己有点像个讨要表扬的孩子,但只要摸到背包里那一份份填字游戏,他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得意。


看,自己也有特长的,推理特长。


然而到达巴塞罗那,坐上克里斯租的车之后,勇利还是觉得很恍惚,“为什么不是维克托!”


“亲爱的勇利,”克里斯边开车边说,“你就那么等不及想见到他吗?”


“当然!”勇利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此刻的语气里的撒娇成分,“我都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了!”


默默翻个白眼,克里斯脚下微微用力,只想快点把人给送过去就好了。


疾驰的汽车最终停在了一条红地毯前,勇利打开车门,第一眼看到的,是站在鲜艳红毯另一头的,一身白色燕尾服的英俊男人。


灯光辉映下的男人的身上似乎镀上一层温柔的光晕,仿佛是从天而降的神祗。但此刻,这位神祗的眼中,只有站在车门处还没搞清楚一切的黑发青年。


站在红地毯两旁的人开始憋不住吹起了口哨,披集挥舞着手中的花束,鼓励道:“勇利上啊!”


这是一场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勇利还没搞清楚的求婚。


“欸,这是要做什么?”勇利傻愣愣地走上前几步,被这个看起来很像结婚典礼的现场吓到了。


把车停好的克里斯走过来,看不下去勇利畏首畏尾的样子,推了勇利一把,说:“你想念的人不是在那里嘛,快过去吧。”


“炸猪排饭你到底在磨蹭什么啊!”尤里有种要把人拖到维克托面前的冲动,而在他一旁的奥塔别克赶紧拉住了少年。


米拉和萨拉两个女孩子笑得开怀,完全没有淑女的样子。在米拉左手边的格奥尔基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条手帕,擦擦眼角,再次感叹“这就是爱啊”。


被人催促着,勇利一步步地走到维克托面前,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得维克托微微一笑,小猪这么蠢萌的样子太可爱了。


他执起勇利的手,稍稍靠近勇利,温柔低语:“勇利喜欢我这个惊喜吗?”


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在脸上,惹得青年脸色微红,小声地吐槽道:“我觉得是惊吓。”


谁会想到迎接自己的就是一场结婚典礼啊!这也太可怕了吧。他可完全没做好思想准备呢。


“我的小猪,”维克托刻意压低的嗓音里有满溢而出的温柔缱绻,“你还没拿到金牌,我们还不能结婚哦。”


“欸!!!”不是结婚,那这是什么?


“是求婚哦~”维克托朝勇利眨了一下眼睛,就这么单膝跪了下来,扬声道:“亲爱的勇利,你愿不愿意,在拿到金牌后和我结婚呢?”


这话一出,围在一旁的人爆发出一阵喝彩声。披集和光虹两人使劲喊“在一起”,萨拉和米拉尖叫着喊“答应他”。


克里斯翻了一个白眼,跟尤里说:“你要好好努力,让他们结不成婚。”


“这种缺德的事情我才不做。”尤里撇嘴,“但如果能从我手中拿到金牌,他们也的确可以去结婚了。”


“那……”金发男人摸摸下巴,说:“我还是努力点,当这个坏人好了。”转眼看向被围在中间的两人,小声地说:“看着他们,就有想要拿冠军的冲动。”


还没结婚就要被喂狗粮,结婚了那还了得。一定要努力阻止。


单膝跪地的男人还在跟勇利说:“勇利你别哭啊,看得我都心碎了。你要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的。我那么那么的爱你,是不会勉强你做不喜欢的事情的。”


“我的勇利,就算你不答应,你也要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爱你的人,我会一直等待下去的。”


被惊喜吓到哭得抽抽噎噎的青年忍不住开口打断了银发男人的话,“维克托你瞎说什么啊!”


“勇利这是要答应我吗?”


“我……”勇利摸了一把眼角,脸上的笑容被眼泪洗得干净纯粹,“我答应你。”


干嘛不答应呢,即使现在还没有拿到冠军,但怎样都要先内定嘛。他可不想面前这个男人被别人抢走,从现在起,他要在心爱的男人身上打下他胜生勇利的标签。


“亲一个亲一个!”


内敛的日本人一反常态,抬手揪住维克托的衣领,下一刻,唇贴上去,难舍难分。


在长谷津的相遇,他就被烟雾缭绕的银发男人深深吸引,一步步沦陷在男人的温情下。


北京站上的一个吻,吻开了心中的疑惑,一些不懂的东西破土而出,在心中蔓延开来。


独自作战的莫斯科站的自由滑,站在冰上看不到那人的身影,他才真的明白,对他而言,男人是怎样的存在。心中的嫩芽被孤独寂寞灌溉,开出一朵绚烂的爱之花。


那一个巴萨罗那的不眠之夜,他的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男人的眼泪,心微微抽痛,在疼痛的深处,是累积起来的深深的爱。


“我爱你啊,维克托。”唇分,棕眸对上湛蓝,浅浅一笑,不曾说出的话终于出口。


银发男人抱紧怀里的人,伏在青年的耳边,深情而温柔,“我也爱你,勇利。”


一时兴起地达到长谷津,却不曾想是遇见自己的命定。那些在海滩边嬉笑怒骂的时光,美好得让他知道了什么是love and life。


北京站上的冲动一吻,回过神来才知道早已陷进一个叫做胜生勇利的深渊中,并且无可自拔。


在莫斯科站时的不得不分开,他抬头仰望天空,心底的思念强烈过担忧,在机场见到那人时,他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心底的秘密。


心碎的巴萨罗那不眠夜,他以为一切结束,但还好,一切都没有结束。


朝夕相对,维克托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再满足所谓的师生关系。


这条满载他们回忆的路,用填字游戏的方式,让勇利再次走过,唤醒那人心底的爱,这次,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我们一定会拿到金牌,然后结婚。”信誓旦旦的低语响在耳边,勇利的眼睛微微眯起,笑道:“嗯,一定。”

—————————————完结的标志线———————————

附赠所谓的后话:

次年GPF的季军得主尤里·普利塞提接受采访表示,他之所以这次不拿冠军,是因为要赶某人和某人去结婚。

“拿了一二名的那两个人,赶紧给我滚去结婚!!!”

———————————————————————————————

这个idea是从我看柯南看出来的,填字游戏真的是一种特别有意思的文字游戏,我很喜欢呢~

本来我是打算拿这个idea写成合志的文,但一直没时间,拖到了现在。合志的事也没有完成,很遗憾。

大概,是个很无聊的故事……

评论
热度 ( 32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