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尼基福罗夫家后院的秘密

灵感来源《项脊轩志》,看到这题目大概知道是啥了吧……

突然想到的,手痒就码出来了。

emmmmmmmmm.....车还在纠结,抱歉。

——————————————————————————————

大家好,我叫马卡钦,是一只特别好看的巨贵。

我的主人,是能笑出一个可爱心形嘴的俄罗斯男人,他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他把我从宠物店带到了他的家,让我可以在他家的后院里撒丫子跑。

在我快六岁的时候,我亲爱的主人找到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半,我也得到了另一位主人的宠爱。

这位主人名叫胜生勇利,是个很可爱的亚裔青年。

他们很恩爱,经常在我面前喂我吃各种狗粮,都把我微胖了。

虽然很嫌弃两位主人在一起黏黏糊糊,都不给我留个床位,但我依旧爱他们,尤其是勇利,他总会温柔地摸我的头,给我准备可口的食物,会在维克托呼呼大睡的时候带我出去玩。

维克托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抱怨,说勇利对我太好了。

可是勇利对维克托更好,他几乎不会拒绝维克托的任何要求。这跟对我的差别还是很大的,至少我想吃夜宵的要求勇利通常都不会答应,他说吃太多对我的消化系统不好。

然而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消化系统是什么,那是能吃的东西吗?

在勇利住进尼基福罗夫家,和我在后院里玩耍的第一个年头,他说院子里太空了。

这是事实。维克托没有很多心思打理他的后院,用他的邻居克里斯说,他能把我养大是个奇迹。

勇利花了很多心思种花,还在后院里种下一棵樱花树。

勇利抱着我,跟我说他家乡的樱花树在春天盛开的时候,特别美。

事实上,那的确很美。

大概像,粉红色的雪花。

尼基福罗夫家的后院因为勇利的用心,变得十分漂亮,克里斯不止一次的表示,他很希望勇利去打理他家的后院。

然而小心眼先生维克托一直不同意。

我很喜欢这个后院,现在我都可以在后院扑蝴蝶了,还能找到蚂蚁洞和蚯蚓。

我有很多小伙伴,他们和我一样,很喜欢这个后院。

我十岁那年,在樱花树下和我玩飞盘游戏的勇利突然晕倒了,我推不醒他,便把维克托叫过来。

维克托本来还不满意我吵醒了他,可当他看到勇利倒在地上后,我第一次看到维克托的脸变得跟去年的雪那般白。

他抱起勇利,离开了后院。

在那之后的半年多时间里,都是克里斯过来照顾我。

后院里的花没有勇利照顾,盛开不了多久就死了。

我在落地窗前趴着,看着皑皑白雪,等待勇利回来,和我在春天盛开的樱花树下,一块玩飞盘游戏。

我保证,这次我会接得十分漂亮,让勇利开心地笑出来,并且赞美我。

只是,在春天到来的时候,我坐在盛开的樱花树下,等来的之后一身黑衣的维克托。

樱花依旧那么绚烂,可勇利却没有再次出现。

勇利没有回来的前三个月,维克托一直喝酒。

我最讨厌浑身酒精味的维克托了,虽然我记得他说过,俄罗斯人是离不开酒精的。

但只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喝了那么多酒。

如果勇利在的话,他一定会抢过酒瓶,戳着维克托的发际线警告他的。

可是勇利不在,戳发际线这个事情要我来做吗?

这么做好吗?会不会被维克托骂?

我不知道要怎么告诉维克托,这样喝酒是不对的,勇利会生气的。我跟维克托说了很多次,可他听不懂我的话。

也许只有勇利,才能阻止这样的维克托吧。

事实证明,只有勇利才有办法。

再次见到勇利的时候,是在晚上,他坐在樱花树上,沉默地看了一会儿醉倒在落地窗前的维克托。

我跑到树下叫他,希望他能从树下下来,陪我玩,带我去跑圈。

他坐在树上,摇摇头,跟我说,把维克托的酒瓶子都藏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自己不下来去做这件事反而要我来做,但我还是听勇利的话,把酒瓶子踢进了各种角落。

醒来之后的维克托坐在落地窗前,看了很久的樱花树,叹了一口气。

他终于不再喝酒了。

和以前相比,维克托变了。以前的他总是不搭理后院的花花草草,有勇利之后也不带我出去玩。

但现在,他开始打理在勇利走后荒芜的后院,也会和我玩飞盘游戏。

只是他现在会多做一件事——靠坐在樱花树下,跟树说话。

在克里斯的眼中,维克托是在跟树说话,但我知道,他是在跟坐在树上的勇利说话。

勇利只有在新月的夜晚才会坐在树上,温柔地看树下的我和后院里的一片欣欣向荣。

和他离开家里之前那般,他会注视维克托,会透过起居室的落地窗看他,一直看到天将白的时候,他的眼泪会消失在第二天的第一缕阳光。

我蹲在树下问勇利,是不是树上的风景很好看。

他听不懂我的话,这一点让我非常郁闷,所以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不是上面的风景好看。

更让我郁闷的时,勇利会让我照顾维克托。

我都跟勇利说,只要他回答我是不是上面的风景好看,我就帮他照顾维克托,可他却一再不满足我的要求。

这点跟他以前不让我吃夜宵是一样的。

汪!

我不知道别的狗狗能陪着主人走过多久,但我尽自己所能地延长自己的寿命,直到我无能为力为止。

在我过完十二岁的生日后不久,某天晚上,我睡在樱花树下的屋子里,那是勇利给我搭建的屋子,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能看到自己依旧睡在屋子里。

来找我的维克托叫了我,我想回应他,可却发不出声音。

等了一会儿,我看到维克托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哭。

我想舔去他的眼泪,虽然他哭的时候很好看(我的主人无论做什么都是好看的),但我不想看到他哭。

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之后,我坐在树下,旁观维克托把我的身体埋在了小屋子里,这真是一次奇特的体验,可我觉得很难过。

三天后的新月之夜,勇利出现在树上。

他看到树下的我,眼泪一颗颗地往下掉。我看过勇利哭,他被维克托摁在沙发上哭过,坐在厨房的灶台上哭过。我还听过维克托和勇利在睡觉之前,勇利哭的声音。

我以为维克托打了勇利,有一次要咬维克托,替勇利出出气。

结果勇利红着脸告诉我,维克托没有欺负他。

没有欺负的话,勇利为什么会在晚上睡觉哭呢?人类的世界真是难懂。

但无论怎样,勇利哭的时候也是很好看的,对,我的两位主人无论是笑还是哭,都是全世界最好看的。

勇利的眼泪让我很难过,我叫了一声,想安慰勇利,但无奈的是,现在的我还是爬不了树。

我还是看不到树上的风景,只能坐在树下,趴在屋子旁,看皑皑白雪,看樱花盛开,看夏雨磅礴,看落叶飞舞。

汪……

以前我很喜欢维克托的头发,他去宠物店带我走的时候,还留着长发。

因为我太喜欢玩他的头发了,他就把自己的长发剪了,变成短发。

那头银色的头发很好看,跟晚上落在木地板上的月色是一样的。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维克托的头发越来越少,脸上的褶皱越来越多,挺直的腰背渐渐弯了。

这也许就是人类的变老吧。

坐在树下和樱花树说话的维克托感慨说,还好勇利离开得早,要是看见他现在这模样,一定会嫌弃他这个糟老头子。

哼,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

勇利才不会嫌弃你的,他还一直嫌弃自己的娃娃脸,说他不能陪你变老。

当然,我也不会嫌弃维克托的,即使他的说话对象偶尔一两次会变成我,但我还是不会嫌弃他的。

有勇利之后,维克托就很少陪我玩了,我都习惯了。

要是维克托现在天天找我说话,我才会不习惯吧。

天气好的时候,维克托会躺在樱花树下的椅子上,盖着小毯子,呼呼地睡觉。

克里斯偶尔会过来欣赏被维克托打理得十分美丽的后院,只是到了后来,克里斯也不来了。

后院只有维克托一个人。

也不能说只有维克托一个人啦,还有我,还有会在新月之夜坐在树上的勇利。

只是维克托看不到而已。

当维克托能看到我,再次摸我的头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是樱花树盛开的第几个春天了。

我只记得,那天的樱花开得特别绚烂,大概是我看过的最美的樱花。

维克托摸了摸我的头,然后看向樱花树最粗的枝干,勇利坐在那里,朝我们两个笑。

他跳下来,扑在维克托的怀里。

这两个人腻歪了好一会儿才记得坐在一旁的我,勇利跟我道歉,拍拍我的头,让我跟着他走。

我跟着他们走了一小段路,回过头看了那棵樱花树,却发现。

树枯萎了。

尼基福罗夫家的后院,一片荒芜。

————————————————————
嗯……我组织一下语言。
晚上和小可爱们聊天的时候提到古文,提到《项脊轩志》了。
个人一直偏爱这篇古文,一个是因为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提到了,《十年一品温如言》,这本小说我挺喜欢的。另一个原因,上课的时候老师解读之后,我一直在想,归有光是以怎样的心情看待那棵树的。
一开始设想的时候,我是打算从树的角度写的时候。但发觉可能会出现第三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第三者,可能是我想多了。
就改成现在马卡钦的角度。
大概,我写不出那种思念的感觉吧。
《项脊轩志》真的很有趣,不同的人读完会有不同的感悟吧。

评论 ( 10 )
热度 ( 68 )
  1. 樱飞雪雨御Missing 转载了此文字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