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植树节

看朋友圈的时候看到的,觉得有点意思就写了。

小段子

————————————————————————————————

植树节到来前,学校打算组织了一次植树活动。

因为树苗有限,胜生勇利老师把班上的学生分成了几组,让学生们都可以参与到植树这个过程。

分组的时候,因为班上不多不少就37个人,树苗是有7株,纠结半晌,胜生老师只好分成六组,剩下的那个学生和自己一组,参与到植树这个过程。

而这个留下来的学生,是不太合群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因为留了长发,看上去跟仙女似的,大概是太美了吧(这是维克托本人说的),所以朋友很少,在班上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

对于这个学生,胜生勇利是很头疼的。

倒不是说这个学生不听话又成绩不好,应该说是成绩太优秀,但,很不听他这个班主任的话。

偶尔还会撩拨他。(勇利十分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撩拨)


三月十二日当天,在学校后山的山坡上,一群学生叽叽喳喳地扛着树苗,嬉戏玩闹着上了山。

每一组的同学都自己找了一个地方,开始挖坑。

落在最后面的勇利看了一眼走在他前面的银发少年,看他一个人扛着树苗脸不红气不喘地爬山,内心默默感慨,斯拉夫人的体力真可怕。

“老师,”少年选定地方,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师,歪头一笑,“你一直看着我,是不是我的背影很好看呢?”

又来了。勇利偷偷翻个白眼,笑道:“你走在我前面,我只能看着你了吧。”

“是这样吗?我还以为是老师喜欢我呢,那目光可是很炙热的啊。”维克托伸出食指,轻轻点在自己的唇珠上,笑得无邪,“我都快被老师的目光融化了呢。”

这种话听多了,勇利以为会产生抗体,但事实上,即使他保持镇定,白净的脸上依旧浮现粉红。

他轻咳一声,“维克托你先挖坑,我去打点水。”

“遵命~”


在小溪边打了一桶满满的水的青年提着水桶往维克托所在的地方走去,看到其他学生聚集的方位,再转头看看正在忙碌的少年,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两人离大部队有点远。

“维克托,”放下水桶,勇利建议道,“我们回到那边去吧,大家都在那边。”

“可是我的坑已经挖好了。”少年指了指脚边的土坑,又转头看了看周围,说:“而且老师你看,这周围的树挺少的,我们就种在这里吧。”

环视一圈,勇利也觉得这个位置的树少了点,思考片刻后还是同意了维克托的建议。

种树的过程很顺利,所花费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退后几步,勇利看了看栽好的树,十分满意。

他转身,看站在他身后的少年,愣了愣,“维克托,你拿着铁锹干嘛?树都种好了。”

维克托沉默地看了一会儿,伸手拉着勇利,几步走到一个小土坑前,他把铁锹塞在勇利的手里,自己跳进坑里,仰头看站在坑外的人,认真地说:“老师,我想像刚刚那棵树那样,栽在你手里。”

“哈?!”勇利的目光在铁锹和维克托之间来回转换,不确定地问:“你要我活埋你吗?”

……

对面前这个人的回答,维克托想了半天,能给出的反应就只有一个大大的白眼。

他打掉勇利手中的铁锹,跳出土坑后就把自己的老师推倒,整个人趴在勇利身上,轻叹一声:“老师你在迟钝也要有个限度啊。”

从勇利棕眸中,维克托知道这人还是不知道他的意思。

既然说不明白,那就用行动证明。

银发少年低下头,软软的唇印在青年粉色的唇上,浅尝片刻,少年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蔚蓝如洗的眼睛中闪过深色的光芒,灵活的舌头钻进勇利因为吃惊而半开的双唇间,邀请自己的老师和自己沉沦进深渊。

直到勇利快断气了,维克托才放过他,双臂撑起上半身。散开的银色长发随着动作垂在两侧。

青年轻轻喘气,抬头就掉进了海蓝漩涡中,无法自拔。

“老师,”维克托再次低下头,唇轻碰勇利的唇,“勇利,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栽在你手里了。”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


植树节过去后的白色情人节,一向不太会拒绝女孩子们的巧克力的胜生勇利老师破天荒地拒绝了所有的巧克力。

干净整洁的桌面上只放着一份被银色包装纸包装起来的巧克力。

爱八卦的女老师偷偷问勇利,这是心上人送的吗?

英俊温和的青年微微一笑,手指留恋地拂过浅紫色缎带,说:“Yes,he asked me to only receive his chocolate.”

———————————————————————————————

偷个懒,把白色情人节一块写了。

写英语只是为了强调“he”。

评论 ( 10 )
热度 ( 85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