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梦回还 05

因为之前先收到了“要看刀子”的评论,就把这个很久没填的坑拖出来填了。

不过啊,这个坑也很快会填完了,剩下能写的东西也不多了。

这次背景乐为Yvonne Catterfeld的Gefühle,德语歌。

用了链接,是为了避开敏感词……如果链接看不了请及时通知我。

前文链接:锲子   一世 · 凉凉   一世 · 浮生  一世 · 缱绻  一世 · 相思 

其他文章:目录整理

—————————————分割线——————————————

一世 · 深渊

 

“还有十五分钟,动作快点!”

 

“群演赶紧到位!胜生先生呢?赶不上了吗?”

 

“胜生先生刚刚到,在化妆间准备。”

 

连续几天的雨让火车一直延误,本来做好今晚主演缺席的准备,在听到这个好消息时,剧场经理和导演自然地松了一口气。

 

没有人能比胜生勇利更适合演《深渊》这部舞台剧中的魅魔了,即使是他今天特意请来的临时演员,在舞台剧圈小有名气的女演员米拉·芭比切娃也演不出胜生勇利的十分之一。

 

开幕前的准备工作基本就绪,经理同导演打声招呼,转身往走廊尽头那间专属的化妆间走去。

 

礼貌地轻敲两下,在得到屋里人的许可后,经理推开门,看向坐在化妆台细细描摹眼角花纹的男人。

 

平日里温和有礼的青年把额前的细碎刘海用发胶固定在脑后,那人手中的眼线笔就如同画笔一般,在眼睑以及眼角上画出一朵朵瑰丽的花。

 

听见开门的声响,他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经理。如枫糖浆般的棕眸里泛着浅浅的红,在眼角花纹的映衬下平添几分魅色。

 

“有什么事吗?”男人只瞥了一眼,便转回头继续看着镜中的自己,侧头看了看眼角勾勒出的妖艳花纹,满意地勾起嘴角,放下眼线笔。

 

只要化上妆,这个亚裔黑发男人就如同著名剧作家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笔下的魅魔,绝代风华,只一眼就能把人引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就算是见过这样妆容的勇利很多次,经理还是差点被勇利这轻轻一瞥迷乱了自己的心。他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片刻的失神,略带感激地说:“今晚麻烦您过来一趟了。”

 

“事先就说好的,没什么麻烦不麻烦。”勇利轻抿染上嫣红的双唇,艳丽的颜色衬得男人的脸色更白,也更像西方故事中的吸血鬼。

 

只是,这人可是比吸血鬼更具魅力,更让人癫狂。

 

和勇利共事一段时间,经理也知道这人很少端架子,基本上只要答应了就一定会过来。但因为今天这场暴雨,不少演员赶不及或者端架子干脆不来,剧场经理也是操碎了心,生怕这位主演也干脆不来。

 

幸好,勇利赶上了,让剧场不至于陷入欺骗观众的困境中,于情于理,经理都觉得自己要过来道一声谢。

 

细致地打量自己的妆容,确定没什么错误后,男人站起身,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对经理说:“您要谢我,也要等到谢幕之后再说谢吧。”

 

他走到经理身边,轻笑一声,走向通往舞台的道路。

 

铃声响起,帷幕来开。

 

 

 

优雅从容的青年在欢呼声中缓缓走到舞台中央,他容貌出众,走进会场开始就跟美丽的女郎们眉目传情。

 

舞会开始,他游走在女郎们中,甜言蜜语,脉脉柔情,把女郎们哄得开心,一个个都跟他跳舞。

 

旁观的人以为,他那气质容貌,怎么看都是非富即贵的人。

 

但,青年只不过是个普通职员,他假借了自家上司的威风,把女郎们骗得团团转。

 

没有高贵的出身,没有敌国的财富,他只是披了一具好皮囊罢了。

 

利用自己身上的那点微弱优势,他在女人们中间走过,哄骗她们,希望她们能帮自己一把,成为人上人。

 

可那一个个眼高于顶的贵族们,在知道他的身份后,嘲讽他,要他抛弃他那可笑的自尊,成为她们玩乐的工具。

 

一次次的碰壁,青年越来越心灰意冷,他甚至有种冲动,就这么成为一个贵族的玩具,不再追求自己可望不可即的梦想。

 

一个雨夜,他迷茫绝望地走进无人的小巷,那看不见尽头的黑暗中发出一声轻笑,辨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响起:“你要和我做交易,换取你想要的东西吗?”

 

尖细的鞋跟落在地上,小巷两侧的墙壁间不断回响那脚步声。迷惘的青年抬头,看见从黑暗中现身的魅魔。

 

“呐,人类,”雌雄难辨的魅魔居高临下地俯视靠坐在墙边的青年,语气诱惑中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蔑,“我可以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哦~”

 

青年仰头,嗤笑一声,“你要真的那么神通广大,那就给我钱啊!”

 

魅魔挑起眉,轻笑一声,转身离去。

 

第二天,青年醒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箱子,打开来是满满的金钱。他在一夜之间,成为这个城市里最富有的人。

 

他从魅魔那得到的钱一步步地实现自己的梦想,可在不经意间他得罪了贵族,他的财富一夜之间打水漂。

 

在牢狱之中,他哭泣着,轻声祷告,希望神明能拯救自己。但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有魅魔,“神明可没空搭理你呢~”

 

“你的愿望只有我在倾听,”魅魔微笑,纤长手指搭上青年的下巴,诱惑道:“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呢?可爱的人类。”

 

“地位!我要地位!”青年狠狠地说,他要报复那些让他落到这个境地的贵族们。

 

魅魔实现了青年的愿望,让他成为贵族,报复了曾让他变成阶下囚的人。

 

但,掌握了太多权利的青年贵族成为了国王的心腹大患,他惶惶不安,在国王的猜疑中忐忑不安。

 

被别人掌握命运的滋味他不愿意再品尝,在新月之夜,他向黑暗乞求,乞求魅魔再次降临,带给他至高无上的荣耀和地位。

 

“你还真是贪心呢~”魅魔轻笑,狭长的眼瞳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但是我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登上王座,居高临下地睥睨众生,青年回忆他这一路,拥有万贯家财的富豪,地位高贵的贵族,手握权力的国王,他得到了最想得到的一切,也得到了难耐的寂寞。

 

“魅魔啊,”国王把手伸向黑暗,呼唤那个改变了他的命运的黑暗使者,“我又有了新的愿望,我不想这么寂寞。”

 

“哦~”魅魔从黑暗中缓缓走出,眼角上挑,魅惑绝伦,“这次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能陪我熬过这寂寞的人,一直爱我的人。”

 

“呵呵,”魅魔轻笑一声,缓步上前,轻抚国王的脸,声音温柔缱绻,再次蛊惑了青年的心,“那不就是我吗?”

 

灿金色的眼瞳中只容纳了一人,而被容纳的人误认为自己是对方的全世界,陷进了魅魔编织的温柔漩涡,沉浸在魅魔香甜的亲吻中。

 

吞噬下国王灵魂的魅魔放开怀中的尸体,满足地舔唇,回味刚才的美味后,不看他陪伴了数个春秋的人,缓步进入到黑暗之中。

 

 

 

鲜红的帷幕在雷鸣的掌声中徐徐下降,舞台上的演员已经三次谢幕,但仍有观众往舞台上扔鲜花和礼物。

 

这样的情景对剧场经理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勇利主演的《深渊》上演,结束时总是这样。如果那个人有出场的话,舞台上的鲜花只会更多。

 

谢幕后回到化妆间,躺在沙发的青年疲惫地合上眼,和不熟悉的人演对手戏,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吃力的。

 

“叩叩”,化妆间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青年抬眼看过去,剧场经理赶紧朝他鞠躬,再次感谢勇利今晚带来的精彩演出。

 

勇利走到梳妆台前,轻叹一声,拿起沾染了卸妆水的纸巾,一点点擦拭眼角的花纹,一边卸妆一边跟剧场经理说:“这没什么的,您不需要这样。”

 

“而且今晚能满座,也有您的功劳,我只是一个演员,没那么大的本事。”卸掉妆容的青年看上去就跟刚出校园的大学生差不了多少,长相清秀温和,怎么看都跟台上魅惑众生的人不一样。

 

戴上眼镜,勇利转头,歉然笑道:“我倒是该跟您道歉的,今天的状态不好,可能会给观众一个不太好的印象。”因为面对的人不是最熟悉的那位,勇利今晚的表演有点放不开,本不是最让观众经验的魅魔。

 

剧场经理也知道原因,他微笑道:“今天要是维克托先生出演青年这个角色,您自然就是最棒的魅魔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仅是著名剧作家,还是一位超人气的舞台剧男演员。

 

《深渊》的剧本是出自他手,而他也是剧中青年的扮演者,在一开始排演这部剧的时候,魅魔这个角色的设定是女性角色,维克托属意的女主角是擅长芭蕾舞剧的奥川美奈子,但那时候奥川美奈子的日程全满,不得不拒绝了维克托的邀请。

 

但她还是向维克托推荐了一个人,她的学生胜生勇利。

 

勇利到维克托所在的剧团报道的那天,那个银发男人动用他剧作家的特权,死活都不让自己出演魅魔这个角色。

 

但导演雅科夫却完全不听那人的话,让他试了一段。多亏了雅科夫慧眼识珠,才成就了如今的勇利。

 

回想当初的日子,勇利的嘴角不禁上扬。《深渊》上演后造成的影响是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期的,一场接一场的巡演,越来越多的赞美。胜生勇利成就了《深渊》里的魅魔,而这部作品也成就了胜生勇利。

 

只是,内行的人都知道,胜生勇利想把魅魔演到极致,魅魔诱惑的青年就必须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想到那个正在家里哼哼唧唧的男人,勇利轻笑一声,说:“没办法,他今天早上才退烧。”

 

寒暄几句后,剧场经理就离开了房间。勇利脱下戏服,换上自己那一身普通的,被维克托说是老土的装扮后,撑伞离开了剧院。

 

回到他居住的公寓前,勇利停在街角的咖啡店,打包了维克托爱吃的糕点和饮料,提着温热的食物走回到亮灯等他的公寓。

 

门打开,一声欢快的狗叫响起。勇利下意识地把左手的食物举高,避免被扑过来的大狗抓破了袋子。

 

披了黑色睡袍的银发男人倚靠在墙上,懒洋洋地道:“勇利~你回来的真晚。”

 

“抱歉,和经理多说了几句。”勇利拍拍大狗的脑袋,哄道:“马卡钦等一下哦,我先给维克托做饭。”

 

马卡钦似乎听懂了勇利的话,叫了一声后就不再缠着勇利不放,乖乖地回到自己的狗窝里等晚饭。

 

顺手把打包回来的饮料和糕点放在桌上,勇利上前一步,手穿过男人额前的刘海,试探体温,“看样子应该是稳定了。”

 

“我已经好了。”维克托抬手揽住勇利的腰,像个撒娇的孩子般赖在勇利的怀里,闷声道:“勇利你不在我都快无聊死了。”

 

“你现在到底几岁啊。”青年无奈一笑,轻拍扣在他腰上的手,说:“我去做饭,你快放开我。”

 

“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放开你。”

 

“什么问题?”

 

“你和尤里·普利塞提接吻了吗?”尤里·普利塞提是今晚的舞台剧中的青年的扮演者,年纪轻轻却演技精湛,被人称为是维克托的继承者。

 

在《深渊》的最后一幕中,魅魔是利用了和青年的接吻而吞食了青年的灵魂。平时维克托出演《深渊》的时候,最期待的就是这个时刻。

 

可今天他自己待在家时,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整个人就烦躁不安,有那么一刻,他甚至想要冲出屋子,跑到舞台上阻止演出。

 

听到这个问题,勇利白净的脸上微红,摇头道:“没有,尤里不愿意,我也不想。”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维克托松开手,把人赶到厨房,催着勇利做饭。而他自己则坐在了餐桌旁,看着厨房里忙碌的背影出神。

 

因为《深渊》这部剧,他认识了勇利,也欣赏勇利身上的才华。只要自己写了新的剧本,他总会让勇利出演。而这个仿佛就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人每次都不辜负他的期望,甚至超出了他的设想。

 

一次次的合作让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联系渐渐频繁

 

得知勇利因为某些原因需要重新找房子时,维克托伸出援手,邀请勇利成为自己的室友。

 

同居之后,维克托发现自己越来越享受和勇利在一起的时刻,他喜欢看在厨房给他做饭的勇利,喜欢看在露台边背台词边晒太阳的勇利,喜欢在舞台上化作角色的勇利。

 

但今天,没有勇利的陪伴,躺在床上的人陷入了胡思乱想,好一会儿在马卡钦的安慰下才止住那些无意义的念头后,维克托才察觉到,自己对勇利的喜欢,是不是变了?

 

以前维克托很欣赏勇利,每次看他演戏,都会被他热情感染,不自觉地就被勇利带进作品中,化身成自己出演的角色。

 

和勇利一起演出的时候,维克托能感觉到自己的眼泪都是发自内心的,不是之前那种刻意的。他的笑容,他的蹙眉,他的泪水,都带上了角色的感情。

 

而重新给他上了表演课的人,就是勇利。

 

原先的欣赏在共事中渐渐变成了钦佩,在同居生活中变成了喜欢,他喜欢这个细心体贴的室友。只是,维克托转头看床头柜上《深渊》庆功宴上的合照,勇利和几年前没什么分别,但维克托却意识到,自己对勇利的感情,真如以前单纯吗?

 

 剩下部分走链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妖神剧场

 

墨风:这、这……唉……

 

妖神(微笑):你是为谁感慨呢?

 

墨风:为不懂爱的人感慨,也为傻傻地因为爱而付出全部的人感慨。

——————————分割线——————————————————

题外话:这篇会拖这么久,是因为自己没想好也怎么把这个故事解释清楚。

直到今年寒假把张国荣先生的《霸王别姬》看了,才有了点头绪。

《深渊》这个剧是我自己想的,头一次描绘剧本,写的很烂。

维克托没意识到自己爱上勇利,这里是个很ooc的设定,emmmmmmmmm是迟钝吧。

而勇利最后的结局,我这两天想了好几个结局,但最终是确定了这个的。

以魅魔的身份勾引维克托,满足自己,之后再以青年的身份死去,因为对勇利来说,维克托是把他拖进深渊的魅魔。

然而,我还是觉得这个结局特别……强硬。多少受了电影的影响吧,最后程蝶衣是以虞姬的身份死的,所以我一直纠结勇利以什么身份离开比较好。

挺ooc的啊……

跟之前的系列短文不同是写了很明显的make love。本来没打算写的,但后来觉得,写了吧,就开了一个不是很好的车。

啰嗦的挺多,感谢看到这里的人,也感谢一直在等待我的人。

评论 ( 12 )
热度 ( 8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