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这可不是愚人节玩笑

愚人节快乐哦各位小可爱们,今天的更新也不是在开玩笑的哦~

短篇,严重ooc,无逻辑。

其他短篇:目录整理

———————————分割线—————————————————

愚人节就是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的捉弄别人的节日。勇利转头看披集拍下班上同学第八十九张黑历史照片时轻声感慨。


大概是因为勇利平时太安静,给不少人造成高冷的错觉(就是eros勇),今年的愚人节都没人敢来找他麻烦。


坐在角落的黑发青年十分满意,低头继续看自己的书。


“胜生同学是这个班的吗?”门口的一个女生朝教室里正在闹腾的人喊道。几乎所有人都停下动作,看向窗边同样愣神的青年。


女生看了看教室里的情形,猜测自己应该是找对教室了,满意地扬起手中的书,说:“你跟维克托借的书,他拜托我拿给你。”


赶紧走到门口,从女生手中拿过书,勇利抬头微微一笑:“谢谢。”


“不用谢,”女生俏皮一笑,“我也是文学院的,我叫米拉。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找我。”


在米拉走后不久,自己的好友就像一块牛皮糖般黏在了勇利的身上,“勇利勇利,刚才那个米拉说的维克托,是那个维克托吗?”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勇利想把压在自己肩膀上的人扯下来,但披集的粘性太好,怎么扯都不掉,勇利只好放弃这个事了。


听到这个答案,披集闻到了八卦的味道,追问道:“你、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啊,”勇利想了想,认真地告诉披集,“是因为你。”


其实勇利也没想到自己会和校园男神维克托有任何联系,尤其是在知道披集帮他选了哲学选修课的时候,勇利只单纯地认为,这门课不会只有他一个学生吧。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看到教室里三十多个学生,勇利终于放下心,这种晦涩难懂的课除了自己,还是有别人来上的。


上课铃响之前,英俊帅气的银发男人急忙跑进来,随意地坐在了勇利旁边,那天忘了带隐形眼镜的勇利眯着眼盯住男人半晌,在男人疑惑地询问他怎么了时,才确定,他身边坐着的是数学系的大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勇利按捺自己逐渐加速的心跳,悄悄地吸一口气,转头,面带微笑,礼貌地说:“你好。”


之后发生的一切,让勇利彻底颠覆了自己对维克托的认识。


在传闻中,维克托就是那种典型的理科男,高贵冷艳,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在女生们的描述中,他就是雪山顶上的一朵莲花,干净而又寒凉。


但真正接触之后,勇利只觉得是自己班上那些女孩子们的修辞能力太强大,哪里是雪山顶上的莲花啊,他可是十分接地气的,一点都不寒凉,至于高贵冷艳,勇利不得不承认,还是有一点的。


这位传说中的大神,会在上课的时候刷ins,会把漫画书或则小说放在课本下面,会在老师提问的时候微笑地瞎掰一堆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说的是啥的歪理。


看起来,就跟他们这些普通的学生没多大区别。


勇利有一次看到维克托在看一本侦探小说,就忍不住和他讨论起来,发现两人在书籍这方面有很多相同的兴趣。而且出乎勇利的预料,这位理科男有着一颗超级文艺的心,对校园青春小说有着浓重的兴趣。


只是,勇利在看到维克托自己闲着瞎写的随笔时,忍不住吐槽一句,那人的内在还是一个妥妥的理科男。


“就在这样啊,一来二去地就熟了。”勇利解释完,拿过刚才米拉送来的书,随意地放开了一页,慢悠悠地看起来。


披集放开勇利,坐到勇利前面的位子上,好奇地问:“那你知不知道维克托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你知道这个要干嘛?”勇利疑惑抬头,搞不明白披集为什么会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勇利你啊,有空关注一下论坛嘛,”披集拿出手机,一边找帖子一边说,“学院有个女生要追维克托,只要有人能提供有用的关于维克托的情报,她就会给报酬哦。”


“还有这种人啊。”瞥了披集的手机一眼,勇利摇摇头,说:“这姑娘是没戏的,维克托不太喜欢这种追人方式的。”


说完他抬手又翻了几页纸,这本书他之前粗略看过,跟维克托借只是为了回顾一些印象较深的章节。


书页在手指翻动中发出沙沙的声响,翻到自己想看的那一章节时,勇利看到夹在书页之间的纸条。


披集先勇利拿起纸条,拆开一看,“这是啥?”


“别乱拿人家的东西!”勇利抢过纸条,放回到原位。披集却不死心,指着纸条说:“勇利你看一眼啦,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暗语啊!”


被披集磨得烦了,勇利小声地说了一句“抱歉”后,打开了那张纸条。


“lim me = you???”WHAT???


披集戳戳那张纸,疑惑道:“英语吗?还是什么奇怪的语言?”


对这完全看不懂意思的纸条,勇利果断地放回原处,“你就别瞎琢磨了。”说完抱着书站起身,按照自己的计划往图书馆去。




愚人节之后不久,维克托从米拉那里拿到了自己借给勇利的书。昨天上选修课的时候勇利忘了把书给过来还他,今天自己没办法过来,就拜托给了米拉。


银发男人捧着书,忐忑不安地打开书,找到他特意夹在书页中的纸条,打开,跟自己昨晚预想的差不多,勇利没看出纸条里的玄机。


从昨天勇利面对他时那和平常无异的状态,维克托就猜到这人要不是看不懂纸条的意思,要不就是看懂了但故意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


但就维克托对勇利的认识,勇利不是能装的人。


也许在刚开始会觉得勇利很难接近,但,只要和勇利认识久了,就能发现勇利身上的好。


勇利会认真听晦涩的哲学理论课,做笔记,在老师提问他时小声告诉他答案,会提前到教室占据两个最凉快的位子。


说的少做的多,这话形容的就是勇利。他是一个体贴温柔的人,是让维克托不自觉被吸引的罂粟花。


他轻轻叹气,抽出纸条,既然纸条上的意思勇利不懂,那他现在就去找勇利,当面告诉他。


数学院和文学院的距离不算特别远,维克托慢悠悠地走在路上,手指不断地在手机屏幕上敲击。


问了好几个人才得到了勇利的课表,维克托看着屏幕上那一条条或调侃他或讽刺他的信息,冷哼一声,这些人就是太闲了。


还没走到教室,在走廊维克托就看到了熟悉的背影,他刚想上前,就听到勾住勇利肩膀的棕色皮肤的青年对勇利说:“勇利我前几天去问数学院的人了,那个纸条的意思啊,嘻嘻嘻~”


“披集你下去,好重!”


“你真的不感兴趣?”


说不感兴趣那是假的,勇利看了披集一眼,后者就知道勇利那闷骚的心思,爽快地告诉他:“那是喜欢你的意思哦!”


“啊?!”勇利睁大了一双眼睛,完全不敢相信。


披集笑嘻嘻地说:“维克托跟你表白哦~真是不得了的大新闻啊。”


白净的脸上浮起浅浅的红色,勇利不敢置信,跟披集解释道:“怎么可能呢,披集你别乱说。那天是愚人节,是恶作剧吧。”


“不是恶作剧。”听到这里,维克托觉得自己不出来解释清楚是不行了。


在周围人的注视下,他走到勇利面前,把那张纸条放在勇利面前,解释道:“lim me = you,意思是,即使给我整个世界,我也只在你身边。勇利,我不是在开玩笑的。”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

微信群名:祝贺维克托找不到老婆

克里斯(群主):@所有人

克里斯:我跟你们说啊,维克托这人,居然用数学公式跟一个文科男表白

米拉:是不是夹在书里?

克里斯:你怎么知道的?

米拉:我是那个跑腿送书的

格奥尔基:很浪漫的方式啊,有没有用?

米凯莱:不是我打击你,波波,那方法给你是没用的,你是没办法挽回阿尼亚的心的ε=(´ο`*)))

米拉:赞同+1

克里斯:赞同+2

埃米尔:赞同+3

格奥尔基:你们这群没良心的……

萨拉:最后成功了吗?

克里斯:失败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科男怎么懂啊

米拉:你们理科男的浪漫真的很难懂。【注:米拉的男友是数学院的。】

维克托:你们说的我都看到了

克里斯:我又不怕~

维克托:@米拉 你知道勇利的课表吗?

米拉:你要干嘛?

维克托:我要去逮人,当场告白。

米凯莱:祝你失败。男男恋爱是没有结果的。

萨拉:祝你成功,你一定会感动他的

萨拉:无视米奇的话

米拉:(图片)

米拉:我觉得你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米拉:他怎么看都是一个钢铁直男

克里斯:我说,你从校园青春小说看的东西,是不适合用在那个小男生身上的

维克托:等着吧你们

维克托:哼╭(╯^╰)╮

……(十几分钟后)

尤里:(图片)

尤里:我屮艸芔茻

尤里:@克里斯

克里斯:@所有人

米拉:我刚刚看完现场版……

米凯莱:居然……

系统提示:群名更改为“祝贺维克托找到老夫”

克里斯:谁改的

萨拉:我~

格奥尔基:我去试试维克托的方法

———————————————分割线————————————

微信那个,是突然想到,但原谅我不会PS,就用文字版了……

lim是高数里的极限内容,准备考研在看视频重学的时候注意到了这个东西,就想着写下来了。

数学系的告白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雨御Missing | Powered by LOFTER